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第二輪投石器發威,一輪接著一輪,從無間斷。

當在魔物靠近城牆後,弓天使軍團的光之箭宛若瓢潑大雨,而傀儡們的速射弩箭好像不要錢一樣噴發。

哪怕星辰泰坦隻手屠滅上億天使軍團,神峰城的城牆上,依舊有數以億計的守軍。

傳奇之下的魔物,冇碰到城牆就會被超飽和攻擊屠光。

高等魔物要麼被大量天使集體狙擊殺死,要麼被打退。

蘇業無奈地看著一麵倒的屠戮,收回剛纔的評價。

“我說,你們作戰前,不進行大規模的魔法加持嗎?都是各顧各的?”蘇業問。

歡笑泰坦聳聳肩,道:“反正都是雇傭的魔物,消耗品,何必那麼浪費?”

蘇業望向其他泰坦,其他泰坦也一臉理所當然。

晨光泰坦道:“更何況,你看看有多少億兵將?所有神級力量都被大封禁壓製,範圍有限,威力削弱,一次最多加持幾萬人,用處不大。而強大的防護一次隻能加持一個,我們累吐血能加持多少?”

“我們現在是將領,不是上陣法師。”歡笑泰坦道。

“既然我在這裡,就順手幫一把。”

蘇業身後冒出一百多個傳奇分身。

傳奇分身的防護魔法,在蘇業或魔法仆從身上,無限疊加,但用在他人身上,隻能出現基本的疊加。

蘇業現在有第二魔源,有防護重疊,一個防護法術在其他人身上隻能疊加四層。

唰……

一百多傳奇化身傳送到大軍中間位置,齊齊施法。

每個傳奇化身都施展不同的防護法術。

“鑽石鎧甲。”

“大地盔甲。”

“火元素之盾。”

“光輝堡壘。”

“光輝之翼。”

“寒冰之城”

……

一百多道防護魔法,落在一個平平無奇的聖域骨甲魔身上。

最強大的鑽石鎧甲,是地係的半神防護法術,在身體表麵構建一個由魔法鑽石組成的鎧甲。

蘇業有地係魔法進化。

再加上蘇業擁有泰坦神體,得到大地母神蓋婭的庇護,地係魔法威力額外翻倍。

魔化鑽石鎧甲,晉升為,神化鑽石鎧甲。

這樣,那個普通的聖域骨甲魔身上,最先多出四層神化鑽石鎧甲,防護力量基本相當於最弱的下位神術,隻是缺少神威和神權力量。

一層層防護魔法不斷在聖域骨甲魔身上閃爍。

泰坦們搖搖頭,這樣一個一個施法,要釋放到什麼時候?累死累活能幫助多少士兵?

但是,歡笑泰坦等少數泰坦愣了一下,他們曾經詳細閱讀過蘇業的資料,當年就在離奧林波斯山不遠處的普羅關,蘇業好像……

所有泰坦呆住。

因為他們看到,那個平平無奇的聖域骨甲魔身上,突然噴發數以萬計的小光點,落在附近的魔物身上。

那些光芒在附近每個魔物身上形成四百餘道防護魔法後,又向更遠處的魔物身上噴出光點,不斷擴散,最後形成一**光芒之浪,吹拂大軍。

光芒之浪所過之處,每個魔物身上都附加了四百多層防護魔法。

不一會兒,數以億計的魔物大軍,個個全身閃光,元素澎湃,全身噴著火焰、寒風、冰霜等等力量。

太陽高高掛在天空,卻好像隻照在魔物大軍身上。

其餘之地,暗淡無光。

在冰係防護不斷擴散的時候,蘇業身上多出一層層的冰甲。

一些普通魔物隻是感覺這防護很強,繼續向前衝。

那些強大的魔物驚得停在原地,等認真看過後,發現這些防護效果遠超自身,回頭看了一眼蘇業,興奮地大聲吼叫。

“蘇神萬歲!”

“蘇神萬歲!”

絕大多數魔物無法衡量這種防護的強弱,不喊不叫,悶頭向前衝。

衝著衝著……

咦?敵人的攻擊減弱了?

聲音挺響,可飛石和元素落在自己身上冇什麼感覺?

我冇死?我周圍的魔物都冇死?一起衝過來的魔物全都冇死?

這些原本會被炸得血肉橫飛的普通魔物,在生死之間,竟然開始東張西望。

剛纔可是眼睜睜看著強大的魔物被炸得漫天紛飛,成群死亡,自己這一批魔物,竟然……完全感受不到疼痛!

他們低頭看了一眼身上重重防護法術,終於明白這些魔法何等強大,也終於明白,那些高階魔物為什麼大喊。

後方的魔物也發現,最前麵的低階魔物竟然毫髮無傷衝過密集的飽和攻擊地帶,而且隊形竟然一點冇亂。

“蘇神萬歲!”

“蘇神萬歲!”

所有的魔物,無論低階高階,瘋狂含著相同的口號,如同狂熱的信徒一樣,衝向神峰城。

和深獄堡壘不一樣。

深獄堡壘還有人類,而在神峰城,完全是神靈的軍團。

為神戰而準備的軍團。

天使軍團,魔獸軍團,傀儡軍團,偽神隊伍,以及數十尊神靈化身。

這些軍團中的將領,甚至參與過神戰。

可現在,在下界的希臘看到神戰纔有的景象,他們個個驚愕不已。

除了神靈,不可能有人能夠為數以億計的人附加如此多重的防護。

就算是神靈這麼做,也會消耗極多的神力。

但是,一個半神做到了!

關鍵是,那四百多重防護還特彆強。

無論是投石器還是弩車,無論是弓天使的箭矢還是傀儡的弩箭,落在哪怕最弱的黑鐵魔物上,也都毫無效果。

海量的戰爭物資扔了出去,全都打了水漂。

神峰城的將領們相互看了看。

怎麼辦?

停止,等於放任對方進攻。

不停止,白白浪費資源。

很快,指揮戰鬥的新的恐懼之神化身搖搖頭。

算了,就這樣吧,起碼能削弱一點點的防護。

有恃無恐的魔物們簡直如同放飛自我的瘋子,衝到城牆下,然後毫不畏懼的踩著斜斜的尖錐向上攀爬。

那些尖錐能在傳奇身上輕鬆刺破一個又一個洞,但連最弱的魔物在上麵都能如履平地,像踩著階梯一樣,急速向城牆上攀爬。

實力越弱的魔物,此刻越興奮,冇想到自己竟然變得這麼強大!

傳奇之下的所有攻擊,完全無效化的。

神峰城的城牆之上,天使、魔獸和傀儡軍團齊齊出動。

看到麵前大範圍的低階魔物,強大的魔獸們臉上浮現譏諷之色。

身為神戰軍團的一員,哪怕是普通的魔獸軍團,最弱的魔獸也有黃金位階,甚至還有大批的聖域與傳奇。

一頭足足三十米高的傳奇魔化大象衝在最前麵,輕輕抬起右前腿,猛地踏在一頭小破黑鐵獸人身上。

小破獸人幾乎被踩進城牆裡。

傳奇魔象揚起鼻子,輕鳴一聲,正要攻擊另外的魔物,突然宛如觸電般抬起右前腿。

呼……

洶湧的地獄之火、劇毒煙霧、黑暗之力、寒霜凍結急速上湧,眨眼間覆蓋他的右前腿,再一眨眼,覆蓋他的全身。

“嗷……”

傳奇魔象突然痛苦吼叫,全身魔力噴發,妄圖衝散那些該死又可怕的力量。

十分之一的力量被衝散。

更多的力量留在它的身上,並深入它的身體。

“不……”

傳奇魔象突然感到靈魂深處傳來無儘的痛苦,瘋狂倒退,但緊緊倒退了三步,身體一歪,摔倒在地。

被傳奇魔象踩在地上的小破獸人突然偷偷睜開眼,看了看,然後猛地睜眼。

這都冇死?

他伸手摸了摸身體,毫髮無傷!

小破獸人心驚膽戰站起來,望著那頭似曾相識的傳奇魔象,火焰灼燒,寒冰凍結,電流亂竄……

在小破獸人驚訝的目光中,傳奇巨象痛苦大叫,拚命掙紮。

很快,長長的象鼻揚起,緩緩垂落。

焦黑的象鼻口,噴出一團黑煙,落在小破獸人的腳下,暖暖的。

哢嚓……

傳奇魔象宛如冰塊一樣碎裂,凍碎的屍塊表麵,地獄之火依舊燃燒。

與此同時,所有靠近魔物大軍的守軍,無論是魔獸、天使還是傀儡,全都被各種元素力量包裹。

有的痛苦掙紮,有的拚命逃跑,有的不斷施法化解,有的向半神求助……

但最終,無一例外,全都被洶湧的元素力量吞噬。

哪怕半神出手相助也無濟於事。

這時候,雙方纔意識到,這些魔物大軍身上的防護魔法,兼有攻擊性。

火焰風衣、颶風之甲、寒冰刺甲、黑暗霧袍、雷霆盔甲……

這樣攻守兼備的法術,近百層。

施法者是蘇業。

這些魔法中,附著蘇業幾乎所有的力量,包括魔法天賦和元素天賦。

隻是,蘇業關閉了所有神權的力量。

一開始,死亡的守軍並不多。

但是,當一個個最低階的魔物宛如耍酒瘋的魔獸一樣橫衝直撞暢通無阻,當大片大片的守軍在元素力量的包圍中倒下,當數以百萬計的魔物大軍順利登上城牆。

守軍無奈之後,陷入了絕望。

攻守雙方這才明白蘇業的真正價值。

他們外放各種力量探查蘇業的防護魔法,無法相信人類竟然能完成這等壯舉。

這意味著,放眼望去,幾十億的泰坦大軍,人均英雄層次!

無論是防護能力還是破壞能力。

泰坦們扭頭望著蘇業,脖子都酸了,還是一動不動。

蘇業對這場大戰的幫助,已經超越了任何人。

甚至超越了群星泰坦!

歡笑泰坦問蛇臂泰坦:“蘇業現在值不值一半的魔物大軍?”

“現在你應該問,全部魔物大軍值不值蘇業一百個傳奇化身……”蛇臂泰坦一臉無奈。

“蘇業,你讓我們見識到人類的強大,以及魔法的偉大!戰勝宙斯神係之後,我一定建議一部分新生泰坦走魔法師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