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嘩啦啦……

亂石飛濺,全身包裹著暗金色神力的埃阿斯衝出亂石,在高空之中,對數百米外的地傲天揮出無數拳。

刹那之後,數以百計的血色巨拳殘影自天而降,每一個都有一輛馬車那麼大。

巨拳未到,地傲天腳下已經浮現密密麻麻的拳印。

地傲天一震火焰之翼,整個人飛出去,宛如一條人形巨龍,對準埃阿斯拍出爪子。

漫天的爪影與拳影相遇,在天空炸開。

殘影之中,兩人相遇。

地傲天舉起右爪,魔力火焰包裹的利爪宛若裂天之刃,落在埃阿斯身上。

埃阿斯周身血色巨蟒一閃,身形擊退半步,妄圖以防護戰技卸掉地傲天的力量。

地傲天卻硬著埃阿斯的巨拳,欺身上前,利爪狠狠按在神力鎧甲之上。

神力鎧甲重重一震,應聲而破,露出一個大洞,顯現出金黃色的英雄鎧甲。

鎧甲上的獅頭,已微微殘破。

與此同時,埃阿斯宛若瘋子一樣,雙拳血色火焰燃燒,揮出漫天殘影之拳,一瞬間彷彿有數百個火紅的拳頭同時落在地傲天身上。

血色巨拳落處,地傲天身上的龍鱗微微內陷,彷彿要嵌入血肉之中。

不過刹那,龍鱗回彈,細微的魔力在龍鱗下方流動。

半神之體、內部癒合、微觀自愈、傷口癒合、高速自愈、巨鯨大公之體等等各種強大的戰體宛如生生不息的永動機,把地傲天的魔力轉化為恢複能力。

地傲天再揮利爪,此刻的埃阿斯周身神力噴湧,宛如流水覆蓋全身,堵住大洞。

“哈哈哈哈,好!好!好!再來再來!”

埃阿斯興奮地吼叫,宛如戰鬥瘋子。

地傲天則好似凶殘的魔王,漫天巨爪飛舞,不斷與埃阿斯的巨拳對撞。

所有人呆呆地看著。

經驗豐富的他們,不斷計算著地傲天身上出現的天賦,最終發現,地傲天身上的天賦,比埃阿斯還多,還強。

而且,這位地傲天,的的確確有著半神之體。

從一開始,兩人就使用攻多守少的瘋狂搏命打法。

埃阿斯周身的暗金色神力鎧甲不斷破碎又不斷修複,而神力鎧甲內的英雄鎧甲上的裂痕不斷增多。

地傲天周身的鮮紅鱗片不斷塌陷,又會很快恢複如初。

僅僅過了一會兒,眾人就發現,地傲天依舊氣勢如虹,利爪凶猛。

但是,埃阿斯的動作漸漸變形。

所有人都意識到,埃阿斯受傷了。

“地傲天,不要再玩了。”

蘇業的聲音傳遍全場,所有貴族背後發涼。

地傲天的攻勢稍稍減緩,大約減緩了一成左右。

經驗豐富的埃阿斯雙眼一亮,全身神力爆發,漫天巨拳出擊,打得地傲天節節敗退。

貴族們精神一陣,大聲為埃阿斯助威。

但下一刹那,貴族們齊齊色變。

地傲天周圍,驟然多出一個直徑過百米的火焰風暴,火焰與岩漿宛如龍捲風一樣,包圍地傲天,籠罩埃阿斯。

一個又一個尺許高的火焰精靈自火焰風暴中冒出來,全身紅豔豔,雙目之中噴出兩條火焰射線,精準地落在埃阿斯身上。

上百隻火焰精靈的火焰射線灼燒埃阿斯,滋滋之聲不絕於耳。

轟轟轟……

地麵化為黑色的火山口,一道接著一道岩漿衝擊噴發,攻擊埃阿斯。

大多數人已經無法看清兩個人的戰鬥,隻能看到不斷移動的火焰風暴內,兩個身影急速穿梭扭動,劇烈的聲音接連炸裂。

火焰風暴,正在向前慢慢推動。

埃阿斯,在不斷後退。

英雄們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埃阿斯可是年輕一代僅次於阿喀琉斯的天才,在場九成的英雄都不是他的對手。

現在,竟然被蘇業的魔法仆從擊敗了?

堂堂神靈的後裔,號稱希臘第一英雄家族的貴族,修煉瞭如此多年,難道比不上蘇業的一個魔法?

突然,地傲天右爪落在埃阿斯腹部,轟地一聲將其擊穿,火焰噴泉從埃阿斯背部噴出。

地傲天胸口一疼,同樣被埃阿斯擊穿,身體倒飛落在地上,捂著鮮血直流的胸口,消耗魔力,快速癒合。

埃阿斯重重砸在亂石山中。

呼……

漫天地獄之火從石縫裡衝出,不一會兒,那些岩石由黑變紅,燒得滾燙熾熱。

埃阿斯吃力地扒開岩石,跳到亂石山上,周身地獄之火繚繞,隨後低吼一聲,全身神力噴發,驅散火焰。

但是,貴族們突然驚叫起來。

就見一縷縷黑色火苗鑽出埃塞斯的毛孔與皮膚,宛如燃燒的天然氣井噴發,讓他再度被火焰包裹。

“好可怕的天賦。”

埃阿斯猛吸一口氣,腹部驟然鼓脹,彷彿藏著一頭巨象,兩個腮幫子高高鼓起,如同巨大的青蛙。

全身的火焰突然收縮,全被他吸到膨脹的肚子中。

他的巨肚猛地塌陷,張開大口,噴吐出人頭大的暗金神力球,地傲天側身躲開。

呼……

暗金神力球飛出數百米遠,驟然炸開,漫天的地獄之火四處亂竄。

“染血、灼骨、永燃……”

經驗豐富的老英雄們喃喃自語。

“我打不過你!”

埃阿斯說完,轉身就走。

他的父親特拉蒙看了蘇業一眼,跟著兒子離開。

佩琉斯皺著眉頭,與兄弟特拉蒙一起離開。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伯父,等等我們!”列奧尼達眼睛一轉,帶領卡斯托耳和波魯克斯跑過去。

“列奧尼達殿下,您不能違背神諭!”列奧尼達的神選隨從道。

“我這是向兩位父親的老友請教殺死蘇業的方法,滾!”列奧尼達周身暗金神力逆流如火,手中浮現半神器戰矛。

波魯克斯與卡斯托耳齊齊拿出武器。

他們三個人的神選隨從無奈看了看,任由列奧尼達三人加入離開的隊伍。

十餘個神選戰士猶豫片刻,跟著特拉蒙等人離開,但幾乎所有神選隨從全都留在原地。

帕洛絲暗暗鬆了口氣,這樣,蘇業的敵人會少很多。

蘇業冇有阻攔,靜靜地看著那些人離開。

埃阿斯和列奧尼達等人並冇有完全離開,站在遠處,望了過來。

他們這是在表明,兩不相幫。

“哥哥,我們動手吧。”梅內勞斯道。

眾多英雄躍躍欲試。

阿伽門農突然歎了口氣,搖搖頭,道:“難道地傲天還不能讓你們清醒嗎?現在的我們未必殺得死他。”

“那我們怎麼辦?”梅內勞斯問。

阿伽門農雙臂高舉向天,大聲道:“不虔誠的信者,終將被神靈拋棄;不敬神的罪人,必將被神靈誅殺。偉大的特拜建邦王,卡德摩斯,請您出手。”

突然,人群裡一個人掀開遮住麵容的鬥篷帽子,緩緩向前走。

那人頭頂山脈形狀的黑色王冠,上麵鑲嵌著各色寶石,他身著黑銀色的全身鎧甲,包裹除了麵部之外的每一寸肌膚。

他的皮膚好似失水過多,表麵覆蓋著一層層細碎的白色蛻皮。

白色蛻皮之下,隱隱可見正在輕輕扭動的血管。

他的雙眼與常人完全不同,眼球彷彿是巨大的白球中鑽出一個細小的黑點,那黑點以極快的速度在眼白中亂竄,詭異如魔。

眾多神選戰士與神選隨從將右臂放置在胸口,恭恭敬敬地低頭彎腰。

特拜以及附近城邦的人,則半跪在地,鄭重行禮。

“見過偉大的卡德摩斯陛下。”

“見過卡德摩斯陛下……”

古英雄,卡德摩斯。

卡德摩斯一邊行走,一邊橫向伸出兩臂。

他的右臂向近處一個神選隨從一抓,那個神選隨從突然發出淒厲的慘叫。

所有人望過去,就見那個年約二十多歲的聖域戰士,雙手掐住自己的喉嚨,要活活掐死自己。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還想再活幾年,我不想死,我不想當神器載體,我隻想活下去……”

卡德摩斯慢步前行,神色不變。

年輕的戰士一邊掐著自己的喉嚨,一邊哀嚎,慢慢地,他的聲音越來越小,眼中的淚水與鼻子的鼻涕傾泄而下。

突然,他頭一歪,全身的血肉向內急速收縮,越來越小,露出一把染血的神劍。

血肉與碎骨爬滿神劍,並緩緩融入劍刃。

神劍下垂,劍柄的頂端,一頭毒龍頭俯視天地,劍格為兩翼,劍身雪白,光芒璀璨。

這柄神劍的劍身格外詭異,彷彿由無數的大型尖銳牙齒拚接到一起,然後鍛造超成劍形。

“是龍牙劍,卡德摩斯陛下的下位神器佩劍……”

鏗……

龍牙劍一聲脆鳴,飛到卡德摩斯手中。

與此同時,卡德摩斯左手虛抓向一個女性神選隨從,那個女性隨從發出一聲慘叫,身體猛地膨脹到三米高下,如同在水中泡了半年的巨人屍體。

轟……

那人的身體炸開,膿水與鮮血四濺,顯現出一個一人多高的漆黑大箱子,漂浮在半空。

漆黑的大箱子之上,一條條鮮紅的血管纏繞著盒子,並輕輕跳動,一朵朵黑色的曼陀羅花探出血管,徐徐綻放,覆蓋盒子。

眾多貴族驚慌失措,急忙後退,越是那些年老的貴族,退得越遠。

蘇業感受到帕洛絲猛地抓緊自己的手,詫異地扭頭。

帕洛絲麵色慘白,身體輕顫。

“怎麼了?”蘇業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