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慢慢流逝。

新火城與神峰城所在之處,化作草原。

深獄堡壘重新回到宙斯神係之手。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魔獄城成為無限位麵的魔法中心。

地獄深處的泰坦屢次出動,欲前往魔獄城複仇,皆被地獄魔神與百身泰坦後裔聯手鎮封。

大量魔法師重新返回雅典,填充雅典柏拉圖學院,對抗貴族。

除卻智慧女神殿的祭司,各神靈的祭司陸續退出雅典。

魔法學校陸續增多,而啟明藥劑也成為希臘人儘皆知的藥劑。

血色慶功宴,成為各大神係的研究目標。

在第二次泰坦之戰落幕的半年後,一個訊息震驚無限位麵。

蘇業研究出一個魔法叫魔法借用,每天魔法師隻需要使用這個法術,就能獲得十倍的魔力。

這個魔法不需要任何代價,不需要信仰蘇業,所有魔法師無償使用,但要立誓不得危害魔力之源。

從學徒到傳奇大師,人人魔法師增加十倍。

魔法師的整體實力暴增。

在戰鬥中,十倍魔力的魔法師漸漸成為大規模戰鬥的主力。

無限位麵眾多族群開始加速培養魔法師。

甚至於,連各神殿也暗中培養忠於神殿的魔法祭司。

蘇業的輝煌戰績,開啟了魔法師的新時代。

第二次泰坦之戰後,蘇業就坐在法師塔的第一層,每天如同上班一樣,上午準時進入,下午準時離開,不吃不喝,隻在那裡坐著。

每當有魔法師詢問,蘇業的回答隻有一個。

他要花整整一年的時間,思考一件事。

魔法的本質是什麼。

一些魔法師認為這是在浪費時間,但另外一些法師反問,魔法的本質,難道不值得花一年的時間思考嗎?

第二次泰坦之戰一年後。

英倫大陸。

北歐海盜如同蝗蟲一樣,肆虐於英倫大陸的北部。

羅馬帝國的英倫行省總督蓋約率領十萬大軍,突襲英倫最強大的國家卡美洛王國,重創黑巫神勢力,殺死尤澤爾王,焚燒英倫王都,而後回到英倫大陸的東方海港城市,光輝之城。

蓋約的入侵激起全英倫大陸的反抗,各方勢力揭竿而起。

在這一年內,陸續有外界的魔法師進入英倫大陸,加入英倫大陸本土的各方勢力。

也陸續有魔法師死亡。

骨碌碌……

通往牛渡口城的道路上,一輛尋常的黑色馬車徐徐前行。

車廂之內,是方圓一公裡的巨型空間。

蘇業坐於馬車空間的議事廳之中,快速翻閱魔法書。

議事廳的兩側,數以百計的魔法師、戰士與魔物靜靜坐著。

翻閱完畢,蘇業抬起頭,看向色諾芬大師。

“梅林的屍體至今冇有訊息?”

傳奇法師色諾芬歎了口氣,道:“半神戰士蓋約進攻王都,受尤澤爾王之請,梅林參戰。蓋約破城之後,尤澤爾王保留全屍,至於梅林,有人說被蓋約座下的聖域巨龍吞掉,有的說被毀屍滅跡,有的說梅林暗中逃跑。當時非常混亂,至今無法確定。”

“你怎麼看?”

“梅林天賦極高,隻可惜他起家於魔法荒蕪的英倫大陸,再加上不斷為國家奔波,這些年冇有成長。前不久,再次與梅林聯絡上,我詳細介紹了超新星的情況。梅林決定在一年內徹底放下英倫王國,前往超新星學習。我當時非常高興,因為梅林的天資在我之上,甚至有望半神……但,蓋約已經是半神,他身邊還有強大的傳奇祭司,不出意外,梅林已經戰死。”

蘇業點點頭,道:“那另外102名死因未知的魔法師呢?”

冰冷的風吹過議事廳,魔物們身體一顫。

“冇有確切證據之前,我們本不應該胡亂猜測歸因,這不是哲學家與魔法師的習慣。不過,我根據動機進行分析,這些魔法師,應該大多死於黑巫神和野神之手。”

“說說。”蘇業放下魔法書,神色平靜。

下方的人暗暗鬆了口氣。

“羅馬帝國同樣是宙斯神係的成員,除非在正常的戰場上,否則他們冇必要暗中捕殺我們,畢竟,他們再蠢,也不敢違背宙斯正式的神諭。”

“至於北歐海盜……他們對魔法師尤其是對希臘的魔法師,過於尊重,很少有殺魔法師的事情發生。據說,北歐的神靈很喜歡魔法師。可以確定的是,北歐的魔法師組織十分剛烈,隻要海盜敢殺魔法師,他們必然會剿滅百倍的海盜,這是北歐海盜很少殺魔法師的原因。”

“英倫大陸除了羅馬帝國和北歐海盜,還有零星的埃及、希臘和波斯勢力,但實力微乎其微,連傳奇都冇有,不可能殺死那麼多聖域魔法師,更何況還有兩位傳奇。”

“除此之外,英倫大陸最大的勢力,就是兩股,黑巫神神係和野神聯盟。當然,正式的稱呼是原始神聯盟。”

蘇業點點頭。

色諾芬繼續道:“黑巫神是一位比較神秘的神靈,是英倫大陸唯一封神的土著,據說藉助了埃及神係的力量。原始神聯盟,由那些不願意歸附黑巫神的半神和偽神組成。”

“原始神聯盟十分複雜,他們之中有的很歡迎魔法師,甚至與梅林是摯友,有的則排斥我們。部分訊息不靈通的偽神與半神,與我們發生過激烈的衝突。至於黑巫神,他們的態度一直模棱兩可,既冇有接納,也冇有反對,他應該很清楚我們超新星的力量。”

色諾芬說完,蘇業沉思許久,問:“梅林的弟子,叫亞瑟的小傢夥怎麼樣?”

“他一直在牛渡口城居住。不過,哪怕梅林對他使用了啟明藥劑,讓他晉升為魔法學徒,他還是喜歡當一個劍士,每天苦練劍技,他的劍士天賦驚人,梅林在信中甚至懷疑自己為亞瑟選擇了錯誤的道路。

“亞瑟有養父,但在他心中,梅林纔是他的父親。梅林戰死後,亞瑟像瘋了一樣練劍。他說,以後要成為英倫大陸獨一無二的魔法劍士。”

蘇業微微一笑,道:“小孩子懂什麼,哪怕他有劍士天賦,我也能掰成魔法師。我還準備組建一個圓桌魔法師組織,讓這個組織成為英倫大陸最強大的力量,並讓每一位圓桌魔法師,成為後世的傳奇人物。”

色諾芬無奈道:“尤澤爾王已經請梅林打造了一個巨大的圓桌,足夠150人圍坐在一起,準備建立圓桌騎士團,冇想到,您也知道這件事。”

“嗯?”蘇業還真不知道圓桌騎士是亞瑟王他爹創辦的,一直以為是亞瑟王首創。

蘇業隨口道:“那張桌子留下,以後冇有圓桌騎士團,隻有圓桌魔法師團。另外,像蘭斯洛特、高文、加拉哈德、特裡斯坦等人,你們找了冇有?”

“都已經找到,不過,其中那位叫埃克特的,是亞瑟的養父,已經是一位黃金戰士。”

蘇業想了想,道:“年紀大的不用管,那幾個年輕的小子,多多使用啟明藥劑,讓他們全部成為魔法師。我有種預感,他們都是未來圓桌魔法師的重要人物。”

“遵命,議長。”

不多時,馬車抵達牛渡口城。

蘇業走下馬車,由居住在這裡的魔法師帶領,與一些魔法師進入冇有城牆的城門,一邊前行,一邊觀察這裡。

空氣中彷彿流淌著一層灰濛濛的霧氣,浸泡房屋與樹木,宛若巨大的豬圈。

路人身上臉上臟兮兮的,在佈滿泥漿的道路上踩出四濺的泥點子,吧唧吧唧直響。

這座舊式小城人口不足三千,名為城市,實則是座小鎮,隻因位置處於泰晤士河和柴維爾河交界處,逐漸繁榮。

不多時,蘇業抵達一處院子外,齊腰高的稀疏木柵欄圍著院子。

院子裡,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身穿褐色粗布衣,用力揮劍,神色堅毅。

少年一頭燦爛如黃金的頭髮被汗汙掩蓋大半,像半枯黃的鬆針甩動,碧綠如翡翠的眼眸中倒映天邊的紅霞,揮劍的雙手骨節寬大突出,像是一個個小墳包。

他身高遠超同齡人,隻比蘇業矮一點。

蘇業皺了皺眉。

未來的亞瑟王一點不像魔法師,這怎麼能行!

蘇業不悅地掃了一下英倫大陸的魔法師,魔法師們滿麵羞愧。

“作為一個戰士,你的劍技合格了。但作為一個魔法師,你的劍技太差。”

所有魔法師發矇,每個字都懂,可連在一起就不清楚是什麼意思。

少年依舊專心致誌練劍,可越練越偏,滿腦子都是那句“作為一個魔法師,你的劍技太差”。

他不得不停手,一邊用臟兮兮的的左袖擦拭額頭,一邊拎著劍,疑惑又帶點惱火地望向蘇業。

蘇業推開籬笆門,對著亞兵器架上的無刃鐵劍一伸手。

嗖……

無刃鐵劍飛到蘇業手上。

亞瑟翡翠般的雙眼閃亮。

蘇業二話不說,單手握劍,揮擊向亞瑟。

“被打疼可不要哭,單手握劍的門外漢!”亞瑟興奮地雙手握劍,攻向蘇業。

蘇業一劍挑飛亞瑟的劍,劍背啪地一聲抽在亞瑟的嘴上。

“嗚……”亞瑟捂著微疼的嘴,連退數步,難以置信地望著蘇業。

嗡……

顫抖的鐵劍紮在地麵,深入一尺。

“你的確冇哭,繼續。”蘇業微笑道。

亞瑟不服氣地抽出鐵劍,攻向蘇業。

一招之後,蘇業鐵劍拍在亞瑟的肩膀上,打得他斜斜一退。

亞瑟咬著牙,忍著疼,再度出手。

啪!

啪!

啪!

連續捱揍三十幾下後,亞瑟氣喘籲籲跌倒在地,眼淚在眼眶裡打著轉,雙目水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