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歎了口氣,道:“我有點失望,都這麼多年了,你們巫師還是冇有長進。巫術,早就被魔法界破解了大半,先被神權之力削弱,後被能對抗巫術的防護魔法削弱,所謂的神級詛咒,隻能發揮萬分之一的威力。另外,你知道我最失望的是哪一點嗎?我的防護魔法,分為偽神層和真神層。偽神層是傳奇化身施展的防護,而真神層是神級化身施展的防護,結果,你甚至都冇能穿透我的偽神級防護。”

“不可能!我這是神術!真真正正的下位神力量,在神星的加持下,接近中位神的層次!”

“這就是巫術冇落的原因,隻追求當下力量的強弱,卻不知道花時間追尋背後深刻的原理,導致失去未來成長的可能。”蘇業語氣中充滿失望。

“你以為,我隻有這些嗎?本來有些不捨,但,我要讓你明白,巫術縱然稍稍落後魔法,也擁有無限的可能。詛咒之星,舊神之夢!”

突然,黑巫神伸手,揪下自己的頭顱。

大地震顫,神星搖晃。

黑巫神背後,浮現神威圖壁。

圖壁之中,無數烏黑的巨手凝聚成巨手之山,密密麻麻的巨手,托舉一具體長千米的神屍。

神威圖壁融化,化作一道墨綠色與金色混雜屍氣衝出,融入黑巫神的頭顱中。

“去吧,最強大的詛咒術!”

頭顱轟然炸開,刹那之後,整座神宮都被透明墨綠色的果凍般力量包裹。

黑巫神的頸部徐徐蠕動,浮現一個白淨的頭顱,與全身的黑色格格不入。

他的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彷彿戴著小醜麵具,陷入永恒的夢想。

蘇業卻睜著眼,透過緩緩蠕動的果凍,望向陷入舊神之夢的黑巫神。

“這個巫術,已經被魔法師破解,第一破解人就是我。兩年前就放在超新星議會裡,任何高階魔法師都能檢視。”

舊神之夢中的黑巫神猛地驚醒,駭然望著蘇業。

“你們的巫術,是通過觀察元素現象和神紋獲得,但我們魔法師,則穿透了現象和神紋,找到了巫術的本質,而後,以本質為出發點,重新構建魔法體係。是,這個過程一開始非常難,很多人不理解,直接學巫術不香嗎?但在時間的作用下,魔法更香。”

“你的舊神之夢,隻是元素、神紋、瀆神之言與神級力量的拚湊……唉。你封神數百年,對神級力量原理的理解,還不如我們魔法界?你這神級力量是強大,可這種法術結構,偏了。下麵,我就分彆從四個方麵破解你的舊神之夢。”

“首先是元素層,你使用的暗係元素,早就過時了,我們現代的迷幻類法術,是光係與暗係的結合,很簡單,迷幻的核心是讓敵人沉迷,而不是傷害,首先要使用光係的正麵力量讓其放棄防備,然後啟動暗係元素讓其深陷,形成極大張力,這才能讓迷幻法術發揮效果。”

蘇業說著,伸指一點,一些很普通的暗係法術飛出,落在舊神之夢不同的地方。

就見整個巨大的青色迷幻果凍急速蠕動,各種恐怖的幻影加速出現,可,出現了失真。

“看,這就是元素層構架不均導致。至於神紋層。我說黑巫神,都這麼多年了,你們巫師還在硬套神紋,不怕消化不良嗎?你這箇舊神之夢中的神紋,明顯太冗贅了,你把迷幻、邪惡、侵入等等神紋一股腦用出來,可其中許多神紋並冇有完美拚接,這就導致,這個神術的節點無比脆弱,你看……”

蘇業再次伸指一點,一道道光係魔法飛出,落在各處探察舊神之夢的變化,隨後猛攻幾個地方,整箇舊神之夢立刻變得暗淡。

隨後,猶如泄了氣的氣球一樣泄漏。

黑巫神目瞪口呆。

“還有神級力量,之所以不先說瀆神之言,是因為我一旦破解,你就聽不到了。你深入思考過,神級力量的本質嗎?我攤牌,我也無法全然理解,至今還在摸索中,我雖然冇有發現神級力量的本質,但發現了一些與本質緊密相關的性質。其中一個性質就是,神級力量有多重來源,有的源自自然,有的源自生命,有的源自社會。”

“你把大量巫師、詛咒和劇毒三種的力量融入這箇舊神之夢,能讓劇毒和詛咒同時發威,破壞力很強。但問題是,如果我也擁有劇毒神權,對劇毒力量的理解不下於你,會怎麼樣呢?”

蘇業周身一閃,劇毒神權的力量湧動,或引動,或壓製,或擾亂,整箇舊神之夢大果凍劇烈搖晃。

黑巫神的身體也跟著搖晃,甚至喘不過氣來。

“最後,說說瀆神之言。這次我可真要罵人了,你不知道瀆神之言的每一個音節,都源自某種邪神的本源嗎?深紅教宗創造褻瀆魔法的時候,都會刻意改變,你竟然直接用?威力是大,但你知道這在一個瞭解瀆神之言的魔法師麵前,意味著什麼嗎?”

蘇業露出淡淡的憐憫之色,還有一絲絲的惋惜。

黑巫神麵色大變,剛要張口,蘇業周身浮現一層普普通通的半神魔法,邪神隔絕,而後,蘇業屈起食指,骨節輕叩虛空。

空……空……

叩問祈禱,一個極為普通的傳奇邪惡法術。

舊神之夢組成的巨大果凍,驟然收縮,脫離蘇業,反包向黑巫神。

詭異的力量湧入,時間好像靜止。

“你……”黑巫神長袍下大量的手臂突然上翻,齊齊掐著黑巫神的脖子。

掐住脖子的手太多了,後麵的手冇有著落,開始撕黑巫神的臉皮,摳眼珠子,抓撓耳朵,搗進口中,扭斷骨頭……

隨後,那些手臂相互撕扯。

十幾秒後,黑巫神把自己撕成碎片。

一個莫名的黑影懸浮在黑巫神之後,籠罩半座神宮。

蘇業一言不發,又為自己加了一層邪神隔絕。

黑影感受到相似又不敵對的氣息,消散不見。

蘇業望向地麵的黑巫神碎片,道:“這個邪神的力量還不足以一擊殺死你,尤其在你的神星。堂堂下位神,不會冇有替死之法。不過……你的替死之法隻成功了一半。”

蘇業望向神權王座。

就見個王座突然變得漆黑一片,一個又一個血色肉瘤從王座各處冒出,血色肉瘤之內,水汪汪的綠色劇毒輕輕晃動。

哢嚓……

王座椅背上裂開三個豎直的口子,一大兩小三個黑色眼球冒出來。

“蘇業……你不該如此,你不該勾動邪神的力量!是,我的神權被邪神汙染,我的力量也被侵蝕,但我也獲得邪神的力量!”三隻眼睛急速左右滾動,格外詭異。

“我有能力引動一次,就能引動第二次。”蘇業道。

那肉瘤王座輕輕一顫。

“你比我更像邪神!”黑巫神咬牙切齒道。

“我隻是比你更理解邪神力量的原理。你拖得時間差不多了,他們也佈置好殺局了。我本來想用浮空城大乾一場,不過冇想到被邪神汙染,幫我省了浮空城。”

浮空城消失不見,收入廢墟空間。

黑巫神的三隻眼睛猛地突出,道:“這裡已經被主神器的力量封鎖空間,你怎麼能憑空收走浮空城!不可能的!在我複活的時候,整片太陽係都被封禁了!”

“嗯?你難道不應該想一想,我為什麼說不需要浮空之城了嗎?”蘇業麵無表情地看向黑巫神。

就見蘇業身後,冒出密密麻麻的傳奇化身。

每個傳奇化身,都開始往身上釋放防護邪惡與邪神力量的魔法。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魔法雙發,魔法翻倍。

第二魔源,魔法翻倍。

防護重疊,再翻倍。

每一個防護魔法落在蘇業身上,都會由一擴展為八。

黑巫神呆呆地望著漫天傳奇化身。

“你是要……”

無量量的聖光與金光鬨然而下,宛若山峰砸落,覆蓋整座黑巫神星,甚至穿透神宮,落在兩人身上。

黑巫神全身沸騰,血肉模糊,淒厲慘叫。

“蘇業,我們等你很久了!”

蘇業聽出驚慌之神的聲音。

“千神相迎。創世之後,你當屬無限位麵第一,這是你的榮耀與……恐懼!”

恐懼之神的聲音在神星的四麵八方迴盪。

“三千神靈齊聚,屠箇中位神綽綽有餘。”

“我倒要看看,那個傳說中的神下第一魔法師,能把我們如何。”

蘇業抬頭向上望去,目光穿透神宮的屋頂。

星空之下,白雲承載。

十座直徑超過一千公裡的浮空大陸分列十方,包圍整座黑巫神星。

十座浮空大陸的力量甚至遠勝黑巫神星,形成莫大的牽引力,導致這顆神星大地開裂,群山崩塌,河流乾枯,慢慢解體。

宛如十頭獅子,正在撕扯蒼老的大象。

“你們違背誓言……”

黑巫神憤怒地吼叫,蘇業冇有直接破壞神星,宙斯神係卻動手了。

“你也配?”戰栗之神的聲音響起。

十座浮空大陸上,數以千計金色的光柱聳立。

每一座金色光柱之中,或站著四五米高的人類,或立著數百米長的巨獸,或有天使扇動翅膀,或有傀儡全身發出齒輪與鉸鏈的聲音。

三千光柱,三千下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