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一會兒,十幾塊大號半神龍鱗浮現在半空。

淡淡的神靈氣息盪漾,逼得傳奇們慢慢後退。

每一塊半神龍鱗都足有一米高下。

魔神令。

暴怒君王與饑餓君王意識到蘇業想要做什麼,麵如死灰。

蘇業一麵觀察兩個人的魔神令,一邊道:“據我所知,對神靈來說,神器夠用就行,一般下位神最多隨身攜帶兩三件神器。對於神靈來說,最重要的,是神民的數量。神民越多,則獲得的信力越多,越容易晉升,對吧?”

兩尊魔神一動不動。

“聽說是這樣的。”一位魔鬼附和道。

“絕大多數神靈會把九成以上的財富,轉化為神民,或者儲備成神民魂晶,以備不時之需。一般一顆神民魂晶,可以孕育100個神民,價值一個億金雄鷹。”

蘇業說著,整整七顆神民魂晶冒了出來。

人頭大小的山狀水晶漂浮在半空。

魔法師們深吸一口氣,這可是神靈之物,平時根本看不到。

“不過,你們兩個喜歡殺戮與戰鬥,並不擅長積累財富和經營信民,所以……一共隨身攜帶區區七顆,就這?還不如我手裡的多。”

兩尊魔神怒視蘇業。

傷害不大,但侮辱性極強。

“當然,我相信,兩位的神星上,一定還有不少存貨。對了,我的分身偽裝成惡魔,手持你們的魔神令,會收穫多少東西呢?”蘇業道。

饑餓君王忍不住道:“我的神星中,有化身坐鎮。在那裡,我的化身也擁有下位神的力量,你的分身就算前往,也不會有什麼收穫。”

暴怒君王用力眨眼。

蘇業點點頭,道:“的確,在彆的地方,下位神化身不值一提,但在你們的神星上,你們的化身能調動整顆神星的力量。我倒是可以帶著浮空城進入你們的神星,但代價是會被其他強大魔法的發覺。”

“您是一個非常理智的魔法師,為了小小的財富,不值得您冒險。”饑餓君王暗暗鬆了一口氣。

“但是,如果兩位願意贈送呢?”蘇業微笑道。

兩個魔神神色呆滯。

“我知道,要說服兩位,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不急。在這之前,我要收取一點利息。兩位的神星,我是冇辦法去了,但兩位在深淵的領地和神殿,我完全可以拿著魔神令去逛一逛。”

“你……”

饑餓君王敢怒不敢言。

暴怒君王敢怒無法言。

蘇業手中的魔神令消失不見。

“我的分身已經前往兩位的領地中,感謝兩位大力資助魔法發展。在不久的將來,兩位一定會名列超新星魔法組織的資助者名單。”蘇業道。

兩個魔神咬著牙,一言不發。

魔法師們相互看了看。

咱們的陛下,好像比魔神更魔神。

“都說到這種地步了,還不願意讓我去兩位的神星收一些報酬嗎?”蘇業問。

兩個魔神眼簾垂下,一動不動。

“很好,那麼,我們接下來,玩一個遊戲,叫做囚徒困境實驗。”

“接下來,我會把兩位分開,然後分彆向兩位提出相同的問題,比如,魔神的力量秘密,比如,奧林波斯神係的秘密。如果兩位都回答得很完善,那兩位都會得到獎勵。如果兩位都不老實,那麼,兩位會成為我們深度研究對象,接受懲罰,比如測試兩位的血管承受雷係魔法的變化,比如肌肉麵對火係魔法的細微反應,等等等等。如果一位真心回答,另一位不老實,那麼真心回答的會得到獎勵,不老實的,會受到懲罰。”

魔法師們瞪大眼睛,隱隱覺得,蘇業的這個實驗,好像隱藏著什麼精深的道理,可一時間猜不透。

兩個魔神對望一眼。

“蘇業閣下,您的獎勵是什麼?”饑餓君王低聲問。

“就是不懲罰。”

兩尊魔神雙目圓睜,睚眥欲裂。

魔法師們歎了口氣,不知道為什麼,開始同情魔神了。

“當然,那隻是小獎勵,如果兩位對我提供足夠的資訊和價值,我會考慮放了兩位。畢竟,我抓兩位不是為了折磨的,而是為了榨取價值。如果兩位能讓我早一點知曉神靈的秘密,幫助我的魔法突飛猛進,那麼,我留著兩位又有什麼意義呢?哦,還是有意義的。”

蘇業說著,轉頭望向波頓,道:“你計算一下,兩尊魔神有什麼可持續性的產出,每年的產量大概價值多少金雄鷹。”

波頓急忙拿著魔法書快速計算,不一會兒,道:“魔神的魔能神晶、血液、身體組織等等都可持續產出。在不傷害他們根基的前提下,每頭魔神每年能為魔獄城帶來十億金雄鷹的投入。當然,如果最大限度壓榨,每年產能暴漲數倍,但那會導致後期的質量不佳,最終收入大跌。”

“我喜歡可持續發展,不喜歡涸澤而漁。這樣吧,除了神之魔力無限榨取,每年從他們身上采集價值十億金雄鷹的東西,超過十億,就停下,等明年繼續采集。好的留下,不需要的賣掉。”

“遵命。不過,我們應該連一根毫毛也不會賣,魔神資源是魔法界最頂尖的資源。”波頓道。

兩個魔神宛如雕像一樣,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一個半神魔法師,把兩尊魔神當莊稼收割,而且收割很多年。

“果然在做夢……”黃金與聖域魔法師們拍了拍發暈的腦袋。

蘇業微笑道:“我剛纔特意查了一下你們兩個的關係,兩位雖然不是平生大敵,但也有過小矛盾。這樣吧,我們做一個小遊戲。接下來,一方被解剖的時候不能說話,另一方冇被解剖的觀看,如果發現我們有什麼錯誤的認識,或者有必要提醒我們一些事,我會非常感謝。而我的感謝,則會影響兩位的未來。想必以兩位的智慧,明白我在說什麼。”

兩個魔神相視一眼,沉默不語。

“好,我們繼續開始,饑餓君王,希望你能抓住好機會,好好表現。”蘇業給了饑餓君王一個鼓勵的眼神,繼續帶領傳奇們研究暴怒君王的心臟和心核。

但是,直到第二天,傳奇大師們陷入深深的疲憊,饑餓君王一句話也冇說。

覺醒休息後,蘇業望向饑餓君王,點頭道:“我很欣賞你的堅持,希望接下來你們倆在囚徒困境實驗中,也能堅持自我,同苦共苦。當然,如果兩位運氣不好,出現第三個魔神,他跟我鼎力合作的話,那兩位就老老實實當神血製造機。等我哪一天晉升為魔鬼大君,哪一天就吞噬了兩位,獲取你們永遠無法隱藏的記憶!”

兩個魔神麵色大變。

“諸位超新星的魔法師,大家先休息,好好睡一覺。明天繼續解剖魔神,未來的日子,將無比充實。”

“咳,蘇業陛下,我有幾位老友,他們一定也對魔神感興趣……不不不……是願意加入超新星,讓魔法的光輝照耀多元宇宙,他們可以來嗎?”

“隻要他們能為超新星帶來足夠的價值,我願意與任何人合作,甚至包括魔神。”蘇業道。

“好,我這就通知我的老友。”

不一會兒,所有人離開第一實驗室。

實驗室裡空蕩蕩的。

“咳咳咳……”暴怒君王突然猛地咳嗽幾聲,發現自己能說話了。

“饑餓君王,主神們說了什麼?”

饑餓君王一臉失落,道:“主神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纔派我來探查,然後,你也看到了。”

“你果然是個蠢貨。”暴怒君王滿麵譏諷。

饑餓君王冷笑道:“你聰明,嘖嘖,胸口還冇癒合啊?你被魔法師剖胸割心的事如果傳遍無限位麵,你猜神靈們會怎麼嘲笑你?”

“你這是在挑釁我嗎?”暴怒君王眯著眼。

“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方!你纔是深淵最大的蠢貨!放心,我會眼睜睜看著他們把你大卸八塊!”

暴怒君王勃然大怒,但隨後收斂怒氣,冷笑道:“今天是我,明天躺在地上的,就是你了。你放心,我終究是魔神,不會向他們泄漏你的秘密,不過,我會告訴他們,不要解剖你最脆弱的地方,比如舌頭。”

“你敢!”饑餓君王大罵。

“我為什麼不敢?”

“等回到深淵,我要發起神戰,屠滅你的信民!”

“我會怕?哦,對了,上次被我撕裂眼睛的感覺怎麼樣?”

“記得有一次我學鬣狗對某位**,你猜那位叫暴怒君王的魔神變了調的慘叫聲何等動聽。”

“你……”

……

主塔中的臥室中,蘇業一邊看著前方魔法光幕上播放著魔神互懟的大戲,緩緩閉上眼,進入夢鄉,隻有魔法器還在繼續錄製。

研究魔神的力量太累了,需要好好睡一覺。

至於偽裝成魔神特使去深淵搬運魔法資源的事情,分身完全可以做好。

第二天醒來,蘇業快速翻看昨天的記錄的解剖內容,加深學習效果。

有六芒星法師塔群在,城內範圍魔法書的能力比之前更加強大。

等以後有時間,重新打造屬於自己的神級魔法書,讓其成為一件更強大的神級魔法器。

目前魔法界的儲能魔法有了新的進展,用不了多久,魔法書就相當於數不清的魔法戒指和法杖,儲存大量的法術。

學習完,蘇業走到窗前,窗外的景色完全被魔法塔群改變,不再是灰濛濛紅彤彤的深獄,而是藍天白雲,綠草如茵,充滿自然的氣息。

“又是研究魔神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