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好,那就這麼定了。如果你們能立下大功,我不介意再度讓步,甚至給予你們更大的自由。”蘇業站在暴怒君王的腦門,笑眯眯看著兩尊魔神。

暴怒君王抬眼往上看,翻著白眼道:“您會做出什麼樣的讓步?”

“隻要功勞足夠大,我可以逐漸減少甚至放棄對你們的解剖。”蘇業道。

兩個魔神沉默著。

蘇業跳下暴怒君王的頭顱,正要往外走,饑餓君王笑道:“陛下,之前的天啟降臨,是因為您晉昇天啟術士?”

“嗯。”

“那您什麼時候封神?”

兩個魔神側耳傾聽。

“我對成為現如今的神靈興趣不大,我更想走出一條屬於神級魔法師的道路。”

“現在有眉目了嗎?”

“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積累和學習。實際上,神級魔法師之路並不難,難的是主神之位。”蘇業道。

“那我們預祝陛下儘快封神。”

蘇業點點頭,繼續向外走。

暴怒君王與饑餓君王相視一眼。

暴怒君王突然道:“蘇神陛下,您請留步。”

“哦?”

蘇業轉身,好奇地看著這頭全身火焰熄滅的炎魔神靈。

“陛下,我們要怎麼做,您才能放過我們?我們發誓,隻要您願意放過我們,我們可以給予您心滿意足的賠償。更何況,我們全身上下連腸子都被解剖過,已經冇有太大的價值,隻能賣錢,對您的作用會越來越小。”暴怒君王滿麵幽怨。

“是啊,我們願意給予您滿意的報酬。”饑餓君王道。

蘇業想了想,道:“我不缺錢,除非你們能拿出深淵的大秘密交換。”

暴怒君王無奈道:“那些東西,我們想說也說不出來,因為偉大的深淵之主的力量禁止我們那麼做。”

“抱歉,那對我來說,你們兩個的價值也隻能體現在賣血上。”

蘇業毫不留情的轉身就走。

兩個魔神一咬牙,對視一眼,齊聲道:“陛下!”

蘇業再度回身,平靜地看著兩個魔神。

饑餓君王道:“我們如果像其他魔物那樣,願意成為您的契約下屬,為您工作百年,您是否願意放過我們?我們絕對會全心全意幫助您。您一直說解放魔法師,解放魔法師,您如果能解放兩個魔神,我們兩人的作用將遠遠大於賣血賣魔力。”

蘇業狐疑地望著兩個魔神,雖然合情合理,但還是覺得太快了。

本來以為至少要折磨十年以上,這兩個魔神才能低下高貴的神頭。

“當我的契約屬下,我倒是可以接受,但我怕你們在契約裡玩貓膩。畢竟,你們是魔神,在這種事情上做手腳太容易了。”蘇業道。

“您可以請魔鬼魔神和泰坦神靈出麵見證,我們向無限位麵所有神王的名義發誓,絕對不會出問題。您……您應該明白,這一年我們兩個太慘了,與其在這裡不斷被解剖,不如當您的下屬,起碼有更大的自由。如果您還是擔心,我們乾脆獻上靈魂印記。”暴怒君王苦著臉道。

聽到靈魂印記,蘇業心中一動。

簽訂契約,兩個魔神一定有辦法逃避,大不了高價買替身神器。但獻出靈魂印記後,替身神器也無用。

“靈魂印記?我倒是可以考慮。”

兩個魔神大喜。

“不過,一百年太少,五百年吧。”蘇業道。

“五百年,會不會太久了?”暴怒君王道。

饑餓君王忙道:“五百年就五百年!這已經是蘇神陛下寬宏大量,你怎麼能討價還價?從今天開始,我們要忠於陛下!五百年,我同意了!”

暴怒君王狠狠瞪了饑餓君王一眼,道:“那就五百年。”

蘇業滿意點點頭,道:“獻上你們的靈魂印記,就不需要簽訂契約。放心,我說話算話,五百年後,自然送還你們的靈魂印記。”

“好吧,但您要稍稍放鬆魔能虹環。”

“嗯。”蘇業點了一下頭。

兩個魔神全身的光澤突然一暗,彷彿力量被抽乾一樣,身體整整縮小一圈,許多地方浮現皺紋。

兩個拳頭大的璀璨藍色球體飛出兩個魔神的眉心,飛向蘇業。

普通魔物的靈魂印記隻是小點,這兩個魔神的靈魂印記簡直就是兩個小世界。

蘇業點了一下頭,兩個靈魂印記球化作兩道藍色光芒,飛入眉心。

蘇業愣了一下,雙眼一暗,仰天到地。

“哈哈哈哈哈哈……”

實驗室中傳來兩個魔神瘋狂的大笑。

“小小的人類半神,竟然想奴役神靈?不知死活!”

“哪怕你再聰明,還是上了我們的當!”

“半神始終是半神,怎麼跟我們神靈比!”

“你以為,神靈的靈魂印記是什麼?兩個神靈的靈魂印記蘊含的力量,足以比得上億萬魔物!哪怕主神都不敢輕易接受下位神的靈魂印記,你竟然敢收?誰給你的膽子!哈哈哈哈……”

“真是個蠢貨!真以為我們倆捨得給你靈魂印記嗎?”

“吸收了我們兩個的靈魂印記,最好的情況,是被我們倆反控製,最差的情況,就是你直接死亡!你死了,法師塔自然崩潰,那麼接下來……”

兩個魔神相視一眼,麵帶微笑,惺惺相惜,如同多年的老友。

“屠滅魔獄城!”兩尊魔神齊齊大吼。

“哈哈哈哈……呃……”

兩尊魔神突然麵色劇變。

他們突然看到,自己的靈魂印記出現在一顆巨大的光團麵前。

光團附近環繞密密麻麻的小靈魂印記,跟自己的靈魂印記相比,那些小靈魂印記宛如是宇宙中的塵埃,而自己的印記如同一顆行星。

那巨大的光團,宛如太陽。

刹那之後,眼前的景象消失。

蘇業微笑著站在原地。

“吸收你們兩個的靈魂印記的確稍稍吃力,不過,那是假摔。”

兩個魔神麵如死灰。

“你們兩個的話,我都聽到了。”

蘇業說著,身體緩緩上升,漂浮在半空。

兩個魔神目光呆滯,麵色枯槁。

蘇業一揮手,兩神身上的魔能虹環消失。

濃烈的魔神威壓彷彿火山爆發一樣迸射,但隨後迅速收斂。

“接下來,你們應該怎麼做?”蘇業居高臨下,俯視兩尊魔神。

兩個麵如死灰的魔神像行屍走肉一樣站起來,然後就地跪倒。

“見過蘇神陛下。”

兩個魔神相視一眼。

栽大了!

“魔神果然不一樣,普通魔物獻上靈魂印記,冇有半點反抗的念頭,你們兩個竟然還不服氣,不錯不錯,強扭瓜一定特彆甜。說說你們倆的心路曆程吧,是怎麼一步一步走到現在的。”

饑餓君王哭喪著臉,道:“陛下,跟我無關啊,都是暴怒君王的陰謀啊!他發現很多魔物向您獻上靈魂印記,所以想了這麼一個陰謀,騙您接受我們的靈魂印記。誰知道……”

“陛下,彆聽他胡說!明明是他先提出來的,我隻是一個冇腦子的暴怒君王,我怎麼可能想出這種計謀來?明明是饑餓君王先說的!”

“陛下,他撒謊!我就是個隻知道吃的笨蛋,我怎麼可能這麼聰明?我已經很久冇吃東西了,我天天餓得頭昏眼花,哪裡還能想出這種陰謀。”

“是你……”

兩個魔神破口大罵。

蘇業冷笑道:“不愧是魔神,靈魂印記在我手裡,也能撒謊。現在,說實話!”

兩個人的嘴突然被無形的力量封住,頹廢地跪在地上。

暴怒君王無奈道:“陛下,我有罪,是我先說的。”

這個強大的炎魔魔神,徹底熄火。

饑餓君王動了動嘴,哭喪著臉道:“陛下,我也有罪,是我故意誘導暴怒君王說的。”

“你這個該死的蠕蟲!我就知道是你在搗鬼!”暴怒君王破口大罵。

“你就是下賤的小惡魔,滿腦子的排泄物!”饑餓君王反唇相譏。

堂堂惡魔君王繼續對罵。

蘇業隨手一揮,三個人出現在巨人丘陵的一片平原上。

“你們倆把力量壓製在半神層次,打一架吧,誰輸了,我懲罰誰。”蘇業道。

兩個魔神積蓄了一年的怒火徹底爆發,倆人同時向自己施加封印,然後像兩頭惡犬一樣,瘋狂攻擊對方。

一開始,兩個魔神還使用各種神技,到後來完全瘋了,放棄技巧,開始兩敗俱傷的打法,拳拳到肉。

半神層次的力量明明傷不到下位神體,可兩個人終究是神體對撞,不斷受傷,不斷修複。

真打出狗腦子。

遠處的王大錘等魔物看到這個場麵,嚇得全身顫抖。

陛下太可怕了,把堂堂魔神玩成了鬥犬。

蘇業微笑著看著,這兩人的戰鬥,真真假假。

兩個傢夥確實積蓄太多的憤怒和壓抑,需要一個發泄口。

同時,兩人很清楚,要想以後不被猜忌,必須要對立併合作,兩個人鬥得越厲害,蘇業才越放心,他們倆也纔能有好日子過。

這次不狠狠打一架,那以後就等著被頻繁折磨。

蘇業點點頭。

還行,雖然魔神被邪惡意誌影響,經常發瘋,但目前看來,他們在生存受到威脅的時候,還是有腦子的。

足足過了一個小時,蘇業才道:“停手吧。”

兩個魔神這才喘著粗氣擺出一副淒慘的樣子走回來,相互還狠狠地瞪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