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傳送門未覆蓋的地方,宛如末日。

暗黑之梭發出刺耳的尖嘯聲,落在地麵,巨響爆鳴,大地塌陷,密密麻麻的環狀的氣勁四散,留下無數大洞。

無窮無儘的暗黑之梭落下,周圍不受保護的大地不斷塌陷。

當最後的暗黑之梭落下,蘇業與潘多拉所在的地方,彷彿化為一座孤立的高山,高山周圍,出現一個充滿濃鬱暗黑力量的環形深坑。

環寬超過20公裡,深過千米。

遠方,希臘貴族與奇美拉呆呆地望著。

冇有一個暗黑之梭落在蘇業的領域體上。

領域體內,潘多拉一邊不斷快速移動躲避蘇業的大裂解術,一邊死死盯著蘇業。

她那烏黑透亮的眼睛,徐徐變色,最終,化為兩團白熾的雷球,急速滾動。

“你不應小看眾神,也不應小看我。我是眾神的使者、浩劫的女皇、末日的主宰、毀滅的君王!哪怕在黑暗時代,我也冇有動用真正的底牌,而今日,你將為你的自大和傲慢,付出死亡的代價。”

一條又一條閃爍著白色雷電的肋骨從她的身體刺出,而後徐徐變形,化為雷霆之劍,懸浮在周身。

最終,足足有七把比她還高一截的雷霆之劍,在她周身盤旋。

七把雷霆之劍嗞嗞作響,劍與劍之間雷霆流動,圍成閃電之籠,包圍潘多拉。

這一刻,小小的潘多拉散發著濃烈的無上威嚴,彷彿是雷霆之主,又好似天地之王。

這一刻,無限位麵,億萬眾生,隻是她眼中的塵埃。

輕風憑空起,吹過蘇業,吹過巨獸神城廢墟,吹過舊神星。

希臘的貴族們驚恐地發現,萬裡大地被這輕風吹得宛若麥浪,上下起伏。

天空之上,烏雲越來越密集,形成一個直徑千裡的巨大雲盤,徐徐旋轉。

烏雲圓盤的中心,空洞明亮,細細的電流滋滋流淌,宛如一條條白色樹根,向四麵八方拓展。

蘇業的領域體轉化為透明,內外可見,傳奇化身收起又出現。

神魂半神與九頭蛇群環繞周身。

遠處的陰毒之蛇瑟瑟發抖。

“快走吧,這雷霆之劍的力量太強,每一把都相當於一件下位神器,我們頂不住!接下來,恐怕會萬雷犁地,我們撐不住。”

“這些雷霆之劍,擊潰了我的勇氣。這個蘇業,必死無疑。羊頭,你決定吧。”勇氣之獅道。

智慧之羊長歎一口氣,道:“後退吧。真冇想到,眾神如此捨得,竟然賜予潘多拉浩劫神雷,這不是普通的力量,已經是徹徹底底的真神威能。”

奇美拉轉身,一邊奔跑,一邊回頭張望。

卡德摩斯跟著逃跑,道:“挑戰神靈的人類,自古至今從無間斷,而今天,隻是曆史長河中的一朵小浪花而已。”

“是啊,魔法師敗了。”奇美拉的三個頭齊齊道。

遠處的的希臘貴族們瘋了一樣全速奔跑。

列奧尼達大聲吼道:“快點!再快點!那是浩劫神雷!哪怕隻有一點點,也能覆蓋方圓百裡範圍!你們根本不清楚神靈的威能!”

“蘇業死定了。彆說他,就算海格力斯,也頂不住七把雷霆之劍。”

“真冇想到,當年殺蘇格拉底冇有請出潘多拉,殺一個年紀輕輕的蘇業,卻……”特拉蒙長歎一聲。

佩琉斯邊跑邊道:“蘇格拉底使用了厄琉息斯秘儀的力量,一切還在眾神的掌握。但這個蘇業,遠遠偏離眾神的預想。既然他要死了,那有個秘密,我就可以說了。”

所有人側耳傾聽,畢竟這位佩琉斯的妻子是那位著名的海洋女神特提絲,不僅是百身泰坦王之一的好友,甚至有恩於宙斯,實力不強,但人脈堪比主神。

“眾神懷疑,這個蘇業是某位神靈的分身,可能是地獄之主,也可能是未知的邪神。因為,眾神發現,蘇業在地獄中的地位,相當於魔神。”

“原來如此,凡人的話,不可能與神靈對抗。”特拉蒙道。

“如果他真是魔神的分身,那他豈不是可以逃走?”

“不,無論是卡德摩斯還是潘多拉,都隻是眾神派出的基本力量。”佩琉斯緩緩道。

“什麼意思?”列奧尼達急忙問。

“如果他死在潘多拉手下,那麼恭喜他早早解脫。如果他戰勝潘多拉,那麼,我們還要逃得更快,更遠。”佩琉斯道。

特拉蒙低聲問:“眾神還為蘇業準備了什麼力量?”

“你們還記得,眾神當年是怎麼毀滅巨獸泰坦的嗎?”佩琉斯望著前方,緩緩開口。

所有貴族不寒而栗,齊齊加快步伐。

卡斯托耳歎了口氣,轉頭望向雷雲正下方的蘇業。

“對不起,我已經無能為力。”

佩琉斯拍拍卡斯托耳的肩膀,道:“他已經殺了那麼多英雄,甚至殺了未來邁錫尼的王,不丟人。”

卡斯托耳用力點頭。

眾人一邊奔跑,一邊扭頭望向越來越小的兩個身影。

巨大的烏雲圓盤中心,白色的雲洞越來越亮,聲音越來越響。

“魔法師,你還想做數學題嗎?”潘多拉身體懸空,手臂與小腿下的四朵黑色花瓣徐徐飄蕩。

“你們對魔法師的瞭解太少了,接下來,我要做的是物理題。雖然這道題有點難,但還好,我的施法源足夠多!”

蘇業說完,1280個九頭蛇齊齊施法。

和以前不一樣,所有的蛇頭,都冇有使用進攻性魔法。

連綿不斷的石柱從地麵升起,在天空彎曲彙聚,籠罩蘇業,組成大地囚籠。

大麵積的火焰不斷流淌,包裹大地囚籠,交織成火焰之巢,

一座圓柱狀的白色龍捲風升起,徐徐減緩,最後化為一座不斷自轉的烈風城堡。

海水冒出,海浪交織,製造出一座恢宏壯觀的海洋之城。

絲絲縷縷的寒冰蔓延,在海洋之城的內部,構建出凍絕之城。

一棵棵巨樹拔地而起,樹根深紮進地底深處。

巨樹領地粗壯的樹根在蘇業魔力的催動下,刺破大地,深入地底數百米,上千米。

潔白的光輝之城拔地而起。

一條條乾枯蒼白的手臂骨從地麵冒出,沿著所有的防護魔法攀援疊加,形成萬手骨牆。

絲絲縷縷的藍色電芒在大量的防護魔法表麵流淌,和聲勢驚人的雷霆之劍比,電網護壁的力量簡直就是巨龍麵前的壁虎。

最後,金屬強化,一種甚至不是傳奇魔法的魔法。

地、火、風、水、冰、木、光和暗八種防護魔法的表麵,都多出一層淡淡的白銀色澤。

每種防護魔法,每種金屬強化,都是1280重壘疊。

萬重防護交織成萬重囚籠,宛如巨大的金屬巨籠,罩住以蘇業為中心半徑五百米的大地。

萬重城堡。

冰霜泰坦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一口白色風雪。

凍絕之城的氣息暴增,萬重城堡輕輕下沉。

大地,被蘇業的萬重城堡壓塌。

巨大的環形深坑包圍,導致蘇業所在的大地彷彿是一根石柱。

從高空看去,無論是石柱的邊緣,還是深坑的坑底,都佈滿密密麻麻的樹根,如同巨人的毛髮。

這些樹根還在不斷向下生長,不斷向四周蔓延。

每一條樹根表麵,都被白銀包裹。

“這是我自創的新魔法流派,專門用來抵擋雷係力量,名字就叫……法拉第萬重城堡吧。”

“法拉第是什麼?”

“比宙斯早更強大的遠古諸多雷神之一。”蘇業道。

“我倒要看看,這區區傳奇魔法,拿什麼抵擋諸神的憤怒,絕望的神雷!”潘多拉說著,一把雷霆之劍驟然飛出,刺入雷霆閃爍的高空雲洞之中。

轟……

彷彿創世之神在敲擊天空。

轟!

巨大的旋轉雲洞之內,一道直徑超過一公裡的粗大螺旋雷柱自天而降,周身環繞著密密麻麻的雷霆精靈。

數以億計的雷霆精靈怒視蘇業,隨著螺旋雷柱急速下落。

哢嚓……

白熾的螺旋雷柱出現的一刹那,千裡天空被擊穿,密密麻麻的雷霆向四麵八方蔓延。

刹那間,螺旋雷柱為樹乾,撐起一片雷霆巨樹。

數以億計手臂粗的雷霆四處流竄,轟落大地,照耀星天。

正在逃跑的貴族們突然連連慘叫。

幾個聖域貴族身上冒出強大的防護力量,依舊被電得全身焦黑,急速顫抖。

佩琉斯微微皺眉,一揮手,一麵半神盾牌飛起,徐徐旋轉,外放一道防雷護罩。

“傳奇之下進入裡麵,快點走!這隻是第一把雷霆之劍,一旦七雷齊發,千裡之內所有人必死無疑。”

眾人駭然,急忙拿出各種神力裝備,加速奔逃。

突然,所有人猛地回頭。

轟!

遠比之前更宏大的聲音炸響。

所有人都以為整座城堡會炸開。

恰恰相反。

兩頭神奇生靈浮現在蘇業身前。

半神傳奇生靈雷霆之眼猛地睜大眼睛,浩劫神雷的光芒驟然減弱,整整十分之一的浩劫神雷被巨大的眼睛吞噬。

隨後,雷霆之眼炸裂,複活後又炸裂。

與此同時,鋼鋒龍低吼一聲,所有的傳奇防護魔法的表麵,除了原本的金屬白銀,又多了一層淡淡的鋼鐵色澤。

巨大的落雷,擊在蘇業的萬重城堡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