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力井的總價值,超過一百億金雄鷹。

蘇業的精神體站在魔法塔中,環視四周。

魔力井全部消失,魔力樹的變化極為明顯。

冇有高,但粗了,直徑達到之前的三倍還多。

魔力樹枝和魔力樹葉甚至增加了十幾倍。

三十多米高的兩棵魔力樹,宛如兩座小山。

蘇業找了好一會兒,才發現,魔力源泉已經由井的形態,變成了湖的形態。

魔法塔一直冇有塔頂,外麵是漆黑的星空。

現在,星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深藍色的魔力湖泊,高懸於天,當稱天湖。

從未有書籍記載過魔力天湖。

因為人族最高不過百井,而其他族群的法師最多不過萬井。

蘇業望著魔力天湖,隱隱感覺這片魔力源泉的性質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突然,蘇業感覺少了什麼,立刻查詢天賦,不過刹那間,發現自己少了一些天賦。

比如魔能海葵,讓魔力總量增加為十倍。

還有魔能沸騰和魔能湧動,增加魔力恢複速度。

蘇業正疑惑著,感應到那些天賦不是消失了,而是被魔力天湖吞噬,這才放下心。

蘇業試著計算魔力天湖的魔力總量,基數是普通的半神法師。

結果……冇算出來。

隻能估算出一個大概。

千萬倍的級彆。

如果用傳奇魔法師當基數,那就是百億級彆……

望著輕輕盪漾的深藍色魔力天湖,蘇業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自己的魔力用不了,可以賣啊!

不僅僅製作成魔能水晶。

還可以賣給所有魔法師,隻需要簽訂一份完整的協議,就允許他們向自己借用魔力。

代價是,提供信力或者其他。

低階魔法師之所以總被稱為戰場觀眾,就是因為魔力太少了,往往戰鬥幾分鐘就不得不休息。

如果低階魔法師能從自己手裡獲取魔力,哪怕有消耗,哪怕有限製,魔力總量也至少能提高十倍。

十倍的魔力,足以讓一個魔法師的持續戰鬥時間達到一個小時。

一個小時的時間,低階魔法師足以轟殺數十倍同位階的戰士。

接下來,自己需要創造一個魔法,允許他人借用自己的部分魔力,同時,還要加上種種限製,避免影響自己。

以前自己根本不敢有這個想法,但隨著魔法知識增多,魔法能力提高,一切皆有可能。

神靈能恩賜信民力量,自己為什麼就不能把魔力借給其他魔法師?

魔法界本來就有魔力傳遞類的法術和法陣。

蘇業把這件事記錄在魔法書中,然後回到廢墟空間,繼續獻祭。

接下來得到的魔法源泉不再化為魔力井,而是直接融入魔力天湖中。

獻祭完價值220億金雄鷹的寶物,蘇業心中的負麵情緒才稍稍緩解。

魔力井總數與魔力根鬚總數雙雙超百萬。

神威之力增加3000多道。

神化寶鑽總數達524顆。

半神魂晶20顆。

神級化身總數15個。

傳奇化身數量暴增,總數達到507個。

由於這次的主要目標是魔力井、魔力根鬚和神化寶鑽,通過百萬井打牢根基,每次獻祭數額小,最終的神級天賦也比較少。

隻有星空之體、生殺予奪、血腥追溯、悠長漫步、大神諭術、位麵降靈、眷顧之力、附體信民、大繁衍術、大神蹟術和除水係之外的九種元素之源等基本的神靈能力。

辛苦地獻祭完,蘇業準備大睡一覺。

“陛下,我帶著古泰坦特使前來,與您簽訂一份同盟協議。”傳奇法師波頓發來魔法訊息。

蘇業看了看時間,從波頓出發到現在,還不到半天,古泰坦怎麼就同意了,而且還主動派人來?

蘇業帶著疑惑傳送到城主府大門。

一個笑容可掬的大胖子站在門口。

為了便於魔物進出,城主府的大門已經擴建到五十米高。

這位大胖子,足足70米高。

蘇業仔細一望,這位足足70米高的胖子肚子垂到膝蓋下麵,碩大的臉龐簡直像是一個大麪糰。

與肚子一樣驚人的,是他兩條胖得宛如吹起來的手臂,上麵的肥肉一圈又一圈。

他像個大肉球一樣堆在地麵,雙手托著肚子,生怕一放手肚皮貼地。

他那白花花的皮膚表麵,隱隱泛著淡淡的金光。

他低頭看向蘇業,露出開心的笑容,雙眼彎彎。

這一刹那,全世界大放光明。

蘇業內心不由自主升起快樂之情,之前所有的負麵情緒一掃而空。

下一刻,蘇業猛地驚醒,認出此人,一邊笑著,一邊輕咬自己的舌尖。

歡笑泰坦赫提厄斯,第二代泰坦,曾經是中位神,泰坦之戰後,位階跌落至半神。

這種純正的泰坦,哪怕跌落半神,也能力敵下位神。

他的體內,儲存的不是一坨坨肥肉,而是無窮無儘的神力。

胖子都是潛力股。

如此強大的存在,蘇業竟然感受不到一絲的威脅,這就是最大的威脅。

“您好,尊敬的赫提厄斯。”蘇業微笑著行禮。

“您好,尊敬的魔法師蘇業。”歡笑泰坦說著,詫異地盯著蘇業。

蘇業的下屬們則愣了一下,盯著蘇業仔細一看,瞪大眼睛。

不到一天,這位陛下的氣息怎麼變得那麼恐怖?

之前的蘇業周身魔力輕輕盪漾,宛如流水,這是半神法師的基本特質,可現在,蘇業周身的魔力哪裡是流水,簡直就是深海漩渦,彷彿連目光都要被他吞噬。

最嚇人的是,蘇業皮膚上多出細微的亮片,仔細觀察像是細密的鱗片。

那是魔力與元素高度凝聚成實體的現象,隻有擅長元素力量的神靈才擁有這種亮片,名為魔力虹鱗。

魔力虹鱗對神力攻擊起不到任何作用,卻是所有魔法的剋星。

從此以後,所有高位階不高於蘇業位階的法術,每天第一次落在蘇業身上,都會自然消融,無論那個法術多麼強大。

歡笑泰坦右手拍拍肚子,發出砰砰的巨響,低頭道:“見過尊敬的蘇神。現在有個大難題擺在我的麵前,我已經縮到最小了。”

歡笑泰坦哪怕明明愁眉苦臉,可看上去依舊笑眯眯的。

一旁的傳奇大師波頓以及其他魔獄城下屬相互看了看,目光閃爍。

歡笑泰坦親自前來,意義非同小可,本以為隻是重視盟友,可他這態度,太不一般。

哪怕麵對普通的下位魔神,歡笑泰坦也不會如此低姿態。

蘇業一揮手,門楣炸裂,門框不再封頂。

“請……”

蘇業側身微笑。

“嗬嗬,您真是一位有誠意的合作者。”歡笑泰坦說完,緩緩向前走。

他走一步,數百米的大地震動一下。

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經在竭力收斂自己的力量。

靠近議事廳門口,蘇業無奈停下,道:“議事廳修建的太小了,我今天就讓他們改建,至少要能容納下兩百米高的泰坦。”

歡笑泰坦歪著宛如巨型遊泳圈的脖子,盯著議事廳上下看了好幾眼,道:“恕我無禮,我建議至少五百米高。”

“冇問題。”蘇業一口答應。

附近的魔獄城眾人一腦門子冷汗,他們倆什麼意思?

五百米,那是神王泰坦身體所能縮小的最低高度,也是主神泰坦的正常高度。

“那我們就在門口的草地上談吧。”蘇業說著,動用半神聖域的力量,地麵的泥土升起,轉化為堅硬的鑽石,慢慢蠕動,最終構建出一座適合歡笑泰坦的巨型大椅子。

“非常感謝。”歡笑泰坦彬彬有禮地致謝,層層疊疊的下巴上下顫抖。

轟……

鑽石大椅下陷三米。

歡笑泰坦很滿意地左右看看,輕輕撫摸鑽石扶手。

細微的摩擦聲響起,鑽石碎粉從扶手上飄落,閃亮四散。

附近的魔物嚇得大氣不敢出。

蘇業落座,問:“尊敬的歡笑泰坦,您來這裡是為了簽署同盟協議?”

“對。泰坦山脈派我來,與您簽訂同盟協議。”

“好,那我便開門見山,貴方對協議有什麼硬性要求?”蘇業道。

“我們喜歡直接的盟友,更喜歡強大的盟友。在彆人看來,您或許隻是一個天才半神魔法師,但在我們看來,您是未來的魔法之神。燃顱城的泰坦統帥,偉大的群星泰坦阿斯特賴俄斯陛下說,為了向人類與世間的施法者展現善意,我們不提出任何硬性要求,隻要您開口,我們一定會答應。”

蘇業和所有下屬陷入沉思。

驚天大訊息!

誰都冇想到,此次泰坦之戰的統領,竟然是著名的群星泰坦。

群星泰坦是二代泰坦王之一,原本有著巔峰主神的實力,是二代泰坦中的佼佼者。

不過,他也是一位略有悲劇色彩的泰坦。

他原本與另一位二代女泰坦王黎明泰坦是夫妻,生下許多孩子。

但悲劇的是,戰神阿瑞斯勾引了黎明泰坦,甚至連他的兒女也背叛泰坦一族,加入奧林波斯神係。

他的前妻黎明泰坦後改神名為黎明女神,與泰坦一族劃清界限。

更悲劇的是,愛神維納斯與戰神阿瑞斯的私情人儘皆知,她嫉妒黎明女神和戰神阿瑞斯的關係,詛咒黎明女神,讓她變成迷戀凡人的花癡,導致她和凡人男性發生一段又一段淒美動人卻又無疾而終的愛情故事。

蘇業曾經推斷出永生之力和青春之力,就跟黎明女神的風流韻事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