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看了一眼拉倫斯。

魔獄城副城主、超新星副會長、柏拉圖學院副院長拉倫斯起身,走到蘇業的王座下麵,先向蘇業行禮,然後轉身向眾人致意。

“歡迎各位未來的合作者。身為魔法師,我們都討厭冗長的會議,所以我們開門見山,直說主題。”

“魔獄城將建立裡一個名為‘超新星’的魔法師組織,而這個組織的模式,由蘇業陛下製定,名為‘產學研戰一體化’。”

“學,即以柏拉圖學院為基礎,培養大量的、優秀的魔法師,這是一切的基礎。陛下說,教育是萬年大計,因此,將對新柏拉圖學院投下100億金雄鷹。”

滿場嘩然。

哪怕從舊柏拉圖學院建立到現在,所有花費也冇超過100億金雄鷹。

“請問,這些資金從哪裡來?”一位年輕的聖域忍不住問。

拉倫斯微笑道:“我也問過。陛下說,自有那敵人送上前。錢的事情,我們從不操心。”

魔法師們輕聲感歎,魔法師富有是真的,可魔法師缺錢也是真的。

但富有成蘇業這樣,簡直冇天理。

有了資金,魔獄城的教育水平必然會大幅度提升。

“研,就是在柏拉圖學院的基礎上,高級魔法師進行深入的魔法研究,凡是魔法能觸及的領域,都是我們研究的範圍。研究的大本營,就是我們的六芒星魔法塔群,我可以毫不謙虛地說,這裡,或許不如神星,但絕對是神靈之下最好的魔法研究之地。”

魔法師們輕輕點頭,這個地方太不一般了。

“產,則是一直以來被魔法師和所有魔法組織疏忽的地方。我們隻有加大力度對商業、產業的投入,纔能有巨大的回報。隻有獲得巨大的回報,我們才能獲得更多的資源,進一步地增強學和研,形成一個完美的循環。”

“從今天起,部分魔法師要改變觀念,不僅要談商和錢,更要勇於談。魔法師賺的每一枚銅貓頭鷹,都是應得,都是對自己努力最好的獎勵,都是對智慧最好的肯定。”

“我們會製定更專業化的產業模式,形成更專業化的商業組織,把我們的產品,推廣到無限位麵甚至多元宇宙!我們,要讓整個無限位麵乃至多元宇宙來推動魔法!”

“戰,就是對戰鬥型魔法的投入和戰鬥魔法師的培養,在這個危險的世界,戰鬥力量是必不可少的保障。在非和平時代,缺少暴力機構的組織,永遠隻是一盤散沙。”

“基於產學研戰一體化的戰略,超新星分為柏拉圖學院、六芒星研究部、超新星商貿部和魔法軍部四大機構。”

“而在這四大機構之上,則設置超新星議會,是超新星的最高機構。”

“在超新星議會組建後,會進行第一輪的最高議長選舉,再由議長提名產學研戰四大機構的管理者……”

拉倫斯開始介紹整個組織的大體情況。

拉倫斯說完之後,由波頓補充細節。

一幅宏偉的藍圖,在眾多魔法師的麵前鋪開。

哪怕是城府極深的傳奇大師們,也些許激動。

魔法師們隱隱覺得,蘇業的超新星,可不是表麵上的議會那麼簡單,更像是一個全新的魔法國度,一種超越了當今一切勢力的新型組織構架。

這種龐大又井然有序的構架征服了在場的每一個魔法師。

對人類魔法師來說,這種構架有著難以想象的安全感。

如果超新星建立起來,那麼人類再也不用在夾縫中生存,再也不用看各國和神殿的臉色。

哪怕魔法之城米利都,都冇有做到這一點。

對非人類魔法師來說,超新星的結構簡直和魔法陣圖一樣優美。

跟超新星比起來,那些混亂的勢力比如深淵或亡靈國度,簡直就是一群蠢豬在亂跑,而跟那些看似秩序的族群比如魔鬼或神係,根本就是一群奴隸主和奴隸的國度。

最後,波頓微笑道:“我相信,超新星的構架還有一些瑕疵,需要不斷的迭代與改進。但我相信的是,這個組織,一定會如蘇業陛下所言,解放每一個魔法師的能力,從而發展壯大。”

會議席上的魔法師們議論紛紛。

蘇業靜靜坐著聆聽他們的話,並不開口。

過了好一會兒,拉倫斯微笑道:“鑒於超新星議會還冇有完善,一院三部還在草創階段,我們最早加入蘇業會長麾下的人,將暫時負責超新星的運作,直到第一次議會選舉之後進行權力過渡。之前波頓大師已經詳細講解了超新星的構架,諸位可以在產學研戰四個領域任選其一,如果並不適應,可以進行部門的轉換。”

波頓翻開魔法書,一片片白色的表格紙張飛出,落在每個魔法師的麵前。

“這是申請書,諸位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一院三部,然後詳細填寫自己的資料。”

過半的魔法師立刻拿起魔法筆,開始在申請書上書寫。

許多魔法師仔細看著申請書,陷入沉思。

來這裡的大多數人,更多的隻是來看看,想要確定這裡值不值得自己常駐。

不是每個人都能捨棄過去,重新在這裡開啟新的魔法生涯。

也不是每個魔法師都想讓魔法的光輝照耀無限位麵。

對一些魔法師來說,來不來這裡,隻有利益上的考量,與理想毫不相乾。

一些魔法師一邊思考,一邊偷偷看其他魔法師填寫的內容。

表格上除了魔法師的個人基本資訊和擅長領域,還有一些提問,比如的魔法界的發展有什麼感想,怎麼看待魔法師和眾神的關係。

寫到最後,魔法師們的速度減慢。

不知過了多久,特佩拉斯站起來,雙手將申請書遞給拉倫斯。

“和戰鬥、賺錢或研究相比,我更喜歡教育孩子。我還想繼續在柏拉圖學院當老師。”特佩拉斯遞上申請書,回座位坐下。

陸續有人交出申請書。

但是,更多人的冇有交出,還有一部分人至今冇有動筆。

拉倫斯不動聲色看了伯頓一眼,波頓眼中閃過一抹無奈。

哪怕彰顯瞭如此強大的力量,可還是低於預期。

原本以為會有七成的魔法師加入這裡,但現在看來,不會超過六成。

魔獄城終究底蘊不夠,而且太過偏僻。

如果在希臘世界,哪怕在北歐、埃及或波斯,也一定會得到更多的加入者。

一些還在猶豫的魔法師暗中看了看,發現還有那麼多魔法師冇有動筆,一時間猶豫不決。

哪怕寫完了申請書,也冇有上交。

少數寫完上交的魔法師,竟然也流露出擔憂之色,甚至懷疑自己做出了錯誤的決定。

也有一些上交申請的法師麵帶微笑,篤定自己的選擇,大都是人類魔法師。

他們是衝著人類唯一的半神魔法師來的。

時間慢慢過去,一些人磨磨蹭蹭交出申請書,還有一些人低著頭,假裝思考。

拉倫斯與波頓相視一眼,在場傳奇加非傳奇一共176人,上交申請書的總人數隻有102人,冇有達到六成。

突然,大地連震三下。

轟隆隆……

地下彷彿傳來巨龍的怒吼。

連浮空城與法師塔都在輕輕晃動。

所有魔法師愣了一下,急忙向外看去,麵色微變。

整座城主府都被漆黑的煙霧包圍,各種各樣的惡魔在煙霧中飛行。

魔鬼與惡魔兩族的魔法師猛地站起,驚駭欲絕。

“那……那是惡魔霧界!我們被惡魔君王封鎖了!”

除了少數魔法師慌了神,大多數魔法師都坐在原地,偷偷觀察王座上的蘇業。

蘇業麵露詫異之色,一抬手,收斂六芒星法師塔的所有力量,微微抬頭,憑藉法師塔的力量,從高空俯視整座城主府。

城主府的正門前,一頭十米高的巨型炎魔正緩緩收回手臂。

正門以及兩側的城牆,化為廢墟。

守門的魔鬼嚇得一動不動。

那十米高的炎魔彷彿無限位麵最頂級的掠食者,目光一掃,視線所及,城主府所有的魔物立刻感受到死亡的氣息,全身僵硬。

他兩手空空,炎魔劍與炎魔鞭都背在身後,看似除了身體周圍的火焰深一些,身體高一些,與普通炎魔差彆不大。

炎魔,深淵惡魔的巨頭族群,相當於地獄的煉獄魔王。

隻有極少數魔物能從他的雙眼中看到一些端倪。

他的兩個眼球,赫然是兩顆微紅的行星。

那巨型炎魔微笑著對守衛道:“告訴你的主人,就說暴怒君王哈迪拉爾要問他一件事。快一點,我很容易暴怒。或者……他已經聽到了吧?”

暴怒君王說著,抬頭望向高處。

他的眼中,倒映出濃鬱的魔力瀑布,籠罩城主府後麵的浮空城。

魔鬼守衛雙腿打著顫,君王是惡魔魔神的慣用稱呼,不像魔鬼都是簡單自稱魔神。

魔鬼慢慢轉身,慢慢加快速度。

天空傳來一個聲音。

“暴怒君王大駕光臨,蓬蓽生輝。鑒於我有事脫不開身,還請暴怒君王入內一敘。”

蘇業說著,一揮手,一道白色光橋自主法師塔門口飛出,直落城主府大門外,降至暴怒君王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