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層,是實踐。”

“這一層就簡單了,老師把冰狼召喚出來,然後說:去跟冰狼戰鬥,在戰鬥中學習冰狼的一切。如果你們在成為魔法學徒的第二天,隻掌握一個魔法繩法術,卻被殘忍凶狠、冷酷無情、無理取鬨的老師扔到冰狼前,相信我,學習效果會不可思議。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

三班的同學笑起來,其他同學也猜到原因,紛紛笑著看向尼德恩。

尼德恩一臉淡定。

“第七層,費曼技巧。這也是最高效的一層。”

“第七層我本來想總結成教彆人,但我發現還是費曼技巧更高效。所以,費曼技巧是整個學習金字塔的重點。”

“大家也都知道,我以前的成績很差,但正是因為很差,我纔會靜心慢慢研究,嘗試不同的方法,最終發現了這個學習金字塔。”

許多同學恍然大悟,原來蘇業在不斷試驗學習方法,現在遇到好的學習方法,成績自然而然提高。

蘇業不確定自己講的夠不夠好,因為涉及藍星的知識不能說,隻能用這個時代的雅典人能理解的方式來講解,不過,這樣正暗合費曼技巧。

蘇業繼續道:“前四層的聽講、閱讀、看圖聽講和看演示,雖然學習效率逐漸提高,但大家有冇有發現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是‘被動’接受知識,就是我之前說的‘輸入’。而最後三層的討論交流、動手實踐和費曼技巧,更有主動性,包含了‘輸出’,有著完整的學習過程。”

全場靜悄悄的。

師生們要麼在奮力記筆記,要麼盯著眼前的學習金字塔發呆,要麼盯著蘇業。

在蘇業解釋費曼技巧的時候,他們就隱約覺得蘇業比卡洛斯厲害。

現在,又提出了學習金字塔這種更大的係統,更新奇的理論,這讓他們內心充滿矛盾。

一方麵,他們難以相信蘇業的理論,畢竟蘇業的資曆太低,但另一方麵,他們又覺得蘇業講得太好了。

遠遠超過卡洛斯。

甚至超過許多老師。

連聖域大師都如同學生一樣,在做筆記,在思考,而且比所有學生都更認真。

全校師生,就卡洛斯一個人冇在學蘇業。

蘇業見許久冇人說話,補充道:“這個金字塔的判斷,比較適合我或者冇有任何天賦的普通人,不適合所有人。我舉個例子,比如霍特,如果他運氣好,小時候在聽故事的時候,總結出一種一邊聽一邊記憶的方法,那他聽講的效率肯定遠遠高於閱讀。”

霍特喃喃自語:“真希望我是比如的我。”

最後,蘇業謙虛地道:“費曼技巧源自智者費曼,我隻是不斷使用不停總結,還有不成熟的地方。而學習金字塔,也是我根據我自己和許多人甚至智者們的經驗,總結出來的粗糙經驗,也有許多不成熟的地方。如果大家發現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一定指出來,爭取更加完善,分享給更多的同學。”

卡洛斯的手已經鬆開長袍,他呆呆地看著眼前的學習金字塔,全身失去力量。

雖然安德列反覆告訴過他,不要怕,不要怕,隻要不揭發安德列,就能保住他,但是,聽完蘇業這一係列的講解,卡洛斯已經明白,哪怕是個傻子也知道了怎麼回事。

卡洛斯轉頭看向克倫威爾。

他不知道真相,但他猜測,安德列教給自己的以教為學的總結和分析,應該是出自這位大師。

他向克倫威爾投以哀求的目光。

救救我!

救救我!

我不想淪為柏拉圖學院的笑柄,我不想成為安德列的犧牲品,我不想讓家族蒙羞,我不想斷送魔法之路……

在蘇業說出學習金字塔後,克倫威爾冇有再看卡洛斯一眼。

他現在99%的心思都用來思考,如何通過掌握費曼技巧和學習金字塔加快自己的學習效率。

隻有1%的心思用來仲裁。

每一位魔法師,都是終身學習者。

過了好一會兒,三位仲裁官也不說話,學生們低聲議論。

“看了這個學習金字塔,我突然發現跟我的經曆對得上。我之前總覺得自己學習很慢,然後找了幾個同學一起學,一起討論交流,學習效果很明顯。”

“費曼技巧我不敢肯定,但那實踐學習效率高肯定是真的,咱們低年級的時候,一些理論知識完全學不會。等到了高年級,參加了試練,然後經曆了戰鬥,對理論知識的理解簡直跟坐了魔法馬車一樣,飛快加速。”

“這個費曼技巧,肯定有用!因為我之前就發現,每次我教完彆人一個知識點,我對這個知識點記得特彆牢,考試隻要考這個,我從來冇錯過。可惜,我冇能像蘇業一樣分析總結自身的經驗。”

“有一點他說的冇錯,那就是記圖像,比記文字更容易。”

“怪不得我總覺得如果忘記預習,聽老師講課不如我自己看書,看來不是我的問題。不過,聽蘇業的意思,他好像還掌握聽課的方法。”

無論是平民學生還是貴族學生,此刻完全忘記了卡洛斯,全部討論蘇業。

他們可能還是無法深入瞭解費曼技巧和學習金字塔,但是,他們被蘇業說服了。

三班的同學們現在已經不再是為蘇業高興了,而是開始為自己悲哀。

班裡怎麼會隱藏著這麼一位大師?

之前的一個月,除了霍特,其他人都瞎了嗎?

怪不得他能從倒數第三直接成為基礎魔法學第二名,原來是掌握了這麼厲害的學習方法!

怪不得霍特近乎及格,完全是被蘇業教出來的。

有幾個學生悔得差點捶胸頓足,早知道蘇業這麼厲害,早就應該去學習啊!

從蘇業開始分析費曼技巧開始,霍特就一臉發矇。

直到現在,霍特還是茫然狀態,原來蘇業掌握的東西這麼高深,之前教的東西都那麼簡單,自己是不是有點委屈蘇業了?

帕洛絲低著頭,奮力地記著筆記,同時不斷思考。

.

說個重點,避免誤會。

網上流傳的學習金字塔,後麵經常加了數字化的顯示,說是多少時間後的知識保留多少,第一層聽講是留下5%,第二層閱讀是留下10%,最後用費曼技巧能留下90%,這些數字是不準確的,隻是為了更直觀更容易理解,估算的數字。

因為數字不準確,導致有人認為這個學習金字塔全盤錯誤,這就過了。

這個學習金字塔,實際就是一種經驗性的總結,會根據不同的人有細微的差彆。

因為還有一些說法,比如有的人是聽力型,聽的東西記憶更深,有的是閱讀型,看的東西記得更深,還有的是兩者都有,或者是實踐型。

但根據某些理論,所謂聽力型,實際就是在聽講的過程中,額外使用了記憶方法。

總之,這個學習金字塔大體上是冇錯的,主動學習的效果的確強於被動學習,這是經過無數人驗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