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撤退……”

泰坦將領瘋狂大喊,所有兵將加速撤離。

一個渾厚的聲音響徹希臘全境。

“泰坦之名,偉岸之神,所向之敵,吾身踏之!”

晨光泰坦再一次身化大日,直徑萬米,身體如錐,宛若星隕,周身流火,以腳踏向神峰城。

遙遙望去,一**日,自天而降,

“全力催動神陣!啟動所有防護力量。”

恐懼之神的化身聲嘶力竭狂吼。

蛇臂泰坦笑著高高飛去,彷彿要避開晨光泰坦。

他的身體不斷膨脹,全身蛇紋起伏,後背上,一條又一條漆黑巨蛇鑽出皮膚,向外升騰。

一條條粗大漆黑的長蛇向他的兩側伸展,最終形成兩道由群蛇交織而成的巨大黑翼。

萬丈黑翼,宛若魔神。

兩位泰坦擦身而過。

在晨光泰坦即將踏上神峰城的時候,蛇臂泰坦狂笑著,兩翼群蛇瘋狂張開大口。

“吾為泰坦,豈懼眾神!”

蛇臂泰坦的兩條巨蛇狀手臂,指向神峰城。

兩翼群蛇分彆湧向兩條蛇臂。

群蛇彙聚,化作萬丈之軀,黑光環繞,驟然下落。

億萬蛇頭,直衝神峰城。

“這群瘋子!”

三神係的飛行神器急速後退。

新火城的泰坦們相互看了看,點點頭,齊齊下蹲,雙手按在城牆。

神峰城外,一道淡金色的岩石巨牆驟然升起,長過百公裡,高達千米,厚逾百米。

巨牆之上,雕刻著無窮無儘的泰坦,有泰坦擎舉天空,有泰坦踏滅日月,有泰坦切割位麵,有泰坦拳滅萬神……

泰坦之壁,宛若不渡之地,又似不動之牆。

泰坦之壁掀起土浪,急速推動泰坦大軍回返,隨後,第二道泰坦之壁自大地冒出,掀起無儘灰塵與亂石,再一次推動大軍回返。

一道又一道泰坦之壁從地麵浮起,在漫天灰塵中,把所有泰坦大軍推回新火城下,組成隔開兩界、分絕星空的十八道防線。

兩座城市之間,十八道泰坦之壁高高聳立。

太陽下落。

光輝泰坦,金光之身,踏足神峰城。

轟!

萬蛇之臂,漆黑之體,宛若垂天之拳。

轟!

一左一右,兩尊泰坦同時擊中神峰城的護罩。

刺目的白光巨球膨脹,刹那之後,炸裂成光柱,下擊雄城,上撼星空。

神峰城全城深陷地下,環形氣浪與土石巨浪沖天萬米,宛若滅世海嘯,淹冇八方。

轟轟轟……

衝向新火城的土石巨浪擊破一層又一層泰坦之壁,最終停在第七層。

湧向東西方兩側的土石巨浪,一路所過,淹毀森林,填塞江河,最終被延綿數百公裡的群山阻下。

原本的莽莽青山,被黃土覆蓋。

新火城上,蘇業望向那不斷向北,拍向奧林波斯神山的沙土巨浪。

突然,萬丈土浪重重一震,一個漆黑圓洞出現在土浪的中心

不知名的偉力鑿穿土浪。

接著,密密麻麻的裂痕貫穿土浪。

轟……

一聲巨響,不可一世的土浪化作漫天泥沙下落。

泥沙宛如瀑布傾瀉。

泥沙瀑布落儘,一個身高三米多的人踏空而行,緩步走來。

他一身黑亮的全身鎧甲,鎧甲之內隱隱有金光流溢。

他身體的每一個部分甚至是頭髮,都被鎧甲包圍,冇有一片肌膚外露,甚至連雙眼,也被麵甲上鮮紅色的寶石片擋住。

鎧甲的造型猙獰誇張,肩頭、膝蓋、肘部等各地突出鋒利的尖刺。

鎧甲身後,血色的蝠翼展開十米,宛如魔鬼之翼,輕輕一動,流火盪漾。

他每邁出一步,腳下就有一環白色光環擴散,直至三千米之外,宛若踏湖而行。

他的身後,一麵漆黑的神威圖壁被薄薄的黑霧籠罩,那彷彿是一座囚籠,好似有無數巨物在霧中蠕動掙紮。

漆黑的神威圖壁之下,鮮血滴落,凝成瀑布,緩緩流淌。

在低位階的眾人看來,這隻是一個看起來很威武的戰士。

但在高階眾人看起來,此人一出,天光暗淡,一界昏黃。

他彷彿無儘世界的暗,遮擋無限位麵的光。

他明明隻是在半空行走,可每個人卻感覺他正好踏在自己的心臟之上。

他一抬腳,萬物寂靜。

自己彷彿被無形的力量囚禁,心不動,血不流。

他落腳,自己心臟才重重一跳,血液流動。

當他另一隻腳抬到最高處時,自己的心臟再次停止跳動,血液再次停止流動。

“真神……”

一些人從嘴裡緩緩擠出一個詞語。

奪天地之光,定凡物生滅。

“這是宙斯神係哪一位神靈的化身或是新神?”

各處問聲竊竊私語,卻冇有答案。

蘇業盯著這個突然冒出的神秘神靈,眼中光華閃動,麵色平靜。

“誰認識這個神靈?”歡笑泰坦笑著,也皺著眉。

所有泰坦搖搖頭。

“他的力量氣息引而不發,但遠遠超出新神。我甚至有種感覺,我在麵對一尊上位神,甚至是未來的主神。”

“這難道是宙斯神係的底牌嗎?”歡笑泰坦望向蘇業。

蘇業一言不發,繼續盯著神秘神靈。

一個年輕的泰坦低聲問:“這個神秘神靈,能威脅我們嗎?”

“應該不會,蛇臂泰坦與晨光泰坦的力量,你們也見識到了,哪怕被大封禁壓製,一擊也有下位神的威能。”

“蘇業,你怎麼看?”歡笑泰坦死死盯著蘇業。

其餘泰坦立刻轉頭,望向蘇業。

蘇業依舊一言不發。

泰坦們相互看了看,滿麵疑色。

歡笑泰坦沉聲道:“馬上通知所有泰坦,動用所有力量,查清這個神秘神靈的來曆!”

“遵命!”

一個年輕泰坦匆忙跳下城牆,奔回城內。

歡笑泰坦自言自語道:“這個神秘神靈很不一般,我有種不詳的感覺,或許,應該讓蛇臂泰坦與晨光泰坦回來。”

突然,晨光泰坦消失在原地,瞬移到神秘神靈之前。

晨光泰坦身後的神威圖壁,突然轉化為一個直徑百米的圓盤浮雕,整座浮雕,是一顆古樸神秘的太陽圖形,金光閃爍。

太陽圖壁驟然急轉,他一拳揮出。

巨拳之外,火與光芒環繞。

火與光芒之外,星辰閃爍,一圈圈空間波紋盪漾。

在百米高的巨人麵前,對麵的神秘神靈宛如小小的螞蟻。

這個小螞蟻,竟微微矮身,左腳前踏虛空,右臂迎向晨光之拳,一拳轟出。

星辰銀芒與黃金之光交織成真神獨有的星辰神力,宛如浩瀚星海凝聚在巨拳,擊中泰坦之手。

轟!

白光暴起,神光四濺。

神秘神靈急速倒退,身體後仰,至百米外後,身形猛地停住,宛如紮根大地的巨樹,屹立不倒,上身慢慢挺直,彷彿彎曲的鋼鐵被巨力生生掰直。

晨光泰坦竟然倒飛萬米,點點金光自他倒飛的路上飄落。

每一滴金光落地,必然發出巨錘敲擊巨石的劇烈轟鳴,甚至隱隱像是雄壯的樂曲。

泰坦之血,大地之歌。

一滴又一滴黃金球狀的泰坦之血砸裂大地,反彈向半空,發出刺耳的呼嘯聲,重新飛入晨光泰坦的身體。

晨光泰坦站立半空,胸口劇烈起伏,左手握著遍佈裂痕的右臂,死死咬著牙,麵容猙獰。

整條右臂,抖動不止。

所有人目瞪口呆。

蘇業同樣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泰坦之體,萬世第一。

從來冇有任何神係的神靈,能在神體的對撞中,勝過泰坦。

今天,被證明是謠言。

歡笑泰坦喃喃自語道:“他有泰坦神體。”

“什麼?”

神秘神靈身後的方形黑色的神威圖壁徐徐變形,化作一輪直徑千米的巨大圓盤石壁,徐徐轉動。

這麵神威圖壁,與晨光泰坦的極其相似,放大了十倍,隻是,閃爍著不是金光,而是漆黑的烏光。

“這個世上,怎麼會有黑暗太陽圖壁。”一個泰坦喃喃自語。

突然,新火城中整整四道烈如太陽的浩瀚泰坦神力沖天而起。

蘇業與所有泰坦回頭望去。

除了之前見過的炎瞳泰坦,還有三個隻在泰坦典籍中見過的二代泰坦。

山丘泰坦阿爾克尤納宇斯,全身宛如黑白相間的花崗岩巨像,一雙純黑的雙眼宛如幽潭。

流水泰坦波呂波特斯,全身由凝膠般的水流組成,通體透明,雙眼若巨大的深藍漩渦。

霜白泰坦律杜斯全身覆蓋霜雪,眼球雪白,兩眼之中各有一瓣雪花徐徐旋轉,他是冰霜泰坦的弟弟。

泰坦們大聲歡呼。

魔物大軍愣了片刻,興奮地吼叫。

原來,泰坦一直在隱藏實力。

“你到底是誰?”晨光泰坦周身燦爛的金色神力噴發,宛如熔化的黃金在右臂流淌,修複軀體。

神秘神靈一言不發,靜靜地望著晨光泰坦,周身的漆黑神力沸騰,一條條神力條帶在周身亂舞,宛如太陽周邊的火舌吞吐。

他身後的黑暗太陽圖壁,越轉越快,碾磨天地的巨響,震得附近的所有人頭顱轟鳴。

神秘神靈微微矮身,雙腳一踏,白色的氣勁炸開,方圓數公裡內的大地塌陷。

神秘神靈瞬間出現在晨光泰坦麵前。

晨光泰坦倉促揮拳。

轟……

強勁的力量翻騰,瞬間形成一金一黑兩團不斷擠壓的光團,隨後兩個光團炸裂

一個金色的影子倒飛向天空,飛出大氣層,直入太空。

神秘神靈不僅冇有後退,反而化作漆黑火線,直直向外太空飛去。

“下來!”

蛇臂泰坦突然出手。

億萬蛇群驟然出現高空,凝聚為一座上粗下細的萬蛇之山,高達萬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