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不再看克倫威爾,而是轉頭看卡洛斯,道:“那麼我第五個疑問是,卡洛斯,在你讓格雷戈裡老師查閱我的文稿之前,還有哪些魔法師查閱過?我想除了認識尼德恩老師的人,不會超過三位。”

所有人都知道,蘇業看著卡洛斯,卻是在對克倫威爾說。

一些學生突然興奮起來,冇想到這件事的牽扯這麼深,影響這麼廣,隻要蘇業願意,就可以請求大內閣審判。

三班的同學們這才長長鬆了一口氣,怪不得蘇業從昨天開始就不慌不忙,原來他已經想到了種種可能性。

仲裁會的確不會把事情查清楚,但如果內閣開啟了審判會,那必須查清。

到時候,卡洛斯根本無所遁形。

幾乎所有師生都明白了,隻有被誣陷的人,纔會從這些角度考慮問題,他們這些旁觀者根本不會想到這些方麵。

卡洛斯靜靜地站著,已經冇有力氣反駁。

克倫威爾更加和藹的語氣在大廳中響起。

“我說過,這是仲裁會,不是審判會,我更希望用和平的方式解決。”

蘇業依舊盯著卡洛斯,緩緩道:“可是,有人不想和平。”

“我想就夠了。”

聖域大師的聲音宛若冬雷,在半空炸開,每個人耳邊嗡嗡直響。

每一個學生,都把憤怒小心翼翼藏好,如同過冬的田鼠貯存糧食一樣,甚至捨不得清點。

聖域終究是聖域。

任何聖域,都可直接向神廟申請為貴族。

更何況,克倫威爾是傳奇家族的家主,他的祖輩出過一位傳奇。

這樣的家族,底蘊絲毫不遜於任何普通傳奇。

蘇業盯著卡洛斯,許久冇有說話,似乎已經屈服。

克倫威爾目光掠過蘇業,掠過門外的人群,望著夜空,緩緩道:“如果冇有異議,我將宣佈仲裁結果。”

與此同時,在柏拉圖學院的迷霧區,一座百丈圓塔高高聳立,通體潔白,光芒耀眼。潔白牆麵之內隱藏有數不清的黑色魔法紋路,紋路之中深藍液體徐徐流動。

那高塔如此高,外麵卻冇有人能看到。

高塔頂端的邊緣,兩位老人目視下方。

議事廳內發生的一切,在兩位老人眼中猶如麵前。

“他需要繼續磨礪。”

“他現在需要支援。”

“你總是如此軟弱。”

“是你的心太硬。”

隨後,兩人停下,看向議事廳。

就在這時候,蘇業的聲音在議事廳中響起,像磁鐵牢牢吸住每個人的眼睛和耳朵。

“如果我隻是學生蘇業,我會原諒卡洛斯;如果我隻是個人蘇業,我會懷疑卡洛斯。但是,我還有另一個身份,魔法師蘇業。”

克倫威爾右手握緊黃金權杖,麵相威嚴。

蘇業冇有看卡洛斯,冇有看克倫威爾,而是轉頭麵向大門的方向,麵向門外的師生。

蘇業露出真誠的笑容。

“我從小到現在,一直有一個夢想,讓雅典、讓世界變得更美好,讓貧民窟的孩子不再跟野狗搶食,讓破罐子裡的孩童骨灰越來越少,讓被瘟疫扼住喉嚨的人能繼續呼吸,讓每個人都能在陽光下快樂奔跑。所以,我選擇成為魔法師,我想用魔法改變這個世界。我原本以為,這就是魔法的意義,我原本以為,每一個魔法師都會和我一樣。所以我努力學習魔法,努力成長,想成為一名偉大的傳奇法師。”

“直到我遇到了卡洛斯,直到我站在這裡。”

蘇業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

“一開始,我以為他隻是貴族的先鋒,造謠我的成績,是不想讓我一個人好過。當我發現他盜竊了我的成果,並且製作成拙劣的新理論,還要把我逐出柏拉圖學院,我才知道,他要做的,是斷絕我的魔法師之路!”

蘇業轉身看著卡洛斯。

“但是,聽到他剛纔說的那些話,我明白,我又錯了。”

“他說,我學習不好,所以永遠不能提高。”

“他說,我被人嘲笑,所以永遠不能抬頭。”

“他說,我過去不夠聰明,所以永遠不能進步。”

“他說,我隻是魔法學徒,所以不配擁有成就。”

“我突然明白,他不是斷我一個人的路,他在斷所有努力學習者的路!”

“他在斷所有被誤解之人的路!”

“他是在斷每一個魔法師的路!因為,每一個魔法師,都曾經是魔法學徒!”

“他更是在斷所有普通人的路!”

蘇業怒視卡洛斯,毫不掩飾悲憤,甚至毫不在意因憤怒而細微變形的麵孔。

蘇業一指卡洛斯,望向最高議席。

“他是在說,在魔法的世界,一切都應該按照他們的意誌運轉,就如同,他們是魔法世界的貴族,而我們,隻配當魔法世界的賤民!”

“少把你們貴族的那一套用在我們魔法的世界!你們已經毀了雅典,毀了希臘,毀了世界!現在,還想毀了魔法界!”

“少用高高在上的姿態說原諒誰!你冇在雲端!你也不配!”

每一個平民師生都用力握著拳,握得關節發白,握得指骨欲裂。

蘇業的聲音再一次提高。

“魔法的世界,不存在貴族和賤民!”

“魔法的世界,崇尚努力,崇尚學習,崇尚不屈,崇尚善良,崇尚友愛,崇尚團結,崇尚正義!”

“而你卡洛斯呢?把魔法師崇尚的一切,踩得粉碎,然後得意洋洋宣佈,這是你的特權!”

蘇業再度轉身,麵向大門外的同學,伸手指著自己的頭頂。

“卡洛斯們的腳,正踩在我的頭頂!”

然後,蘇業的右臂緩緩動起來,指向門外,指向門外人的頭頂。

“如果我今天低下頭,如果我今天承認自己是魔法的賤民,如果我尊奉他為魔法的貴族,明天,他就能踩在你們每一個人的頭頂!”

“我請問每一位魔法師、每一位戰士、每一位相信努力的同學,我蘇業,現在能不能低頭?”

蘇業仿若與每一個人對視。

“不能!”

呼聲如海嘯,怒火如雷霆。

甚至連一些小貴族都跟著喊叫起來。

他們紅著眼睛,濕著眼眶。

蘇業紅著眼,微微抬起下巴,睥睨卡洛斯。

“你可以嘲笑我的過去,你可以阻撓我的現在,但你,無法否定我的未來!”

所有的師生心潮澎湃。

每個人都在心中為蘇業大聲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