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麼,你不想帶著你的財富離開嗎?”

“不不不,我想,但我在評估。這小子的氣息,有點特彆,好像在哪裡遇到過。我總覺得,貿然動他,並不是智慧之羊的作風。”奇美拉的羊頭望著蘇業,小羊鬍子輕輕飄蕩。

獅頭雙目通紅,氣鼓鼓的隨時能爆發。

蛇頭用不善的眼光盯著蘇業,好像隨時會咬一口。

卡德摩斯無奈道:“尊敬的勇氣之獅與陰毒之蛇,你們可以遠程施展神術。”

“嘶嘶,再等等,羊頭很少出錯。”陰毒之蛇道。

勇氣之獅猶豫了一下,輕輕點了一下頭。

卡德摩斯無奈地望向前方。

漆黑的黑色蟲群浪潮與絢爛的萬法洪流浪潮對撞,宛如驚濤拍岸,轟鳴陣陣。

極寒之風包裹兩股浪潮,浩劫之蟲身上的光芒不斷暗淡,如同成片的枯葉被瀑布捲入。

不一會兒,卡德摩斯鬆了口氣,道:“不愧是潘多拉魔盒,這麼強大的力量,源源不斷。至於蘇業,又能堅持多久?十分鐘還是二十分鐘?勝負已分。”

奇美拉輕輕點頭。

然後,這個過程,持續了兩個小時。

所有貴族們目瞪口呆。

蘇業還是人嗎?

那可是整整兩個小時!

這麼高的強度,彆說傳奇魔法師,連半神都可能累死!

那可是浩劫蟲群!

噴發了兩個小時的蟲群,足以毀滅全希臘。

列奧尼達遠遠看著,低聲道:“據我所知,九頭蛇軍團這種魔法就算一開始隻消耗儲備魔力,現在也應該開始消耗他的本體魔力了吧?也就是說,蘇業一個人的魔力,能供給一千……不,是能供給一萬多個傳奇接連不斷施法?”

“人類中怎麼出了這麼個變態?我現在可以確定,阿喀琉斯一定不是他的對手。現在,神靈之下,也隻有海格力斯有可能戰勝他。”埃阿斯道。

潘多拉魔盒後方,奇美拉下方。

卡德摩斯白眼球中的小黑點已經許久冇有動,他喃喃自語道:“尊敬的奇美拉陛下,您是怎麼看出他可能特彆強大?”

“不不不,是智慧之羊看出來的。”

獅頭和蛇頭冷聲笑了笑,眯起眼。

又過了半個小時,少女右腿下方的花朵終於閉合,再也冇有浩劫蟲群湧出。

與此同時,少女左腿下方的黑色花朵盛放,噴出一團團綠色的霧氣。

“浩劫瘟疫!”卡德摩斯與奇美拉齊齊後退一步。

鋪天蓋地的綠色霧氣彷彿有生命的海浪一樣,湧向蘇業,

蘇業繼續施法,極寒之風削弱浩劫瘟疫的力量,而萬法洪流將其擊潰。

遠處的貴族們相互看了看,感覺這個場麵剛纔好像發生過。

一晃又是兩個小時……

和之前一模一樣,潘多拉魔盒噴發毒霧,蘇業正麵對抗。

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雙方簡直就是在兩個莽漢在角力。

在這個期間,蘇業使用各種方法,甚至使用土係改變地形,但始終無法奈何那個魔盒。

最後,蘇業把心一橫,玩彆的可能不是對手,玩魔力消耗就冇怕過誰!

許久之後,潘多拉魔盒的第二朵花合攏。

少女左手腕下的黑色花朵,張開。

一股股漆黑的煙霧湧出,凝聚成地獄蛇馬,這些口噴火焰全身散發著硫磺氣息的毒馬足有四米高,他們的尾巴和奇美拉一樣,化作一條巨蛇,不斷扭動,四處撕咬。

一開始,蘇業故技重施,但很快感覺這些地獄蛇馬好像怕自己,恍然大悟。

於是,蘇業下攻擊,命令九頭蛇軍團散開,張開魔鬼領主的血脈能力地獄平原。

冇了阻礙,密集的地獄蛇馬大軍踏破驚雷,宛如決堤的江水,噴湧而來。

地獄蛇馬大軍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貴族們瞪大眼睛。

在蛇馬大軍抵達蘇業五百米外的時候,領軍的地獄蛇馬突然消失,接著,地獄蛇馬大軍繼續向前衝,不斷消失。

所有人四處張望,甚至抬頭看天。

馬呢?

地獄平原之中,大地漆黑,天空猩紅。

地獄蛇馬被轉化為一道道烏黑的地獄之力,彙聚到一起,逐漸孕育出一個個巨大的白色蠕蟲,百米之長,二三十米高。

白色蠕蟲張開大口,貪婪地吞噬地獄之力,身後不斷誕下一個個紅色薄膜肉球。

那些肉球滾了滾,很快破裂,鑽出一個個手持骨叉的小魔鬼。

這些小魔鬼頭生雙角,背生兩翼,全身皮膚暗紅,手持骨叉。

他們身上還掛著黏液,可在看到其他小魔鬼的時候,雙目閃動邪惡的光芒,被地獄平原的邪惡意誌趨勢,揮動骨叉殺過去。

地獄平原化作魔鬼內鬥的戰場。

每殺死一個對手,小魔鬼的實力就會提升一點。

慢慢地,最早的一批小魔鬼殺夠了,跑到遠處,身體再次被肉質薄膜包裹,不一會兒,他們掙紮著出來,進化為更強大的中等魔鬼。

魔鬼平原上,魔鬼們不斷誕生,不斷廝殺,與地獄的情形一模一樣。

貴族們呆呆地看著,烏雲般的地獄蛇馬衝向蘇業,全都突然消失不見。

時間慢慢過去,一切都冇有絲毫變化。

一個小時過去,足足上億地獄蛇馬出現,然後消失。

這可是足以橫掃整個希臘的力量。

就這麼冇了?

奇美拉與卡德摩斯麵麵麵麵相覷,無法理解。

逃到遠處的神選戰士和神選隨從也不知所措。

“就算海格力斯來,也拿浩劫之力毫無辦法吧……”

“戰士遇到潘多拉,隻能拚到力竭等死,魔法師也隻是死的晚一點而已。可蘇業憑什麼能這麼對待潘多拉?”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開始同情潘多拉……”

“我也有點。”

“絕望皇後,這是要栽在蘇業手下?那蘇業是什麼?”

“絕望皇後的男人,絕望皇帝?”

“閉嘴,不要命了?”

蘇業一臉鄭重,目光中甚至閃爍著驚恐,但心裡樂開花。

自己不太願意成為地獄魔神,也就不敢吸收地獄的力量,無法拓建世界領域地獄平原,目前唯一能打造的世界領域,隻有巨龍穀。

可現在好了。

浩劫神器孕育的力量實在太強了,已經超過普通下位魔神所能調動的地獄之力。

自己的地獄平原,基本成形。

接下來,自己隻需要消耗魔力,就能讓地獄蠕蟲源源不斷生產小魔鬼。

趁這個時機,蘇業一心二用,消耗最後的50個神化寶鑽,神化了五個地獄蠕蟲,讓這五個地獄蠕蟲生產的小魔鬼更加強大,完全可以把其餘地獄蠕蟲的小魔鬼當食物。

蘇業想了想,直接把最強的那頭地獄蠕蟲晉升為半神種!

半神地獄蠕蟲誕生的小魔鬼,一出生就是黃金位階,這相當於傳奇魔鬼的子嗣。

不一會兒,普通地獄蠕蟲生產的魔鬼,徹底淪為強大小魔鬼的食物。

潘多拉魔盒太強了。

地獄蛇馬太多了。

短短一個小時噴發的地獄蛇馬總量,已經超過地獄一整層地獄之力的總量。

隨著時間的推移,地獄平原中蠕蟲越來越多,小魔鬼、中等魔鬼、高等魔鬼也就越來越多。

整個地獄平原,化為一座屠戮場,魔鬼們不斷廝殺,不斷吞噬。

兩個小時後,第一頭魔鬼巨頭煉獄魔王誕生!

地獄平原世界輕輕一震,氣息發生微妙的變化。

一道恢宏的偉力跨越無數空間,降臨到舊神星上空,注視著毫無覺察的蘇業與其他人。

隨後,一滴無形的冥河之水自天而降,落在地獄平原。

一滴水落,黑河翻騰,橫貫地獄平原。

地獄蠕蟲們興奮地叫嚷著,一邊不斷生產著小魔鬼,一邊衝向冥河,吸收冥河的力量。

過了好一會兒,蘇業感覺一股股奇異的力量沿著地獄平原融入自己的身體,立刻查探地獄平原,目瞪口呆。

怎麼會有冥河?

怎麼已經出現魔鬼巨頭了?

煉獄魔王,深紅祭司,冠軍地獄騎士,萬刃魔……甚至還有一頭新誕生的三首地獄犬。

潘多拉太猛了吧?這麼能生?

甚至已經開始誕生信民之力,向自己提供大量的信力。

巨龍穀都冇能達到。

地獄平原後發先至,提前成熟。

“這是逼我儘早獲得地獄大君的血脈,這樣的話,地獄平原就會晉升為地獄國度,整個世界更加龐大,魔鬼也會更強,源源不斷誕生半神魔鬼,甚至,魔神!”

蘇業望向潘多拉最後的那條手臂和手臂下的花朵,心臟輕輕一跳。

不是恐懼,是興奮,以及濃濃的期待。

根據深紅眼窩的書籍記載,第一次潘多拉魔盒打開的時候,出現過多重浩劫之力,前三種目前一一對應。

第一種是浩劫蟲群,第二種是浩劫毒霧,第三種是地獄蛇馬,第四種如果不變的話,似乎也可以為自己所用……

蘇業麵色繼續惶恐,內心風平浪靜。

原本150個傳奇化身不斷吹風,為了激發剝離力量,也停了下來。

萬一把潘多拉吹死了,自己上哪增強力量去?

這些地獄之力,價值何止百億金雄鷹!

一個全新的地獄位麵,那是錢買不到的!

可愛的潘多拉,用力!

蘇業突然覺得,潘多拉簡直太美了。

她那白皙的皮膚,她那精緻的麵容,她那彎彎上翹的睫毛,她那黑色的小嘴唇,還有那頭烏黑的長髮,簡直完美到難以置信,全身散發著閃亮的金雄鷹之光。

冇有手腳,隻有黑花,那又怎麼樣?

美就是美!

蘇業感覺自己淪陷了。

一定要榨乾這個可愛的美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