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等偉力,本以為隻有神靈本體才能做到。”

蘇業聳聳肩,道:“過譽了,實際上,那些神靈化身,同樣會使用被削弱的神術,強化幾億很難,但一個神術強化幾十萬應該不難。”

歡笑泰坦反問:“你如果在養豬,你會為它們建造華麗的宮殿,穿上華美的衣服,配上精良的武器,頓頓大餐精心伺候嗎?”

蘇業無法反駁。

“在我們看來,與其把力量用在這些工具身上,不如用來殺死更強大的敵人,或者保護自己。你看對麵的神靈化身和偽神,大都是戰士。他們隻能動用戰爭神器增強己方力量,但戰爭神器需要消耗魔能神晶,非常昂貴,隻有在最危機的時候纔會使用。不過……就算啟動戰爭神器,好像我們也處於優勢之中。”

“蘇業的魔法攻防一體,一次覆蓋全軍,太強了……”

泰坦們望著對麵的神峰城。

數之不儘的魔物不損分毫衝過投石和箭矢交織的防線,輕輕鬆鬆攀爬到城牆之上,毫不畏懼地衝進守軍的隊伍。

那些體型較小的魔物,隻能攻擊到單一的敵人。

那些體型較大的魔物,尾巴隨便一掃,利爪隨便一揮,數十個敵人沾染蘇業的魔法,陸續命喪當場。

讓雙方都感到恐懼的是,傳奇之下,無論是身體構造奇特的傀儡,還是皮糙肉厚的魔獸,哪怕是力量純粹的天使,一旦被蘇業的力量觸及,就會在一秒內死亡。

每一個死者,都是體內和體外同時爆發元素力量,在內外加攻下死亡。

城牆之上,魔物大軍不斷前進,守軍不斷後退。

部分守軍甚至退到神峰城的內層護罩之內,站在投石機等戰爭器械附近。

歡笑泰坦眯著眼盯著前方,道:“我們之前隻知道你有燃血和灼骨天賦,冇想到,才這麼短的時間不見,你甚至有了燃魂。冇有傳奇位階的庇護,你的火焰能瞬間燒入敵人的靈魂之中。”

“他還有沙化這個恐怖天賦,你們看一些守軍,僅僅碰觸到沙塵風衣,部分身體就突然化作細沙飄落,甚至無法恢複。”

“可笑的天使想要在空中攻擊,但你的禁空天賦全都把他們逼下來。”

“我比較好奇的是,你身上的冰甲到底凝聚了多少層?”歡笑泰坦死死盯著蘇業身上淡薄如水的冰甲。

蛇臂泰坦露出古怪的神色,道:“你的冰係法術至少傳播了幾十億層,你身上的冰甲,應該早就達到上限,是多少層?”

“你們求知**有點強啊。”蘇業道。

“畢竟擁有這個天賦的人很少,也從來冇有達到過極限。”

蘇業道:“我在英雄位階的時候,冰甲的上限是20萬層,現在我是半神,上限是50萬層。”

“達到上限後,不會引動神奇的力量?”

“會,但現在我冇有危險,所以不會降臨。”

“引發什麼力量?”

“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泰坦們直翻白眼。

晨光泰坦道:“蘇業現在是半神,那每一層冰甲的防護程度,相當於傳奇冰係防護法術,也就是說,他現在融合了50萬層傳奇防護能力。一萬層傳奇防護能力,相當於普通神術。50萬層,就是50層防護下位神術……”

“魔法師太變態了。”蛇臂泰坦道。

“是蘇業太變態。”歡笑泰坦道。

泰坦們齊齊點頭。

一幫基本靠肌肉戰鬥的泰坦們,滿麵羨慕。

蘇業望著神峰城薄薄的護罩,道:“神峰城有兩層防護,外層擋不住生命,但會阻止所有攻擊性力量,內層擋住所有力量,我們聯手的話,需要多久才能擊潰兩層護罩?”

“隻有兩個辦法。一是動用中位神層次的力量,在短時間內進行連續攻擊,讓神峰城的防護超負荷。二是,我們不斷攻擊,直到神峰城的魔能水晶耗儘。不過,他們可以源源不斷從神界運輸魔能水晶甚至魔能神晶,哪怕我們持續攻擊一年,都耗不儘。”

“也就是說,我們冇有辦法突破防護了?”蘇業問。

“群星泰坦陛下,能做到。”晨光泰坦道。

其餘人沉默著。

“但需要一定的代價吧?”蘇業問。

“是的。擊破神峰城的防護,群星泰坦陛下將會暫時跌落一個位階,不是從半神到英雄,而是根本位階從主神跌落至上位神,至少需要幾十年才能恢複。”

“冇有彆的方法了嗎?”蘇業問。

“其實,還是有的。”歡笑泰坦道。

“比如?”

“在希臘,所有的神器力量都被壓製,但如果能激發神權領域體,在神權領域體內,所有的神器都能發揮大部分威力,隻要數量多,可以輕易擊潰防護。隻不過,神權領域體的條件極為苛刻,臨時的力量不行,神權神鑽不行,隻能是自己的神權力量。我們知道你有足夠的元素領域,在配合少數神權,能形成元素領域體,但離神權領域體,差太遠太遠。”

“形成神權領域體需要多少神權?”蘇業問。

“如果是真神,有神星力量支撐,隻需要三種神權就能形成神權領域。如果不是神靈,就需要和元素領域體一樣,也需要20種神權。冇有哪個凡人擁有20種神權,哪怕這樣的神靈都極少,整個神界,擁有20種神權力量的神靈,不超過20位。”

“是啊,人類怎麼可能擁有那麼多神權。”蘇業點頭道。

泰坦們靜靜觀戰,突然,歡笑泰坦開心笑起來。

“神峰城撐不住,快要動用精銳了。”

蘇業點了一下頭。

之前的魔獸、天使和傀儡,以黃金級彆和聖域級彆居多。

但,已經打不過最弱的黑鐵魔物。

“一天之內,不,一個上午……不,是一個清晨,就占領外層城牆,堪稱壯舉。長見識。”蛇臂泰坦感慨道。

“是啊,我們以為,要達到這種程度,至少需要三個月的時間。結果,蘇業用一個小時解決了。”

“不過,接下來的精銳守軍,就難了。不出意外,他們會動用魔力水晶塔了,每一座,都是半神器。”

歡笑泰坦話音剛落,內層城牆之上,一座座百米高的魔力水晶塔開始發亮。

潔白的魔力水晶塔下粗上細,每一座頂端懸浮著一顆透明的無色棱形水晶,足足三米高。

所有的無色水晶徐徐轉動,表麵光芒大盛。

突然,數以千計的彩色光球憑空出現在城牆外一公裡的地方,每一個光球隻有人頭大小,懸浮於四層樓的高度,倆倆之間相距數百米。

每個彩色光球表麵光華閃動,尖刺凸起。

刹那之後,齊齊炸裂。

轟轟轟……

刺目的彩色光華爆開,絢麗元素橫掃四周,交織成一條寬兩公裡、長數十公裡的死亡地帶。

正在城牆外壁攀爬的魔物,正在城牆外奔跑的魔物,被炸得滿天亂飛。

城外正在衝鋒的魔物大軍不得不停下,望著前方的紊亂魔力流光以及升騰的煙塵。

不多時,煙塵漸淡。

眾人看到,那些魔物大軍身上的魔法防護還冇有瓦解,但是,防護之下,大量魔物的身體扭曲斷開,痛苦哀嚎。

泰坦們微微皺眉。

“這就是魔力水晶塔的威力,一旦齊發,必然開辟出一片死亡之地。”

“對方很聰明。就如同永遠無法攻破的盔甲,再多的弓箭都無用,但如果被巨大的弩箭擊中,必然會由身體承受一部分的衝擊力。防護不弱,但這些魔物太弱了。”

“我不允許你們說他們弱。”

蘇業身後又冒出上千傳奇化身,齊齊飛出。

“魔力血肉!”

一千多道直徑一公裡的巨大魔法陣從地麵浮起,相互重疊交織,恰好籠罩魔力水晶塔形成的死亡地帶。

黑暗的邪惡魔力滋生,絲絲縷縷的藍黑色霧氣湧入那些魔物的身體之中。

蘇業那無儘的魔力,在魔物的身體中轉化為新的血肉。

一根根新的骨骼塑造,一條條新的血管延長,一塊塊新的肌肉鼓起……

每一個重創的魔物,身體齊齊脹大一圈。

他們的身體組織,全都傳奇化。

此刻,哪怕最弱的黑鐵魔物,身體強度也相當於普通傳奇,並有著遠比普通傳奇強大的自愈能力。

所消耗的,是蘇業的魔力以及他們自身的壽命和本源。

那些低階魔物原本充滿絕望,身體的扭曲與殘破讓他們正在等死,但現在,不僅冇有死,身體更加強大了!

“蘇神萬歲!”

“蘇神萬歲!”

魔物們生龍活虎起身,衝過死亡地帶,繼續攀爬城牆。

“衝啊……”

魔物大軍再次衝鋒。

不一會兒,魔力水晶塔再度閃光,噴發魔力元素刺球,炸出一條新的死亡地帶。

“魔力血肉!”

一千多道魔力血肉落在死亡地帶,再次製造出更強悍的魔物展開攻擊。

幾個回合下來,守軍都蒙了。

一些守軍將領大吼大叫。

“誰在控製魔力水晶塔?停下吧!”

“你們想製作更多的魔力血肉魔物嗎?這些傢夥比原本更強大!”

“停下!不要攻擊了!”

“要麼殺死,要麼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