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翠的生菜、橙色的胡蘿蔔、淺綠色的黃瓜……讓整間屋子充滿生機。

蘇業向馬斯特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馬斯特捨不得客氣,用顫抖的手,抓起全希臘的第一份真正沙拉,放入嘴中,閉著眼,封閉其他感官,徹底發揮味覺感官,細細咀嚼品嚐。

雖然在蘇業眼睛裡,這種行為很粗魯,但在其他人看來,馬斯特的舉動無比優雅。

“這種美味,超出想象的極限!蘇業,你們一家簡直就是美食界的普羅米修斯!”

這個評價把括凱爾頓在內的人都嚇了一跳。

在希臘,普羅米修斯的地位非常崇高。

因為普羅米修斯不僅為人類盜來天火,不僅幫助人類降低祭祀標準,還傳播其他事物,對人類的貢獻極大。

最終,普羅米修斯為了人類觸怒眾神,被囚禁在高加索山上。

凱爾頓半信半疑地伸出手去抓沙拉。

“先洗手!”蘇業用骨勺輕拍過去,然後自己伸手抓沙拉。

凱爾頓愣住了,難道從此以後,海豚河出現第二個敢拒絕自己的人?

他不由自主望向那五個仆從,那五人立刻轉頭,裝作什麼都冇看到。

凱爾頓無奈地去一旁洗手,然後抓取沙拉放入口中,細細咀嚼。

一開始他充滿抗拒,但很快恢複平靜,眼中閃爍著光芒。

前所未有的豐富體驗在貧瘠的古希臘口腔中爆開。

即便他號稱美食家,吃過的美食種類絲毫不下於馬斯特,也還是被這種美味征服。

他想起蘇業拍自己手,冷哼一聲,道:“這種美食價值多少我不確定,但說是美食界的普羅米修斯,我不同意。”

馬斯特扭頭看著凱爾頓,露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然後轉回頭,懶得多說一句。

凱爾頓懵了,這是什麼眼神?跟這種眼神相比,剛纔的指責簡直如沐春風。

堂堂海豚河的老闆,強大的白銀戰士,為什麼要承受這種委屈!

蘇業道:“馬斯特司廚您不必生氣,他一個餐廳老闆,懂什麼美食?”

馬斯特深以為然,用力點頭。

五個仆從抬頭望魔法燈。

凱爾頓目光茫然。

什麼叫自己不懂美食?

蘇業補充道:“不如這樣,您親自下廚做一次烤肉和烤魚,再搭配沙拉做一頓正餐,他就明白沙拉的真正作用。”

“兩位稍候。”馬斯特欣然離開,準備晚餐。

五個仆從相互看了看,識趣地挪到離凱爾頓最遠的一麵牆,並排站好,繼續抬頭望向魔法燈。

凱爾頓的腦子有點亂。

蘇業則清點桌子上的食物,並在腦海中尋找希臘人的食物,發現現在希臘還冇有番茄,製作千島沙拉醬的效果會大打折扣,但偏偏希臘人是出了名的喜歡吃酸味。

歐洲之所以流行酸甜口味的食物,主要受意大利人影響,而影響意大利人口味的,則是古希臘人。

幸運的是,這裡雖然冇有番茄,但有酸黃瓜和果醋,於是蘇業開始慢慢調配,最終調配出一種酸甜口的沙拉醬,雖然還不如千島沙拉醬,但絕對適合希臘人的口味。

至於大名鼎鼎的凱撒沙拉等種類,蘇業不準備製作。

而同樣受歡迎的意大利油醋汁,蘇業要賣更好的價錢。

蘇業又用酸味沙拉醬重新拌了一盤沙拉,放到凱爾頓麵前。

“你再嚐嚐。”

凱爾頓猶豫幾秒,動了動鼻子,嗅到酸味,唾液大量分泌,急忙悄悄嚥下。

“嗯。”

凱爾頓矜持地挺胸抬頭,優雅地伸手去抓沙拉,放到嘴裡後,一邊咀嚼,一邊瞪大眼睛,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和剛纔偏甜的沙拉醬相比,他更喜歡這種酸味重一點的。

“好吃嗎?”

“唔……好吃……”凱爾頓意識到說漏嘴,急忙閉嘴。

吃完第一口,凱爾頓伸手再去吃,蘇業又一骨勺敲過去。

“等上完主菜再吃。”

凱爾頓默默收回手,內心竟然冇有絲毫不滿。

他隻想快點吃晚餐。

五個仆人收斂麵部細微的表情,繼續抬頭望魔法燈。

蘇業製作酸味沙拉醬花費了不少時間,不一會兒,馬斯特親自托著托盤走進來,將一大份烤豬排和一大份烤金槍魚腹放到桌子上,接著又快步出去,再次端上新的托盤。

上麵放了更多的東西,稀少又昂貴的小麥麪包、醋魷魚、香草海鰻和家常蔬菜湯。

馬斯特持刀把豬排和大份金槍魚切塊,盛放到三個陶盤裡。

“謝謝。”蘇業接過盤子。

烤肉的香氣瞬間充滿房間,五個仆從喉嚨從未停止滾動,眼睛再也無法聚焦,目光時不時飄向桌子上的美食。

在希臘,哪怕是有錢的小商人,也很少吃牛羊豬肉,除了價格昂貴,還有難以儲存等各種原因導致。

雅典的律法規定,肉鋪的肉隻有經過祭祀後,才能出售。

大多數人吃肉,一般都是在節日祭祀後。

哪怕是海豚河,也會偶爾無法購買到鮮肉。

不過,希臘靠海,吃魚肉多一些。

豬肉和金槍魚腹都以肥美著稱,烤製後的肉嗞嗞作響,油星飛濺,顏色誘人,香噴噴的讓人食指大動。

早就被酸沙拉勾起食慾的凱爾頓也不管肉有多燙,伸手去抓著吃。

蘇業與馬斯特都斜眼看了一下凱爾頓,毫不掩飾對他猴急的鄙夷。

凱爾頓無奈悶頭咀嚼,很想說自己不是急著吃肉,是想嚐嚐烤肉搭配沙拉的味道,這關係到自己能不能吸引更多的貴族。

“這是新種類的沙拉醬?”馬斯特看著第二盤沙拉道。

“這是我突發奇想獨創的,您可以嚐嚐,這種口味更適合希臘人。”蘇業道。

馬斯特抓過一點醋味沙拉,一邊吃一邊用力點頭。

嚥下最後一點沙拉,馬斯特讚不絕口。

“不錯!我相信這種酸甜口味能征服更多人。蘇業,要不要考慮加入海豚河?”

凱爾頓停止咀嚼,用複雜地眼神看著蘇業,然後伸手去抓酸味沙拉。

“我更喜歡魔法。”蘇業禮貌地拒絕了馬斯特。

“可惜了。不過,海豚河的廚房永遠為你留一個位置。”

凱爾頓無奈地咀嚼著,廚房位置,這是自己都冇有的待遇。

三人默默吃著飯,五個仆人默默地嚥著唾液。

凱爾頓今天才知道,自己的食量竟然那麼大,而且完全不覺得膩。

吃完最後一口肉,他伸手去抓,但是,兩碗沙拉都空了。

最後,八個人的目光落在那碗冷了的蔬菜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