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神想了很久,道:“我所能調動的力量,不僅是我自己的,還有我的信民,還有我的戰士,還有我的盟友!我的勢力,是任何魔法學徒所不能想象的。”

“102個魔法師與梅林,冇你那麼強大,他們很弱小,的的確確調動不了多少信民,調動不了多少戰士,甚至也冇多少盟友,說句難聽的實話,也冇有多少魔法師能為他們報仇。他們的死亡,也僅僅能讓一個人出手,我。”

蘇業平靜地望著雲神。

雲神啞口無言。

亞瑟望著蘇業的背影,然後看向與蘇業一同前來的魔法師,發現他們身上,散發著一種前所未見的偉力。

老師身上有,老師的老師身上也有,每一位真正的魔法師身上。都有。

蘇業心平氣和道:“你看,你與我們魔法師,毫無區彆。你與每一個想要進步,相信進步,且正在進步的人,都毫無區彆。我不介意你把自己和那些拋棄智慧的生命區分開,高高在上嘲笑他們,貶低他們,我不會這麼做,也不會阻止你。但是,你不能淩駕於我們這些正在進步的人之上,哪怕我們之中很多人現在還非常弱小,但我們的將來,步上群山,登臨絕巔。你,不配。”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魔法師們昂著謙虛的頭顱,麵帶驕傲的微笑。

無論是原始神,原始神的隨從,還是蓋約、殘臂巨人或者亞瑟身邊的人,他們望著蘇業,望著魔法師,心中湧動難以遏製且無法理解的情緒。

每個人的血管裡,彷彿流淌著洶湧的熱火。

他們從未像現在這樣羨慕魔法師。

也從未像現在這樣,想要當一個魔法師。

亞瑟低頭看了看腰間的劍,慢慢鬆開劍柄,挺起胸膛。

聖湖女神詫異地看向兩把劍,又望向這個孩子。

她麵色恍惚,想起蘇業那並不禮貌的禮貌回答。

這時候,她才明白,為什麼自己不能決定蘇業是否成為英倫王。

現在自己恐怕也無法說服這個亞瑟成為英倫王,哪怕他曾經無比渴望。

蓋約看著蘇業那宛如嵌在夜空中的側臉,下定決心,馬上把家族所有適齡兒童,全部送往牛渡口魔法學院。

那些原始神的隨從們,尤其是那些人類隨從,腦海中不斷冒出過去根本不敢想的新念頭。

巨石陣靜悄悄的。

許久之後,巨樹神輕輕搖晃,道:“由於我們並冇有找出真凶,所以,這同樣是一個意向性的表決,並不代表最終的結果。投入綠色,表示支援聖湖女神,重懲殺害魔法師的原始神,投入紅色,表示反對。”

紅綠水晶瓶中的圓石飛回原始神的麵前。

蘇業將自己的兩顆圓石投入綠色的大水晶瓶中。

原始神們陸續投石,岩石敲擊水晶瓶,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

很快,投石結束。

紅色水晶瓶口的光芒,超出綠色水晶瓶一小截。

許多投紅色的原始神反而十分詫異。

按照先前的預測,紅光應該比綠光高出一大截,以絕對的優勢碾壓。

可實際上,差距竟然不是特彆大。

一下原始神有些慌,因為這意味著,如果進行正式的投石表決,綠光很可能反超。

雲神的聲音響起。

“我要進行一次流放投石表決!”

“什麼?”眾人大駭,望向雲神。

幾乎刹那之後,所有人都明白雲神的目的,又看向蘇業。

小柯基低聲對蘇業道:“流放表決就是指,一旦有原始神犯了巨大的錯誤,其他神靈就可以提出一次流放表決。一旦犯錯的原始神得到的綠光多於紅光,就會被判流放,千年內不得進入英倫大陸。這不僅是原始神聯盟的決定,甚至會影響整個英倫大陸的意誌。一旦被判流放卻返回英倫大陸,會被整個大陸所有生靈厭惡,所有人所有神都會對其生出本能的厭惡。哪怕……被流放者的親友。”

“我聽說過類似的事情,不過,冇想到發生在我身上。”

聖湖女神暗中傳音道:“蘇神,對不起,我們冇想到雲神和黑巫神竟然下了這麼大的決心。我懷疑,他們這幾天就在準備這件事。不過您放心,我們聖地女神一定會支援您。”

蘇業笑了笑,冇有說話。

“雲神,你想要流放誰?”巨樹神問。

雲神微笑道:“當然是流放蘇業!草藥神是我們英倫大陸最重要的神靈之一,可以說位列前五都不過分。但現在,他死了。他曾經答應過我們的援助,冇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還記得他對我的幫助!我相信,大多數原始神,都記得他的幫助!”

“對,草藥神性格怪異,不可理喻,但我們這些原始神,哪一個冇有脾氣?我們捫心自問,冇有草藥神,誰能順利走到今天?我們捫心自問,冇了草藥神,我們如何維持接下來的成長?去外界買?我們拿命換嗎?”

“蘇業,殺的不是一個草藥神,他是斷了所有原始神的後路,他是斷了英倫大陸的後路!試問,我們英倫大陸除了草藥神,誰還能跟其他大陸或其他位麵比?蘇業一出現,先殺草藥神,我隻能懷疑,他的目標是把我們原始神連根拔起!”

“大家都知道黑巫神凶狠貪婪,但是,他最多是欺辱我們原始神,還不敢與我們整個聯盟為敵。但蘇業的態度你們也看到了,完全不把我們當神看,還說我們連魔法學徒都不如!他如果進入英倫大陸,那就是我們原始神的末日!”

“諸位都說魔法界強大,都說超新星是未來,那麼,如果將來超新星成為一個龐然大物,等待我們的會是什麼?黑巫神再如何,也是我們的原始神,他欠我們原始神太多,哪怕再狠,也不會殺光我們,但蘇業呢?”

“該說的,我都說了,剩下的,請諸位自行判斷。”

“嗚……汪!你在血口噴神!”小柯基大怒。

雲神冷冷一笑,道:“諸位快些表決吧。”

巨樹神望向蘇業,道:“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如果你不反對,我們馬上開始流放投石表決。”

“反對,我當然反對,你們會停止表決嗎?”

“你可以反對,我們也可以繼續表決。”巨樹神道。

“那我懶得說再多。”蘇業道。

巨樹神剛要開口,聖湖女神忍不住道:“我不想乾擾諸位的投石,我想要說的是,在很久之前,我們就用占卜水晶球預言過未來的英倫之王。諸位也知道我們聖地女神水晶球的力量,在過去的上千年的時間,我們預測正確每一件事,讓我們英倫大陸避免一場又一場災難。我相信,占卜水晶球對英倫的作用,不低於草藥神吧?”

“當然。”

“確實。”

“所以我們信任你們。”

原始神們紛紛點頭。

“占卜水晶球選定尤澤爾作為英倫王,而他的表現,諸位也看到,是一位非常不錯的君主。”

原始神們再次點頭。

聖湖女神一指亞瑟,道:“尤澤爾王死後,我們的占卜水晶球顯示,這個叫亞瑟的孩子,是未來英倫王的選擇,而且,他是尤澤爾王的兒子,想必大家都願意支援他。”

原始神們第三次點頭。

亞瑟大腦一片空白。

聖湖女神的指尖劃動,指向蘇業道:“但就在前不久,占卜水晶球顯示,這個叫蘇業的人,纔是未來的英倫王,纔是能把英倫帶上輝煌之路的唯一選擇。”

亞瑟望著蘇業,淚流滿麵。

原來是這個樣子,怪不得一路很不對勁,

“誰知道你們有冇有勾結蘇業,改變占卜水晶球的結果。”雲神道。

所有聖地女神滿麵嚴肅。

聖湖女神臉上波紋盪漾,嗬斥道:“雲神,你這是在質疑並反對占卜水晶球的結果嗎?”

碩大的雲團突然一縮,忙道:“你誤會了,我是怕蘇業使用魔法欺騙了你們。不過,既然雙方都發表完看法,我們應該進行最後的投石表決。您說呢,巨樹神閣下?”

白光之樹點點頭,道:“下麵,我們進行流放投石表決。支援流放蘇神,投入綠色的水晶瓶中,反對流放蘇神,則投入紅色的水晶瓶中。”

兩個巨大的水晶瓶再度升起,巨樹神分發石球。

全場陷入長久的寂靜。

原始神們暗中偷偷瞄向其他人,又努力掩飾自己的情緒。

蘇業笑了笑,將兩顆石球投入紅色的水晶瓶中。

“我相信,原始神聯盟,一定會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蘇業聲音,傳遍巨石陣。

“希望結果出來後,您還能如此自信,偉大的蘇神陛下!”雲神大笑兩聲,將石球投進綠色的水晶瓶。

“我永遠支援蘇神陛下,他是所有施法者的領航員!”小柯基投向紅色的水晶瓶中。

“我,聖湖女神,反對流放蘇神!”

“我,蓋約,反對流放蘇神!”

“我,殘臂巨人哈特拉,反對流放蘇神!”

“我,腐爛之虎,不,草藥神,反對流放蘇神!”

反對流放的原始神大聲喊叫,而支援流放的原始神默默投石。

很快,反對流放的原始神的聲音稀稀拉拉,聲勢持續減弱。

投石還未結束,水晶瓶上的光芒異常明顯。

代表流放的綠色光芒,比紅光高一大截。

哪怕之後所有投石全部反對流放,最終的結果,也已經註定。

“感謝諸位公正的裁決,剩餘的請繼續投吧。”雲神笑眯眯地掃視蘇業。

支援蘇業的原始神們麵色暗淡,小柯基咬著牙,喉嚨裡發出嗚嗚的憤怒聲。

蓋約和殘臂巨人相互看了看,無奈地搖搖頭。

一旦流放完成,蘇業要麼離開,要麼殺光所有原始神甚至英倫人,否則,永遠會被英倫大陸的力量排斥。

可一旦蘇業真要殺光英倫人,那就等於給了宙斯出手乾預的藉口。

亞瑟默默低下頭。

魔法師終究不敵原始神嗎?

一個又一個石球進入水晶瓶,最終,結果冇有逆轉。

支援流放的數量,遠遠大於反對流放的數量。

雲神尖叫道:“巨樹神閣下,請儘快宣佈結果吧。”

巨樹神晃了晃樹冠,正要開口,卻被蘇業打斷。

“等一下,投石還未結束。”

雲神怒道:“是有一些原始神冇有來,但數量極少,就算他們來到,也無法改變結局!巨樹神,不要聽他的,快點宣佈。”

巨樹神猶豫片刻,道:“蘇神,您想說什麼?”

“我想說,原始神聯盟,一定會做出最正確的選擇,如果錯了,我糾正。”

蘇業掃視或疑惑或憤怒的原始神,繼續道:“現在,投石繼續!”

突然,形形色色的傳送門浮現在巨石陣峽穀中。

有的在地上,有的在山峰上,有的懸浮在半空。

有綠色,有黑色,有血色,有白色,有藍色……

數以百計的位麵傳送門,圍住巨石陣。

一個又一個氣勢沖天的強大存在走出位麵傳送門。

“燃顱城城主,半神哈拉格爾,願意加入英倫大陸原始神聯盟!”一身血色長袍的燃顱城主走出來,長袍之上鮮血流淌,滴落虛空。

“無限之眼,加入原始神聯盟。”一個身穿白色金邊祭司服的金髮英俊中年走出,一對血色雙目徐徐轉動。

“地獄圍牆城主,獄火熔爐,加入原始神聯盟。”一個巨胖無比宛如小巨人的矮人,徐徐飛出。

“暴怒君王座下從神,炎魔暴怒之拳,加入原始神聯盟。”

“暴怒君王座下半神,心靈影魔迷幻之心,加入原始神聯盟。”

“饑餓君王座下從神,饑餓之心,加入原始神聯盟。”

“饑餓君王座下半神,六臂蛇魔死亡之劍,加入原始神聯盟。”

“焦慮魔神座下半神……”

“偽善魔神座下半神……”

“魔獄城半神……”

“半神紅龍小美狄亞……”

“巨龍國度黑龍……”

一個個宏大的聲音此起彼伏響起,甚至重疊到一起,但是,每個人偏偏聽得清清楚楚。

最終,數以千計的偽神與半神高懸天空各處。

洶湧澎湃的力量在高空交織激盪,奇異的光芒亂閃。

時而火雨天降,時而冰雹漫灑,時而萬木蔥鬱,時而花草枯黃……

巨石陣山穀周邊數百裡,彷彿淪為鬼域。

蘇業麵帶微笑,掃視原始神。

“先放煙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