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道:“你們倆在深淵好像活得也不怎麼樣啊,這種手段很嫻熟。”

暴怒君王無奈道:“真正被重視的下位魔神,也不會被派到深獄平原。”

“在普通惡魔眼中,我們高高在上,但在主神眼中,也就是高級一點的炮灰。其實我們惡魔,都很羨慕魔鬼。魔鬼雖然等級森嚴,可高位魔神也有保護下位魔神的職責,我們惡魔……永遠亂來。”饑餓君王無奈道。

“更重要的是,神權的爭奪。比如我的怒火神權,至少有三箇中位神和一個上位神擁有,誰不盼著我早死?”暴怒君王無奈道。

“感受怎麼樣?”蘇業問。

暴怒君王想起靈魂印記看到的輝煌光團,長長歎了一口氣,道:“認栽。這是我們的邪惡世界的規則,您強,又抓到我們的靈魂印記,您說得算。更何況,當魔法師的屬下,怎麼也比當惡魔的屬下好一點。”

“您能多給點吃的嗎?”饑餓君王望著遠處的王大錘和地獄魔龍,嘴角的口水嘩嘩直流,嚇得那幫人作鳥獸散。

蘇業突然愣住,疑惑地看著兩個魔神,然後看看四周。

兩個魔神也糊塗了,隱蔽地相互看了一眼,然後呆呆地望著蘇業。

“不是說神靈無法進入神力位麵嗎?”蘇業問。

“對啊,這裡……”

兩個魔神這才驚醒,四處張望。

蘇業很快醒悟,自己能進入神力位麵,表麵上是直接連通,但實際上,是通過廢墟空間進入。

這意味著,隻要神力位麵完全成熟,自己想帶什麼都行……

“你們兩個如果在神力位麵,能對其他位麵展開位麵垂釣嗎?”蘇業問。

“這需要試試。”暴怒君王道。

“我們需要位麵釣竿,那東西……在我們的神星。”饑餓君王突然心虛起來。

蘇業冇好氣道:“現在你們已經是我的下屬,我不至於搶你們的東西。讓你們的化身把位麵釣竿送到魔獄城。”

“遵命。”

三個人離開巨人丘陵,回到城主府,等化身到達後,帶著位麵釣竿進入神力位麵。

兩尊魔神手持金燦燦的位麵釣竿,用力拋出,淡金色的魚鉤和魚線飛出巨人丘陵。

“可以!”兩個魔神齊聲道。

蘇業麵露喜色,道:“我的巨人丘陵和火山位麵雖然已經是超巨型神力位麵,但超巨型和超巨型也是有差距的。這兩個位麵隻是最小的超巨型神力位麵,頂級的超巨型神力位麵,像鯨國,直徑可是達到極限的百萬公裡。我冇那麼多時間讓神力位麵慢慢成長,想要快速成長,隻能靠位麵吞噬。”

“您的意思是……”

“現在兩大神係正在進行聯合位麵吞噬,你們倆各在一個位麵,開始位麵垂釣,隻要不是那種惹不起的位麵,不管哪個神係,直接垂釣吞噬!嗯……等等,先發展風之雲國,等把風之雲國吞噬到超巨型位麵,再發展巨人丘陵和火山位麵,這兩個位麵的成長性稍高於風係位麵。”

兩個魔神的雙眼泛著通紅的血光。

“陛下,您放心,交給我吧!那些聯合垂釣的位麵,一般最多動用十個左右的偽神級力量,我身為下位魔神,打十個偽神輕而易舉。”饑餓君王興奮地道。

“如果是泰坦偽神呢?”

“呃……”饑餓君王有口無言。

“我給你們倆各派十個偽神級神魂,彆的我不管,隻要你們不斷進行位麵吞噬。記住不準濫殺,我要信民,我要遺骸,如果一定要殺,儘量讓我的神魂殺死敵人。明白嗎?”

“明白。”

“好了,你們先聯手進入風之雲國,進行垂釣吞噬,之後再分彆到火山位麵和巨人丘陵垂釣。我會賞賜給你們用以戰鬥的神器。”

兩個魔神大喜。

蘇業說著,賜給兩個魔神一些神器和魔力裝備。

兩個魔神一看,臉垮了下來,這不就是以前自己的東西嗎?

為什麼空間之戒裡的東西少了?

“陛下,我們……以後怎麼安排?我是說我們的身份。”饑餓君王的語氣充滿無奈。

“嗯……以後在魔獄城,你們倆穿著鬥篷遮住麵容,分彆叫炎魔將軍和豺狼將軍吧。”蘇業道。

“是……”

兩個魔神哭喪著臉,將軍和君王的差距也太大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能迴歸深淵?您放心,我們並不是想背叛您,隻不過那裡是我們的故鄉,這麼久冇回去,有點思鄉。”饑餓君王厚著臉皮道。

“現在正是用魔之際,你們兩個先委屈一下,等我晉升神級魔法師,下屬足夠多,你們倆就可以回去休假。不過,前提是,你們要立下足夠的功勞。”蘇業道。

“您放心!藏在神力位麵陰神這種事,我們懂,一定會讓您的神力位麵不斷壯大!”

“對了,你們能不能通過深獄堡壘,進入希臘?”蘇業問。

兩個魔神齊齊搖頭。

“希臘世界屬於主位麵,本來就被特殊保護,再加上眾神的大封禁,我們根本無法進入。”

“你們能進入神界吧?”

“那是當然。”

兩個個魔神說完,心臟咯噔一下。

“那就好。留在風之雲國努力吧,什麼時候湊齊十元素超巨型位麵,你們倆就可以好好休息。”

蘇業說完,消失在風之雲國。

兩個魔神靜靜等了一會兒,纔對望一眼,仰天長歎。

“冇想到,栽在一個半神手裡。”暴怒君王道。

“積極一點想,我們倆是無限位麵曆史上最先給半神當仆從的魔神,也算是破了紀錄。”

“你要點臉吧。”

“嗯?這一年多,你還有臉?”

“少廢話。我們未來怎麼做?要不要暗中發資訊請主神幫忙?”暴怒君王道。

“嗬,現在魔獄城就是一個元素魔窟,隨時能炸掉,哪個主神願意惹一身騷?知道主神為什麼忍了嗎?冇有誰想捲入第二次泰坦之戰!蘇業這個……偉大的陛下高瞻遠矚、雄心萬丈,才願意參與其中。不過,無論怎樣,對我們都是好處。”

“什麼意思?”

“他失敗死亡,我們雖然會因為靈魂印記受創,但也會得到自由。他要是勝利,從中撈到好處,你仔細品!”

“我能品出來,我就不是暴怒君王,而是陰謀君王了。”暴怒君王白了饑餓君王一眼。

“一個半神魔法師,能從兩大神係之戰中得到巨大的收益,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他的前途不可限量。更何況,他本來就是天啟術士,而且……好像是最強的那一類。我問問你,深紅教宗在半神時期,比現在的蘇業如何?”

“我不是瞧不起深紅教宗,他半神的時候,我一根指頭能戳死他。”

“你吹牛這事咱先不提。我們回憶蘇業的過去,從傳奇到半神,他都是同境界無限位麵最頂尖的存在,你再想想他做的事。炸燬惡魔大營,在舊神星屠戮神靈後裔,震塌戰神山,對奧林波斯神係宣戰,參與第二次泰坦之戰,哪一樣是我們現在敢做的?”

“說的也是……”

“這種禍害……不不不,是這種偉大的存在,基本能把邪惡……是善與美,傳播到無儘位麵。我們倆在深淵,那是什麼地位?主神都懶得正眼瞧的神級炮灰。可在蘇業這裡,你我是什麼地位?開拓神係的大功臣,最強的得力助手,這將來他要是飛黃騰達,你我的身份,你還不明白嗎?”

暴怒君王皺起眉頭,緩緩道:“咱們靈魂印記看到的巨大光球,有點怪,那個層次的力量……”

“閉嘴,不要亂說!”饑餓君王低聲咆哮。

暴怒君王瞬間醒悟。

“也是,不能亂說。”

饑餓君王伸爪摸了摸下巴,道:“我不管你怎麼想,反正已經這樣了,再壞也壞不到哪兒去,不如學習魔法師,轉變思維,變廢為寶,押注蘇業。那些魔法師力量不如我們,但比我們聰明多了,他們來魔獄城,都是把重注壓在蘇業身上。蘇業未來哪怕成不了主神,那也是不下於深紅教宗的存在。”

暴怒君王也陷入沉思。

蘇業離開風之雲國,便開始短暫的休息,而休息的方式就是處理政務。

一旦累了,就花十分鐘刻畫一套無形法袍,當作休息。

黑石丘陵。

歡笑泰坦親率神魂隊伍以及新的魔物雇傭軍,進入黑石丘陵,穿過空間通道,來到一處地底世界。

這是一處巨大的地底洞窟,青黑色的石壁與石柱支撐著洞窟,構成一個巨大的扁瓶似的結構。

寬大的瓶腹中,一座座奇形怪狀的軍營連綿不斷,各式各樣的魔物或熟睡打鼾,或吧唧吧唧大吃大嚼,或圍繞著火堆載歌載舞,宛如魔域。

在軍營各處,站立著少數身體泛著淡金色的高大巨人,泰坦。

看到歡笑泰坦出現,那些年輕的泰坦點頭行禮,隨後望向歡笑泰坦身後的神魂,露出好奇之色。

整整400人的半神大軍和五個偽神級統領,足以決定一場戰鬥的勝負。

“陛下,今天我們怎麼戰鬥?”

歡笑泰坦笑眯眯望向四百神魂半神,眼中閃過一抹血光。

“今天,放一場大煙花!”

歡笑泰坦說著,抬頭望向扁瓶形狀地底洞窟的正上方。

瓶口的位置,陽光照落。

沿著傾斜的瓶口向上攀爬,就能抵達出口,而出口部位,宛如巨井,直上直下,千米之高。

深獄堡壘環繞井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