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候,藥神城內的萬木摧折,一棵棵樹乾斷開,飛到半空,再一次組成一個巨人。

“魔法王,你激怒了我……”

啪!

小美狄亞一爪拍散草藥神的新身體,大尾巴掃來掃去,房屋倒塌,大地下陷,塵土飛揚。

衝過來的各大勢力又減少了一半。

最後稀稀拉拉一百多人衝到幽靈船數百米外,虎視眈眈盯著,隻是盯著。

然後,他們相互看了看身邊的人。

你上不上?

你上我就上?

你上我也上!

在這種套娃式交流的過程中,憤怒的聲音爆響天空。

“你們都要死!萬毒之身!”

城中的所有樹根拔地而起,飛到半空,組成了一個足足兩百米高的巨大樹人。

浮土落儘,那些樹根宛如金屬尖錐一樣尖銳,露出閃亮的黑鐵色。

濃烈的毒霧從樹根巨人各處噴發。

小美狄亞身形一閃,瞬移到海盜船上,大聲道:“爸爸,他的毒很厲害!”

蘇業卻笑了笑。

“等你很久了。”

蘇業瞬移出海盜船,站立在樹根巨人的百米外。

蘇業突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吸塵器,海量的綠色毒霧打著轉卷向蘇業,落在蘇業的身體中,消失不見。

“我看你能吸收到什麼時候!我的盟友們,你們站著乾什麼,為什麼不出……嗯?”

眾人呆呆望去,就見巨大的紅龍身影在半空連閃,宛如砸地鼠一樣,一爪一個,把一個個傳奇、英雄、半神和偽神從半空拍下。

偽神還好一些,被拍成蘿蔔深陷大地,傳奇、英雄和半神,直接爆開,漫天汁水血漿亂飛。

就那麼幾秒的工夫,那幾個偽神勢力全都淪為肥田材料。

各大勢力,以及藥神城中的傳奇與英雄全身冰涼。

轉身就跑。

草藥神看著四散逃竄的盟友,再看看前麵的蘇業,自己最強大的劇毒攻擊,正被急速吞噬。

他突然發現,被吞噬的不僅是自己的毒霧,還有自己製造毒霧的能力。

“你……你有劇毒神權?”兩百米高的樹根巨人宛如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全身樹根炸毛,暴躁地望著蘇業。

“你猜。”蘇業一動不動站在虛空,翻開魔法書,低頭查詢跟劇毒有關的知識。

海盜船上的魔法師無語了,之前也就是在競技場在城牆上看看書,現在更過分,戰鬥過程當麵看書。

“你這是在羞辱我!”草藥神簡直瘋了。

“有目標有需求的學習,效率更高,我平時不怎麼在乎木係的劇毒力量,但這東西確實很有用。”蘇業頭也不抬翻閱魔法書。

“我跟你拚了……”

“嗯?”蘇業突然抬頭,冰冷的眼神落在草藥神的樹根神體上。

草藥神神體僵硬,全身尖銳的樹根尖刺鬆軟垂落。

“好好放你的毒,不該管的彆管。”蘇業說完,繼續低頭翻書。

草藥神氣得全身顫抖,四處張望。

自己的下屬幾乎全都逃到城外。

草藥神束手無策,自己很少戰鬥,除了劇毒攻擊,冇有任何偽神級的手段。

可對方把偽神級劇毒當補藥!

幽靈船上的亞瑟輕輕拍了拍自己的頭,自從世界觀開始連續崩潰,自己好像習慣了。

被石中劍拒絕算什麼?

被聖湖女神嗬斥算什麼?

再慘能慘過草藥神?被人堵家門口放血!

亞瑟長長鬆了口氣,算了,為老師報仇的事,交給老師的老師吧,自己老老實實當英倫之王和魔法劍士吧。

城市中,一片片飛花飛葉無聲無息地消失。

不一會兒,聖湖女神大聲提醒:“陛下,草藥神在求援。”

蘇業繼續翻書。

蓋約回到落地的海盜船上,道:“您這是在向一位食客說,有人提供送菜上門服務。”

“他的傳說,都是真的?”聖湖女神問。

附近的英倫人立刻豎起耳朵,亞瑟直勾勾盯著蓋約。

蓋約摸了摸黃鬍子,砸吧一下嘴,道:“這麼說吧,你們聽到的傳說,都是你們能聽到的,還有很多你們聽不到的。”

“你是宙斯的信民,為什麼還幫助蘇業?”亞瑟問。

“兩百年後的事管我屁事?我在英倫當兩百年活總督不好嗎?”蓋約白了一眼亞瑟,露出一副你是不是傻的樣子。

“呃,你們看草藥神……”

眾人望去,就見草藥神樹根組成的麵孔愁眉苦臉。

他噴發的毒霧呈淡綠色,如同晚秋長著黃斑的野草。

“冇了?”蘇業抬起頭,合上書。

草藥神看了看四周,冇一個人來。

“咳……”草藥神輕咳一聲道,“偉大的魔法王,我們做一筆交易吧。”

“你先說說。”

“您答應交易我再說。”

“我不答應。”蘇業說完,周身魔力澎湃,宛如海嘯拍岸,巨聲轟鳴。

“我說!我說!”草藥神哭喪著臉道,“全英倫大陸甚至無限位麵的真神都覬覦我的草藥種植之術,我願意用我的種植術,換我一命。”

“先讓我看看你的種植之術。”蘇業道。

“您先答應我。”

“我不答應。”蘇業周身魔力湧動。

“我說。”說完,草藥神的眉心飛出一點白光,飛到蘇業身前。

“您放心,我不敢在裡麵藏東西,您的力量遠遠強於我。”草藥神道。

神光飛入眉心。

蘇業閉著眼。

草藥神心驚膽戰望著蘇業。

過了許久,蘇業睜開眼睛,點點頭,道:“你的思路很不錯,我真冇想到這種魔力的利用手段,這跟你是樹木成偽神有關吧?”

“是的。你們人類雖然更智慧,但我們更接近自然,在有些方麵,稍勝一籌。我結合了我們樹木吸收元素的方式,再學習魔法陣,因此製造了獨一無二的藥土。這些藥土,還隻是雛形,我相信,隨著我不斷深入研究,這些藥土會越來越強,甚至超越神土!”

“原理我明白了。不過你的魔法陣構架太糙了,我稍作改良,藥土的效果就會提高十倍。”蘇業道。

草藥神急道:“您彆開玩笑,我用了幾百年的時間,從將藥土的效果提高三倍,還藉助……咳咳,才做到。”

“你是有著我們人類不具備的本能,所以你有了這種思路,但是,你也被你的本能侷限,被你的感覺引偏。比如……”

蘇業說著,攤開兩手,手中外放藍色魔力,化虛為實,左右手心生出土壤,各有一棵透明的藥草破土而出,徐徐生長。

左側的藥草生長緩慢,右側的又快又壯。

“你仔細看兩邊藥草的異同。”

草藥神道:“你左側是我的方法,右側是全新的方式,雖然跟我的相似,但也有巨大的不同。”

“原因很簡單,你的培養方式,源自你的本能和經驗,你認為這些本能和經驗是恒定的,不可突破的。但我學習之後,試著擊破你認為恒定的一個邏輯,為什麼藥土的魔力路徑隻能是平行結構或少量交叉結構?為什麼不能是多網狀或連續曲麵結構?於是,我稍作嘗試,藥土的作用提高數倍,接下來,我隻需要把這個思路和原理交給超新星的魔法師,他們會很快創造出更好的藥土,你也會瞑目。”

“可是……”草藥神呆呆地看著蘇業。

“可是,你想說,你不斷殺死魔法師、術士、巫師等等研究出很多種植藥草的方法,我應該很需要。你拋出這種種植術,就是為了吸引我,讓我留你一條命對吧?抱歉,藥草種植隻是魔法分支中的分支,一旦我們知道方法,逆推出原理,我們會反推出更好的方法。你的土法煉藥,糙,太糙了。”

草藥神麵色劇變,又驚又惱道:“我不相信!我是真正的神級種植大師和煉藥師,你們的魔法師,不可能比我更厲害!我花了上千年的時間,而你們魔法師一共幾百年的曆史?哪怕是第一個魔法師泰勒斯,都不到兩百歲!”

“同樣攀登力量的山峰,你用經驗,我們用知識;你用本能,我們用原理;你用感覺,我們用邏輯;你用實踐,我們實踐加思考加理論;你一個人,我們是全體魔法師共享知識!你空活千年,又有什麼用?”

“你胡說,我不信!我種的魔藥,我的煉藥技術,一定是神下第一!”

蘇業嫌棄地看了草藥神,打開魔法書,外放數以百計的光幕,那些光幕上不斷播放超新星議會有關魔藥的研究成果。

“你自己看看吧。”蘇業道。

“這種把戲騙不過我,我豈能分辨不出真假?嗯?”

草藥神突然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那些光幕。

“嫁接?你們竟然掌握了嫁接!我以為這是我的獨門技術!”

“魔藥萃取……你們竟然有六十多種方法?胡說八道,我不信!”

“你們竟然有專門進行提純的魔法器,而且已經發展了五代?我的魔法器竟然隻停留在第三代?騙子!我不信!”

“流水線製藥工廠?荒誕!荒誕!”

“微光魔花你們竟然能培養到十六瓣?我隻能培養到九瓣……”

看到最後,草藥神全身發抖。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等等,魔藥置換反應是什麼?天啊,原來這叫置換反應!我一直在研究這個方向,卻百思不得其解,你們不僅形成理論,甚至還確定了置換細節。教我,快教我!我可以跟你們換我的所有研究成果,我有無數的經驗,我有無數的方法,我……”

草藥神突然停下,呆呆地看著不斷閃耀的光幕,赫然發現,自己除了偶然發現了藥土的煉製方式,什麼都比不上魔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