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天空的漆黑魔霧重重一震,急速向中間湧動,凝聚成一隻佈滿黑亮鱗片的人類巨腳。

巨腳宛若天柱下墜,踩碎登神雲梯,踏向巨石陣山穀。

轟……

巨腳覆蓋天空,急速下落,摩擦空氣,火焰包裹,強勁的風壓隨之下落。

山河崩毀,草木飛散。

巨腳未落,巨石陣深穀便徐徐下沉。

原始神絕望至極。

眾多弱小的半神與隨從匍匐在地,嗚嗚直叫。

“不準踩爸爸!”

小美狄亞瘋了似的,嗷嗷叫著衝向天空。

五百米之長的巨型紅龍如小山拔地而起,但是,在天之巨腳的下方,不過是一隻小芝麻。

砰!

小美狄亞狠狠撞在巨腳下,宛如皮球一樣被彈飛,重重摔在地上。

巨腳卻好像毫無所覺,繼續於火焰包裹之中下落。

蘇業抬頭仰天,麵帶微笑。

突然,一個白色人影出現,擋在巨腳之下。

刹那之後,白色人影崩碎為泡沫。

巨腳依舊毫不受影響,繼續下落。

兩個白色人影出現。

巨腳踏碎。

三個白色人影出現。

巨腳繼續踏碎。

數十個白色人影出現。

再度被巨腳踏碎。

數以百計的白色人影出現。

與之前彷彿毫無區彆。

刹那之後,百萬人影驟然浮現半空,密密麻麻,高舉雙臂,迎向巨腳。

巨腳突然停頓,隨後,重重一踩。

百萬人影崩碎,漫天泡沫飛散。

無儘的泡沫之中,孕育出更多的白色人影。

眨眼間,上億白色人影出現,整整齊齊排列,抬起雙臂,擎舉巨腳。

巨腳用力一踏。

大地震盪,白風四卷。

成片成片的白色人影潰散,化作泡沫。

哢嚓……

巨腳表麵,裂痕深深。

一聲暴躁的怒吼自魔霧深處傳出。

風一吹,百億白色人影湧出,包裹巨腳,宛如白蟻群密佈象腿之上。

百億白色人影,齊齊揮拳。

每一拳,火焰繚繞。

每一拳,電閃雷鳴。

每一拳,不屈不撓。

轟!

鱗甲巨腳炸裂,魔霧之中發出淒厲的慘叫。

白光人影們低下頭,揮了揮手,而後笑著,迎向無儘魔霧。

下方的白光人影彙聚成山,峰頂不斷上衝。

上方的黑色魔霧則彙聚成倒懸之山,急速下降。

兩座高山,對撞。

黑與白的交界處,神光璀璨,彩色巨環擴大激盪。

冇有任何聲音。

冇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黑與白無聲無息相遇,無聲無息消散。

彷彿一張正在燃燒的巨大白紙。

最終,火焰燒儘,黑灰飄散。

魔霧消失,雲梯重聚。

一界剔透,天地清明。

蘇業踏上雲梯,一步一階,急速上升。

每上升一階,下方的雲梯就化作一個光點飛入蘇業後背,化作細細的光線。

不多時,蘇業身後遍佈白色光線,徐徐飄蕩,遙遙望去,宛如白色光翼,徐徐扇動。

全新光大陸,每一個人,每一個魔物,每一隻魚蟲,每一頭鳥獸,眼睛之中,都清晰倒映蘇業登天圖。

每一雙眼睛,都彷彿承托蘇業的步伐。

最終,蘇業踏上最後一層雲梯,身後仿若兩翼的光線無窮無儘,翼展千米。

蘇業抬頭仰望。

白色雲渦四壁火焰翻騰,雷霆閃爍。

雲渦的儘頭,天幕漆黑,群星旋轉。

原始神們仰望蘇業,心中充滿無法遏製的羨慕。

這個場景,他們見過。

當年,黑巫神便垂首施禮,扇動光翼,飛入雲渦。

蘇業咧嘴一笑,身後浮現兩棵巨樹。

黑水晶般的樹身之中,藍金色的魔力奔騰。

樹冠之上,一條條魔力樹枝糾纏成一朵朵藍色金盞花,耀世盛放。

突然,蘇業將兩手探到肩後,兩側光線迅速凝聚,湧入他的雙手之中。

兩手各抓住一翼。

他猛地一拽,撕斷光翼。

蘇業的後背,鮮血流淌,染透最後一階雲梯。

鮮血雲梯之上,蘇業把宛若兩翼的無儘光線扔向身後。

兩棵魔力樹宛如兩頭巨龍,吞噬所有光線,急速升高,眨眼間高過百米,並繼續升高。

“轟隆隆……”

雲渦激盪,雷火凝聚。

雷成白矛,火成赤劍。

劍與矛齊齊下落。

空間震盪,舉世黑暗。

新光大陸,唯有矛與劍,血與樹。

一矛一劍,分彆刺中兩棵魔力樹,深深紮進樹乾。

魔力樹的樹根突然宛如血肉一般,急速變大變粗,一道道顏色各異的魔力急速湧入,甚至鼓出一個個不斷自下而上的樹瘤。

矛劍震盪,雷火交鳴,白光熾烈,撕裂樹乾。

恐怖的神威噴發,耀眼刺目。

無儘的魔力湧入其中,修複魔力樹的損傷,包圍雷火矛劍。

雙方宛如陷入拉鋸戰的兩軍,不斷死鬥。

任憑神威如何浩瀚,魔力樹始終傷而不倒。

時間慢慢過去,神威矛劍的光芒逐漸暗淡,逐漸縮小。

魔力樹卻不斷長高。

突然,神威矛劍爆發出無量量的光芒,穿透黑暗,照亮新光大陸,照亮整個人類世界。

宛如一顆新生的太陽,高懸高空。

百倍的神威驟然噴發。

刹那之後,藍金色的光芒無聲無息浮現,宛如汪洋大海,包裹整座新光大陸。

海中,陽光收斂。

海中,陽光消散。

海中,矛劍融化。

藍金之海快速回捲,收入魔力樹中。

兩棵千米之高的魔力樹枝葉招展,在夜空中輕輕搖曳,金光灑落。

樹身完好如初。

神威矛劍,消散不見。

隻是,魔力樹之內,多出淡淡的白光,神威浩蕩。

原始神們目瞪口呆。

蘇業撕裂神靈法則,以魔力樹吞噬,重建神級魔力樹。

神威矛劍誅殺異神,反被魔力樹吞噬。

對抗神威成功,便意味著,蘇業融入無限位麵,自開一道。

自此之後,魔法一途,神路永成。

突然,蘇業背後傷口崩裂,鮮血飛散。

一條條散發著淡淡血光的灰白鎖鏈飛出,密密麻麻分散,宛如巨傘彌天,最後落入新光大陸,消散不見。

綻放著無數藍色金盞花的神級魔力樹,消失不見。

原始神們望著蘇業。

就在剛纔,蘇業的氣息跌落到底穀,而現在,節節攀升。

一層血色雲梯,浮現在蘇業前方。

蘇業踏上。

第二層血色階梯浮現。

蘇業邁步向上。

最下層的血色雲梯突然炸裂,化作環狀血光,橫掃高空,震盪天地。

蘇業周身浮現淡淡金光,陸續融入他的身體。

蘇業一步一步上升,血色雲梯炸成一個又一個血色天環,震盪天地,轟鳴驚世。

最終,蘇業踏上九階雲梯,飛躍而上,邁入星空。

刺目的白光在雲渦之中噴發,最後化作巨大的錐形光芒,覆蓋整座新光大陸。

光芒之中孕育著奇異的力量,整個大陸都彷彿洗濯一清,煥發活力。

不多時,光芒收斂。

天空一碧如洗。

原始神們呆呆地望著天空,悵然若失。

“新神還能返回,不要著急。”老山神道。

“用不了幾年,就再也見不到蘇神了。”巨樹神呢喃。

“等我們封神,不就能經常見到了?”小柯基興奮地道。

巨樹神搖頭笑道:“數百原始神,哪怕有蘇神相助,能封神的,也不過兩三個而已。”

“既然註定有兩三個能封神,為什麼不能是我小柯基?”小柯基反問。

巨樹神啞口無言。

“嗯?小公主呢?”

眾人四望,發現小美狄亞已經消失不見。

魔獄城中,世界彷彿瞬間停止。

隨後,所有魔法師隻覺眼前一黑一閃,自己便離開法師塔,出現在城主府外的大廣場上。

他們急忙向城主府中望去,群星法師塔與主浮空城,消失了。

眾多魔法師麵露興奮之色。

“陛下帶著群星法師塔,抵達了神界!”

神界。

無限星空。

一處隱秘之地,一顆通體漆黑的星辰圍繞著一顆太陽神星公轉。

這顆漆黑星辰的周圍,一顆神月環繞著漆黑星辰旋轉。

黑巫神星。

神星的北極點上,一座銀白雄城拔地而起。

整座神星的所有神明、魔物、從神儘數聚集於神城之中。

兩年前,他們就被征召入神城,放棄了外界所有的地方。

銀白神城直徑不過十公裡。

中心位置,百米高的大神殿屹立於一座小山的山頂。

神殿的四周,遍佈半神與偽神,甚至還有兩座下位神級的神金傀儡。

兩具神金傀儡各手持一件下位神器雷火神弩,火紅的寶石雙眼精光閃爍。

他們驚慌地望著天空。

天空連震。

轟!轟!轟!

最外層的無形神星壁障突然炸開一個直徑十幾裡的大洞。

大洞之後,碩大的湛藍傳送門內,無數彷彿由黑霧組成的半神神魂湧入。

最終,數量超過五千。

神城之中,所有人驚駭莫名。

整座黑巫神城的半神加一起,也不足三百!

彷彿由黑霧組成的神魂半神宛如黑色瀑布,撞在神城的白色防護罩上。

每一個碰觸防護罩的神魂半神,立刻自炸。

轟轟轟……

天搖地動,一朵又一朵蘑菇雲宛如滿地的鮮花盛放,無休無止。

不一會兒,五千神魂半神炸光。

神城漆黑的牆壁開裂,但那白色防護層冇有絲毫裂痕,隻是光芒暗淡,正在慢慢恢複。

神城裡的眾人鬆了口氣。

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黑髮青年浮現在神城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