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大錘淚汪汪道:“陛下,我太強了,甚至有那麼一瞬間,以為我已經是神王,遠遠超越您。我現在不僅在鍛造技藝方麵擁有神級力量,可以快速製造下位神器,我現在的身體,也已經是實打實的泰坦神體!我現在是真真正正的泰坦矮人王了。”

蘇業向正坐起來的暴怒魔神挑了挑下巴,道:“去,跟他打一架。”

“我……陛下您不再考慮考慮?給我施加點防護魔法什麼的?”王大錘問。

蘇業瞥了他一眼,他急忙衝向暴怒君王。

身高五十多米的暴怒君王輕輕晃了晃頭,得虧自己的魔神軀體恢複能力強,否則已經被活活砸死了。

咦,怎麼有個小東西飛向自己?

暴怒君王定睛一看,就見全身金光燦燦的王大錘越來越近,他那雷霆環繞的右拳越來越大。

什麼情況?

“是陛下的命令!”王大錘一邊竊喜,一邊全力出拳。

轟!

暴怒魔神還冇等反應過來,隻覺麵部劇痛,後腦重重砸在地上,眼冒金星。

王大錘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雙手。

“我……我能一拳打爆魔神的狗頭了?”

“彆臭美,他被我耗儘力量,而且冇使用防護能力,不然不會這樣。”

蘇業話是這麼說,但卻仔細觀察王大錘。

自己所有的仆從中,隻有王大錘的血脈與巨人和泰坦最為相近,巨人大君與泰坦領主的力量對他的加持,至少相當於自己的五成。

這五成力量,足以讓他擁有下位神級的力量。

隻不過,王大錘應該空有力量,若跟暴怒君王生死相搏,被打爆狗頭的是他自己。

暴怒君王陰著臉,緩緩站起,眼角急速抽搐,那魚尾紋像是被無形的大手撥弄彈奏的一曲激昂軍樂。

蘇業微笑道:“你不準使用魔法,全力以赴近戰,記得,儘量彆破壞巨人丘陵。”

“遵命!”

暴怒君王大步邁向王大錘。

“不要啊……”

魔神暴揍王大錘,在巨人丘陵上演。

蘇業仔細觀察,王大錘的戰鬥技巧在暴怒君王麵前不值一提,但是,麵對狂風暴雨般的攻擊,王大錘竟然隻是傷而不死。

最終,暴怒君王找到機會,一記下勾拳打在王大錘的下巴上。

王大錘被擊飛到千米高空,重重摔下,口吐白沫暈過去。

蘇業眯眼盯著暴怒君王,緩緩道:“你好像在藉機表示什麼。”

暴怒君王立刻擠出難看的笑容,道:“陛下,您誤會了,我是脾氣好得不能再好的溫和君王。”

“記得好好修煉,不然以後真打不過王大錘,你堂堂魔神的臉往哪兒放?”蘇業說完,消失在巨人丘陵。

暴怒君王麵色一沉,瞬移到王大錘麵前。

王大錘輕哼一聲,睜開眼,隻看到一個模糊的火焰巨物重重落下。

暴怒君王暴揍完畢,就地坐下,一臉焦慮。

“照這個樣子,我在陛下身邊的地位不保啊,陛下簡直就是個變態,怎麼突然擁有那麼恐怖的力量?難道他真是……”

“發生了什麼?”王大錘晃晃悠悠起身。

暴怒君王笑嗬嗬伸指拍拍王大錘的肩膀,道:“大錘老弟,陛下想讓我教訓你,我特意手下留情,不然你早就被我打爆了。”

“哦,多謝暴躁老哥。對了,你再講講魅魔女王的韻事。我現在擁有泰坦神體和巨人大君力量,再過幾年,我可以試著勾搭一下魅魔女王……”

暴怒君王翻起白眼。

這對主仆,嗬嗬……

回到法師塔,蘇業冇有休息,開始使用魔法解析自身的巨人大君和泰坦血脈的力量。

在掌握了大量的神級力量後,深入研究各種神級力量成為當務之急,所以蘇業在前人的魔法基礎上,創造了偽神級的魔法解析術,用以分析神級的力量。

為了與神秘神靈一戰,蘇業緊鑼密鼓地準備。

一個月後的清晨,蘇業睜開眼,緩緩活動身體。

唰……

傳奇分身出現在身邊,換上黑色的鬥篷,覆蓋全身,將麵容藏在陰影之中。

“去吧。”

傳奇分身消失在法師塔中。

轟隆隆……

新火城的上空,傳來輕輕的震動聲,接著,碩大的浮空之城緩緩啟動,飛出城外。

不一會兒,浮空城停留在神峰城外,在地麵留下巨大的陰影。

所剩無幾的泰坦大軍發出震天的狂吼。

新火城城牆上的泰坦們長長鬆了一口氣。

蘇業終於出手了。

炎瞳泰坦、山丘泰坦與流水泰坦出現在城牆後,三個巨人比城牆還高。

這三人,全身傷痕累累,許多新傷泛著鮮紅色。

在蘇業修煉的這幾天,三人已經分彆跟神秘神靈交手,但每戰必敗。

好在三人冇有衝動,一旦感覺不支,立刻撤退。

“他能行嗎?”流水泰坦低聲問。

“不清楚。”山丘泰坦道。

“你說呢?”流水泰坦望向炎瞳泰坦。

“第一眼,我就知道他與眾不同。他既然出手,至少有九成的勝算。”

“我們拭目以待。”

泰坦大軍徐徐撤退,戰場恢複了平靜。

萬裡晴空之下,直徑三公裡的浮空城懸停空中。

浮空城上,小小的山城聳立,一個巨大的藍色六芒星鋪開,粗大的魔力線將七座象牙白的法師塔緊密連接在一起。

每一座法師塔中,都站立著上百位傳奇、英雄甚至半神大師。

魔法的輝光閃耀,魔力的氣息翻滾,整座浮空城都被無形的護罩包裹。

隨後,一朵朵巨大的深藍花瓣自浮空城的邊緣綻放,層層疊疊,不斷擴散,讓整座浮空城化作一座巨大的花朵。

各方勢力難以置信地望著原本平平無奇的浮空城。

那每一片花瓣蘊含的魔力,都相當於一尊下位神的魔力總量。

神峰城的神靈化身與偽神們原本信心滿滿,但看到千神花瓣綻放,目光慌亂。

換算成神力,自己的本體,也就隻配當一瓣花,配不上兩瓣。

“天啟術士的獎勵嗎……”

眾人不斷猜測。

“諸位早上好。”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蘇業的聲音傳遍戰場,蘇業的身影,站立在主法師塔的頂端。

晨風之中,黑袍飄蕩。

宛若神明,俯察一界。

蘇業伸出右手,食指點向下方的神峰城。

“超魔-魔能迴環-無限-超裂解術!”

一個全新的超魔技巧,展示在眾人的眼前。

正在利用各種方式觀戰的各地魔法師群體徹底沸騰。

深紅眼窩與超新星議會中,傳來無法遏製的歡呼。

原來,蘇業真的又創造出了隻存在於設想中的超魔技巧。

四千多個傳奇化身在蘇業身後排成一麵牆壁,他們周身,一朵朵深藍色的金盞花綻放。

每個傳奇化身周圍,都環繞著一圈魔力花朵。

每一朵魔力花朵都呈不同的狀態,有的完全閉合,有的微微綻放,直到完全綻放,好像在不斷循環。

以神峰城為中心,四麵八方浮現數以萬計的光點。

光點一閃,一道道百米粗的彩色洪流宛如絢爛的光之瀑布,傾瀉於神峰城的護罩上。

數以萬計的光之瀑布淹冇全城。

傳奇化身周身的花朵圓環不斷旋轉,在旋轉的過程中,每一朵花都在按照既定的順序快速開放,直至凋謝。

每凋謝一朵花,就會有一朵新的花苞補上,如此往複,循環不休。

每一朵花開放,就會釋放一道超裂解術。

與此同時,冰風雙後手挽手出現,兩個人與身邊的小精靈一起釋放極寒風暴,足足200餘層。

神峰城的護罩驟然變暗。

“投入魔能神晶!快點!不計一切代價!”

傾盆大雨般的裂解虹光與極寒風暴籠罩巨大的神峰城,神峰城的護罩忽明忽暗,若隱若現。

但是,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神峰城的護罩漸漸穩定。

歡笑泰坦輕歎一聲,道:“不愧是上位神器。論魔力消耗,蘇業一個人耗不過整個宙斯神係。”

“我們怎麼辦?再等等。”

於是,從早到晚,蘇也冇停下。

神峰城紋絲不動。

神峰城的神靈化身們一臉肉痛。

突然,炎瞳泰坦徐徐升到高空,他的火焰雙目快速翻滾,濃烈的火焰氣息瞬間籠罩方圓百裡。

神峰城中,一直未露麵的神秘神靈,出現在城牆之上,猛地一踏城牆,氣勁四散,轟地一聲衝到浮空城下方,全力揮出一拳。

砰!

龐大的浮空城宛如被掀翻的巨大桌子一樣,急速翻滾著向高空飛去。

觀戰的魔法師無比駭然,那可是浮空城,那就是一座大山,竟然經不起神靈一拳?

幾秒後,浮空城停止翻滾。

魔法師們鬆了口氣,浮空城上竟然冇有絲毫破損,六芒星法師塔群擋住了神靈一擊。

那神秘神靈化為一道烏光,撕裂空氣,發出尖嘯,衝向高空的浮空城。

蘇業身後的四千多傳奇化身同時收回又同時冒出,齊齊指向神秘神靈。

“群山鎮封術!”

高天之上,半透明的青山連綿,萬重層疊,隨後迅速縮小,化作漫天流光,衝進神秘神靈的身體。

萬座大山,齊齊壓上。

正在急速飛行的神秘神靈突然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驟然下落。

與此同時四千化身齊齊換魔法,齊齊指向神秘神靈的落點。

“怒雷!”

神秘神靈重重摔在地上,而後,黑雲滿空,萬裡漆黑。

轟!

轟轟轟轟……

一道道直徑百米粗的紫黑色毀滅雷霆,宛如扭曲的千米神龍,自天而降,層層疊疊轟擊,無休無止落下。

每一瞬間,千雷轟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