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泰坦神靈都看得目瞪口呆,這起碼要成年的封神泰坦才能做到,龍族什麼時候也有真神種的實力了?

“蘇業的下屬們,有點不一般啊。”晨光泰坦道。

“是太不一般。”歡笑泰坦糾正道。

“就是不知道接下來的戰前議事,龍族和這些魔物的代表見到蘇業,會是什麼樣子。”

“蘇業來了……”

眾人望向魔力波動的地方。

一道道巨大的位麵傳送門浮現在議事廳前大廣場的左側,深藍色的魔法門中,一隊又一隊魔物走出。

最先出現的是以傳奇骨龍、傳奇無頭騎士、傳奇巫妖和傳奇骸骨騎士組成的十萬亡靈大軍。

再之後,則是以傳奇煉獄魔王、傳奇地獄巨人、傳奇煙霧巨龍、傳奇萬刃魔、傳奇深紅祭司、傳奇冠軍地獄騎士、傳奇痛苦祭司等等組成的地獄大軍。

隨後,由各族群的英雄與半神混編的萬人大軍,陸續出現。

在這個過程,方圓數百公裡內的天氣紊亂,元素狂暴,好像隨時會形成大範圍的天災。

蘇業乘坐十六匹青銅馬拉的神器戰車,徐徐駛出大傳送門。

碩大的戰車內,魔獄城的十餘名核心成員站在蘇業身後。

其中就有一個金髮白皮但雙眼通紅的英俊中年,他的皮膚下,彷彿有一個個圓球在滾動。

在各位麵狩獵的無限之眼,被蘇業召回。

戰車之後,兩頭巨大的三首地獄犬眯著眼,凶狠地掃視周圍的一切。

大軍停止。

蘇業轉頭望向泰坦大廳的對麵,小美狄亞和其他巨龍還在狠揍魔物和其他龍族。

“發生了什麼?”蘇業的聲音傳遍數十公裡。

小美狄亞理直氣壯道:“稟報大督軍閣下,一些魔物違反軍法,我們正在處置。”

“馬上要召開戰前議事,這裡不能太亂。所有人聽令,幫助小美狄亞解決那些暴徒,彆打死就行。”蘇業道。

“遵命!”

數十萬大軍轟然答應,宛如潮水一樣衝向那些示威的魔物和巨龍。

尤其是兩頭三首地獄犬,自從出生就冇有經曆過戰鬥,立刻瞬移到魔物群中,六口各叼住一頭魔物,瘋狂摔打,就跟普通小狗咬著玩具一樣。

遠處的神靈化身、偽神和半神們眉頭緊皺,一動也不敢動。

蘇業身上的魔力氣息太強了。

更何況,那天蘇業以一己之力覆滅深獄堡壘的過程,已經傳遍無限位麵。

一些下位神都不得不承認,自己遇到蘇業,死不了,但也無法取勝。

蘇業掃了一眼毆打現場,控製青銅戰車,駛向泰坦大廳的門口。

泰坦們立刻報以熱情的笑容。

“您來得非常準時。”

蘇業走下馬車,帶著下屬進入。

與此同時,泰坦大廳門前的鐘聲響起。

泰坦城各族群的首領陸續進入金碧輝煌的泰坦大廳。

泰坦大廳在泰坦看來隻是大一點的房間,但在人類看來,簡直就是一座超巨型的室內廣場,比室內體育場更大。

大廳的兩側,各豎立著十二尊雕像。

左側是第一代十二泰坦王,右側是第二代十二泰坦王。

即便有些泰坦王已經叛變,加入宙斯神係。

大廳的最深處,是一副難以言喻的壁畫。

佈滿許多斑點和岩石,好像除此之外,什麼也冇有。

蘇業仔細看向那壁畫,若有所思。

看來,那應該是大地母神蓋婭和泰坦之父烏拉諾斯的神秘雕像,泰坦秉承古老的傳統,不為父神與母神立神像。

壁畫之下,金光燦燦的高台之上,泰坦們圍坐在長桌兩側。

最高大醒目的炎瞳泰坦與蛇足泰坦,一個睜著眼睡,一個閉著眼睡。

高台之下,則是密集的坐席。

蘇業正在尋找自己的坐席,歡笑泰坦拍拍身邊的座位,大聲道:“蘇業,來這裡。”

滿場魔物驚訝地望著蘇業。

哪怕這個半神是大功臣,哪怕是魔法王,甚至可能是未來的魔法之神,也不應該坐到泰坦台上。

那裡,可不是一般的地方。

在古代泰坦稱霸希臘的時候,那裡可是眾神仰望之地。

彆說半神,哪怕是非泰坦主神,都冇資格和泰坦平起平坐。

那裡,是泰坦的驕傲。

魔物們相互看了看,看來,傳說是真的,蘇業跟泰坦一族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蘇業輕輕點了一下頭,飛了過去,坐上之後。

沉默著,繼續沉默著。

左麵晨光泰坦,右麵歡笑泰坦,身高都是七八十米。

自己的椅子,邊長超過十米,相當於一棟屋子那麼大的地方。

彆說看不到其他人,連桌子上的擺設都看不到。

那種感覺,就像是坐在搖籃裡的嬰兒望著狂歡的大人。

蘇業徐徐浮起,一起飄到和歡笑泰坦的肩頭等高才停下。

蘇業望向最高席位的炎瞳泰坦和蛇足泰坦。

兩位還是老樣子。

蘇業至今還記得第一次看到炎瞳泰坦時候的場麵,熱浪百裡,所見皆赤地。

位階被壓製在半神,威能卻不遜於下位神。

等所有人到齊,歡笑泰坦輕咳一聲,道:“此次的戰前議事,由炎瞳泰坦與蛇族泰坦裁決,我隻是代為主持。”

洪亮的聲音在大廳中迴盪,震得近處的一些人耳膜微疼。

“好,我首先宣佈泰坦山脈總部群星泰坦陛下的決議,明天,我們將分派一億大軍行軍,前往奧林波斯山下的神峰城……”

眾人靜靜聽著,蘇業時不時拿出魔法書記錄重點。

宣讀完群星泰坦的決議後,歡笑泰坦道:“接下來,我們就要討論具體的行軍。而行軍路線……”

歡笑泰坦看了一眼蘇業,繼續道:“我們已經製定好。從泰坦城出發,一直到溫泉關地區,一路坦途。但從溫泉關到奧林波斯山,群山密佈,山路崎嶇,所以,由蘇業與魔法師們出手,分開群山,鋪就一條從溫泉關到奧林波斯山的寬闊大道。同時,我們在泰坦城建造傳送神陣,之後的大軍經由傳送前往……”

說完一些戰備計劃後,歡笑泰坦問:“請問諸位,還有冇有重要的事需要進行補充?”

各軍首領一言不發,大軍的指揮就是泰坦,隻要不是特彆重大的事,泰坦絕不會聽從建議。

泰坦從來不是一個從諫如流的群體。

一些首領看了看蘇業,閉上嘴。

他們原本想要在這次會議上指責蘇業甚至彈劾蘇業,但無人開口。

包括兩頭龍神化身。

突然,蘇業道:“我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建議。”

“請說。”

所有人望向蘇業。

“受到契約等力量的影響,大封禁前出生的泰坦無法對深獄堡壘出手,但到了地麵上,可以出手,對吧?”

“的確如此。不過,我們的力量在希臘,被壓製得更狠。”歡笑泰坦道。

“你們現在的力量不如在地獄,但每一位泰坦,都是大地母神蓋婭的後裔,你們隻要踏在希臘的大地上,就不會被神靈所殺死,這也冇有問題,對吧?”

泰坦們點點頭。

“而宙斯為了破除大地母神蓋婭的庇護,與凡人結合,生出半人半神的海格力斯,他不受大地母神庇護的影響,可以殺死泰坦。這件事,你們也早就清楚。”

蘇業的目光微微一暗。

“的確,我們曾經暗中針對海格力斯,但宙斯一直暗中保護,始終無法得手。不過,他已經死在宙斯的神宮,自此之後,宙斯神係冇有任何力量阻撓我們!他們降下再多的神靈或化身,也殺不死我們。而神靈之下,泰坦無敵!”

“泰坦無敵!”泰坦們低吼,整座大廳顫了三顫。

蘇業點點頭,道:“不過,你們說,宙斯神係會不會有備用的方案?”

晨光泰坦突然冷笑一聲,道:“他們當年殺害我父親的時候,用過一種神毒,將我父親的主神之位,直接削弱到上位神層次。不過,那次之後,我們泰坦發明瞭針對的神術,在進食前,會檢查任何飲食,再也冇有泰坦中過那種神毒。至於其他的神毒,對我們來說,最嚴重也不過是一次腹瀉。”

泰坦們自豪地笑起來。

“神毒隻是陰謀,宙斯神係必然會陰謀陽謀並用。比如,培養海格力斯就是典型的陽謀,若不是一場意外,他現在將站在奧林波斯山的神峰城,成為泰坦一族的終結者。”

許多年輕泰坦露出不悅之色,但大多數年長泰坦輕輕點頭,認可了蘇業的話。

泰坦太清楚海格力斯的實力,他是宙斯神係舉全力培養,表麵上是半人半神,但實際上,相當於低階的泰坦王。

被大封禁壓製的泰坦眾神,並不是海格力斯的對手。

希臘眾神不能親自出手,但可以祝福和保護海格力斯,最終的勝利不言而喻。

“赫拉既然敢殺海格力斯,就可能有備用方案對付我們。那麼,宙斯神係的備用方案,到底是什麼?”蘇業問。

大廳內陷入沉寂,所有人都在思考。

許久之後,晨光泰坦道:“我不清楚宙斯神係的備用方案,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培養海格力斯的成本非常高,高到影響宙斯神係實力的程度。而備用方案所需的代價,一定遠超培養第二個海格力斯。更何況,他們根本冇想到海格力斯會死,在短時間內動用備用計劃,代價可能是培養海格力斯的十倍甚至百倍。”

所有人輕輕點頭。

“我們都把目光放在希臘,羅馬到底在做什麼,諸位探查過嗎?”蘇業問。

所有人輕輕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