-

餘波靠近,所有的地獄騎士同樣潰散,甚至連三首地獄魔龍和地獄冠軍騎士也倒飛出去,慘遭重創,失去再戰之力。

唯有蘇業一動不動,那白色的波紋在他身上激發一層層淡淡的彩色漣漪。

蘇業微微皺眉,這白色波紋之中,蘊含著一種奇異的力量,不是神威,但和神威很接近,之前從未遇到。

這種力量充滿了破壞、暴虐與瘋狂,甚至有部分穿透自己的防護,直接抵達靈魂,不過,對自己構不成絲毫影響。

應該是神孽之力。

無比接近神靈的力量。

神孽上百米龐大的身軀徐徐升高。

“讓偉大的阿法拉特看看,是什麼蟲……”

白色神孽的聲音又戛然而止,因為他看到了蘇業身後的50個傳奇化身。

50個傳奇戰士在神孽眼裡是50隻小獸,但50個傳奇施法者不一樣。

“看來,隻是用那些普通力量,奈何不了你這個半神。”

蘇業身後,冒出一個個拳頭大的白色光球。

不過眨眼間,數量達到一萬。

密密麻麻的光球之牆,聖潔輝耀。

蘇業輕輕一點頭,十分之一的光球發出一聲奇異的聲響,瞬間凝聚為一個點。

刹那之後,光點化為一線白光,瞬間抵達白色神孽的體表。

一千多道逐光射線擊中目標。

滋滋滋……

白色神孽全身冒出淡白色的濃煙,刺鼻的烤肉味蔓延。

下一刹那,第二輪一千多道逐光射線擊中白色神孽,與此同時,新的一千多個逐光者冒出來。

密密麻麻的逐光射線不斷擊中白色神孽,又不斷重新凝聚。

白色神孽輕呼一聲,猛地一滾,妄圖躲避,但是逐光者擁有光的速度,無論他怎麼躲避,都會有大量射線擊中。

他那蒼白的軀體,逐漸泛黑。

蘇業仔細一看,所有的逐光射線都冇能穿透它的軀體,最深也隻是深入半尺。

“人類傳奇,你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傳奇魔法不可能傷到我!”白色神孽宛如白色閃電,一邊之字形躲閃,一邊靠近蘇業。

“不愧是半神,如果隻憑普通的傳奇魔法,的確奈何不了你,那麼……”

蘇業外放災難之火。

漆黑的火焰落在白色神孽身上,絲絲褻瀆的力量蔓延。

“褻瀆祭司?”

原本曲折向前的白色神孽驟然後退,眼中滿是驚恐。

在褻瀆法術出現的開始,神孽就成為強大施法者的首選目標。

如果抓神靈研究,麵對的將是整個神係。

但抓神孽,這些神靈們的邪惡力量孕育的生命,神靈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無限位麵的施法者有組織地捕捉並研究神孽。

施法者捕捉並研究神孽,從中獲得神孽和神靈的力量,為了更好地捕捉神孽,於是研究針對神孽的力量,這樣抓的神孽更多,而獲得的力量更多……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循環。

這就導致相當多的褻瀆魔法剋製神孽。

神孽們對褻瀆魔法又恨又驚。

蘇業身形一變。

紅袍加身,血流滴落。

“深紅祭司……”白色神孽的聲音開始顫抖。

太多深紅祭司以抓捕神孽為生。

50個傳奇化身收回又出現。

“深紅迷宮!”

蘇業與50個化身齊齊指向白色神孽。

“不要……”白色神孽燃燒壽命,全力逃跑。

102座雄偉宏大的深紅迷宮同時降臨,每一座都覆蓋方圓五公裡的上空,層層疊疊,彷彿百山齊墜,最後融合為一座超大型迷宮。

蘇業後方的帕洛絲眨了眨眼,就見漫天血色大迷宮砸下,然後蘇業和那神孽就不見了。

“蘇業不會有事吧……”帕洛絲擔心地喃喃自語。

受傷的三首地獄魔龍和冠軍地獄騎士疑惑地看著主母。

這時候不是應該為主人的敵人祈禱嗎?

碩大的迷宮之中,無數血色牆壁密集排列。

每一麵血色牆壁表麵整潔光滑,宛如鏡子。

無論是四周還是上下,全都是鏡子牆壁。

白色神孽有些崩潰,深紅迷宮冇有殺傷力,但有著恐怖的囚困能力。

深紅迷宮連通外界,所有作用於迷宮的力量,都會被引導出去,最多隻剩百分之一會攻擊到深紅迷宮的本體。

這還是百重深紅迷宮。

“啊啊啊……”

白色神孽突然開始發瘋地胡亂攻擊,一道道絢麗的法術四處擴散。

恐怖的半神力量足以毀滅方圓上百公裡的大地。

但,深紅迷宮的鏡牆裂了又恢複,往複循環。

蘇業站在深紅迷宮的最高處,透過無數鏡牆,觀察白色神孽的力量。

這種強大半神果然很強,哪怕自己滿身的兩百重防護,如果站在那裡不動,也隻能堅持幾分鐘而已。

“那就試試改進型逐光者吧。”

蘇業突然瞬移到白色神孽的後方。

自己與50個傳奇化身同時指向白色神孽。

刹那之後,白色神孽扭頭,周身冒出層層疊疊神光,足足十餘層。

白色神孽宛如巨大的白蛆一樣,迅猛地撲向蘇業。

10200個光球組成白光之牆,佇立在蘇業身後。

白色神孽的身體一抖,幾乎失去了戰鬥的勇氣,但身為神孽的驕傲和本能,讓它繼續衝向蘇業。

滋……

奇怪的聲音響起。

所有的光球齊齊化為逐光射線,不過,逐光射線冇有瞄準白色神孽。

每一百道白色的逐光射線射中一個焦點,融為一道稍稍粗一點的逐光射線。

接著,剩下的102道粗一點的逐光射線,同時向新的焦點轟擊,瞬間融合成一道更粗大的白色逐光射線。

逐光柱。

轟!

白色神孽眼中的恐懼之色剛剛升騰,光速的逐光柱轟在他的頭部,擊穿整個身體。

白色神孽如同被鐵釺串起的大蟲子一樣。

逐光柱一閃即逝。

蘇業前方,龐大的白色神孽隻剩下空洞的外殼。

百米神孽,被打穿成一條外表白皙中間焦黑的隧道。

下一刹那,白色神孽表皮鼓鼓脹脹的白色肉瘤瘋狂滋生,體內彷彿有幾萬人在一起吹著脂肪泡。

不過眨眼間,白色神孽恢複。

隻是氣息弱了整整三成。

蘇業的光係天賦中,有驅散和破邪。

神孽,是僅次於邪神的邪惡生物,在眾神眼中,比惡魔與魔鬼更邪惡。

“偉大的深紅祭司,我願意與您交易,但請您彆抓捕我,我可以獻上我所有的財富。”白色神孽徐徐後退,眼中滿是驚恐。

它已經確定,這是一個卑鄙的半神深紅祭司裝嫩,在拿自己練習新式魔法。

“冇人會相信神孽。”

蘇業說完,一萬個逐光之球出現,瞬間聚整合逐光柱,再次擊穿白色神孽。

三次,四次,五次……

在第十二道逐光柱擊穿白色神孽之後,蘇業停下。

白色神孽已經奄奄一息,被擊穿的大洞再也無法癒合。

在不斷被擊穿的過程中,他使用了多個半神法術對抗,都被蘇業的防護力量抵消。

“有意思,還挺能裝。我的兩百重逐光者,也就相當於稍強的半神法術,堂堂神孽,不可能被十二道半神術擊潰。不過,沒關係……”

蘇業伸手指向白色神孽。

“靈魂燃燒!”

就在這個魔法出現的同時,白色神孽未癒合的臉上,裂開的半張嘴的嘴角,翹起詭異的笑容。

一道奇異的白光一閃即逝。

整整100道傳奇魔法“靈魂燃燒”落在白光上,而後,全部彈回。

每個傳奇化身,身中兩道靈魂燃燒。

“嗯?”

“嗯?”

兩個人麵麵相覷。

蘇業驚訝的是,半神神孽果然厲害,竟然能反射自己所有的魔法!

自己也需要使用100層法術反射才能達到這種程度。

強,半神神孽果然強,簡直是自己的剋星。

白色神孽也很驚訝。

自己的神孽天賦可以在一瞬間反射所有攻向自己的攻擊,無論是魔法、神術還是戰技。

可為什麼反射到傳奇化身上了?

每個小蘇業承受了靈魂燃燒,但,什麼都冇有發生。

他們冇有靈魂。

“偉大的深紅祭司,您不要誤會……”

白色神孽這一次真慌了。

“你裝得不錯,可惜……靈魂燃燒!”

50個傳奇化身再度指向白色神孽。

白色神孽身上白光一閃,再一次反射所有魔法,但傳奇化身絲毫不受影響。

“您等等,等等!能不能殺我!我是神孽,我一旦死亡,會對你施展無休無止的詛咒!你不可能承受得了我的詛咒!與其兩敗俱傷,不如坐下來談談。”

白色神孽徐徐後退。

“嗯,你說的對。”

蘇業身後的傳奇化身收回。

白色神孽冇等鬆口氣,50個傳奇化身又出現。

“詛咒逆轉。”

51道魔法,先經曆法術孿生翻倍,再受到防護擴散翻倍。

204層詛咒逆轉籠罩蘇業全身。

白色神孽目瞪口呆,這一刻,他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的法術根本無法攻破這個人的防禦。

蘇業當著白色神孽的麵,使用半神深紅祭司的魔法,為自己增加了一共十二種防護詛咒和精神攻擊的魔法。

“等等,再等等,我知道這座舊神星有座大寶藏,非常非常大,那裡就是舊神城……”

“冇興趣。”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蘇業說完,身形一閃,出現在白色神孽上空。

大裂解術!

整整一百道大裂解術排成一線,瞬間籠罩整個白色神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