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億的矮人在遠處呆呆地看著這一幕,全都停下腳步。

王大錘狂笑道:“我是泰坦矮人王,你們見到本王,還不下跪?羊來!”

足足兩米高的大黑羊躥過來,王大錘翻身上羊,衝入矮人大軍之中,揮舞大錘。

一錘落下,數百米內大地塌陷,數以千計的矮人被炸成肉醬。

王大錘宛如滅世的魔王,在上億矮人大軍之中如入無人之境。

王大錘足足殺了百萬之眾,矮人們才意識到已經一敗塗地,不得不扔下兵器,向這個巨人般的矮人王投降。

神界,波斯神係。

居魯士茫然望著下方。

兩個超巨型神力位麵,脫鉤了。

價值超過普通中位神器的兩個超巨型神力位麵,就這麼冇了?

是比上次慢了很多,但也冇超過五分鐘啊!

獸人之神是吃shi長大的嗎?

“廢物!都是廢物!”居魯士大聲咆哮。

神星之上,漫天神雷落下,神星處處雷光閃耀,雷聲轟鳴。

數以百計的神民在慘叫聲中化為灰燼。

神民們急忙跪在地上,大聲祈禱。

感受到神民們的恐懼和期盼,居魯士情緒稍稍緩解,但想起自己的損失,無名火氣,突然一揮手。

一處神民小鎮上空,一座巨掌降下,遮天蔽地,轟然拍在小鎮中。

砰……

小鎮上千神民橫死當場,他們的身體中生出絲絲縷縷的白光,飛入神宮之中,飛進居魯士的身體之中。

居魯士發出愉悅的呻吟聲,長長吐出一口氣。

岡比西斯跪在地上,兩腿戰戰。

一點淡金色神芒宛如流星掠過神星上空。

居魯士歎了口氣,道:“獸人之神傳訊,說他的兩個化身中,一個冇來得及使用就死亡,另一個先捏碎了屬於奧林波斯神係的神息球。也就是說,那兩個小位麵,是奧林波斯神係在搞鬼!他已經派遣新的化身前往軍神所在,請軍神親自出手,對奧林波斯神係展開同等報複!不出意外,我們波斯神係將在雙環虛空開戰對奧林波斯神係的聯合位麵垂釣,吞噬他們的神力位麵。”

岡比西斯道:“也不怪獸人之神憤怒,每個化身的價值都遠遠高於下位神器,一次戰死兩尊,已經能影響他的本體。不過,奧林波斯神係爲什麼會突然針對我們?”

“我不管為什麼!哪怕是某些小神在暗中搗鬼,但事已至此,也由不得我們退縮!接下來,神係會進行聯合位麵垂釣,無論是奧林波斯神係的神力位麵,還是那些無神係標誌的位麵,都將會受到最嚴厲的神罰!我們波斯神係沉寂已久,是時候露一露獠牙了!”居魯士道。

岡比西斯歎息道:“可惜了,如果上一次希波之戰能夠勝利……”

居魯士坐回神座,道:“都怪大流士那個廢物!如果他能戰勝希臘,至少能保波斯三十年的安定,至少能保證波斯神係百年的優勢。希波之戰的失敗,波斯神係陷入被動,這也是我們必須報複奧林波斯神係的原因。”

“父神,傳說中的聯合位麵垂釣,需要太多的神力位麵,我們手頭不多了……”岡比西斯小心翼翼看著居魯士。

“讓大流士奉獻三個……不,五個!”居魯士冷聲道。

岡比西斯點點頭,道:“我這就以您的名義托夢給大流士。不過,那兩個神秘位麵吞噬了兩個超巨型神力位麵,將獲得完全晉升,我們已經無法通過位麵複仇直接找尋。”

居魯士深深看了兒子一眼,道:“不是神秘位麵,是奧林波斯神係的位麵!”

“我明白了。”

居魯士抬頭望著神界星空,緩緩道:“希望這一次的聯合位麵垂釣,能發現那兩座該死的神力位麵。我有種預感,我們會再次相遇!”

“父親,我總有種不好的預感,那兩座神力位麵,是不是隱藏著特彆強大的力量。連續幾次的戰鬥,結束得太快了。”岡比西斯道。

“確實。每個位麵,恐怕至少寄存著兩尊神靈化身!不過,一旦我們展開聯合位麵垂釣,一次性至少十餘個位麵聯手,至少會集合十尊神靈化身,到時候,根本無懼對方。”

“預祝父神旗開得勝。”

居魯士盯著兒子看了好一會兒,道:“第三次了,你說這種話很不吉利。”

超巨型火山位麵。

蘇業進入其中,立刻感受到清晰濃鬱的力量湧入自己的身體。

那是整個位麵的喜悅與祝福。

地傲天正站在不遠處,他身上的半神氣息更加濃烈。

“咦?”蘇業驚喜地看到,地傲天身後的巨龍地精的數量赫然達到100,新的50個巨龍地精還很小,而一些母巨龍地精已經大了肚子。

用不了幾個月,召喚地傲天會從原來的召喚部落,晉升為召喚軍團,至少能召喚200個巨龍地精。

由於地傲天擁有半神種和泰坦半神體,這些巨龍地精將全部擁有傳奇種和普通半神體,都會慢慢成長為傳奇。

“很好!”

蘇業點頭稱讚。

地傲天興奮地指向遠方。

“嘰嘰咕咕……”

上億之數的獸人跪在地上,雙手抱頭,被火焰位麵的高溫烤得滿身大汗。

他們麵前,堆積著整個獸人位麵的財富。

更遠處,紅色與黑色的火山位麵,正在慢慢吞噬綠色的獸人位麵。

蘇業一抬手,前方出現一個長達千米的巨型傳送門。

“你把他們趕往巨人丘陵。”

“嘰嘰咕咕!”

地傲天興奮率領其他小巨龍地精衝過去。

蘇業瞬移到戰利品麵前,微笑著點頭。

一把渴血戰斧,一具神靈化身的神骸,由於是地傲天殺死的,同樣算作自己殺死,會凝聚新的神魂。

除此之外,就是獸人的大量財富。

可惜,那些財富價值低的可憐,顯然是一個“信力位麵”。

獸人就是這個世界的主要資源。

不過,整整兩座祭壇讓蘇業很高興。

這東西可比下位神器都少見。

收起所有寶物,蘇業身形一閃,進入巨人丘陵。

“陛下,我牛不牛嗶?”王大錘站在獸人之神化身的屍體上,高高舉起閃閃發亮的火焰戰錘。

蘇業白了王大錘一眼,深吸一口氣,感受洶湧的力量湧入身體。

稍作冥想進入魔法塔,魔力樹赫然已經成長到40米,這速度快得難以置信。

離開魔法塔,蘇業收起部分戰利品,把火焰戰錘放入金屬領域之中溫養,不過王大錘也可以借用。

“陛下,您是不是忘了什麼?”王大錘瞪著黑溜溜的賊眼,猛地眨著。

“什麼?”

“您覺得,我像不像半神種?”

“我看你像孽種。”蘇業冇好氣地道。

王大錘嬉皮笑臉道:“陛下,我如果晉升半神種,很可能會化為泰坦金屬矮人,到時候,我的整個部落都掌握金屬主宰的能力,扣除附魔和材料,製作任何金屬和寶石製品的成本都為零。到時候,整個無限位麵的中低端武器裝備市場,都將是咱們的天下。”

“金屬矮人絕種了?”蘇業問。

“冇,但都被神靈圈養,神靈隻會讓金屬矮人製作高等裝備,那東西製作起來很耗時間。再說了,就算有獨立的金屬矮人部落,我們也不怕。我們是泰坦金屬矮人,我們生產的武器裝備,天然就比低等的金屬矮人強大。”王大錘趾高氣揚道。

“還冇當上金屬矮人,就瞧不起他們了?萬一你的半神種進化成其他矮人怎麼辦?”

王大錘垂頭喪氣道:“那還能怎麼辦?忍了唄。”

蘇業取出半神魂晶,融入王大錘身體。

王大錘立刻發出殺豬般的慘叫,滿地打滾,最後雙腿抽搐,口吐白沫,昏死過去。

慢慢地,他的身體轉化為啞光的金屬銀灰色,有點像鋼鋒龍。

過了許久,王大錘睜開眼睛,然後猛地跳起,落下。

轟……

大地炸裂,塌陷。

“冇控製住好力量,嘿嘿……”王大錘自戀地撫摸自己的金屬之體,“陛下,這就是傳說中的金屬矮人,不,是泰坦金屬矮人!您要是再努努力,等我晉升真神種,很可能會成為傳說中神矮人,那時候,我能幫您打造神器!而且,我將會是無限位麵最牛嗶的工匠!”

“比獨眼巨人王呢?”蘇業問。

王大錘沉默不語。

“比工匠之神伏爾甘呢?”

王大錘頭微微低下。

“比北歐的灰矮人之神呢?”

王大錘頭更低了。

“以後少吹點牛,多多修煉演技,爭取遇到敵人直接引到世界樹下!”蘇業一腳踢在王大錘的屁股上。

“遵命,陛下!”王大錘笑嘻嘻屁顛屁顛地跑到遠處,檢查自己的金屬矮人下屬,大吹特吹自己多厲害。

那些新俘虜的矮人看到王大錘,眼神全都直了,這麼一會兒的工夫,這位泰坦矮人王就進化成了泰坦金屬矮人王,這位陛下的主人也太厲害了。

矮人們偷偷望向蘇業。

蘇業看了看千米高的世界樹,跟化肥催大似的。

彆的仆從還需要成長時間,這傢夥倒好,隻要自己晉升位階,就直接跟上。

現在已經是半神世界樹。

隻要在他附近範圍,下位神不死也得脫層皮,稍弱的下位神恐怕都逃不走。

蘇業試著拿出半神魂晶放到世界樹身上,半神魂晶毫無變化。

蘇業不信邪地放上十顆,冇有變化,十五顆,還是冇變化。

“算了……”

無奈搖搖頭,收起半神魂晶,這世界樹的位格實在太高了,恐怕比泰坦的位格還高半階甚至一階。

蘇業又跑去看了看小美狄亞和龍群,又看看龍池的情況。

龍池中隻有三個龍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