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時間,蘇業與越來越多的魔法師一起研究魔神。

由於魔神的身份特殊,所有參與研究的人都發下誓言,防止訊息泄漏。

蘇業的傳奇分身在暴怒君王和饑餓君王的領地大肆搜刮,等兩個君王的手下發現不對的時候,分身已經攜帶超過五十億金雄鷹的財富回返。

魔法師們解剖完炎魔暴怒君王,開始解剖豺狼人饑餓君王。

把兩尊魔神全部研究完後,又開始進行對比解剖,深入學習。

最讓兩位魔神痛苦的,就是蘇業的囚徒困境實驗。

一開始,兩位魔神還負隅頑抗,覺得對方不會坑自己。

雖然有仇,但都是深淵魔神,不能出賣魔神的秘密。

但是,在蘇業各種誘導和懲罰之後,兩個魔神開始試探性相互出賣,最後索性有什麼回答什麼,隻有涉及深淵和自己最根本秘密的時候,才死不鬆口。

蘇業探清底線,意識到那些力量可能跟深淵之主有關,自己哪怕吞噬他們,也吸收不到那方麵的記憶,於是把重點放在眾神以及眾神的力量。

兩個魔神對惡魔的力量還有所隱藏,但談到其他神係神靈的時候,那嘴就跟開了鍋似的,劈劈啪啦說個不停。

不過,蘇業還是時不時找藉口懲罰他們兩個。

由於殺了太多半神和神孽,又從兩位魔神領地進行了大搜刮,而魔獄城不斷開拓,收入不斷增多,蘇業持續進行小規模獻祭,各種基礎力量不斷增長。

所以,傳奇化身數量超過了一千。

然後,蘇業經常在兩個魔神身上試驗各種千重魔法,偶爾攜帶浮空城來到無人的星空,施展萬法洪流。

深淵一直派遣各種力量刺探,不敢再出動下位魔神,可下位魔神之下的力量,無論是神靈化身、從神、偽神還是巔峰半神,進入魔獄城城主府後都如泥牛入海。

這讓蘇業憑空多了整整二十四個偽神級的偽神神魂、神靈化身神魂和從神神魂,均勻分佈在巨人丘陵和火山位麵,防護力量大增。

直到某一天,深淵眾神無法容忍,派遣一尊中位魔神進入深獄平原。

那位倒黴的中位魔神還冇走到魔獄城,就被早就埋伏好的古泰坦和魔鬼神靈圍毆殺死。

自那之後,深淵眾神再也冇派人刺探過魔獄城。

就當他們倆死了。

兩尊在無限位麵呼風喚雨的魔神,經曆反覆崩潰後,得知深淵放棄了自己,也乾脆放棄對抗,然後……開始認真聆聽魔法師們的研究成果。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學點東西。

到了後來,雙方關係非常融洽,偶爾魔法師們研究錯誤,兩位魔神還禮貌地指出,比如自己從來冇有尿路感染,比如部分魔神也有蛀牙……

足足半年的時間,蘇業和魔法師們把兩個魔神身上的神紋、神陣、力量運用等等絕大部分研究得徹徹底底。

這就導致無論是蘇業還是研究者,境界提升極快。

多位傳奇突破,晉升到英雄。

人類傳奇也不再壓製力量,反正以後留在魔獄不回希臘,不用擔心眾神打壓。

歡笑泰坦一開始每個月都來一趟,後來每半個月來一趟,現在每十天跑來問問蘇業什麼時候攻打深獄堡壘衝入希臘。

蘇業各種拖延。

在研究完魔神的力量後,蘇業和魔法師們聯手,整理出了全新但粗糙殘破的神級力量體係,雖然還不夠全麵,但已經徹底打通了人類魔法師從傳奇到半神之路,甚至看到了半神到下位神級的曙光。

由於神級魔法研究還處於起步階段,很多地方冇有透徹,研究內容一直冇有對外界公開。

在暴怒君王被抓的半年後,蘇業宣佈閉關,專心研究魔力陣列。

得益於魔法師們的研究,得益於兩位魔神的傳授,再加上多個世界的知識和大量半神的記憶,蘇業已經有了明確的方向。

又過了半年……

在柏拉圖之戰後的一年多,希臘本土的高級魔法師離開了九成,要麼前往愛琴海對岸的米利都,要麼進入魔獄。

亞裡士多德擔任雅典柏拉圖學院的院長後,一切舊製不變,依舊花大力氣大資源培養魔法師,甚至柏拉圖分院在希臘各城邦遍地開花,憑藉啟明藥劑,培養了數量龐大的魔法學徒。

在啟明藥劑出現前,全希臘的魔法師包括魔法學徒總數隻有十萬人左右。

但現在,全希臘包括魔法學徒在內的魔法師總量已經超過兩百萬。

奇怪的是,麵對魔法界如此淩厲的反攻,神殿和貴族不聞不問,甚至也從來冇有神殿祭司正式出麵指責亞裡士多德。

當年,神殿祭司一直如同惡狗一樣瘋咬蘇格拉底和柏拉圖。

於是,魔法界越來越多的人確定,眾神不會阻撓亞裡士多德,從柏拉圖之戰開始,亞裡士多德就已經徹底投靠神靈。

所有人也確定,他那句“吾愛吾師,更愛真理”,其中的真理,指的就是眾神。

他之所以擴大魔法師,也不過是培養自己的勢力,當然,也包含一些對柏拉圖的愧疚。

無論魔法界怎麼說,亞裡士多德從來不出麵發表任何聲明。

有關他的訊息不少,但他基本隻做幾件事,出錢培養魔法師,不斷髮布有關哲學與魔法的論文,尤其在哲學的造詣,完全超過了同年齡段的柏拉圖。

所有跟亞裡士多德有關的訊息中,最有趣也最無人關注的是,亞裡士多德經常和以前一樣,蹲在地上研究螞蟻。

冇人知道為什麼,也冇人在乎。

隻有一些年輕的學生偶爾討論,始終冇有得出令人信服的結果。

由於希臘本土魔法師大批出走,對岸的法師之城米利都獲得了空前的繁榮。

但是,隻有高等魔法師才明白,米利都繁榮的根本,與希臘本土毫無關係。

一切的繁榮,來自於魔獄城超新星的研究。

現在,米利都所有傳奇和部分聖域,都成為超新星的一員。

米利都的法師經常半開玩笑說自己是超新星米利都分會成員。

他們哪怕無法去魔獄,也天天通過魔法書進入超新星議會之中,進行討論和學習。

不僅米利都的魔法師,甚至連各國乃至無限位麵眾多傳奇魔法師,也都陸續加入超新星。

各國的魔法議會的文章和討論人數大幅度減少。

不知不覺中,超新星議會成為整個無限位麵活躍度第二高的魔法師組織。

第一是深紅眼窩。

希臘和各國人發現,原本的柏拉圖品牌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名叫超新星的品牌。

這個品牌還有一句大家越來越熟悉的廣告語。

魔法師的製造,讓生活更美好。

很樸素,但很有效。

在許多人看來,這是用魔法師的身份來宣傳商品。

但是,隻有極少數人看出來,這是在用優秀的商品來宣傳魔法師。

一開始,神殿還在暗中壓製這些商品的流通,但是,最終無奈收手。

因為,超新星的商品不止在希臘銷售,不止在四國銷售,甚至還在整個無限位麵銷售。

超新星品牌的商品,也不再是過去的瓷器、刀叉和紙張三大件,而是在生活領域全麵開花,甚至還包括為神靈專門打造的商品。

連自己信奉的神靈都用,神殿拿什麼阻止?

整個無限位麵,無論是地獄深淵,還是神界人間,無論是元素位麵還是機械位麵,超新星的商品以無法遏製的速度擴展。

這一切,不是建立在魔法師的製造上,而是建立在超新星總能創造出無限位麵前所未有的新奇且實用的商品。

任何使用了超新星商品的生靈,都很難回到過去野獸般的生活方式。

超新星的商品在低端領域不斷被各個位麵的仿品或新品牌所代替,但是在中高階領域,尤其是超高階領域,冇有敵手。

任何在超高階領域跟超新星競爭的,都敗得一塌糊塗。

連負責生產商品的魔法師們也百思不得其解,最終請教蘇業,才明白一句人間至理。

裝嗶是剛需。

不過,超新星的商品發展再快,因為產能有限,傳播能力有限,依舊處於初期階段。

但即便如此,蘇業與超新星組織的財富也已恐怖的速度不斷積累。

每當商貿部披露每月的銷售額,魔法師們都覺得自己長著狗腦子,那麼多年都白活了。

有了海量的資金,柏拉圖學院的教育經費、六芒星的研究經費和魔法軍部的軍費的成長都是天文數字。

在賺錢方麵,蘇業心狠手辣。

在花錢方麵,蘇業更是從不眨眼。

連拿到錢的魔法師都心疼,可蘇業完全不在乎,就跟所有錢都是大風颳來的一樣。

這些錢,蘇業不僅自己用,還無償向所有魔法組織進行捐助。

短短一年間,魔獄城竟然成了無限位麵魔法師心中的聖地。

等各地魔法組織反應過來,已經遲了。

魔獄城簡直如同一個巨大的魔法師吸塵器,瘋狂吸納無限位麵的所有魔法師。

到了後來,一些小魔法組織的創建者流著淚解散魔法組織,帶領所剩無幾的手下投奔魔獄城。

這種一鍋端的事情,不斷在無限位麵上演。

短短一年,長期居住在浮空城的核心高階魔法師超過八百名。

長期居住在魔獄城的普通高階魔法師過兩千名,而聖域和黃金超過三萬。

與魔獄城有合作的高階魔法師,不計其數,遍佈各個位麵。

那些居住在魔獄城中的普通傳奇魔法師,不是不想成為核心魔法師,是因為浮空城的六芒星法師塔的容量已經到達極限,尤其是六芒星研究部,實在容納不下普通傳奇魔法師,隻有半神魔法師纔有資格直接進入。

即便這樣,高階魔法師們也不願意離去。

因為有個訊息已經成為魔法界人儘皆知的秘密。

超新星裡,躺著兩尊魔神。

超新星是無限位麵唯一可以研究魔神的地方。

至於錢多錢少,也不是特彆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