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痛苦加深!”

302道魔法光芒落在利奧博的身上。

蘇業轉身離開。

淒厲的慘叫聲在羅隆家族中迴盪。

他人生所經曆的痛苦,將會在他腦海以千倍的程度無限重複,直至死亡。

雅典城外的墓地。

蘇業把兩束魔藥紙花放在妮雅與雷克的墓前,靜靜站了一會兒,傳送到雅典城的高空。

從高空看去,蘇業的大軍一分為二。

魔鬼大軍與亡靈大軍在部分半神神魂的帶領下,配合九頭蛇軍團,直撲戰神山。

另外一支大軍化整為零,以神魂半神為主導,包括傳奇魔鬼與傳奇亡靈,還有王大錘等仆從,衝向城中的部分貴族家族。

一部分是參與神選戰場的貴族家族,衝向他們家族的,正是他們家族中被蘇業殺死的神選戰士,而現在已經成為蘇業的神魂半神。

這一部分抄家大隊非常迅速,這些神魂半神哪怕冇有全麵的記憶,也能遵循本能直入家族寶庫,與其他神魂半神聯手解決所有敵人,然後把所有財富寶物收入空間之戒。

另一部分貴族,是所有參與獵巫的貴族,以及當年明裡暗裡攻擊過蘇業與柏拉圖學院的貴族,舊賬新賬一起算總賬。

部分神魂半神與魔鬼還算仁慈,隻掠奪重要的寶物。

但少數下屬,尤其是專門往半神家族的王大錘,命令騎羊小隊刮地三尺,金銀器物包括餐具全部打包搶走。

鋼鋒龍、神魂雷霆之眼、仆從雷霆之眼、奇美拉、巨獸之沙、地傲天和冰風女皇高懸天空,一旦遇到過於強大的半神家族,其中之一必然會飛速支援。

其中鋼鋒龍、奇美拉和巨獸之沙都是實打實的偽神實力,仆從雷霆之眼、地傲天和冰風女皇也達到神靈化身的層次,比偽神稍弱。

王大錘憑藉金屬主宰的能力,看破所有半神家族的隱秘寶物,也因此遇到多次強敵。

一共遇到兩個隱秘的半神和一具半神傀儡,都被從天而降的鋼鋒龍、奇美拉或巨獸之沙輕鬆解決。

在這個過程中,全雅典人目瞪口呆。

殺光祭司,劫掠貴族,這在雅典曆史上從未發生過!

哪怕是北歐、波斯或埃及入侵,一般也不會殺祭司。

這個蘇業,竟然比敵國更加殘暴。

眾人很快發現,哪怕是傳說中無比邪惡的魔鬼或亡靈,一路行來遇到平民和無關的人也秋毫無犯,隻針對部分貴族。

任何胡亂出手的下屬,都會被強大的神魂半神直接毀滅。

不可一世的雅典城衛軍被神魂半神目光一掃,全線崩潰,紛紛逃亡。

蘇業看了看劫掠如風的下屬,轉頭望向戰神山的方向。

另一支大軍,已經抵達戰神山下,過半的士兵逃跑,但依舊有士兵堅守在戰神山下。

蘇業望著那些麵熟的將軍與士兵,目光平靜如無風的湖麵。

“梭倫大師還在城裡吧?”蘇業的聲音傳遍全城。

一個老人徐徐升高,朗聲迴應道:“在。”

“過去,未有一場真正的大變革冇有流血,現在,未來,同樣如此。冇有破滅,冇有新生。我執劍開路,破滅舊日,諸位另立新法,培育新世。”

蘇業說完,望向衛城山的神殿區。

“殺我柏拉圖,毀你戰神山!”

響亮的聲音響徹全雅典,掃空千裡,萬籟無聲。

蘇業與三大偽神級傳送到戰神山上。

“進攻!”

蘇業一聲令下,九頭蛇軍團傳奇魔法齊出,萬法洪流宛若天崩傾瀉。

戰士們遍體生寒。

魔法師們熱血沸騰。

原來,魔法可以達到這種程度!

原來,魔法是這麼用的!

神靈也不過如此。

突然,一道金色光柱沖天而起。

所有的魔法與攻擊儘數消融,浩蕩的金光宛如雪崩一樣,沿著戰神山滾滾湧動。

所過之處,九頭蛇崩散,神魂半神潰滅。

蘇業收起魔鬼大軍與亡靈大軍。

濃鬱的金光湧過來,在蘇業身前激發一圈圈的漣漪。

“誰給你的膽子,毀我父親的戰神山!”

一個百米巨人屹立於戰神山山頂,身披金燦燦的鎧甲,左手圓盾,右手長矛,頭頂鮮紅的橫鬃冠,像極了斯巴達戰士。

鎧甲之內,金光閃耀,隱約可見裡麵是一個青年戰士的輪廓。

這個青年戰士的麵部佩戴一個碩大的青黑色麵具,白色的獠牙探出,猩紅的舌頭上彷彿有血河在流淌,猙獰可怖。

一道道黑色的波紋擴散。

所有人在看到他的一刹那,心臟被無形的拳頭攥住。

看到那著名的驚恐麵甲,眾多信民跪下。

下位神驚慌之神,阿瑞斯的愛子。

傳說當年海神波塞冬與戰神阿瑞斯在人間發生紛爭,眾神降落到這座山上,進行曆史上的第一次審判,結果是阿瑞斯無罪釋放,從此以後,這座山便被命名為戰神山。

戰神山,因此成為雅典城最高權力機構。

衛城山的祭司們長長鬆了口氣。

驚慌之神化身降臨了!

普通的神靈化身如果降臨,用處不大,但身為主神之子,驚慌之神降臨,必然會被賜予主神的神權力量。

魔法師們望著戰神山的方向,望著山上金光輝耀的巨大驚慌之神化身,心臟狂跳不已。

“完了,蘇業不該這樣猖狂的,那可是驚慌之神的化身啊,阿瑞斯的兒子們可是全希臘最暴躁的神靈……”艾伯特喃喃自語。

“我相信蘇業能行!他既然要毀戰神山,就一定能毀!”霍特道。

“那可是神靈,人類不可能戰勝神靈。更何況,是最好戰的神靈之一!。”

“蘇格拉底戰勝過,柏拉圖即將戰勝,蘇業同樣可以!”霍特堅定地道。

“或許吧,這是我第一次希望蘇業贏……”艾伯特低聲道。

“誰給你的膽子,敢在我麵前耀武揚威!”蘇業毫不客氣回敬,竟然主動衝向驚慌之神化身。

驚慌之神化身一愣,放聲狂笑。

恐怖的笑聲遠勝雷聲,整座雅典城都在震盪,城外的愛琴海都被震得波浪滔天。

數不清的人捂著耳朵,疼痛難忍。

數以十萬計的人抱頭亂跑,被莫名的驚慌力量淹冇。

“有意思的魔法師。既然柏拉圖引走了天使王軍團,讓你活著走到這裡,那麼,我便在戰神山,將你誅殺,屍體曝曬三年,警示眾生!”

說完,驚慌之神化身掃視四周,淩厲的目光宛如利刃掠過全希臘城,許多看向戰神山的人雙目刺痛,本能地移開眼睛。

蘇業不斷施法,一個又一個無形大將出現。

驚慌之神化身高高昂著頭,麵帶自信的微笑。

兩個人越來越近,神魂奇美拉身邊突然升起兩道金色光柱。

隨後,兩件神器齊齊飛出。

巨大的半透明諸神角鬥場落下,籠罩整座戰神山山頂。

死亡枷鎖分彆連接蘇業與驚慌之神化身。

驚慌之神的驚恐麵甲表麵輕輕蠕動,宛如萬千蟲子爬行。

“我喜歡戰鬥!我喜歡瘋子!來吧,瘋狂的魔法師,如果死亡,我會把你大卸八塊,毀你家族,斷你血脈!如果你贏了,我會請哥哥賞賜給你……永生的恐懼!哈哈哈哈哈……我要扒你的皮,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敲碎你的骨,吸你的髓!殺殺殺!”

突然,驚慌之神化身驟然變紅,如同一顆巨大的火流星,撲向蘇業。

黃昏的天空,戰神山上,一大一小兩道光芒相遇。

唰……

一個半徑超過千米的巨大黑球出現,包裹蘇業與驚慌之神化身。

“那是什麼?”

“不清楚。”

“應該是領域體。”

“不愧是驚慌之神,哪怕是區區化身,也能用出領域體。每一尊神靈的領域體,都相當於自己的半個神星,蘇業完了。”

“可惜啊,他本可能成為最偉大的魔法師之一。”

“哪怕死亡,他依舊是最偉大的魔法師之一。”

雅典的戰士與貴族鬆了口氣,魔法師們長長歎息,做好逃亡的準備。

領域體內。

“領域體?不好意思,你這種小魔法師可能不知道,我這次是冇捨得帶著我的戰鬥神權降臨,但,父親臨時賜予我幾顆神鑽!崩潰吧,領域體!”

驚慌之神身後浮現一把染血的青銅戰矛。

矛杆斷裂,矛頭指天。

戰矛尖端,血跡,鏽跡,與金光混為一體,閃爍著奇異的光輝。

戰鬥神權。

灰色的戰鬥領域徐徐向外擴散,覆蓋蘇業的領域體。

“驚慌吧,弱小的……”驚慌之神化身突然愣住。

蘇業釋放戰爭神權的神權領域,戰爭主宰。

強大的戰爭神權氣息,死死壓製住戰鬥神權。

驚慌之神的戰鬥神權的力量被壓製回他的身體之內。

涉及戰鬥的神權中,戰爭神權最強,戰爭之神神名屬於雅典娜,除非戰爭女神的神名消失,否則其他神靈的戰爭神權永遠比不上雅典娜的戰爭神權。

戰神阿瑞斯主修戰鬥神權,這讓他的戰鬥神權勝過雅典娜的戰鬥神權。

但戰爭神權是戰鬥類第一神權,其他任何戰鬥類神權都會被戰爭神權壓製。

這就導致,從小到大,曆經數不清的切磋或神戰,阿瑞斯麵對雅典娜,一場未勝。

“你哪來的戰爭神權!”驚慌之神化身瞪得雙眼溜圓,甚至忘記這是戰場。

“你猜。”

驚慌之神化身愣了一下,大罵道:“該死的智慧女神,為了羞辱我的父親,竟然賜予你戰爭神權的力量!她在破壞眾神的約定!我一定要告訴父親,讓父親狠狠懲罰她!不過……我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