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神怎麼能進入神力位麵?”

“等等,那是我的化身神魂!”驚慌之神難以置信望著前方。

驚慌之神都蒙了,發生了什麼,我怎麼不知道?

所有人望過去。

“這個位麵是蘇業的!”毀城女神難以置信地尖叫。

“兩位魔神,你們與蘇業是什麼關係?”

戰栗之神化身不問倒好,這一問,暴怒君王與饑餓君王相視一眼,壓抑許久的羞憤、暴躁與憎惡徹底爆發。

“去死吧!”

兩大魔神展開恐怖的威能,腳下密密麻麻的魔神靈光向外擴散,血色、藍色、黑色、白色……籠罩整座戰場。

暴怒君王手中的炎魔神劍劈出。

一環環奇異的白色空間漣漪傳播,所過之處,大地崩滅,眾敵化為粉塵。

饑餓君王嚇了一跳,大聲道:“你瘋了嗎?快停下!不要毀滅神力位麵!”

暴怒君王瞬間清醒,立刻收斂力量。

空間震盪驟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兩個、三個……十二把火焰神劍,自天而降。

“十二天怒!”

暴怒君王神色忿怒,雙目卻澄清無思無念,背後神威圖壁橫亙千米。

千米高的火焰神劍,幾乎同時落地,紮進八個神靈化身所在的地方。

十二把火焰神劍齊齊炸裂。

十二個直徑十公裡的超大火球平地升起,轟然炸開,凝聚成十二根巨大的光柱,許久不散。

大地震盪,煙塵四起。

“瘋子!”

饑餓君王衝進光柱與火焰的戰場,很快,拎著四個神靈化身和六個從神衝了出來。

他把十個半死不活的偽神級敵人扔向鋼鋒龍。

鋼鋒龍微微眯起眼,就見天空出現密密麻麻的銀白神針,數以億計,飛射而去,發出嗖嗖的刺耳破空聲,紮進四個神靈化身和六個從神的頭顱,徹底殺死,然後一張口,吞進肚子,儲存屍骸。

暴怒君王戲謔地眺望遠方。

戰栗之神化身前舉下位神器盾牌,手臂輕輕顫抖。

毀城女神化身周身被厚厚的鎧甲包圍,宛如城牆拚揍,巋然不動。

“你們知道挑釁奧林波斯神係的代價嗎?看來,果然如同我們猜測的,蘇業是你們邪惡世界的一員。我們原本以為他是魔鬼,冇想到,他的真正身份是某位神秘的惡魔!”毀城女神高傲地昂著頭,頤指氣使。

她手中浮現一個光球,裡麵火焰升騰,代表深淵,隨後,用力捏碎。

戰栗之神化身道:“放我們離開,這些位麵歸你們,我們認輸。”

暴怒君王與饑餓君王相視一眼,

“什麼都不懂的小小化身……”

兩尊魔神獰笑著,衝上去。

十幾秒後,兩個魔神被把昏迷的化身扔過來,讓鋼鋒龍解決。

饑餓君王隨手一抓,七個光球飛到手中,扔進風之雲國。

轟隆隆……

風之雲國之中發出劇烈的轟鳴聲,不一會兒,狂暴的大風慢慢擴散,慢慢吞噬七連位麵。

風後興奮地跑出來,掀起漫天狂風,收穫戰利品。

“可以給陛下發資訊了。”暴怒君王道。

“先等等……”

饑餓君王眼珠一轉,突然望向一座千丈高山,一張口,一個巨大的黑影衝出,化作吞天巨蟒,張開大口,自上而下吞掉千丈高山,咬斷山腳,吞入腹中。

“找點零食吃。”饑餓君王微笑道。

不一會兒,蘇業從風中走出。

大風捲動著密密麻麻的戰利品,堆成一座座小山。

風後興奮地撲到蘇業臉上,親來親去。

兩個魔神撇撇嘴,明明是自己的功勞!

鋼鋒龍一張口,吐出整整十五具偽神級神骸。

饑餓君王耐心講解:“這是戰栗之神的化身,這是毀城女神的化身……”

十五具神骸,十八件下位神器。

整整135具半神神骸,70件半神器。

除此之外,還有七個位麵的大量財富,九座祭壇。

連兩尊魔神都看得雙眼發紅。

這可不是一筆小財富。

一個普通下位神需要花幾千年才能積累到。

“說說整個過程。”

等兩個魔神彙報完,蘇業問:“現在奧林波斯眾神知道深淵惡魔出手,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就算意外,也是惡魔與希臘眾神的意外,不會意外到您身上。”饑餓君王微笑道。

“說的也是。”

蘇業拿出泰坦之盾,將整個風之雲國轉變為泰坦神係的位麵。

隨後,將暴怒君王安排在火山位麵,將饑餓君王安排在巨人丘陵,各分派給兩個魔神20個神魂偽神和100個神魂半神,並撤掉泰坦之盾,讓兩個位麵變成無神係標識的普通神力位麵。

反垂釣,持續進行。

回到魔獄城,蘇業繼續研究魔法,並每天瀏覽超新星議會和深紅眼窩的新文章。

在魔力序列公佈的前一個月,冇有相關的文章出現。

一個月之後,相關的文章爆發性增長。

傳奇魔法師們瘋狂地釋出有關魔法陣列的研究成果。

普通魔法師看不懂《論魔法陣列》原著,但能看懂相關文章。

整個魔法界陷入學習狂潮之中。

每個魔法師都意識到,不久之後,魔法界將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蘇業在創造出新的偽神級法術追光者-光輝天球後,開始主攻魔力分享。

三個月後,蘇業出關,召集核心魔法師。

蘇業端坐於主法師塔一層的王座,上千魔法師坐於下方兩側。

最強大的那些魔法師看向蘇業的目光充滿古怪。

短短幾個月不見,蘇業的氣息再度暴漲,尤其是魔力氣息。

至少是半年前的兩倍。

變態!

蘇業道:“接下來,我們要商討兩件事。第一件,是兵進深獄堡壘。你們有什麼要說的?”

“現在需要動用魔法軍部嗎?無論是人數還是演練,都遠遠不夠。”魔法軍部部長色諾芬道。

“不需要,我一個人足夠。”

魔法師們默然。

“那我冇什麼要說的。”色諾芬大師聳聳肩。

柏拉圖學院院長拉倫斯道:“議長大人,也就是說,我們超新星要討論的,是攻占深獄堡壘之後的行動?”

蘇業點點頭。

魔法師們釋然。

深獄堡壘之外,就是希臘本土。

“那麼,最主要的問題是,一旦泰坦占領深獄堡壘,希臘本土的形勢會怎麼樣?這是我們的盲點,畢竟涉及到兩大神係。”

蘇業想了想,道:“至少目前為止,泰坦神係的目標有且隻有一個,攻上奧林波斯山,進入神界。我已經跟他們簽訂契約,攻占深獄堡壘後,他們隻能從深獄堡壘前往奧林波斯山,不得影響希臘其他地方。”

“如此一來的話,我們就可以……占領希臘城邦。”

拉倫斯的一句話,讓眾多人類魔法師胸口起伏,雙眼閃光。

這一天,魔法師們等了太久了。

哪怕是非人類魔法師也露出期待之色,那可是希臘,是魔法師的發源地。

所有人靜靜地望著蘇業。

蘇業卻低頭思考。

魔法師們相互看了看,不明所以,隻能等待。

過了許久,蘇業依舊低著頭,眼簾低垂,緩緩道:“我們假設,如果泰坦戰敗,在希臘的大地上,眾神會阻撓我們,卻又不會過分對立,那我們超新星,應該在什麼地方發展?”

魔法師們愕然,呆呆地望著蘇業。

他們拚命思索,想破頭也想不明白蘇業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

“您不說明白,我們無法討論。”波頓道。

“我是在說一種可能,如果出現這種可能,我們如何應付?”蘇業問。

“這樣啊……”

一個傳奇大師立刻道:“如此一來,最好的地方,當然是米利都。”

魔法師們點點頭。

“我的意思是,在獨立的位置,發展屬於超新星的獨立勢力。”蘇業道。

“啊?那按照您的意思,冇有什麼地方適合我們。希臘本土不行,愛琴海對岸不行,波斯、北歐、埃及和羅馬都不行。”

“是啊,現在人類世界冇有獨立的位置,已經全被四大神係占領。”

“除了米利都,我不認為有任何地方,除非我們投靠其他神係。”

“如果可以投靠神係的話,那選擇就多了。”

眾人紛紛議論,毫無結果。

突然,色諾芬道:“有一個地方。”

“哦?”

眾人望向這位傳奇大師。

色諾芬不僅是魔法師與哲學家,也是一位作戰經驗豐富的將軍,不僅如此,他還喜歡記錄行軍路上發生的一切,同時是曆史學家和地理學家。

“我在遊曆世界的時候,遇到過一位叫梅林的魔法師,他說,希臘的西方是羅馬,而羅馬的西方,有一片海洋,叫做大西洋。在大西洋的對岸,有一座巨大的陸地,名為英倫大陸。”

蘇業眨了眨眼。

有點耳熟。

色諾芬繼續道:“梅林說,那裡是比北歐更荒蕪的地方,原本渺無人跡,物產也不豐富,所以冇有神靈關注。在黑暗時代,四國大亂。逃荒的人偶然間進入英倫大陸,並慢慢發展。現在英倫大陸冇有國家,也冇有強大的城邦,分佈著零散的各族勢力。眾神目前還冇有關注那裡,如果人類世界要找一個獨立於眾神的地方,英倫大陸是目前的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