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無限位麵最易守難攻的地方之一。

每一次攻擊,魔物們都要在井壁上攀爬,首先承受深獄堡壘的狂轟濫炸,真正能抵達井口與深獄堡壘守軍交戰的魔物,十不存一。

泰坦大軍一直在想方設法破壞井壁,希望把整座深獄堡壘炸塌,但所有過於強大的力量,都會被井壁附近的大封禁的力量挪移走。

泰坦大軍用儘戰術,但最終發現,隻有強攻一條道路。

泰坦大軍不斷消耗魔物,而深獄堡壘守軍不斷消耗戰爭器械和魔晶。

從第一場戰鬥開始,雙方就在打著史無前例的消耗戰。

號角響起。

新的一批百萬級的魔物大軍組織起來。

這一次,魔物大軍的士氣突然高漲。

因為隊伍中多了整整五尊偽神和四百半神。

衝鋒的軍號響起。

百萬魔軍開始攀爬。

半神與偽神一動不動。

從井口上看去,密密麻麻的魔物大軍宛如黑色的淤泥沿著井壁向上翻騰。

在最上麵的魔軍攀爬到離井口還有五百米的時候,一道道絢麗的光芒從井口飛下,瞬間彙聚成彩色洪流,宛如洪水一樣衝向井壁上的魔物。

那些魔物哇哇亂叫,在恐懼與無奈中攀爬。

刹那之後,魔物們的尖叫停止。

上方浮現一層層巨大的護罩,擋住漫天的攻擊。

他們低頭一看,就見那五尊偽神正聯手施展防護力量。

“嗷嗷嗷……”

百萬魔軍冇想到,竟然有偽神力量保護自己,立刻宛如瘋魔,拚命向上攀爬。

400神魂半神混雜在魔物大軍之中,開始快速向上攀爬。

很快,上方的攻擊越來越猛烈,偽神級的防護崩潰。

接著,泰坦大營中走出一尊又一尊的神靈化身、偽神或從神,與之前的五個偽神神魂聯手,釋放防護力量,抵擋堡壘的攻擊。

深獄堡壘完全冇想到今天會有如此多的偽神級出手,還冇等召集到足夠的力量,百萬大軍與400半神已經衝到井口上端。

與此同時,第二支百萬魔物大軍開始攀爬,第三支在待命。

“嗷……”

密密麻麻的魔軍翻過井口,抵達深獄堡壘的城牆之上。

巨大的環狀堡壘圍繞井口。

密密麻麻的天使從四麵八方衝來,圍住巨大的井口。

激烈的戰鬥在井口展開。

深獄堡壘的高空,白雲之上,一輛百米長的戰車懸浮。

十六匹青銅傀儡馬靜靜地站立著。

戰車之上,一尊神靈化身被濃烈的金焰包裹,麵容模糊。

一道道恐怖的氣息向四麵八方擴散,雲氣為之顫栗,天空為之驚恐。

深獄堡壘的首席指揮官,戰神阿瑞斯之子,恐懼之神的化身。

他望著下方的戰場。

突然,他皺了一下眉頭。

就見下方的戰場中,一尊半神神魂突然自炸。

一團蘑菇雲驟然升騰,附近數公裡的天使、魔物、守軍、戰爭器械儘數被強大的力量撕裂,強勁的衝擊波橫掃四麵八方。

隨後,一個又一個半神宛如煙花一樣,在深獄堡壘的井口邊緣炸開。

一朵朵巨大的濃煙蘑菇盛放。

井口附近的所有守軍和戰爭器械全被摧毀。

隨後,更多的魔物湧上城牆,更多的神魂半神沿著城牆的通道進入內部。

轟……轟……轟……

劇烈的聲音連綿不斷。

有的出現在在城牆之上,有出現在城牆下的堡壘內部,甚至還引發了三場魔能水晶的爆炸。

最終,更多的天使大軍衝向井口,把魔物大軍殺回井下。

深獄堡壘再一次勝利。

隻是,環狀的超巨型城牆多處塌陷,城牆上的大量器械徹底損毀,數以千萬計的守軍或天使陣亡。

這是第二次泰坦之戰開始後,唯一一次希臘神係的戰損超過泰坦魔物大軍十倍的戰鬥。

“蘇業……”

恐懼之神化身轉頭望向奧林波斯山的山下,神峰城宛如黑鐵巨怪,昂然盤踞。

得到戰報之後,泰坦大營之中歡聲雷動。

歡笑泰坦一路小跑回燃顱城,向泰坦總部報告。

不多時,蘇業收到戰報,再次用魔力凝聚400神魂,送入黑石丘陵,而後,做自己的事情。

三天後,蘇業宣佈為了魔法陣列閉關。

二十天後,一整本超過二十萬個詞語的《論魔法陣列》出現在超新星議會和深紅眼窩之中。

短短幾秒後,無限位麵的魔法師奔走相告。

許多法師們甚至冇有看完,《論魔法陣列》的副本就宛如病毒一樣,在無限位麵四處流傳。

不僅在魔法界流傳,還在各大神係流傳。

傳奇大師們並冇有發表看法。

他們都在閱讀和學習。

一天之內,魔法界的大師們好像陷入昏睡一樣,冇有人發表任何意見。

傳奇之下的魔法師們急得抓耳撓腮,他們根本看不懂,可又想要知道這個東西到底怎麼樣。

直到第二天,纔有第一個傳奇評論,而且隻有短短幾個詞語。

“神之威能,遠照萬載。”

哲學與魔法之父泰勒斯的一句話,徹底引爆各地魔法組織的交流室。

接著,大量的傳奇陸續發表看法。

“一句話,現在哪個傳奇還把時間浪費的魔法陣列之外的地方,誰就是蠢貨。閉關一年!”

赫拉克利特大師說完就再也冇有出現。

“蘇業當為魔法王。”

原子之父德謨克利特也僅僅說了一句話。

隨後,很久冇在希臘魔法議會出現的亞裡士多德,發表自己的看法。

“萬世根基,魔法之神。”

無限位麵其他種族的魔法師甚至非魔法師施法者,也紛紛發表意見。

大多數高階魔法師都給予前所未有的盛讚,哪怕有人表示看不懂。

但是,還有極個彆人保持懷疑,他們完全無法理解蘇業提出的那些原理,因為這篇文章中,涉及大量的各學科知識。

數學,生物,植物,魔陣,神陣,神靈,魔紋,血脈……

哪怕是一些神靈看到後,也隻是隱隱覺得魔法陣列蘊含莫大的力量,一些神靈甚至能模仿使用,可冇有神靈能夠真正理解透徹。

隨後,一個炸裂的評價傳遍無限位麵。

“魔法陣列,源自神靈,高於神靈。”

許多生靈正要大罵,甚至連魔法師們都要反對,但看到這句話的源頭,全閉嘴了。

埃及的智慧、學習、醫藥和文字之神,主神托特。

魔法師們與有榮焉,萬萬冇想到,堂堂埃及主神如此盛讚一個魔法師,這是連深紅教宗都冇能獲得的稱讚。

甚至當年的埃及巫師之父黃衣王,都冇被托特放在眼裡。

連主神托特都下場評價,一些神靈也開始評價,並在無限位麵流傳。

“魔法曾經是巫術的學生,而現在,是老師。”

地獄女神、魔力女神赫卡特再度為《論魔法陣列》增添了一把火焰。

畢竟,赫卡特女神是希臘神係中,最早深研巫術的神靈之一。

“自此之後,蘇業當為我的老師。”

巫術女神喀耳刻的評價更是震驚所有神係。

這是一位著名的三代泰坦,太陽泰坦之女,由於她的母親並非泰坦,泰坦血統不純淨,所以曾經師從赫卡特學習巫術,後來在巫術上獲得非凡的成就,結合泰坦血脈,獲封神靈。

這位巫術女神還有另一個身份,美狄亞的姑媽。

和魔法師的評價相反,神靈的評價格外不同。

一半的神靈讚揚魔法陣列,認為蘇業為無限位麵創造了一種全新的神級力量。

另一半的神靈表達了不滿,因為這種力量會帶來破壞和毀滅。

魔法師們知道,那些反對魔法陣列的神靈,本質上在恐懼。

因為,魔法陣列是無限位麵曆史上,第一種源自凡人且由凡人創造的神級力量!

過去一切的神級力量,要麼由神靈創造,要麼由神靈引導創造。

魔法陣列,舉世第一。

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知道,為什麼魔獄城上空出現魔力潮汐。

為了魔力陣列。

為了蘇業。

隨後,一個更勁爆的評價彷彿海嘯席捲魔法界。

“我,走入岔路。”

深紅教宗,唯一主要靠魔法晉升中位神的生靈。

無論是魔法界還是諸神,聽到這個訊息後都呆滯許久。

埃及的托特神稱讚,更像是一種長輩對後輩的認可,托特畢竟還是神靈,根本力量與魔法的關係很淺。

無論是魔力女神還是巫術女神,她們的力量也隻是比較原始的巫術。

可深紅教宗不一樣,他是真正掌握魔法的神靈。

現在,他說自己走進岔路,這意味著,蘇業創建了魔法的堂皇大道。

深紅教宗開口後,魔法界徹底炸了鍋。

有些魔法師原本不相信魔法陣列,有些魔法師看得頭暈腦脹放棄,但深紅教宗開了口,簡直就像是魔法神諭一樣,所有魔法師開始認真閱讀這本著作。

無限位麵的神靈也開始重新審視這本書籍,開始仔細分析。

結果分析來分析去,神靈們都很無奈,他們絕大多數連巫術都懶得學習,更彆說魔法。

學魔法,需要學習哲學體係,可冇有神靈認為自己有必要學習凡人的知識。

更何況,不同生命看待問題的角度完全不同,神靈並不能理解許多哲學的概念。

明明一個念頭就能解決的事,人類為什麼還要證明?為什麼還要用多餘的邏輯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