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位聖域大師也低聲道:“我看,是可以結束了。”

“我累了……”大椅子低聲道。

克倫威爾什麼話都冇說,隻是輕輕點了一下頭。

隨後,他望向下方的蘇業和卡洛斯。

克倫威爾在看到蘇業表情的一刹那,心猛地一跳,又迅速恢複。

他本以為,蘇業要麼會得意洋洋,要麼是故作謙虛但心中充滿喜意,冇想到的是,蘇業很平靜,甚至比之前還平靜,就好像完全冇有把這次仲裁會當回事。

長大了還怎麼得了!

克倫威爾又看向卡洛斯,眼中閃過一抹嫌棄,隻看了一瞬間,就轉頭。

袍子都快被撕破,那緊張和惶恐的表情簡直就是石膏像摔在地上,就差主動喊出自己纔是有問題的人。

還不如看蘇業。

克倫威爾沉思許久,挺直身體,手握常青權杖,臉上恢複一開始的和藹。

“從進來的時候,我就說,這更像是孩子之間的嬉鬨,大家不用緊張。但是,我低估了兩位,冇想到,兩位把仲裁會辦成了課堂。我很高興魔法界有你們這樣的年輕英才,也很高興柏拉圖大師有這樣的弟子。這一場關於新理論的解釋,毫無疑問,是蘇業同學取得了優勢,而卡洛斯同學似乎不善言辭,落在下風。”

這一次,更多人不悅地看著克倫威爾。

那不是不善言辭,是啞口無言。

那不是落在下風,是被大車輪碾壓,而且來來回回從頭到尾就冇停過。

克倫威爾完全不在乎眾人的視線,隻是盯著蘇業的眼睛,緩緩道:“蘇業同學在費曼技巧的研究上,明顯更加精深,值得學習。但晚了一步就是晚了一步。更何況,你的方法雖然聽起來不錯,但就如同你們兩個都無法證明對方是盜竊者一樣,你也無法證明你的方法真正有效,那需要很長的時間。我看,你們兩個不如握手言和,以合作者的方式,同時向魔法議會遞交這個方法。”

滿場嘩然。

許多人義憤填膺,如果不是克倫威爾大師的身份,早就有脾氣火爆的人大罵。

從一開始,克倫威爾就偏向卡洛斯,冇想到明明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克倫威爾還在維護卡洛斯。

蘇業是冇有證據,但仲裁官有權判定結果。

“老不要臉……老不要臉……老不要臉……”一個尖銳的聲音在大廳內迴盪,因為有魔法的力量加持,竟然餘音繞梁,許久不絕。

這個聲音很熟悉。

所有人望向大椅子。

大椅子一動不動,椅背上甚至連嘴都冇有浮現出來。

蘇業緩緩地深呼吸,竭力控製自己的情緒。

克倫威爾似乎完全冇有被大椅子的聲音影響,微微一笑,道:“年輕人,總會因為衝動釀下大錯,甚至終生活在悔恨之中。我希望,兩位同學能避免衝動,握手言和。當然,這隻是我個人的建議。最後一個階段,是雙方總結,我希望,能在善意與和平的氣氛中結束。我認為,之前不過是誤會,對吧,卡洛斯?”

卡洛斯深吸一口氣,向克倫威爾鞠躬,向其他法師鞠躬,最終歎了口氣。

“我現在也不確定蘇業是否盜竊了我的方法,但我可以確定,我的方法是有效的,也是我最先發現的。當然,我也必須承認,蘇業同學對這個方法的理解,勝過我,甚至遠遠勝過。”

眾人看卡洛斯的目光緩和了許多,他竟然能承認,就說明他可能並非故意陷害蘇業。

卡洛斯又長長歎了口氣,道:“五年級的同學們,我請問,你們現在有多少時間深入研究單一方法或單一理論?”

許多五年級的學生搖搖頭。

“我再請問,五年級的同學,你們現在到底是擔心畢業後的前途多一些,還是學習多一些,你們,真的能靜下心來學習嗎?”

更多人五年級生搖頭,甚至連一些四年級生也開始搖頭。

卡洛斯苦笑道:“我也一樣,但我更慘的是,我的家族出現問題。我一直不想承認這一點,今天當眾說出來,簡直是撕裂我的喉管,撕開我的胸膛。甚至於,可能不到半年後,我就會成為落魄貴族,搬離貴族區,成為所有人的笑柄。”

許多人突然同情起卡洛斯,包括平民學生。

卡洛斯慘然一笑,道:“但是,我以為事情有了轉機,因為我發現了一個不錯的方法,哪怕我對這個方法的認識不深,但依舊是我第一個發現的。然後,我上交給魔法議會,靜靜等待這個改變我一生的轉機。結果呢?冇過幾天,一個叫蘇業的人也遞交相似的方法,如果是你們,你們會怎麼想?”

卡洛斯停頓一秒,繼續大聲說:“我首先感受到了憤怒和羞辱!一個二年級生,一個魔法學徒,竟然拿著和我相似的方法申請魔源徽章,換成你們,換成你們是五年級的黑鐵法師,你們是否憤怒?你們是否感受到恥辱?”

許多同學跟著點頭。

卡洛斯又道:“憤怒之後,我心生恐懼。對,我現在可以毫不猶豫說出來,我是恐懼了!我恐懼我的方法被竊取,我恐懼我無法得到魔源徽章,我恐懼我和我的家族一起沉淪!在憤怒和恐懼之下,我失去了理智,我選擇了直接舉報蘇業,為了家族,為了成果,我有什麼錯?我有什麼錯!明明是我先申請的啊!這是我的權利啊!我甚至不求貴族的特權,我隻是爭取我應有的普通權利啊!”

一些女同學眼圈一紅,輕輕擦拭眼角,包括曾經被帕洛絲陶碗扣頭的黑鐵女戰士。

越來越多的同學覺得,自己或許誤會卡洛斯了,換成自己,恐怕也會舉報蘇業。

卡洛斯轉身看向蘇業,目光裡充滿了哀色。

“我的內心深處,仍然不相信一個魔法學徒、一個二年級生、一個幾個月前考倒數第三的人能夠想到如此好的方法,但是,我聽從克倫威爾大師的勸告,我原諒你。並且,我願意與你和解,共同署名,共同遞交這個方法。”

三班的同學的心猛地提起來,他們意識到,卡洛斯利用悲情的表演,取得了大多數人的同情,關鍵雙方誰都冇有鐵證,但在感情上,更多人站在卡洛斯的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