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坦們愉快地笑著交談。

“三大神係早不到晚不到,偏偏這時候出現,很顯然的警告。”

“看來,半神軍團,是三大神係容忍的極限。”

“不過,半神軍團的出現,扭轉了神峰城的頹勢。蘇業的力量再強,但魔法,物大軍位階偏低是致命傷。”

“是啊,半神都有著強大的破壞和防護能力,蘇業的防護魔法最多對半神造成困擾,而無法致命。”

蘇業輕輕點頭。

密集的半神軍團不斷前進,前進,最終重新占領過半的外層城牆。

原本撤退的神峰城精銳軍團補充,配合半神軍團在城牆上展開防守。

神峰城的城牆之上,淪為絞肉機。

泰坦大軍發起潮水般的衝鋒,而在半神軍團的力量下,守軍宛如岸邊的礁石,巋然不動。

直到入夜,雙方依舊在酣戰,自始至終,冇有停下。

到了深夜,雙方看蘇業的眼神越來越怪。

因為雙方的的魔獸和魔物屍體,被蘇業翻來覆去不斷使用魔法變化改造。

每個死去的魔物或魔獸,平均會被不同的亡靈魔法重新復甦十二次。

最終,守軍終於不得不專門派遣大批的天使祭司以及出動強大的光係神器,專門淨化屍骸和蘇業的魔法亡靈。

淩晨時分,戰鬥還在繼續。

戰場進入了某種奇特的平衡,雙方純粹硬耗。

黎明時分,太陽升起,泰坦竟然毫無收兵的打算。

“你們怎麼看這場絞肉之戰?”蘇業問。

歡笑泰坦聳聳肩,道:“很簡單,繼續耗下去!耗到宙斯心疼!”

“這時候殺的越多,接下來我們麵對的越少。”

“之前我就說過,我們有眾多勢力的支援。更何況,我們明顯占優。”

“是啊,用無限位麵遍地的炮灰,對換宙斯神係的精銳軍團甚至半神軍團,我們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蘇業道:“你們準備繼續拖下去?”

泰坦們笑了笑。

“我可冇時間陪你們這麼硬耗。”蘇業道。

“怎麼,你不會要離開吧?我們不可能少了你。”歡笑泰坦道。

泰坦們的臉上充滿錯愕與擔心。

蘇業無奈道:“我真的冇必要留在這裡,你看,我從昨天站到現在。有這時間,我還不如用來鑽研魔法。不過,你們放心,我把我的分身留在這裡,除非神靈下凡,否則冇人能看破的的分身。當然,如果我的分身外出,本體會回來。”

“不行不行,你的力量,左右整個戰局。你不在,我們不放心。”

“你不能走。要不我去找群星泰坦,把指揮部交給你?炎瞳泰坦和蛇足泰坦不配指揮你!”

歡笑泰坦說完,一眾泰坦連連點頭,包括蛇足泰坦的兒子,蛇臂泰坦。

“不是權力的問題,是和留在這裡觀戰相比,學習魔法的價值更高。”蘇業道。

“不行,你不能走!你走了,彆說那些兵將,我們這些泰坦都不安。”歡笑泰坦道。

“對對對,你不能走。”

歡笑泰坦無奈道:“我們要想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你稍等,我們再想想。”

泰坦們急忙聚在一起,議論紛紛。

不多時,歡笑泰坦道:“我們有四個方案,你看看你選哪一個。”

“說。”

“第一個,我們在這裡為你建一座臨時法師塔,派人手持下位防護神器保護,絕對不會打擾到你。”

“第二個,你把魔獄城的浮空城傳送到這裡,由我們派遣泰坦駐守魔獄城,實在不行,把蛇足泰坦派過去,他在哪裡睡都一樣。”

“第三個,建立一座位麵迷鎖,連通這裡與魔獄城。不過……容易受到乾擾。”

“第四個,你要是不怕打擾,就在城牆上拿出桌椅學習,反正……這種事你不是第一次做。”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蘇業冇好氣地瞥了泰坦們一眼,道:“之前的戰爭烈度能和現在比嗎?現在對麵一幫偽神級,我如果大大咧咧在城牆上看書,他們會看著?更何況,我現在研究的都是神級魔法知識,甚至會進入冥想狀態學習,和以前看書做作業不一樣。”

“還有第三個。”歡笑泰坦道。

“第三個放棄,太容易被乾擾。至於臨時法師塔,並不足夠安全。”

“至於第二個……”

蘇業掃視泰坦。

泰坦們滿麵期待。

“的確,現在魔獄城不止一座浮空城,如果有蛇足泰坦守護,更加安全。但……你們真明白出動浮空城的代價?六芒星法師塔群,可不是一般的法師塔。把我的浮空城搬來,比搬走米利都所有法師塔的成本都高。”蘇業道。

“說個數!”歡笑泰坦咬牙道。

“來個神星吧。”蘇業道。

“……”歡笑泰坦的粗口爆出一半收回。

泰坦們哭笑不得,不知道蘇業這是不想選,故意這麼說,還是真的獅子大開口。

“一座大型神力位麵呢?”歡笑泰坦問。

“那東西,我真不缺。”蘇業道。

歡笑泰坦狐疑地看著蘇業,道:“前一陣你可不是這麼說的,你說你的地係和火係位麵要擴充,嫌太小,嫌成長太慢。”

“此一時彼一時。”蘇業道。

“等等……”歡笑泰坦打量著蘇業繼續道,“現在,雙環虛空打得亂成一鍋粥,不少神係都開始自保。但是,你卻說不缺神力位麵,莫非,你在這期間渾水摸魚,撈到不少好處?等等……你的那些偽神級神魂呢?每天的400神魂還提供嗎?”

蘇業立刻抬頭,望向前方的神峰城,道:“我的神魂長廊,無法收取冇有靈魂的敵人。天使和傀儡隻有晉升下位神級,纔有真正的神魂。但是,半神軍團的那些魔獸,可以被收取。它們就這麼白白死了,太可惜了。”

“我們說正事呢!”歡笑泰坦道。

“這也是正事。嗯……我如果派遣偽神神魂去神峰城,效率是高,但會引發不必要的風險。那麼,我低調點,每天為你提供600個神魂半神,用不完自炸的那種,專門殺半神魔獸。你們要約束你們的手下,不準搶我的半神魔獸,就算遇到,也儘量傷而不殺,讓我的神魂或魔法仆從殺死,怎麼樣?”蘇業問。

泰坦們目瞪口呆望著蘇業。

“你哪兒來的那麼多半神神魂?你冇有滿無限位麵跑,目前能遇到大量半神的地方,除了神峰城,就隻有雙環虛空。說,你這幾個月到底吞噬了多少神力位麵?”

“怪不得短短幾個月,王大錘和地傲天的力量增長那麼快,魔法仆從的成長跟位麵的關係最大!”

蘇業輕咳一聲,道:“主要是我這個主人好,不出意外,再過一陣,他們兩個就會從召喚軍團,晉升為召喚城邦。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得多狩獵點半神。就這樣吧。”

蘇業說完,600頭半神神魂出現,然後排著整齊的隊伍殺向神峰城。

看到這些半神神魂,泰坦大軍發出興奮的歡呼聲。

但是,對麵的守軍臉綠了。

深獄堡壘的自炸神魂已經名滿無限位麵,一天炸一輪,把恐懼之神化身都炸蒙了。

之前在深獄堡壘,眾多守軍被炸得不敢上城牆,生生把深獄堡壘守成了地下堡壘。

關鍵是……

守軍將領們望向己方的天使、魔獸和傀儡半神軍團。

每支半神軍團的成員也不過是1000而已。

3000半神,看似很多,可半神神魂是每天600……

深獄堡壘證明,三個半神軍團根本就不夠炸的。

“神魂半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你開個低一點的價格吧,一顆舊神星的價格,基本相當於一件上位神器。上位神器的價值,用錢買不到,但如果換算成希臘的金雄鷹,差不多……一兩千億吧。整個希臘的貴族加一起,總財產都未必能達到這個數。”

“這麼貴?我還真不知道。我對中位神器和下位神器的價格還有概念,對上位神器完全冇概念。”蘇業道。

歡笑泰坦耐心解釋道:“和下位神器比,中位神器隻是力量上提升,但和中位神器比,上位神器是質的提升。這麼說吧,上位神器的主材,特彆珍貴,要麼是奇特的星辰,要麼是舊神星,要麼是相對完整的上位神神骸。我們泰坦神係,下位神器和中位神器不少,但上位神器數量有限。至於主神器甚至神王神器,就更不用說了。”

“宙斯的雷霆之矛,是神王神器嗎?”蘇業問。

歡笑泰坦搖搖頭,道:“這個不確定,當年還隻是主神器。但這麼多年過去,或許他把雷霆之矛提升到神王神器。”

“他囚禁了克洛諾斯,冇得到神王神器?”蘇業問。

“嗯……上次給你的資訊確實不涉及這些,畢竟層次太高了。神王神器和主神器又不一樣,克洛諾斯雖然是二代神王,但在他跌落神王之位的時候,他的神王神器會自動墮為主神器,或者,稱之為舊神王神器。宙斯想要神王神器,隻能把最契合自己的主神器煉製成神王神器。”

“那至高神器呢?”蘇業問。

“你的夢想真遠大。至高神器至今為止也是一個概念和詞語,至於到底有冇有這東西,還無法確定。”

“嗯?我以前讀過的書籍中,說波斯的命運泥板是至高神器,希臘的混沌之眼也是至高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