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馬帝國好像一片迷霧,又好像房間裡的大象,所有人都知道它的存在,可時間久了,所有人都會本能地忽視。

蘇業問:“諸位覺得,如果宙斯在羅馬有備用的方案,代價超越培養海格力斯,但同樣能阻止你們攀登奧林波斯山,會是什麼?”

許多泰坦輕輕搖頭,陷入深思。

突然,房間熾熱,處處燃火,魔物們大叫。

刹那之後,清涼的神威掠過。

每個人依舊如同置身於火焰胖,全身發燙。

所有人本能地望向炎瞳泰坦。

他的眼眶內,兩顆眼球仿若太陽徐徐旋轉,熱力澎湃。

眾人徐徐低頭,致意。

“大獻祭。”炎瞳泰坦粗重的聲音在大廳迴盪,彷彿滾滾巨石碾壓地麵。

“我們曾經推測,宙斯神係培養羅馬帝國,是為了阻止我們。隻不過,他們發現,獻祭整個羅馬帝國的代價是,整個人類世界會排斥宙斯神係,也會徹底激怒母神,甚至可能引發邪神的覬覦。最後,他們不得不選擇培養海格力斯。現在,海格力斯死亡,如果他們無法阻止我們衝入神界,必然會獻祭羅馬帝國。”

炎瞳泰坦的聲音很熱,但每個人的內心冰涼。

宙斯神係太狠了。

獻祭一個大帝國,這是連魔神都做不出的事情。

魔鬼和惡魔足夠邪惡了,但如果他們敢做出這種事,地獄之主和深淵之主一定會出手阻攔。

宙斯做得出來。

蛇足泰坦睜開眼睛。

“除此之外,他們應該在奧林波斯山與神界之間,埋伏了強大的力量,在關鍵時候,引爆眾神大封禁,毀滅我們。但代價是,會遭遇北歐、埃及和波斯神係的聯手攻擊,這也是他們不想看到的。”

蛇足泰坦的聲音尖銳,雙瞳好像毒蛇一樣,豎直的黑色瞳孔妖冶閃亮,令人心神悸動。

炎瞳泰坦繼續道:“不出意外,他們可能有其他的備用方案,但無論如何,正如晨光泰坦所言,都會付出他們不想付出的代價。”

蘇業無奈道:“也就是說,一旦使用備用計劃,我們很可能無法預知,隻能隨機應變?”

“確實如此,天啟術士。”炎瞳泰坦望向蘇業,輕輕點頭。

眾人羨慕地看著蘇業,能讓炎瞳泰坦這種古泰坦神迴應已經難得,還被叫出名號,簡直是莫大的榮譽。

蘇業眉頭微皺,道:“如此說來,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逼宙斯神係付出更高的代價,高到他們無法承受,高到他們放我們進入神界反而纔是正確的選擇。”

“這個方向不錯,看來你有想法,說說。”歡笑泰坦道。

“很簡單,我們要聯合更多的勢力限製宙斯神係,施加壓力。不過,不是每個勢力都願意出手,所以,我們要製造讓他們出手的藉口。”

“比如?”炎瞳泰坦饒有興趣地看著蘇業。

“比如,為了防止宙斯神係撕破四神係協議,摧毀眾神大封禁,所以,波斯、北歐和埃及神係,應該派出神靈化身前往奧林波斯山和神峰城,監督雙方交戰!”

所有人猛地瞪大眼睛。

“好!”炎瞳泰坦稱讚道。

許多泰坦紛紛點頭。

“這不僅僅是讓三係神靈施加壓力,更讓三係神靈有了聯合的藉口!”歡笑泰坦看出這個辦法的核心。

蘇業微笑道:“是這樣的。更何況,眾神大封禁的崩潰,不僅影響人類世界,還會影響神界。所以,三係神靈應該陳兵神係邊界,阻止可能出現的封禁崩潰。”

所有人跟著笑起來,這對宙斯神係壓力之大,難以想象。

“等會議結束,我親自處理這件事!”蛇足泰坦斬釘截鐵道。

“還有呢?”晨光泰坦盯著蘇業。

“諸位自然能想到,比如讓其他三國出兵,影響羅馬帝國,乾擾大獻祭。哪怕宙斯神係的方案萬無一失,哪怕我們無法完全破壞,我們還是有辦法削弱的。”蘇業道。

歡笑泰坦道:“我們的確想過,但並冇有實施,如今看來,需要請三國協助。隻不過……你不允許我們對人類展開殺戮。”

蘇業沉默片刻,道:“保全希臘,是我的極限,至於羅馬,並不在我的考慮範疇。但即便如此,我也希望,我們放棄不必要的殺戮,隻針對貴族和祭司,清除波斯神係的血脈。無限之眼!”

“在。”無限之眼起身。

“去羅馬,讓更多的祭司與貴族,成為你的眼睛。”

“遵命。”

無限之眼邁步走出泰坦大廳。

歡笑泰坦道:“這樣吧,我們嘗試讓波斯、希臘和北歐向羅馬宣戰,而我們會派遣一些魔物,在小範圍內對貴族和祭司進行打擊,儘最大可能不傷及平民。”

蘇業點了點頭,環視每一個泰坦,道:“我對第二次泰坦之戰,一直有一個疑問。”

“請說。”

“我相信諸位泰坦都有足夠的智慧,那麼,諸位到底憑什麼戰勝宙斯神係?”

大廳安靜下來。

一些泰坦和魔物愕然看著蘇業,完全冇想到一位智慧的法師,會當眾問出這種話。

甚至連蘇業的下屬們都一些疑惑,蘇業的問題,有些冒犯泰坦。

許多人突然發覺,泰坦大廳為什麼這麼安靜?

難道蘇業的擔心是正確的?

“我們有必勝之心!”晨光泰坦突然道。

眾人望向這位上一位太陽神的兒子。

晨光泰坦堅定地道:“我們的情報顯示,宙斯眾神在占據希臘後,驕奢淫逸,縱情享樂,已經不複往日的英勇。當年的阿瑞斯,屢敗屢戰,浴血奮戰,而現在,卻沉浸在溫柔鄉中,與愛神恣意妄為。當年的宙斯,雄心萬丈,氣吞萬世,而現在,簡直就是大禾中馬。當年的赫拉,一代英傑,現在卻隻會爭風吃醋。反觀我們泰坦神係,在地獄中吃儘苦頭,磨礪自身。隻要我進入神界,一定能榮登主神之位!”

“說的好!”蛇臂泰坦道,“除此之外,宙斯神係內部的不和,已經人儘皆知。宙斯與赫拉的家事舉世皆知,兩人早就同床異夢。而戰神阿瑞斯沉迷愛神美色,竟然破壞工匠之神和愛神的婚姻,兩大主神勢如水火。僅僅擔心赫卡特與魔法師勾結,宙斯就暗中偷襲魔力女神赫卡特,粉碎剛剛凝聚的魔法神權,剝奪她的力量,驅趕進地獄,讓她被迫轉為魔神。此類種種,不勝枚舉。”

許多人愣了一下。

赫卡特被眾神打壓大家都知道,魔法神權被毀眾人也知道,可冇想到,她竟然已經暗中轉為魔神。

一位有著泰坦血脈的神靈,被迫轉為魔神,這裡麵蘊藏著何等的憤怒和不甘?

身為魔法的同路人,蘇業胸口發悶。

歡笑泰坦補充道:“不僅如此,宙斯害了那麼多泰坦神靈、夜神係神靈、救海神係神靈、巨怪係神靈以及其他外係神靈,暗中早就有一股龐大的力量在反對他。更彆說,他甚至提防自己的兒女,畢竟,他殺了上一代智慧女神墨提斯,雅典娜的母親。”

“不隻是吞噬?”蘇業問。

歡笑泰坦冷笑道:“一開始隻是吞噬,冇有殺死,但時間久了,早就死透了。他們神王一脈父子相殘是傳統,一代神王烏拉諾斯囚禁自己的兒子,而他的兒子二代神王克洛諾斯殺了他。烏拉諾斯詛咒克洛諾斯遇到和自己一樣的命運,所以克洛諾斯也要殺自己的兒子,包括宙斯。後來宙斯成功擊敗克洛諾斯,完成了父子相殘,而克洛諾斯則詛咒宙斯第一個妻子的兒子會比宙斯更強大,奪走他的神王之位。雅典娜的母親墨提斯,就是他的第一個妻子。所以,宙斯吞噬了墨提斯,墨提斯死了,自然也就無法生出未來之子。”

“不知道二代神王克洛諾斯能不能助戰。”蘇業道。

泰坦們搖搖頭。

“宙斯礙於大地母神的情麵,不殺克洛諾斯,但用儘手段封禁。而且,他與母神已經達成協議,隻要克洛諾斯不逃跑,宙斯就永遠不會殺他。”

“那……第一代泰坦王們呢?”蘇業問。

泰坦們愣了一下,沉默不語。

炎瞳泰坦突然輕歎一聲,熱浪席捲大廳。

“也冇什麼不能說的,各大神係已經知道我們的情況。絕大多數一代泰坦,力量都在流失,他們,已經無法來到希臘參戰。之後等我們攻破奧林波斯,他們進入神界,才能恢複力量,否則的話,被宙斯殺了兒女的光輝泰坦與光明泰坦不會沉寂。擎天泰坦被懲罰承托天空,盜火泰坦普羅米修斯被神鷹啄肝,他們兩個人的父親,第一代泰坦王之一的蒼穹泰坦也不可能不出手。”

蘇業默默掃視大廳。

四代和五代泰坦還年輕,不便參戰。

一代泰坦已經衰老,無法參戰。

現在,真正的主力,隻有二代和三代泰坦。

看來,之前的情報冇有問題,泰坦一族不是因必勝之心而戰,是因被逼到絕境,不得不戰。

如果現在不戰,再過幾百年,連二代泰坦都失去了對抗眾神的力量。

“我明白了。”蘇業點點頭。

原來,泰坦幾乎毫無勝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