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偽神盯著蘇業看了許久,緩緩回答:“他是主神,在第一次泰坦之戰中被打落為上位神,但依舊有不遜於主神的實力。”

“原來如此。哦,對了,您願意與我合作嗎?”蘇業麵帶微笑。

“我想再考慮考慮。”偽神望著蘇業,眼中的黑色徐徐流動。

“有點可惜,不過我過幾天會再來一趟,詢問你的意見。告辭了。”蘇業說完,微微低頭致謝。

“我身體略有不便,就不遠送了。”偽神道。

“沒關係,能與您交談,我已經心滿意足。”蘇業說著,卻不轉身。

等38個半神走到自己麵前,站立在自己與偽神之間,蘇業才轉身向外走。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詭異的一幕在大廳中上演,蘇業麵對門外向前走,但那38個半神卻背對著蘇業,麵向偽神,徐徐後退著行走。

大廳中的墮落巨人神民頭皮發麻。

偽神靜靜地望著蘇業的背影,靜靜地坐著。

那神器長矛突然加速自轉,很快,又恢複緩慢的自轉。

蘇業踏出大殿門口,走出鹽鐵城。

離開鹽鐵城之後,蘇業拿出魔法飛毯,把帕洛絲從巨人丘陵傳送回。

“你冇事吧?”帕洛絲急忙問。

“冇事。印證了我的想法。”蘇業道。

“什麼想法?”

“炎瞳泰坦的名字,你聽說過吧?”

“當然聽說過,是非常著名的二代泰坦,按輩分來說,算是神王宙斯的堂弟。”

“你認為,什麼身份的神靈,見到炎瞳泰坦的魔法影像會嚇得瑟瑟發抖?”

“不至於吧,哪怕曾經與泰坦一族戰鬥的奧林波斯眾神,也不至於瑟瑟發抖,更何況隻是魔法影像。”帕洛絲道。

“你再想想。”

“哪怕是炎瞳泰坦的從神,見到炎瞳泰坦都不至於瑟瑟發抖,除非……是被炎瞳泰坦羞辱過,或者是怕炎瞳泰坦複仇。”

蘇業微笑道:“如果是被羞辱過,除了恐懼之外,應該還有憎恨,但他並不憎恨,隻有恐懼。”

“你是說那位偽神?他是有理由怕炎瞳泰坦,畢竟他吞噬了巨獸泰坦的從神的屍體,但瑟瑟發抖的程度,不太可能。等等……我懂了……墮落神民!墮落從神!隻有泰坦神係的墮落者,看到活著的炎瞳泰坦,纔會嚇成那樣。”帕洛絲目光閃亮。

“聰明!那個偽神,根本不是什麼外來者吞噬了巨獸之沙的神骸,他自己就是巨獸之沙。”

“我大概明白了……”帕洛絲恍然大悟。

蘇業道:“我們之前分析過,這裡經過大戰,但並不是那種強大的神級大戰,至少能說明,巨獸之沙冇有在這裡全力與天使軍團對抗。”

“還有城市內部的倒塌方向,由內而外,無比整齊,明顯是其主人故意破壞,偽裝成戰鬥慘烈的現場。”

“在我吞噬的記憶中,另外三個從神都有明確的記載,全部戰死隕落,唯有巨獸之沙下落不明。”

“如果是巨獸之心、之魂這類的,那就是巨獸泰坦極愛的從神。如果是巨獸之眼、之拳這類的,也說明巨獸泰坦很喜歡。甚至哪怕是巨獸之土、之山,在巨獸泰坦看來也很重要,但偏偏是巨獸之沙,而泰坦喜歡大地,山嶽,並不喜歡沙漠。巨獸泰坦一共就四個從神,名字不可能多到分配不完,這也意味著,巨獸泰坦很不喜歡巨獸之沙,甚至有點……用這個名字羞辱他的意思。”

“當然,這一切還隻是間接的猜測,還不能說確定。”

“等我進入鹽鐵城的時候,就確定了一大半,因為裡麵的建築風格和千年之前的泰坦風格毫無變化,甚至連那最親近偽神的,也全都是泰坦一族的墮落神民巨人。一個外來者,吞噬了巨獸之沙的屍骸,然後一切維持原樣,甚至信任忠於巨獸之沙的墮落神民,這種可能性太小。”

“這時候還不能百分之百確定,直到我故意外放炎瞳泰坦的魔法影像,一切纔算水落石出。隻有墮落從神,纔會那麼畏懼泰坦神靈。”

帕洛絲點點頭,道:“這麼多事情連到一起,他肯定就是巨獸之沙。”

“還有一個點,那個半神監獄離他那麼近,他很可能知道那座半神監獄裡有什麼,哪怕原本不知道,過了上千年那監獄還能屹立不倒,他就不好奇那是什麼嗎?但他一直不敢動手。普通偽神哪怕攻擊半神監獄,也能全身而退,可墮落偽神一旦出現,泰坦雕像必然全力以赴,就算殺不死他,也能將他重創。你還記得當時我們挖走監獄的時候我突然扭頭嗎?”

“記得。”

“那影子應該是暗中監視我們的魔獸,有點像風之雲燕。這片區域,明顯是偽神的勢力範疇,他監視半神監獄的可能性最大。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細節,都指向偽神不像是外來者,更像巨獸之沙。”

“我們動了他的半神監獄,他會不會殺我們?”帕洛絲緊張起來。

蘇業笑了笑,道:“他在那場戰爭中,冇有全力出手,這是其一。他刻意破壞城牆,是想掩蓋自己的行為,這是其二。他那麼害怕炎瞳泰坦,這是其三。最後,我在他的家裡,他竟然冇有殺我。這些事情說明,他要麼膽小怕死,要麼猶豫不決,並且,實力有限。”

“他會不會裝弱?”帕洛絲問。

“從半神監獄到他家,一路上都是最好的偷襲機會,他冇有動。等我與他見麵,有了戒備,他纔出手?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他把我引向另一頭奇美拉偽神那裡,準備漁翁得利。”蘇業道。

“那你準備怎麼辦?”

“過幾天再問問他,如果他還不答應,那我離開,前往大神城試試運氣。我在半神的記憶中,發現更多的半神聚集地,不能錯過,咱們一個一個摸上去。”

蘇業說著,控製魔法飛毯,向下一個半神聚集地飛去。

在飛行的過程中,蘇業打開魔法書,繼續進行火焰魔蛇的魔法創設。

這個魔法創設的難度非常高,蘇業不得不使用其他的半神屍骸進行試驗。

一天,兩天,三天……

在進入神選戰場的第五天,蘇業停止狩獵半神之旅,轉身飛向鹽鐵城。

在返回的途中,蘇業冇有再打開魔法書,因為創設完成!

隻存在於傳奇大師推演中的最強魔法流派之一,九頭蛇軍團流派的完全體,創設完成。

帕洛絲偷偷看向蘇業,發覺蘇業的表情有些怪。

這五天的時間,蘇業進行魔法創設的過程很成功,一路上殺了五個神選戰士,又殺了十七頭半神,獵獲大量寶藏,不應該這樣。

帕洛絲靜靜地坐在飛毯上,皺著小眉毛。

臨近鹽鐵城,蘇業才停止思考,看了一眼前方。

還是老樣子,灰白色的城主府高高聳立,城主府周圍的城市全部坍塌破碎,許多地方甚至呈標準的放射狀。

蘇業扭頭看了一眼帕洛絲。

“你怎麼憂心忡忡的樣子?”

“冇有,就是想事情。”

“那就好。這次去城主府,像上次一樣,你先進巨人丘陵,我已經為你在裡麵製造了一座鮮花穀,你一定喜歡。等回到希臘,我們再找時間一起為你創造喜歡的住所。”

帕洛絲點了點頭,沉默許久,才試探著問:“這次,你是不是要動手?”

“我並不想動手,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蘇業道。

“啊?怎麼了?”帕洛絲疑惑不解。

蘇業翻開魔法書,上麵出現魔法影像,就見一隻近乎透明的巴掌大的小鳥正在前方飛行。

“這是風之雲燕?”

蘇業點點頭。

魔法影像中的視角緩緩轉動,就見這隻風之雲燕遙遠的前方,一張魔法飛毯正在急速飛行,兩個人的背影清晰可見。

“它監視我們?”帕洛絲憤怒地問。

隨後,魔法影像不斷變幻,原來風之雲燕不止一隻,不斷有風之雲燕回返。

每一隻風之雲燕,都會回到鹽鐵城,也都從鹽鐵城再度啟程。

“是巨獸之沙跟蹤我們?”帕洛絲小臉冰冷,抬頭望向前方的鹽鐵城。

“從我們出現在半神監獄的時候,就被跟蹤,隻不過我一直冇有確切的證據。直到離開鹽鐵城後,讓幽靈王在暗中尾隨,這才發現風之雲燕。”

“那我們怎麼辦?”

“你先回巨人丘陵,我會解決。”蘇業道。

“可是……哪怕你再強,麵對偽神,也有失敗的可能。”帕洛絲輕輕抓著蘇業的手,湛藍的雙目中盪漾著細碎的憂鬱波光。

“誰也不知道一個擁有下位神器的偽神,到底能發揮多強大的力量。所以,我會儘量和平解決。”蘇業微笑著捏捏帕洛絲可愛的小臉。

“好吧!”帕洛絲無奈地看著蘇業,她知道蘇業在安慰自己。

將帕洛絲送入巨人丘陵,蘇業站在魔法飛毯上,望向越來越近的鹽鐵城。

“我的確會儘量和平解決,如果無法和平解決,一個偽神是絕佳的切磋對象。半神什麼的,已經殺膩了。等這次回到希臘,找阿克德斯試試,看看這位神下第一,到底強到什麼程度。如果能勝過他,我就去烏魯克城,狠狠揍吉爾伽美什一頓。”

蘇業正想著,目光突然一暗。

“眾神既然出手了,他們會僅僅用詛咒嗎?他們有過針對蘇格拉底的失敗經曆,這一次,一定會做好萬全準備。他們已經對我動手,那柏拉圖學院安全嗎?”

蘇業忍不住抬頭,望向浩瀚星空。

希臘,柏拉圖學院,法師塔頂端。

“你……決定了?”

“嗯。”

“你的心,總是這麼狠。”

“你帶他遠離希臘,永遠不要回來,直到新星升起。”

“我不喜歡希臘了。”

“我依舊熱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