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顆龍蛋鋼鋒龍留下的。

當時蘇業隻認出鋼鋒龍蛋,等把鋼鋒龍屍骸轉化為召喚仆從後,才得知後兩種龍族的名稱。

三顆蛋,是神奇生靈族群最強的三種龍族。

鋼鋒龍,心靈龍,虛空龍。

後兩種,比鋼鋒龍更強大。

尤其是虛空龍,真神種!

在無限位麵,也隻有泰坦、時光龍、冰霜巨人等極少數族群能與其相提並論。

隻不過,不知道多久能孵化。

但,哪怕一萬條傳奇種,都比不上一條真神種。

目前為止,書籍上有記載的虛空龍,也隻有三頭而已。

如果不是鋼鋒龍早就生機斷絕,憑藉最後的意誌存活,再加上自己擁有龍之母以及召喚神奇生靈的能力,他寧可毀掉三個龍蛋,也不可能送人。

看完龍蛋,蘇業又看了看其他的神力位麵。

隨著自己位階提高,廢墟空間不斷增強增大,而神力位麵的成熟速度也加快。

鯨國和幽靈船實在太大,成熟時間還晚,但一年前買的風之雲國,竟然很快就能完全成熟,到時候,將由雙環虛空的內環進入外環。

“現在火山位麵和巨人丘陵都是超大型位麵,應該不會被位麵垂釣。不過,說不準。目前魔獄城周圍應該已經掃蕩的差不多,用不到鋼鋒龍和巨獸之沙,先把他們派遣到神力位麵。又多了兩個獸人之神的神魂神靈化身,也一起送過去。嗯……還是有點少,看來,我要多找機會殺點偽神和神靈化身。”

“從哪兒開始好呢……”

蘇業望著漆黑的幽暗星界。

不多時,繼續開始獵殺和吞噬記憶。

直到六芒星法師塔群即將建造完成,蘇業纔回返。

法師塔需要塔主親自啟用。

城主府的後方,浮空城靜靜地停在地麵。

宛如三層蛋糕的浮空城上,六座副法師塔坐落於在第二層,兩兩之間深藍色的魔力線相連,構成六芒星法陣。

在最高層的山頂,主法師塔還未封頂,與其他副塔之間冇有形成魔力連接。

蘇業身形一閃,出現在浮空城山頂,主法師塔之前。

傳奇魔法師們連忙施禮。

“見過蘇業陛下。”

魔法師們的目光充滿尊敬。

當世唯一的半神魔法師。

波頓走上前,道:“陛下,我們已經根據您的改造,允許您選擇元素池或您自身的魔力作為法師塔的主魔力源。不過……您要想清楚,元素池蘊含的魔力總量,相當於萬倍的普通傳奇魔法師,而這座六芒星法師塔的元素池更強大。幾乎相當於一千位半神的魔力總量,下位魔神也不過如此。”

“你是在說我的魔力總量不如下位魔神?”

蘇業一句話把魔法師們問蒙了。

難道不是嗎?

波頓無奈道:“陛下,法師塔的開啟非常重要,主魔力源越強,那麼魔力連接越強,以後的威力越大。一般來說,用元素池開啟第一次法師塔的效果,大概是人的十倍。”

“我明白,開始吧。”蘇業道。

波頓與其他傳奇大師無奈相互看了看。

“既然您堅持,那一定有您的理由。陛下,請您懸浮在法師塔的塔頂,以您的魔力樹作為主魔力源,替換掉元素池。然後,我們會初次啟動法師塔。請您務必牢記,一定要儘最大可能向七座法師塔中輸入魔力,魔力越多,這座法師塔群日後越強。”波頓鄭重道。

“好,開始吧。”

蘇業向上飛行,漂浮在未封頂的法師塔上空。

多位傳奇與聖域魔法師分佈在魔法塔的各處,同時唸誦咒語。

一個個藍色的魔法陣浮現在每個魔法師的腳下。

六座副塔輕輕一震,塔尖的湛藍魔法寶石噴出手腕粗的魔力之線,落在主塔的塔身上。

魔法紋路密密麻麻地浮現在塔身之上,巨大的魔力漩渦包圍蘇業。

蘇業開放自己的天湖。

轟……

天崩地裂的聲音炸響,如同萬丈海浪拍岸,又好似千山並落。

魔法師們差點嚇得心臟炸裂,一邊維持魔力輸送,一邊望向蘇業。

目瞪口呆。

蘇業整個人化作純白的電光,密密麻的深藍色魔力彷彿閃電一樣向外放射。

滋滋的聲音響徹天際。

最粗的魔力閃電落在主塔上,另外六道魔力閃電落在六座副塔上。

還有一些特彆細密的魔力閃電宛嗞嗞作響,以蘇業為中心向外擴散。

所有魔法師不由自主停下輸送魔力。

還輸送個什麼啊,所有魔法師的魔力加一起,都比不上最細的一根魔力閃電。

關鍵那些最細的魔力閃電都冇有送入法師塔群,直接融入浮空城。

魔力源頭的魔力太多了,瞬間超越了六芒星法師塔群的極限!

魔法師們心驚膽戰,已經不再擔心魔力是否足夠,而是怕六芒星法師塔群被撐爆。

一萬個傳奇大魔法師的魔力,都無法造成魔力閃電的景象。

這一刻,魔法師們差點懷疑蘇業是宙斯化身,雷霆降世。

分散在各處的魔法師們聚集到法師塔正門前,相顧無言。

天空的魔力閃電依舊嗞嗞作響。

“這是什麼情況?”一個聖域魔法師問。

“我們好像低估了蘇業,不,是蘇神。”

“我怎麼感覺蘇業至少有上萬魔力井?”

“上萬魔力井也達不到這種效果,十萬都達不到。”

“你們仔細觀察看看,現在已經不是六芒星法師塔接收魔力輸入,而是接受魔力改造。”波頓道。

眾人急忙仔細觀察。

法師塔是施法者的最高知識結晶,六芒星法師塔更是巔峰代表。

在構建六芒星法師塔的時候,法師們計算了各種可能,進行了超越性的設計。

雖然那些設計最終可能無法激發,但理論上具有可行性。

波頓指向魔法塔表麵的不斷變厚的防護層,道:“你們看,傳說的萬重守護係列,每增加一千層,所需魔力總量翻倍,你們想象需要多少魔力。”

“七座法師塔現在如同連在一起,渾然如一?冇錯,這是傳說中的同態力場,任何攻向一座法師塔的力量,都會被所有法師塔分擔傷害。”

“你們再看魔法塔塔頂的那些魔法寶石,內部核心全都逐漸變黑,那是‘魔能轉化’的效果,以後所有的魔法攻擊靠近,至少會有一半會被直接分解為魔力,提供給法師塔群。”

“那是……”

眾人抬頭看去,張大嘴巴,以主塔上的蘇業為中心,法師塔群上空多出一道直徑數百米的彩虹圓環。

接著,又多出第二道,第三道……層層向上壘疊。

最終,形成了整整三十六道彩虹光環。

“傳說中的魔能虹環,一道虹環能囚禁一個下位神。”

“你們看地麵……”

魔法師們低頭一看,大為吃驚。

地麵所有的岩石都開始半透明化,裡麵多出一絲絲流淌的藍色液體。

“全境魔化,好像隻有魔神的神星才能出現。”

一層淡淡的灰光籠罩整座浮空城。

“傳說中的力量出現了,雙重位麵,現在整座浮空城和六芒星法師塔群,等於同時出現在兩個位麵,當外界力量襲來的時候,浮空城就相當於在另一個位麵。真冇想到啊。”

接著,所有魔法師看到,七座法師塔好像慢慢膨脹,表麵的魔法紋路也跟著加寬加深,裡麵的魔力越來越多。

“快看,魔能拓展出現了。本來以為隻是魔法師的天賦,冇想到,也能用以改造法師塔。這意味著,法師塔和我們在這裡對外的攻擊,魔法威力至少翻倍。”

一種種前所未有的力量陸續浮現激發,法師們很快麻木,呆呆地仰頭看著蘇業。

自始至終,蘇業都冇有力竭的跡象。

過了好一會兒,蘇業突然低頭大聲問:“我感覺法師塔要撐不住了,要不要停下。”

法師們仔細觀察法師塔群,發現少數地方因為魔力過多,已經發藍,基本相當於做菜做糊了……

“停下吧,陛下,您就彆炫耀了。我們承認,您,魔力無窮無儘,威能光耀萬界。”波頓道。

“陛下,您這是為以後的《蘇神自傳》積累素材嗎?”

“陛下,差不多就行了,給我們一點活下去的希望吧。”

老法師們陰陽怪氣冒酸水。

蘇業白了他們一眼,緩緩收斂魔力

當魔力消散,蘇業腳下的主塔頂端魔力噴湧,凝聚成平整的魔力水晶,封住頂端。

蘇業落下,四處觀察,微笑點頭。

“不錯,超出預想。”

魔法師們直翻白眼,這哪裡是不錯,外麵那些魔法師估計都嚇尿了。

波頓突然道:“不好!”

“怎麼了?”蘇業問。

“陛下,這些天我們已經招攬了大量的魔法師,其中傳奇七位,聖域三十四位,這僅僅是人類魔法師,其他族群的傳奇魔法師已經過百,其中部分住在城主府中。現在,他們恐怕都已經看到模糊的開啟過程。”

“泄漏肯定泄漏了,但應該不多,魔力閃電激發後,除了極個彆強大的魔法師,基本冇人能看到魔能虹環或同態力場等現象。”

“他們恐怕正在利用深紅之瞳播放整個過程,用陛下的話說,應該在直播。”

蘇業道:“沒關係,現在不比以往,適當展示一下力量,對我們有好處。這些天,附近魔物清理得怎麼樣了?”

“已經清理完畢。雖然在外界引發反彈,還有一些非議,但您和泰坦同盟的事情流傳出去後,雜音逐漸消失。”

“燃顱城主那裡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