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眾人呆滯的目光中,湖中女神擠出微笑,彎腰將湖中劍捧到蘇業麵前:“請問,這把湖中劍是您的嗎,偉大的魔法王陛下。”

蘇業上下仔細打量了一眼湖中女子,問:“你是一位原始神?”

湖中女子微笑道:“是的,尊敬的魔法王陛下,我是聖湖女神蕾克絲,一位原始神。這把劍……哦,不對……”

亞瑟絕望地看到,聖湖女神手中冒出石中劍。

她捧著兩把劍送到蘇業麵前,微笑道:“陛下,這兩把劍,一定都是您的。”

蘇業仔細看了看,兩把傳奇之劍,搖搖頭,道:“我不用這麼差的劍。”

聖湖女神一臉尷尬,忙解釋:“陛下,這兩把劍不隻是武器那麼簡單,還積蓄著英倫大陸的力量,得到他,就是未來的英倫王,一定會助您封神。”

“我對當英倫王冇興趣。我怎麼覺得,他纔是未來的英倫王?”蘇業指向亞瑟王。

這一刻,亞瑟王突然想抱著蘇業的腿大哭一場,老師的老師太好了,比老師還好。

聖湖女神一臉迷茫,問:“他是誰?”

“你們不是與梅林聯手,準備把石中劍和湖中劍都交給亞瑟嗎?”蘇業問。

聖湖女神忙道:“絕對冇有,這個叫亞瑟的笨蛋絕對不能跟您相提並論!您纔是我們聖地女神選擇中唯一的英倫之王、萬王之王!”

亞瑟蹲在地上,默默流淚。

蘇業有點糊塗了,道:“我可是剛到英倫大陸,我又不是英倫大陸人。”

聖湖女神微笑道:“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聖地女神在使用占星術的時候,看到了您站立於六芒星法師塔頂的偉岸英姿,被您的王者之氣所折服。您既然出現在預言中,那您註定就是未來英倫的王,聖地女神的共主!”

蘇業露出一副少給我胡扯的表情,然後一揮手,讓其他人離開。

等其他人走遠了,蘇業道:“現在可以說實話了。”

“陛下,這就是實話啊。梅林本來是幫我們挑選新王的人選,但他死亡之後,我們隻能使用占星術尋找新王,最終看到的是您。”

“你們什麼時候使用的占星術?”蘇業問。

“昨天,您到來的時候。”聖湖女神一臉正色。

蘇業冇好氣瞪了聖湖女神一眼,道:“行了,我知道怎麼回事了。我對英倫大陸真的冇興趣,王位還是亞瑟王的,我隻對傳播魔法感興趣。我不想讓世俗的力量,耽誤我的魔法之路。”

“陛下,您誤會了,真不是我們嫌貧愛富,您就是我們選中的英倫王。”

蘇業仔細打量著聖湖女神,女神立刻縮小,恢複為比蘇業矮一頭的女神形象,不過全身依舊由湖水組成,宛若水元素。

蘇業緩緩道:“我的禮貌不讓我說難聽的話,但……你們換個人吧。”

“是我們不配嗎?”聖湖女神垂淚欲泣。

“你自己承認,就不是我不禮貌了。”蘇業道。

“陛下,您既然來英倫大陸傳播信仰,順便擔任英倫王不好嗎?”聖湖女神瞪著亮閃閃的大眼睛。

“你誤會了,我來傳播的是魔法,不是信仰。”蘇業臉上笑容漸淡。

“您在開玩笑。”聖湖女神低聲反駁,偷瞄蘇業。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和得自他人的力量相比,我們魔法師更信任自己的力量。我們不拒絕信民之力,但那隻是對魔法的補充而已。”蘇業道。

“可是,我們的占卜水晶神器中,顯示的就是您啊,雖然上一次還是亞瑟。”聖湖女神無奈說出實情。

“不要廢話,就當我冇來過,把兩把劍給亞瑟,我會支援他封王。我所求的,就是魔法師的自由。至於你們原始神聯盟……神戰的殘酷,你們比我清楚,你們還有時間選擇。”蘇業道。

“我們當然堅定地站在您身邊!隻要您一聲令下,所有聖地女神都會成為您最忠誠的戰士!”

聖湖女神斬釘截鐵,正氣凜然。

“我不信,我知道我很有魅力,但你們太快了點。”蘇業一臉狐疑。

“您可能不知道,我們聖地女神的起源,便是占卜水晶球,它就是我們一切力量的來源。隻要是占卜水晶球的結果,我們一定會遵從。”

“你們聖地女神有多少人?偽神還是半神?”蘇業問。

“我們有五位聖山女神、一位聖湖女神、四位聖河女神、七位聖林女神,其中四位偽神,其餘都是半神。我們也是原始神聯盟的中堅。”

“我能看看占卜水晶球嗎?”蘇業話鋒一轉。

“抱歉,不是不讓您看,而是隻有我們聖地女神能看到,因為我們是占卜水晶球孕育而生。”聖湖女神道。

“那就算了。我現在要調查殺死梅林與魔法師的凶手,你們不會不知情吧?”蘇業問。

“您請看,”聖湖女神遞過一片翡翠樹葉道,“這裡麵記載著原始神聯盟與黑巫神的所有詳細資料,我們特意列舉了一些最可能殺害魔法師的神靈。至於梅林……我們懷疑是草藥神請黑巫神派人殺的,因為草藥神一直認為梅林的魔力精純,適合滋養藥土。”

“藥土?”

“那是草藥神獨特的種植手段,他之所以能培育神藥,靠得就是藥土。”

“他會留著那些魔法師,為他持續提供魔力?”

“不會,而是直接抽乾魔力,血肉增強藥土。梅林隻是聖域魔法師,他一年的魔力也不如草藥神一天的魔力。”聖湖女神道。

“這樣啊,跟我去把兩把劍交給亞瑟王,然後我去找草藥神。”蘇業道。

“您不準備準備?”

“準備什麼?”

“對方可是一位尊貴的神靈,背後還有其他勢力。”

“一個偽神準備什麼?”蘇業一臉詫異,向亞瑟王走去。

聖湖女神覺得蘇業瞧不起自己。

她無奈地跟著蘇業上岸,將石中劍與湖中劍扔到亞瑟腳下。

“從今天起……”

“你客氣點,看把孩子嚇的!”蘇業不高興了。

亞瑟縮著脖子弓著背,戰戰兢兢看著聖湖女神,這可是一位神靈!

聖湖女神立刻換上一副和藹聖潔的麵孔,重新拿起湖中劍與石中劍,捧到亞瑟麵前。

“喔,我親愛的亞瑟,從今天起,你將揹負全英倫子民的期盼,手持王者之劍與勝利之劍,開疆擴土,登臨王位!當你加冕為英王的那一天,眾生為你歡呼,眾神賜予祝福!孩子,接下兩把劍,忘掉剛纔的不愉快。”

亞瑟轉頭望著蘇業,撇撇嘴,一副要哭出來的模樣。

我怕。

“冇出息!”

蘇業接過兩把劍,魔力凝聚成實體的劍鞘包裹湖中劍,塞進亞瑟手裡。

“從今天起,你就是英倫之主,魔法劍士亞瑟王!等為你老師梅林報仇,我們就舉行你的登基大典,之後,魔法師們會成為你手中的劍,為你開疆擴土打江山!走吧。”

蘇業前行,聖湖女神一把拉住蘇業的袖子,道:“陛下,我是您的女戰士,我要追隨您的腳步,掃除邪惡。”

“我不缺女戰士。”蘇業可不想跟這些不清不楚的原始神扯上太深的關係。

“不,您缺。”聖湖女神緊緊跟上。

亞瑟都看傻了,全英倫大陸都知道的聖湖女神,各大貴族家家供奉的神靈,怎麼死皮賴臉跟著蘇業。

關鍵蘇業還一副愛搭不理的模樣。

到底誰是英倫之主!

我這個亞瑟王怎麼跟小野狗似的?

凱跑過來,笑嘻嘻道:“怎麼樣,我的方法有效吧?”

亞瑟王看了看蘇業的背影,沉默不語,心中越發相信,如果冇有蘇業,自己把石中劍扔進去,石中劍會飛出來捅死自己,湖中劍很可能再跟一劍。

他默默地看著懷裡的兩把沉甸甸的神話之劍,有點硌手。

“能讓我摸摸嗎?”凱腆著臉,雙眼發光。

“給給給!”亞瑟一臉不耐煩地把兩把劍塞給凱,登上海盜船,站在船頭望著遠方的青山與夜空,思緒混亂。

不一會兒,養父埃克特走過來,拍拍亞瑟的肩膀,道:“王,或許,這就是英雄的宿命。”

亞瑟小臉擠作一團,問:“蘇業是英雄,我是宿命嗎?”

埃克特想了想,還真不知道怎麼反駁。

水一樣的聖湖女神緊跟蘇業,就好像緊盯著屢次在夜晚逃跑的丈夫。

蘇業懶得管她,跟其餘人聊英倫大陸的事情,聖湖女神時不時說幾句重點,像極了小秘書。

海盜船一路飛行,天矇矇亮,殘臂巨人控製海盜船停下,指向遠處一片花花綠綠的大平原。

“陛下,這裡就是藥神原野,整片原野,都是草藥神的領地。”

蘇業俯瞰大地,顏色各異的草藥整整齊齊錯落其間,宛如精心擺放的棋子。

遼闊的藥田之中,眾多屋子如星星點綴。

所有道路彙聚向藥神原野的最中心,那是一座冇有城牆的城鎮。

晨風中的,露水晶瑩,花草繁茂。

“他是一個用心的神靈。”蘇業道。

“是的,草藥神對藥物的熱愛,勝過一切。”

“禮貌一些,誰去拜訪?”

“我來!”殘臂巨人、腐爛之虎和蓋約一起道。

聖湖女神溫婉地道:“陛下,海盜和羅馬人不受原始神的歡迎。魔法師去的話,也有危險,至於腐爛之虎,他身上的死靈氣息能氣瘋草藥神,我纔是您最佳的選擇。”

蘇業掃視身後的下屬,個個麵露無奈之色。

“好,你去吧,說我要拜訪草藥神,商談一筆生意。”蘇業道。

“我會讓您得到滿意的答覆。”

聖湖女神施施然落下,落在藥神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