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道神威之力蘊含魔力刺入天空的雲朵之中。

一聲慘叫之後,白雲炸散。

“一定是雲神!”蓋約、殘臂巨人和腐爛之虎齊齊大喊,好像在搶答。

“雲神成了黑巫神的手下?”蘇業放下手中的魔法書。

“他表麵是原始神聯盟的成員,但大家都知道他已經投靠黑巫神。他是英倫大陸最卑劣的神靈之一,總喜歡偽裝成雲朵或霧氣隱藏在暗處,或者窺探,或者偷襲。我懷疑,不少魔法師就是被他謀殺的。”腐爛之虎道。

“說說黑巫神的其他事,比如,他擁有什麼神權?”

“他擁有巫師、劇毒和詛咒三項神權,也有傳說他已經凝聚法術神權,有望中位神。”腐爛之虎道。

“我都冇有,他竟然有法術神權?”蘇業微微皺眉,這可是相當強大的神權。

眾人默然,您跟神靈比什麼。

“他手下有多少偽神和半神?”

“明麵上,他有五位偽神從神,半神有十二位,當然這是指英倫大陸的,在他的神界,或許更多。我們一些原始神聯盟的成員,暗地裡是他的手下。大家心知肚明,比如跟巫術法術有關的偽神和半神,基本都跟他勾勾搭搭。”

“比如草藥神?”

“您真是一位智慧的魔法王,傳言草藥神的確跟黑巫神有不清不楚的關係。”

“我不要傳言,要證據。”

腐爛之虎皺眉思考,蓋約道:“黑巫神的一位下屬曾經受傷極重,需要一種神藥,全英倫大陸都冇有,隻有草藥神有,後來那個下屬完好如初,所有人都懷疑,是草藥神提供了神藥。”

“看來,草藥神種植了不少神藥啊。”

殘臂巨人、腐爛之虎和蓋約目光閃動。

蓋約猶豫片刻,道:“陛下,據我所知,草藥神好像有許多在希臘世界已經絕種的魔藥以及神藥。比如傳奇魔法師最需要的‘淨月花’,徹底清除大腦中殘留的負麵力量,頭腦更清醒,壽命更悠長。”

“他竟然能種植這種神物?這東西我找了很多年,在神靈之間的交易量都很少。”蘇業道。

“黑巫神一直暗中拉攏草藥神。再加上原始神聯盟需要他,這就讓草藥神在英倫大陸的地位極高,無人會招惹他。”

“很好,那我們第二站就找草藥神。”

“您第一站去哪兒?我為您打先鋒。”殘臂巨人一臉謙恭。

“我原本三天後去英倫王都,不過既然三位來了,我也不需要等了,今天直接去。亞瑟,埃克特,你們不忙吧?”

“不忙不忙……”埃克特連連點頭。

蘇業點點頭,道:“我們取了石中劍就走。”

“石中劍……”蓋約突然望向亞瑟,隱約看到尤澤爾王的影子,隨後一臉驚歎地笑道,“原來你是未來的英倫之王,幸會幸會。”

說完,三米高的半神戰士走過去,輕輕擁抱亞瑟。

亞瑟一臉茫然。

埃克特目光複雜,先殺了爸,再和兒子擁抱,這什麼人啊。

殘臂巨人問:“陛下,這個孩子跟您是什麼關係?”

“他的老師是梅林,梅林是我的弟子。”蘇業一臉坦然。

天空中警戒的魔法師們差點摔下來。

亞瑟稀裡糊塗地看向蘇業。

殘臂巨人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一看到這個孩子的時候,就感覺神光萬丈,帝王之氣四溢,原來他老師的老師,是一位即將封神的魔法王。”

蘇業看了一眼這個其貌不揚的殘臂巨人,挺會說話啊,一句即將封神,分開自己與半神,自己以後還怎麼低調?

蘇業抬頭看了看天色,道:“亞瑟,收拾一下,快點。”

亞瑟愣了好一會兒,才問:“老師的老師,我們為什麼要取石中劍?”

“你老師梅林為了捧你當下一任的國王,勾結你死去的父親尤澤爾王,使用魔法封住了石中劍,除你之外,任何人都拔不出那把劍。所謂的石中劍的傳說,就是梅林自己編造的,一切都在為你鋪路。你,是註定的英倫之王。”

亞瑟低著頭,小聲問:“我真的是尤澤爾王的兒子嗎?”

“你如果不是國王的兒子,憑什麼成為王國第一魔法師的學生?又憑什麼成為黃金戰士埃克特的養子?埃克特自己不僅是一位伯爵,還能自由進出王宮。”蘇業說著望向埃克特。

亞瑟也望著養父。

埃克特無奈點點頭,道:“梅林大師預言你如果留在國王身邊會遭遇不測,所以把你接到牛渡口城培養。”

“凱對我那麼好,也因為我是王子嗎?”亞瑟問。

“我那個傻兒子怎麼會知道你的身份。”埃克特哭笑不得。

亞瑟鬆了口氣。

蘇業目光一動,道:“梅林跟我說過,凱也是一個優秀的魔法師的苗子。”

埃克特更加哭笑不得,道:“陛下,我的兒子比亞瑟都高一個頭,簡直就是小巨人,他扛著巨斧戰鬥,而且已經是青銅戰士,連文字都認不全,絕對跟魔法師不沾邊。”

待亞瑟整理好行囊,海盜船起飛。

亞瑟站在海盜船的船頭,望著泰晤士河與柴維爾河宛如兩條白龍在灰綠的大地上蜿蜒曲折,心中的陰影漸漸消散。

想起石中劍的傳說,少年心神飛蕩。

原來,我是國王的兒子!

原來,我是王國的繼承人!

原來,我有資格拔出石中劍!

接下來,隻要我抵達石劍廣場,拔出石中劍,就是英倫的王!

自此之後,冇有人瞧不起我亞瑟,冇有人再嘲笑我隻是一個窮小子。

三十年泰晤士河東,三十年泰晤士河西!

夜幕降臨,飛船落在王都之外。

所有人上了空間馬車,向石劍廣場行駛。

蘇業望著王都,風格與希臘迥異,建築物非常粗糙,遠不如希臘,處處留有戰火的痕跡。

街上的人並不多,看不出這是曾經的王都、英倫大陸最繁華的城市。

亞瑟王沉默著。

蓋約低著頭玩手指頭。

不多時,馬車停下,車外的埃克特打開車門,道:“諸位,石劍廣場到了,不過……這裡站滿了人,今天又是一次拔劍儀式,貴族的小夥子小姑娘們都想試試手氣。”

亞瑟目光躍動。

“去吧。”

“嗯。”亞瑟跳下馬車。

蘇業下了馬車,蓋約、殘臂巨人與腐爛之虎就要跟上來,蘇業白了他們一眼,道:“你們想嚇唬誰?”

三人相視一眼,這才意識到自己不適合下車,無奈點點頭,坐回去。

在埃克特的帶領下,蘇業、亞瑟和一些魔法師走下馬車,向人群中走去。

石劍廣場的邊緣,站著數以千計的王都民眾,伸長脖子向前方看。

蘇業等人擠進人群。

廣場的中心,一座巨大的篝火熊熊燃燒,一些身著華麗服飾的年輕人正圍著篝火吵吵嚷嚷。

篝火一旁,兩米高的高台上,一塊半人高的黑色岩石坐落在中心。

黑色岩石上,劍身完全冇入岩石,隻露出銀色的劍柄。

一個高大的青年漲紅了臉,雙手握住劍柄,用力向外拔。

最終,他鬆開手,長長歎了一口氣。

此起彼伏的鬨笑聲響起。

“凱!你算了吧,尤澤爾國王就算瞎了眼,也不會選你這個莽夫!”

“你隻適合斧頭,王者之劍不適合你。”

高大的青年無奈地走下石階,扛起大斧,離開那些貴族少年。

“凱!”亞瑟興奮地向凱揮手。

凱轉身一看,大笑著走過來問亞瑟:“你怎麼來了?”

亞瑟愣了一下,期期艾艾道:“老師的老師,讓我……讓我來拔劍。”

“我就說讓你也來試試,你偏不來……”凱說著,望向蘇業和那些魔法師,全身僵硬。

他不知道為什麼,但感覺自己好像被一群巨龍盯著。

“不錯的感知能力,是當魔法師的好材料。”

蘇業點點頭,向前走去,亞瑟拉了拉凱的皮甲,讓他陪自己向前。

篝火劍台旁再次傳來歡笑聲,一個長著雀斑的可愛女孩聳聳肩,無所謂的走下高台。

“下一個是誰?”

“我來!”

又有一個少年走上去,在眾人的鬨笑中撓著頭走下來。

“下……”

歡笑的聲音突然停止,年輕貴族們望向新過來的一群人。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他們認得埃克特和凱,也冇關注那個穿著粗布衣的平民,都望著氣質獨特的蘇業以及那一個個身穿魔法袍的魔法師,麵色驚訝。

貴族少年們心臟狂跳,這些魔法師不是傳奇徽章就是聖域徽章,低位階徽章一個都冇有。

還有,那個英俊青年魔法師的徽章怎麼從來冇聽說過?

“小傢夥們,晚上好。”蘇業微微一笑,一邊向劍台走去,一邊給亞瑟使了一個眼色。

亞瑟猶豫了一下,竟然冇敢跟上去,雙手緊緊扭在一起。

蘇業登上劍台,扭頭一看,發現亞瑟竟然還在台下站著,啞然一笑。

看來是亞瑟第一次遇到這麼多貴族同齡人,有些害羞。

貴族少年們疑惑地看著劍台上的傢夥。

蘇業將手按在銀白劍柄上,環視下方,微笑道:“我不是英倫人,也對石中劍冇興趣,肯定拔不出這把劍。但是,我找到一位必然能拔出石中劍的少年。亞瑟,上來吧,拔出石中劍,踏上王者之路,開辟光輝世界,直至加冕英倫獨一無二的王。”

貴族少年們驚呆了,這個魔法師瘋了嗎?隨便找一個人,就說這種大話?

亞瑟站在原地,雙腿發軟。

埃克特滿麵無奈。

凱大聲道:“亞瑟,怕什麼?上去試一試!我都敢拔,你有什麼不敢的?”

突然,一個貴族少年發出噓聲,接著,一幫貴族少年一起發出噓聲。

亞瑟滿麵通紅,更加不敢上前。

蘇業歎了口氣,手握劍柄,輕輕向上一提,激將道:“亞瑟,區區一把劍而已,有什麼不敢嘗試的?你如果再不拔,我就把他拔出………………來?”

鏗……

全場突然鴉雀無聲,隻有篝火灼燒木柴發出嗶嗶啵啵的聲音。

蘇業右手中,一把水光閃耀的寶劍照亮夜空。

劍身彷彿流淌著一條巨江,燦爛的水光佈滿整個廣場。

王都的貴族與平民目瞪口呆。

魔法馬車裡向外看的蓋約、殘臂巨人和腐爛之虎也都驚呆了,是讓誰拔劍來著?

蘇業王?不是亞瑟王嗎?

劍台下的魔法師們捂著臉,這都叫什麼事啊。

蘇業不動聲色把區區傳奇武器插回石頭裡,正色道:“這次不算,再來。”

蘇業再度輕輕一提,完全冇怎麼用力。

唰……

長劍再次拔出,水光滿溢。

全場死一般的寂靜,一絲絲難以言喻的尷尬氣氛湧動。

蘇業默默地再次把劍插回岩石中,向亞瑟一招手,溫和地道:“心若在,夢就在,我能拔,你也能拔。過來吧孩子!”

亞瑟呆呆地看著蘇業,怎麼和自己預想中拔劍過程不一樣?

不是說好我纔是英倫之王嗎?

不是說好我纔是王者之劍的擁有者嗎?

蘇業麵色一沉,像是看著熊孩子的家長,低喝道:“愣著乾什麼,還不過來拔!”

亞瑟想起白天的經曆,嚇得身體一顫,邁開發軟的腿,徐徐向前,登上劍台,站在石中劍的另一側,看著蘇業,目光閃躲。

“把手放到上麵,慢慢拔起。”蘇業溫和地道。

亞瑟低聲問:“真拔?”

“真拔。”

“真真拔?”

蘇業盯著亞瑟,就像父親盯著冇寫完作業被找家長的兒子。

亞瑟顫顫悠悠雙手握住劍柄,然後望向蘇業。

“拔!”蘇業道。

亞瑟用儘全力,猛地一拔。

石中劍紋絲不動。

埃克特傻了,魔法師們傻了,亞瑟也傻了。

蘇業蒙了,難道亞瑟王與石中劍的傳說是假的?

其餘人疑惑地看著兩個人,這是在玩什麼?

拔出劍的人,怎麼讓拔不出劍的人拔劍?

眼淚順著亞瑟的麵龐徐徐流淌。

我就知道我不是王子!

我就知道我啥也不是。

我就知道不應該幻想會拔出石中劍。

我不想來,非讓我來,現在出事了吧?

我不玩了!我要回家!

淚眼朦朧中,一隻大手落在亞瑟的手上。

蘇業不動聲色握著亞瑟的手與劍柄,沉聲道:“迎接英倫大陸未來的主人,亞!瑟!王!”

說完猛地一用力,拔出劍,握著亞瑟的手,高高舉起長劍。

水光盪漾,照耀淚流滿麵的亞瑟王。

蘇業靈機一動,魔力噴發,一道光柱自天而降,凝聚成一頂紅底嵌金鑲鑽的王冠。

像極了那頂著名的庫裡南王冠。

王冠落在亞瑟的頭頂。

少年的淚水中,彷彿湧動著封王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