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站立在天空,靜靜等待。

直到目前為止,自己都冇有完全掌控鯨國,許多族群的遺民暗藏其中,不肯歸附。

正好趁今天需要神器,利用神賜半神種來震懾全鯨國。

這樣,下次再次回鯨國,收穫的信民之力將更上一層樓。

時間慢慢過去,各大勢力宛如餓虎一樣,分彆向兩座聖城衝去。

時間一到,兩地的大祭司同時開啟獻祭儀式。

蘇業靜靜觀察兩座聖城,突然微微一笑。

一個龐大的黑影位於海妖聖城下方。

在兩個聖城,各出現一個讓蘇業意想不到的勢力。

一個是海龍族。

這個高等龍族一直隱而不現,原本以為鯨國裡冇有這個族群,誰知道,這次他們不僅出現,而且是一尊半神、五尊英雄和十幾個傳奇的龐大陣容,直接要走魚人聖城第一個獻祭名額。

第二個族群出現在海妖聖城,是號稱海中工匠的海精靈,他們的技藝絲毫不遜於矮人,曾經打造過多件神器。

雙方的大祭司都很有默契,海妖聖城開始第一輪獻祭。

當大祭司宣佈獻祭的時候,所有海妖甚至海精靈都冇動,他們齊齊扭頭望向城外,個個麵無表情。

和他們預想中一模一樣,一根擎天巨柱從海中升起。

北海巨妖的觸腕末端,卷著整整兩件神器,放在祭壇之上。

無論是海精靈還是海妖,臉色漆黑,咬牙切齒。

你北海巨妖是財大氣粗,是強悍無比,可你起什麼高調?

直接獻祭兩件下位神器,你讓後麵的人怎麼做?

你是在蘇神麵前顯擺了,我們呢?

接下來要是隻獻祭普通的下位神器,蘇神怎麼想?

這不是難為水族麼?

在眾人憤恨的目光中,光柱升騰,沖天而起。

兩件下位神器,一共形成六道七環光圈和四個六環光圈。

現在北海巨妖已經是真信民,祭壇隻抽了五成,蘇業獲得三道七環光圈和兩道六環光圈。

一點紫光自天而降,落入海中。

隨後,千裡海水輕輕晃動,所有海妖膽戰心驚。

蘇業卻暗讚北海巨妖果然與眾不同,竟然能忍受如此強烈的疼痛,換成普通的半神,恐怕已經疼得海底打滾,把周圍的海洋弄得天翻地覆。

不一會兒,一道烏黑的泥漿直衝雲霄,宛如黑色噴泉,在高空向四麵八方散開,好似巨傘,覆蓋百裡。

整座海妖聖城陷入黑暗,數不清的海妖瑟瑟發抖。

不一會兒,黑光如雨落下,劈裡啪啦落滿百裡海域,濃烈的惡臭宛如腐爛的魚肉充斥著天空與海洋。

數不清的海妖嘔吐,隻有聖城的神殿區域被強大的力量籠罩,排開汙跡。

“嗡……”

詭異的聲響在海底震盪,但所有海族都能聽懂,那是北海巨妖歡呼並感謝蘇神的話語。

北海巨妖,晉升為半神種!

實力大幅度提高。

被惡臭熏暈的海族們在心裡破口大罵,怪不得這孫子不去魚人聖城獻祭,這是禍害海妖來了。

漫天汙垢落儘,海底的黑影離去,海妖首席大祭司蒼藍脊背靜靜等待。

這時候應該輪到魚人聖城獻祭。

魚人聖城的海龍一族得到訊息,心裡暗罵北海巨妖,最終不得不捏著鼻子臨時加一件下位神器盾牌,祈禱蘇神為海龍一族最有天賦的烏雲之翼賜下半神種。

獻祭完成,蘇業神賜半神魂晶。

烏雲之翼強忍疼痛,生生疼暈了過去,但很快清醒,澎湃的半神種氣息震撼全城。

接下來,獻祭持續進行,但都冇有海龍族和北海巨妖那麼大方,都隻獻祭一件下位神器。

輪到海精靈的時候,海精靈獻上一把微微開裂的下位神劍,蒼藍脊背皺著眉頭放到祭壇上。

蘇業一看,隻有一個七環光圈,加上祭壇抽成,自己賞賜半神魂晶血虧,隨手一揮,打飛下位神劍。

神劍鏗鏘鳴滾動,落在海精靈腳下。

敲竹杠敲到我蘇業身上?

海精靈們麵色大變。

附近的其他海族或怒視他們,或麵露譏笑。

“吾神不喜歡這種低賤肮臟之物,滾出海妖聖城,這裡不歡迎海精靈!”

“滾出去!”

“滾出去!”

眾多海族大聲吼叫,怒視並非信仰蘇神的海精靈們。

海精靈們灰溜溜地離開。

蘇業標記這些海精靈。

獻祭結束,兩座聖城的祭司們齊齊獻祭各種血肉,甚至殺死一些落單的海精靈血祭。

祭司們不斷祈禱,希望蘇神神罰海精靈,洗刷恥辱

蘇業靜靜思考。

身為人類,自己不在意這種事,做生意而已。

但是,身位鯨國之主,身為海妖的主人,自己必須要做一些事。

即便海精靈信仰的海精靈之神還活著。

蘇業立刻下達神諭,根據自己的標記,搜尋這個海精靈族群的蹤跡,然後,發起一場戰爭,以懲罰他們的冒犯。

兩族高層動員起來,幾乎所有高層都興奮得跟打了雞血一樣,摩拳擦翅。

蘇業微笑著望向在海中不斷遊動的那群海精靈,真是送財童子啊。戰爭一打,信民們熱血衝腦,凝聚力提升,虔誠程度呼呼上漲,一個月後回來,信民之力比這次能多一大截,翻倍都有可能。

簡單視察了一下鯨國,蘇業進入幽靈船,收取了亡靈們的信仰,故技重施,也下達神諭,獻祭下位神器就賞賜半神種。

結果……獻祭流產。

因為這幫窮X亡靈壓根冇有下位神器,跟經營上千年的鯨國完全冇法比。

蘇業一身晦氣地返回廢墟空間,進行神器大清點。

海妖聖城與魚人聖城各獻祭了四件下位神器。

其中六件武器,一件盾牌,還有一件海神之戒,能釋放一整座大海形成的護盾保護自己,目前自己用不了。

蘇業一一檢視六件武器。

裡麵也有一件王之三叉戟,看來海族神靈都喜歡這種式樣的神器。

除此之外,還有海之劍、神骨斧、水魅之鞭、鯨骨之弓和龍首錘。

這些神器除了水魅之鞭造型精良,其餘武器都充滿濃厚的蠻荒石器風格,缺點是難看,優點是抗造結實,威力極大。

這種舊神的神器,冇什麼花哨,隻講究一點,猛。

這樣,算上殘破的七首蛇鞭、傳火神矛、血之矛和第一件王之三叉戟,自己擁有整整10件下位神器武器,兩件神盾,至於海魔法杖,不適合用來砸人。

蘇業進行了簡單的準備,再一次和帕洛絲抵達森林邊緣,望向遠方的巨獸神城。

漆黑的星空下,巨獸神城宛若沉睡的魔物。

神城外部的廢墟,彷彿是巨獸神靈留下的食物殘渣。

“這裡完全冇有遮擋,我們怎麼過去?”帕洛絲問。

“哪怕我有地行術,也無法進入神城,巨獸神城附近的力量太強。我們隻能正常前行。”

“可是……我們一路上留下太多痕跡,那些神選戰士一定會猜到我們來這裡。他們,或許就藏在前方的廢墟中。”

“我知道。”

“如果我們隻遇到少量神選戰士,不會有什麼問題,可萬一遇到數十神選戰士,而且遇到多件下位神器,恐怕會很危險。最重要的是……我怕有傳說中的那幾位英雄。”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你是擔心阿喀琉斯嗎?他很強,但他隻是英雄,而且未必前來。畢竟有關他的預言很不吉利,眾神大都不喜歡他。”

阿喀琉斯,同樣有著強大的神體,是潛力僅次於海格力斯的英雄,前不久晉升英雄王。

“不隻是阿喀琉斯,我是怕……那些被封印的古英雄。”帕洛絲握著蘇業的手越發用力。

“古英雄,我真冇想到過他們……”蘇業恍然大悟。

怪不得明明自己殺死了偽神,帕洛絲還憂心忡忡。

“他們,真的存在與世上?”蘇業問。

“一部分古英雄已經進入神界,或化為星座守護,或進入天堂島,或封為從神,比如珀爾修斯等人。還有一部分古英雄,是眾神的棋子,他們被封印在各神殿中,一旦眾神需要,就會解封他們,為眾神效力。古英雄幾乎數百年才現身一次,連半神家族都會遺忘。我也是因為喜歡翻看古籍,纔有印象。”

“如果真是古英雄,那就難辦了。那些傳說中的古英雄如果未封神,現在至少擁有和巨獸之沙相當的實力。如果他們有特彆的神器,還會更強一些。”

“這就是我擔憂的。所以……我們既然已經收集到這麼多神靈血脈,你又獲得如此多的財富,可以隱藏起來,等待神選之戰結束吧。”帕洛絲充滿期盼地望著蘇業。

蘇業輕輕一歎,帕洛絲還是太天真了。

蘇業緩緩道:“你以為,在神選戰場,我們真能藏起來嗎?古英雄很可能掌握搜尋我們的能力。”

“他們也可能冇有這種能力。”

“好,就算我們僥倖完成神選之戰,回到雅典城,那等待我們的是什麼?”蘇業問。

“我們可以馬上離開希臘。”

“你把事情想簡單了。我可以確定,一旦我們安然離開神選戰場,雅典,將是下一個戰場。”蘇業道。

“那怎麼辦……”帕洛絲輕輕咬著下唇。

“我不清楚雅典等待我的是什麼,但在這裡,我不能後退。我要告訴眾神,殺我,一定付出無法承受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