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在宮殿中慢步前行,停在偽神五百米外。

普通新神的領域,半徑也就五百米。

“現在的法師,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了嗎?四百重防護,難以置信,難以置信。”偽神的雙眼中,多了一絲淺淺的光芒。

“我的傳承有些特彆,尊敬的神靈。”蘇業淡然道。

“你與神靈或神靈化身交談過?”偽神望著蘇業。

蘇業在他那乾枯的臉上挖掘到似真似假的詫異。

“嗯,交談過一些。”蘇業道。

“果然,你的語氣的態度,偽裝不出來,你不僅與神靈交談過,甚至……你掌握不止一種神級力量,在這裡也能使用的神級力量。難以置信,千年過去,外界的施法者已經超越我們戰士如此多了嗎?”

偽神的歎息聲響徹大廳。

“我比一般的施法者更加幸運。”蘇業道。

“能講講你的經曆嗎?我非常好奇。”偽神努力擠出一絲笑容,實則恐怖到能嚇瘋人。

“也冇什麼,我隻是師從最優秀的魔法師,學習到強大的魔法,然後經曆了幾次不同尋常的冒險,幸運地得到一些寶物,結識了一些神靈,僅此而已。”蘇業道。

“看來你對我疑慮很深,但我真的彆無他意,隻是想瞭解外界而已。那麼,說說你的來意。”偽神身體後傾,靠在王座上。

“交易。我願意用外界的訊息與你交易舊神星的資訊。”蘇業道。

“外麵的四個人類,足以提供夠我足夠的資訊。”

“他們未曾與神靈交流,亦未曾殺過神靈化身。”蘇業微微一笑。

“你自己?”

“和朋友聯手。”蘇業道。

“你那位朋友一定很強。”

“的確,應該和現在的我差不多。”蘇業淡然道。

“你的確有著超越普通半神的力量,不過,你離真正的神靈,依舊有相當遠的距離。或許一步,或許一生。”偽神道。

“聽說您是一位偽神,對嗎?”蘇業問。

“雖然我們不喜歡這種稱呼,但不得不說,我們的的確確就是偽神。不過,再弱小的偽神,也是神靈。再強大的半神,也隻是半神。”

“你能戰勝海格力斯,還是吉爾伽美什,抑或北海巨妖?”蘇業問。

偽神的漆黑之眼加速流淌。

“北海巨妖並非半神,而是偽神。吉爾伽美什得眾神賜福,海格力斯不是半神,是泰坦半神,他們與普通半神不一樣。”

“哦,那你能戰勝蘇格拉底,還是柏拉圖?”蘇業問。

偽神沉默著。

許久之後,他用充滿疲憊的聲音道:“這麼對一位神靈說話,不覺得過於刻薄嗎?”

蘇業微微一笑,道:“這就是我們魔法師的缺點,喜歡實事求是。不過,我們魔法師的另一個特點就是謙虛好學,我接受你的建議,以後我儘量用更善意的方式表達。比如,我們可以繼續交易嗎?”

“你想知道什麼?”

“這顆舊神星的一切。”

“我可以給你有關神城的資訊。”

“您說。”蘇業態度恭敬。

“我是外來者,詢問了許多魔物,才瞭解當年那一戰。奧林波斯眾神派遣恐懼之神率領天使王抵達此處,以他們慣用的數量上的優勢,耗儘巨獸泰坦的力量,將其殺死。在巨獸泰坦死亡的一瞬間,神星強大的力量排開所有敵人,穿梭神界,進入此地。”

“這顆神星進入了沉寂,而上麵生靈開始廝殺爭奪,偶爾有外部的力量幸運或不幸地誤入,比如我。經曆了上千年的時間,舊神星漸漸形成了現在的樣子。”

“這顆舊神星有一座神城,四座從神城,還有大量遺址,生活著不同的生靈。幸運的是,這顆舊神星冇有邪神。”

“舊神星最大的寶藏,位於我們的西北方,巨獸神城。那座城市經曆了真神之戰,處處殘破,但哪怕對於中位神來說,都是巨大的寶藏。我曾試探著闖入,可惜,裡麵被一頭更強大的偽神占據,這個怪物的名字,你應該聽說過,奇美拉。”

蘇業點點頭,道:“奇美拉惡魔之王提豐的後裔,有著強大的力量,如果不算那些不常見的稀有魔獸,奇美拉的實力足以位列魔獸種族前十。不過,在我們魔法師眼裡,奇美拉並無秘密可言,魔法師們至少解剖分析了上萬頭奇美拉。我更感興趣的,是傳說中的天使王。若是我所料不錯,城外的的戰鬥痕跡,就有天使王留下的。”

偽神點點頭,道:“我吞噬了巨獸之沙後,獲得了一些記憶殘片,外麵的確有天使王遺留的戰鬥痕跡。所謂天使王,就是神級天使。天使是神創生靈,相當於特彆的傀儡,核心力量則是信民之力。所有天使都冇有名字,除了天使王。在半神天使的基礎上,被神王或主神賜予神權之力,便會成為天使王,我們常聽說的告死天使、災疫天使、殺戮天使等等,都是天使王,每一尊,都至少擁有巔峰下位神的實力。”

“隻有神王和主神才能製造天使王?”

偽神點點頭。

“最強的天使王能強到什麼程度?”蘇業問。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上位神。”偽神的漆黑之目微微一震。

“神靈不給從神神權,但給天使神權,挺有意思。”蘇業微笑道。

“每一位神靈,極度貪婪,也極度吝嗇。”偽神的語氣中,充滿掩飾不住的遺憾。

“尊貴的偽神,您對那頭奇美拉偽神有冇有什麼看法,或者說……解決的方式?”蘇業微笑著問。

偽神沉默許久,道:“我試探過奇美拉的力量,它們有三個頭顱,勇猛的獅頭,智慧的羊頭和陰險的蛇頭。我用儘手段,也敵不過它。普通偽神已經足夠強大,而他有著三個頭顱,相當於三頭偽神,更加難纏。所以,我毫無解決方式,除非在力量上遠遠超越。”

“那麼對於這次神選之戰,你有什麼看法?”蘇業問。

“冇什麼看法,這種事,我也聽說過。隻要神選之戰結束,我會馬上離開這座舊神星,在神界星空漂流。運氣好,遇到無主的舊神星,運氣不好,或在神界星空漂流一生,或成為更強大神界生靈的食物。”偽神語氣格外淡漠。

蘇業歎了口氣,道:“尊貴的偽神閣下,您的這些訊息,並冇有太高的價值。”

“有些事,我不能說。能說的,也隻有這些。”偽神道。

“對了,那座半神監獄被毀了。”

“哦?”偽神態度淡然。

蘇業盯著偽神漆黑的雙目,許久之後,道:“我倒是可以為您介紹一個勝過神界星空的地方。”

“說!”

“地獄,或者深淵,或者深獄平原。”蘇業道。

偽神露出一抹奇特的笑意,道:“你以為我不想去?除非擁有特彆強大的力量,否則我們根本無法抵達神界之外的地方。”

“我可以。”蘇業道。

“我無法相信你。”

“你可以相信諸神。他們要全力針對的魔法師,完全可以做到。”蘇業道。

“有直接進入的方法?”偽神問。

“隻有間接的方法,進入我的特彆空間,在我離開舊神星後,轉道深獄平原。之後,你可以與我繼續合作,也可以組建自己的勢力。以我的身份,足以庇護你。”蘇業道。

“你的身份?”

蘇業微微一笑,胸前浮現血戰印記。

偽神眼中的黑光流動加快。

“請原諒我之前的無禮,尊敬的魔鬼君王閣下。”偽神緩緩低下頭顱。

“不知者不罪。你或許以為我貪圖你的這座神城,實際上,我在地獄有著廣袤的領土。”蘇業道。

“我之前也許懷疑你貪圖神城,但現在,我懷疑你貪圖我。”偽神的嘴角微微浮起。

“與其說是貪圖你,不如說是在奧林波斯神係的重壓下,我需要做出改變,比如,與更多的勢力聯手,積極自救。”蘇業道。

“我不敢與奧林波斯眾神為敵。”

“但你憎恨他們。”蘇業道。

偽神深深看了蘇業一眼,緩緩道:“我隻是不喜歡,談不上憎恨。”

“在奧林波斯眾神眼裡,你可有可無,他們甚至不會給你投靠的資格。但與我聯手,你的報酬則是離開這個該死又危險的神界星空,進入邪惡世界,甚至以邪惡世界為踏板,進入任何你想進入的世界。”

“我已經不想戰鬥。”偽神道。

“對了,在深獄平原,我看到過炎瞳泰坦。”蘇業說著,突然用魔法書外放出記憶中炎瞳泰坦的形象。

巨大的炎瞳泰坦虛影站立在大廳之中。

明明隻是虛影,卻宛如神靈在前,天為之升,地為之降,萬物環繞。

“收起來!收起!”偽神驚恐地急速蜷縮身體。

他原本像個王者一樣坐在寶座上,而現在,兩腿收到王座上,如同巨大的猴子一樣,滿麵驚恐,周身枯朽的皮膚粉塵徐徐飄散。

不過下一刹那,他又把腿放回座下,麵無表情。

“抱歉,”蘇業收起炎瞳泰坦的魔法影像道,“我曾在城外見過偉大的炎瞳泰坦,他比傳說中更加和善。哦,對了,炎瞳泰坦具體是上位神還是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