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克倫威爾輕輕點頭,道:“好孩子,卡洛斯真是個好孩子,為了學院,為了集體的榮耀,放棄了自身的利益,很少見的好孩子。那麼,蘇業,你還想為難你的同學嗎?”

所有人望著蘇業。

三班的同學們暗暗歎氣,蘇業恐怕毫無辦法,隻能跟卡洛斯握手言和。

蘇業微微一笑,走上前,握住卡洛斯的手,用左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又走回原處。

所有人詫異地看著蘇業,冇想到他這麼乾脆。

蘇業微笑著麵向最高議席。

“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身份,比如父母的孩子,比如魔法師,比如戰士,比如兄弟,比如姐妹,而在柏拉圖學院,我是一個學生,一個想要自己好、彆人好、全柏拉圖學院都好的學生。”

“我在上個學期,飽受侮辱,甚至在這個學期的開始,也被欺負過。我不會抱怨誰,也不會覺得我有權把自己的憤怒和恐懼發泄到誰的身上,我依舊希望每個人都好。”

“所以,如果我隻是一個學生,既然卡洛斯想要和解,我不會在意卡洛斯散佈我的謠言,不會在意他突然要驅逐我,不會在意他瞧不起我的二年級生的身份,不會在意他瞧不起我魔法學徒的身份,不會在意他明裡提醒大家我曾經是第三傻,更不會在意他從頭到尾都在侮辱我。”

一些同學猛地警醒,卡洛斯之前說的話,雖然充滿悲情,但也充滿對蘇業的羞辱。

蘇業道:“作為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就如我剛纔做的那樣,我與他握手,我拍他的肩膀,我原諒他的攻擊,原諒他的羞辱,但是,作為一個叫蘇業的普通人,我還有一些疑問,冇有悲情,冇有侮辱,冇有攻擊,僅僅是疑問。”

大廳裡陷入沉寂。

蘇業深吸一口氣,緩緩道:“我的第一個疑問是,為什麼是在我戰勝了貴族學院幾天後,在我出名後,卡洛斯才突然在班級裡公開自己的方法?”

在說完的時候,蘇業的文字已經出現在巨眼上。

許多人皺起眉頭。

蘇業不等卡洛斯回答,又看向上方的黃金法師格雷戈裡,問道:“我的第二個疑問,是問格雷戈裡老師的。雖然格雷戈裡老師昨天對我的態度很不好,雖然他的脾氣很暴躁,但我知道,他是一個正義感很強的人。請問,是您主動發現我遞交的方法,還是有人找到您,您才發現的。比如,是不是卡洛斯找您問過?我相信,一位堂堂的黃金法師不會在這件事上撒謊。”

格雷戈裡看了一眼卡洛斯,目光落在卡洛斯的右手,停了好幾秒,才艱難地望向蘇業,點點頭,道:“卡洛斯冇有資格看到彆人申請的內容,隻有正式議員能看。昨天中午,他找到我,先是問了問進程,我說還在等待審閱。然後他開始擔憂,怕彆人也申請相似的辦法,讓我幫忙檢視一下。我完全不相信有這種可能,但他多次懇請,我才查詢,這纔看到你的文章。”

蘇業微笑道:“那麼,我總結一下,是卡洛斯刻意讓您檢視,您才發現我的文章,對吧?”

“對。”格雷戈裡道。

卡洛斯感到心臟被凍僵,他從老師的話語中感受到一種徹骨的寒意。

蘇業一邊在巨眼上寫字一邊說:“那麼,我的第二個疑問實際是,卡洛斯為什麼要在我申請的第二天,如此刻意地找格雷戈裡老師?”

卡洛斯正要說話,蘇業提高聲音道:“我的第三個疑問,懷疑我考98分作弊的事,源頭在哪裡?時間很有意思,恰好是我前天中午申請了這個方法之後,下午開始流傳。那麼源頭在哪裡?是不是卡洛斯所在的五年級二班呢?”

蘇業的目光,落向門外。

“或者說,是不是卡洛斯的好友在擴散這個訊息?如果我冇記錯,這個訊息,先在貴族學生的群體中傳播的。那麼,誰是第一個懷疑我作弊的人,訊息來源又來自我們班級的誰?”

議事廳外麵出現輕微的混亂,像是鍋裡被攪動的熱粥。

蘇業轉頭看向卡洛斯,微笑道:“那麼,第四個疑問。有些事情,你肯定不方便直接見麵聯絡,既然大師說直接使用法術測謊不太好,那麼,為了自證清白,你是否敢亮出這三天所有的魔法信,包括刪掉的?我敢!”

蘇業說著舉起魔法書。

卡洛斯的目光一閃,臉上浮現些許緊張之色,道:“魔法書的書信是每個人的**,連柏拉圖大師都不能翻閱,你不能要求我這麼做。”

蘇業反駁道:“但是,如果涉及嚴重罪惡,執法者有權查閱!你怎麼忘了這一點!另外,我可以退讓一步,你不需要展示信件內容,隻展示最近和誰聯絡過,比如,會不會有我們二年級三班的同學?”

卡洛斯一言不發。

門外的粥沸騰了。

許多人開始大喊起來。

“卡洛斯,你怕什麼,拿出所有魔法信啊!”

“蘇業都舉起魔法書了,你有什麼不敢的!”

“怕什麼啊!”

“汙衊者卡洛斯!”

“卑劣者卡洛斯!”

直到這個時候,學生們再看不出問題所在,隻配叫傻子。

連霍特都握緊拳頭,恨不得上去打卡洛斯一頓。

蘇業轉頭望向最高議席,盯著克倫威爾的雙眼,緩緩道:“如果我所料不錯,在尼德恩老師幫我遞交申請後,負責審閱的議員們都冇看到,畢竟他們要按照時間順序先審閱其他文稿。那麼,卡洛斯是怎麼確定我讓尼德恩老師遞交了申請,然後請格雷戈裡老師刻意去查詢呢?”

“原因很簡單,有人提前通知了卡洛斯。”

議事廳鴉雀無聲。

頓了一頓,蘇業繼續道:“如果我冇猜錯,魔法議會的每一份文稿,都會有查閱記錄吧!”

所有人都看向克倫威爾。

蘇業這是什麼意思,蘇業難道是懷疑克倫威爾早就翻閱那份記錄,然後通過彆人告訴了卡洛斯?

克倫威爾淡然道:“不錯,會留有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