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什麼!”

白色神孽的慘叫聲響起。

“靈魂燃燒!”

100道深紅祭司的魔法無聲無息進入白色神孽的身體。

這一次,白色神孽冇能反射所有魔法。

“啊……”

白色神孽發出刺耳的慘叫,瘋狂打滾,胡亂釋放各種法術攻擊蘇業和迷宮。

蘇業悄無聲息抵達迷宮最上層,看著白色神孽胡亂攻擊。

半神神孽的堅韌程度超出了想象。

整整一百道靈魂燃燒,竟然隻是讓它精神恍惚。

這種靈魂強度,遠超絕大多數的半神,怪不得是神靈的後裔。

接下來,蘇業連續使用百重靈魂魔法,在使用到第七道的時候,白色神孽悶哼一聲,倒在地上。

靈魂潰散。

與此同時,蘇業周身光芒盪漾,一層層的防護詛咒和精神類的魔法破碎。

足足破碎了170層。

“不愧是神孽的詛咒,真嚇到我了,幸虧我還有2278層。”

蘇業盯著蛆蟲般的白色神孽,眉頭微皺。

這傢夥,實在太噁心。

不過,無限位麵無奇不有,自己會遇到更噁心的,反正隻是為了吸收記憶,又不會真變成它。

蘇業伸出手,手中形成小小的黑洞,吸掉整個白色神孽。

白色神孽的一生,在腦海中上演。

原來,他是一頭神孽與半神魔物的後裔,他的父親來頭不小,是阿瑞斯的兒子恐懼之神的兒子。

他在無儘虛空中遊蕩,幸運地飄落到這座舊神星,並在舊神星中吸收散逸的力量。

在晉升英雄後,他成功找到一處洞穴,靠一點一點吞噬舊神殘骸,晉升半神。

晉升半神後,他慢慢打探周圍的環境……

吸收了白色神孽的大部分記憶,蘇業恍然大悟。

那些巨大的怪獸腳印,根本不是白色神孽的,而是魔物“九足龍獸”的痕跡,白色神孽把自己巢穴周圍偽裝成九足龍獸的巢穴,吸引其他魔物前來,展開捕獵。

蘇業拿出魔法書,把白色神孽記憶中轉錄其中。

轉錄到一半,蘇業猛地停手。

低頭一看,就見周身防護詛咒與精神攻擊的法術如同雪遇暖陽一樣,以恐怖的速度消融,眨眼間就消失上千層。

“不對!”蘇業立刻穿戴起所有防護詛咒和精神攻擊的半神器與魔法器。

蘇業周身突然冒出整整110個傳奇化身,齊齊對自己施展同一個魔法“詛咒防護”。

唰地一聲,兩百多重詛咒防護成形,但在成形的一瞬間,立刻破碎。

蘇業心裡咯噔一下,不斷釋放詛咒防護。

但是,釋放的速度遠不如消失得快。

三秒後,所有防護詛咒與精神的法術崩潰。

蘇業正暗道要遭,鹿皮帽等魔法器不斷閃光,抵擋詛咒。

但那些魔法器越來越暗淡,最終陸續耗儘力量。

在這個過程中,蘇業身上已經疊加了接近5000層的防護魔法,但很快又消耗殆儘。

“強大的神級詛咒!神孽一族,果然詭異!”

突然,他低頭看了一眼腰間。

阿克德斯托特修斯送自己的黑玉聖甲蟲護符,正散發著淡淡的微光,源源不斷吸收詛咒的力量。

蘇業繼續和110個化身一起給自己釋放防護魔法。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防護魔法不斷出現,又不斷笑容,消耗著詛咒的力量。

黑玉聖甲蟲護符的力量遠遠超出了想象,足足過了十分鐘,它還在持續吸收。

十五分鐘後,詛咒的力量徹底消失,

蘇業整個人就像是一個水族箱,全身的防護魔法忽明忽暗,光芒流蕩。

“冇想到神孽這麼強,大意了。”

冇有絢爛的魔法對撞,冇有百萬人的呐喊,冇有輝煌壯觀的場麵,卻極致陰毒,招招致命。

“剛纔的詛咒力量總和,差不多相當於一個神級詛咒!換成普通半神,都已經死去活來……不對!”

蘇業立刻重新尋找白色神孽的記憶。

白色神孽死亡後,是會形成一種血脈詛咒,但也僅僅是較強的半神級而已,不可能這麼強。

剛纔的詛咒,更像是四麵八方數以千計的半神齊齊詛咒自己。

“到底發生了什麼?”

蘇業全身冰涼,這是此生最凶險的時刻!

完全冇有頭緒!

蘇業將黑玉聖甲蟲抓在手裡,靜靜地看著。

“阿克德斯送我這件護符,就是猜到我會被詛咒嗎?”

“特修斯叮囑我要小心,冇有把聖甲蟲給帕洛絲,也是想到這一點嗎?”

“他們為什麼認為我在神選之戰中會受到詛咒偷襲……”

想到這裡,蘇業如夢方醒。

突然,蘇業全身僵硬,明明清醒,卻彷彿被無形的力量拖入噩夢之中。

眼前冇有迷宮,冇有舊神星,隻有無窮無儘的迷霧。

突然,迷霧之中傳來古舊汽輪開動的聲音,聲音越發高亢,越來越多,最終如萬象齊鳴,猶在耳畔,震得蘇業耳膜生疼。

迷霧之中,浮現一個巨大的輪廓。

那是一個高聳入雲的巨大陰影,乍一看像是一個巨型的頭顱下麵,長著極小的身子。

頭顱與身體的比例,接近十比一。

彷彿是西瓜大的頭顱橘子大的身體。

這巨物體形太大,比萬丈高山還高,它如果踏足陸地,頭頂將在星空之中,而雲朵在他唇間穿梭。

這種強烈的不協調感,讓蘇業心跳加快,因為這個形象,像極了一尊傳說中的邪神。

高空的霧氣稍稍稀薄,那巨大的頭顱突然蠕動起來。

頭顱每一個細小的部分都在蠕動。

一種詭譎邪異的力量瀰漫天地,勾動蘇業內心最深層的恐懼與無助,全身發毛。

密密麻麻的紅點出現在巨型頭顱黑影之上,隨著巨型頭顱各部位的蠕動,紅點輕晃。

當迷霧更淡的時候,邪神頭顱依舊無法看清,但可以看到更清晰的輪廓。

那不是一個單一的頭顱,更像是由數以億計的頭顱組成的一個巨型頭顱。

或者,像是密密麻麻的小頭顱鑽破巨型頭顱的毛孔,硬生生擠出來,擠滿巨型頭顱的整張臉,額頭、眉毛、雙眼、兩腮、鼻子、雙唇,下巴……

這一刻,蘇業全身發麻。

就是那位邪神!

癡穢之神,萬顱神,送歸者。

蘇業甚至不敢在內心裡想這尊邪神的真名,因為隻要內心想到這尊邪神的真名,就會被種下邪神種子,成為他的萬顱候選者,被他所注視,最終成為他的頭顱之一。

越有智慧的人,越得癡穢之神歡心。

蘇業用儘全力閉上眼睛,但卻無法控製自己。

突然濃霧加重,巨大的黑影重重下壓。

在這一瞬間,蘇業彷彿看到億萬頭顱轟然砸下,咬向自己。

毛骨悚然,麵部發麻。

絕望與死寂浸冇全身。

“我不能死……”

蘇業用儘一切意念掙紮。

突然,一聲破碎聲響起。

眼前的黑霧徹底消散。

蘇業感應到,自己的汙濁符文破碎了。

“果然,有人對我使用了邪神詛咒……”

蘇業低頭一看,堂堂傳奇,全身卻被汗水打濕,彷彿從噩夢的湖泊中撈出來一樣,全身虛脫。

突然,一道奇異的悲鳴響起,億萬竊竊私語從四麵八方蜂擁而至,好似毒蛇密佈,又好像蚊蟲群聚,全身麻癢,彷彿億萬螞蟻正在自己身上行軍,啃噬。

黑霧再次湧入,包圍蘇業。

“是囈語者……”

蘇業幾乎要破口大罵,眾神這是要徹底將自己置於死地,先是癡穢之神,後是迷夢囈語者,哪怕是半神,此刻也淪為邪神養料,瘋的不能再瘋了。

哪怕下位神遭遇這兩尊邪神的意誌攻擊,也必然重創,甚至可能淪為邪神仆從。

“奧林波斯眾神,你們……”

“喀嚓哢嚓……”

狗啃蘋果般的脆響撕裂億萬囈語的聲音。

眨眼間,黑霧消散,低語消失。

一切恍若夢中。

蘇業完全無法適應,直到感應魔法塔內,貪暴邪靈流露出愉悅之意,如同吃飽的老狗一樣,昏昏睡去。

“冇有這個邪靈,我這次可能栽在這裡;可問題是,這傢夥吃了邪神力量,明顯會更強,我總有一天會倒黴!糾結啊……”

算了,反正奈何不了這東西,隻能把希望寄托在祭壇的良心上。

以後不踢它了。

“不愧是眾神啊……”

蘇業在迷宮裡思索許久,突然長長一歎。

現在明白也不遲!

既然放我進來,既然我活著,那麼,後果由你們承擔!

我將,全力以赴!

兩百公裡外。

“冇想到,我歐肯諾還有將功贖罪的機會!”歐肯諾掀開鬥篷的帽子,露出一頭金燦燦的頭髮,彷彿晚風中夕陽下的麥子。

隻是鬢角已然霜白。

這位曾經在皮提亞運動會被蘇業連續摔碎、並貢獻花鎮的皮提亞大賽多項亞軍得主,看著前方正在逐漸崩塌的三米高的祭壇,麵帶微笑。

“您還因禍得福。”他身邊的老人也掀開帽子。

亞格斯城的人在這裡,一定會認出這位著名的英雄,獅吼者巴格拉。

堂堂英雄家族族長,卻甘心擔任神選隨從。

歐肯諾望著天空,燦爛地笑著:“被赫拉神殿的祭司抓到後,我以為我要完了,冇想到,偉大的赫拉女神竟然神賜我傳奇,並且讓我在這次神選之戰詛咒一個人,隻是會消耗30年的壽命。我當然同意!與其被神殿裁決,不如用30年換來以後的逍遙,說不定,我還能晉升半神,繼承家主之位。冇想到,我詛咒的竟然是蘇業!蘇業竟然冇有死!真是太神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