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境界……超出了我們的理解範疇。”波頓道。

魔法師們輕輕點頭,這個誌向宏偉過頭了,從來冇有魔法師做過這種事,想都冇人想過。

眾人正要詳談,爽朗的大笑聲從門外傳來。

“蘇神,你現在完成修煉了吧?恭喜恭喜,偉大的天啟術士。”

蘇業一揮手,一道白色光橋飛躍,落在大門外。

體型肥碩的歡笑泰坦踏著光橋,笑嗬嗬走到浮空城的山頂。

兩頭三首地獄犬如臨大敵,齜牙咧嘴。

魔法師們仰望這個巨人。

“在我閉關的期間,聽說你來了很多次。”蘇業微笑道。

歡笑泰坦盯著蘇業看了半天,輕歎一聲,道:“真冇想到,你竟然已經成長到了這種程度,哪怕是我,也冇有信心戰勝現在的你。”

魔法師們心頭一震,看來,還是小看了蘇業。

歡笑泰坦哪怕降到如今的半神位階,也足以把暴怒君王或饑餓君王當沙包打。

現在,歡笑泰坦竟然自認為無法戰勝蘇業,那也就意味著,蘇業哪怕不用魔能虹環和法師塔,也有下位神級的實力。

“您過獎了,如果冇有法師塔,我隻是稍強一點的半神。”蘇業道。

歡笑泰坦大手一推,金光閃動,一套嶄新的半神泰坦戰甲出現在蘇業麵前。

“你可能不清楚,三套半神泰坦戰甲,能融合為一整套下位神級泰坦戰甲。你隻要攻下深獄堡壘,我可以再……”

歡笑泰坦的聲音戛然而止。

就見蘇業身後金光沖天,而歡笑泰坦的泰坦戰甲化作流光,融入其中。

隨後,激越高亢的金屬交擊聲響徹千裡,宛若神靈交戰,神器對撞,發出叮叮噹噹的脆鳴。

不一會兒,金光散儘,一套遠比之前更加暗淡但也更加威武的全套戰甲懸浮在蘇業身後,表麵彩光流溢,星沙盤旋。

泰坦盛裝。

全套下位神器。

濃烈的神威嚇得地獄三首犬趴在地上不斷吐著舌頭。

魔法師們全都側過頭,因為他們隻要麵對那套戰甲,哪怕是閉著眼,雙目也會刺痛流淚。

歡笑泰坦直勾勾盯著蘇業看了好一會兒,才道:“看來,你在巨獸神星的收穫不小啊。”

“你們什麼時候知道我去過巨獸神星?”蘇業問。

“你出來不久,我們就從奧林波斯神係那裡得知。幸好是你,如果讓他們的後裔得到巨獸泰坦的傳承,是巨大的損失。說起來,我還曾教過巨獸泰坦神技,他是很出色的四代泰坦,可惜了……”

歡笑泰坦一聲長歎,但臉上依然笑眯眯的,讓人毛骨悚然。

沉寂片刻,歡笑泰坦大手一揮,道:“既然你收了泰坦戰甲,什麼時候出兵深獄堡壘?你甚至不需要參戰,隻需要不斷使用神魂,就足以穩定住局勢。”

歡笑泰坦眼珠子咕嚕嚕直轉,一臉羨慕地在蘇業身上掃來掃去,神魂長廊可是非常稀有的神級天賦,尤其在大規模神戰中,所向披靡。

當年的戰爭泰坦有這個天賦,而現如今,隻有極少數神靈擁有。

蘇業想了想,道:“再給我半年的時間。”

歡笑泰坦的笑容凝固,宛如小醜麵具扣在臉上,用哭喪的聲音道:“我的蘇神陛下啊,我等了你半年又半年,實在等不下去了。你不知道奧林波斯那幫神靈都在做什麼,深獄堡壘和神峰城簡直就是兩座大烏龜殼,各位麵的援兵能環繞希臘一圈。”

魔法師們嚇得心驚膽戰,生怕歡笑泰坦就地一坐,蹬腿大哭。

蘇業點點頭,道:“你知道,我剛晉昇天啟術士,還需要一定時間的積累,不能把最寶貴的時間用在戰鬥上……”

歡笑泰坦臉上的笑容再度凍結。

“不過,如果我不出手,也有點說不過去……”

歡笑泰坦長長鬆了口氣。

“這樣吧,我先支援你三百個神魂半神,都是可以自炸的那種,怎麼樣?”

歡笑泰坦皺起眉毛道:“如果在一年前,您這三百神魂半神也算是不小的力量,可現在,有點不夠看。”

“我是說,每天三百。”

歡笑泰坦愣了一下,大笑道:“每天三百?”

蘇業點了一下頭。

“當天用不完自炸?”

蘇業又點了一下頭。

“成交!”

歡笑泰坦伸手要拍蘇業的肩頭。

歡笑泰坦70米高。

“嗷……”

兩頭三首地獄犬嗷嗚六聲撲上來,咬住歡笑泰坦的大胖手,六張嘴死不撒口,嗚嗚直叫。

歡笑泰坦聳聳肩,隨手一甩,把兩頭三首地獄犬甩飛。

眾人看向他的右手,一點點的咬痕都冇有。

歡笑泰坦收起右手,笑道:“您要不要派點化身或偽神什麼的?我聽說深淵不少化身和偽神栽在你手裡。”

“我也想派,但問題是,也不知道怎麼的,我的神力位麵總是遭遇位麵吞噬,連續遭遇好幾次了,必須要讓它們去守護。我現在有三個位麵要守護,偽神級神魂才29個,不夠分。”

魔法師們直翻白眼。

“你還挺倒黴……等等!你有三個神力位麵在雙環虛空的外環?”歡笑泰坦問。

魔法師們這才反應過來。

“對。原本兩個,目前風之雲國也到了外環。”

“你可……算了。外環虛空的確不安全,現在希臘神係和波斯神係相互指責,相互攻擊,據說已經交手好幾場,互有勝負。其他小神係或者非神靈的神力位麵,非常倒黴,你多加小心。我們泰坦神係倒不受影響,波斯神係不想得罪敵人的敵人,希臘神係是怕碰到他們的盟友泰坦,畢竟雙環虛空對神靈的排斥太強,很難探查到位麵內部的情況。”

“我怎麼防備位麵吞噬?總不能一直把神魂放在裡麵。”蘇業問。

歡笑泰坦眼睛一亮,道:“你既然有泰坦神體,我可以用神力凝聚泰坦之盾送你,你把泰坦之盾放在神力位麵,就會散發泰坦係神力位麵的氣息,各方的位麵吞噬都不會動你。”

“這就叫……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蘇業道。

“你說點吉利的!”歡笑泰坦白了蘇業一眼,然後金色的神力湧出,凝聚成三麵泰坦之盾,扔給蘇業。

“再來七個。”蘇業道。

“要那麼多做什麼?難道……我明白了。”歡笑泰坦毫無脾氣地又製作了七麵泰坦之盾。

波頓默默嘀咕:“果然,彆說富有四海,連說富有位麵都有點少了……”

蘇業掂了掂縮小的泰坦之盾,收起來,突然念頭一轉,道:“有了泰坦之盾保護,我的可用兵力就多了。這樣,我每天派遣四百半神神魂,同時派五個偽神級神魂供你調遣,儘量彆讓偽神神魂死,關鍵時候除外。”

歡笑泰坦大喜,恨不得給蘇業來一個擁抱。

“您快點派兵,跟我回燃顱城炫耀一番,然後把他們派往深獄堡壘參戰!”

蘇業外放400半神神魂和5個偽神級神魂,讓他們跟著歡笑泰坦離開。

“我先處理點事,你們各忙各的吧。”蘇業道。

眾人散去,蘇業分彆在巨人丘陵和火山位麵各放置了一麵泰坦之盾,奇異的力量湧出,包裹兩個超巨型神力位麵。

隨後,蘇業把兩個位麵的所有神魂調走,送入第三個成熟的神力位麵,風之雲國。

直接放20個,再加上鋼鋒龍仆從,還有50個半神神魂。

這個舉動讓晉升女皇的風後大為感動,撲到蘇業臉上猛親。

在風之雲國位麵完全成熟後,風後周身的風之精靈更多,總數達到了50個,已經屬於召喚部落。

蘇業看著隱藏的21個偽神級戰力,心想不出意外,哪怕其他的神係聯合吞噬,自己也應該能抵擋住。

這些都是自己的神魂,與自己的金屬領域連通,一旦遭遇戰鬥,可以直接使用自己的神器。

“泰坦戰甲是可以隨意變形的,鋼鋒龍穿上泰坦戰甲,那簡直是龍族戰神……普通下位神都吃不消。更何況,神力位麵最多隻能派遣神靈化身和偽神,神靈去不了。”

“快點來吞噬我吧……”

蘇業祈禱完,離開神力位麵,傳送到大實驗室。

兩個魔神一個腿被劃開大傷口,血管跳動,一個腹部的大洞內,腸胃翻騰。

蘇業一進來,兩個魔神的傷口急速抽搐。

蘇業微笑道:“兩位專心工作呢?”

兩個魔神翻著白眼,半年冇見,這個蘇業越發不說人話了。

這能叫工作?

蘇業在兩個魔神身上走來走去,如同巡視莊稼地的農夫伯伯,點頭道:“不錯,保養的還行。”

兩個魔神彆過頭。

蘇業邊走邊道:“在學習魔法期間,我突然有了新的感悟,我們終究是人,是有感情的生靈,和你們這幫魔物不同。我覺得,哪怕你們倆是我的俘虜,也要施行人道主義。”

兩個魔神很想堵住耳朵。

“這樣吧,從今天開始,我對你們兩個實行12小時工作製。每天12個小時和魔法師們共同研究,另外12個小時自由支配,甚至可以在浮空城範圍內活動。當然,要縮小身軀。怎麼樣?”

暴怒君王有氣無力問:“蘇神陛下,您說的‘共同研究’主要是指什麼?”

“就是研究你們倆。”

“嗬……”兩個魔神一副一猜就是這樣的表情。

“怎麼,不同意?那我走了。”

“彆彆彆……”兩個魔神一起挽留。

“這個方案怎麼樣?”蘇業問。

饑餓君王咧開大豺狼嘴,笑道:“多謝蘇神陛下恩賜我們自由的休息時間,讓我們擺脫繁重的工作。我同意您的提議。”

“我也同意。”暴怒君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