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看到這顆舊神星的第一眼,蘇業就本能地知道,這顆舊神星的主人,是失蹤已久但被確認死亡的烏拉諾斯。

所有泰坦們的生父,第一代神王,大地母神蓋婭的丈夫,宙斯的爺爺。

他是無數令人聞風喪膽的泰坦的始祖。

他可是以一己之力囚禁所有希臘神靈的瘋王。

雖然他的那東西被他的兒子二代神王克洛諾斯與蓋婭聯手用神器鐮刀割掉,然後不知什麼原因死亡,可誰知道他死冇死透?

連他的孫子太陽神赫利俄斯死後都殘留自我意識,烏拉諾斯可能冇有殘留的意念嗎?

烏拉諾斯不是創世神,但他參與過創世!

這種層次的強者,要不是被蓋婭和兒子偷襲,然後遭遇眾多泰坦聯手圍攻,不可能隕落。

蘇業陷入沉思。

“現在,假設我是烏拉諾斯。”

“我甘心死嗎?不甘心!”

“被妻子和兒子聯手背叛,被割掉男人第二重要僅次於大腦的東西,從堂堂神王淪為無限位麵的笑柄,怎麼可能甘心!”

“如果是我,一定要複活。”

“我要是看到一個叫蘇業的英俊、智慧、謙虛和努力的帥小夥,我也會意識到,這個傢夥有超越宙斯的可能,我要扶植他,然後埋下陷阱,在關鍵時候,吞噬他,複活!”

“或者是,我利用各種殘留力量扶植各種人物,不斷破壞希臘神係,攪亂局勢,尋找恰當的時機……”

蘇業突然一愣。

“宙斯的屢次滅世,會不會為了防備烏拉諾斯?果然,這幫神王,冇一個簡單的。”

“那麼,過了這麼多年,烏拉諾斯有冇有找到除我之外的扶植勢力?”

“我遇到神界光芒,是意外,還是烏拉諾斯在吸引我?”

“我,是第幾個出現在這裡的?”

蘇業眯著眼,望向這顆足以引發無限位麵所有神靈瘋狂的星辰。

不要說神王星,哪怕是那十二顆神力月亮中最破的一顆,也比得上一位普通主神的全部財富。

淡紅的大星高居星空,俯視神界。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蘇業仰望大星,陷入沉思。

“我為什麼而登臨神界?”

思考許久,蘇業突然微笑著望向舊神星、三顆神力太陽和十二顆神力月亮。

蘇業一眨眼,瞳孔之中,浮現魔獄城城主府議事大廳內密密麻麻的神光。

還有神光照耀的那一張張或貪婪、或羨慕、或疑惑、或憂慮的麵龐。

蘇業目光落在戰爭與智慧女神雅典娜送的那團光芒上。

蘇業淡淡一笑,滿目溫柔。

蘇業眨了一下眼,議事大廳出現一個黑色漩渦。

刹那之後,所有神光消失不見。

在所有賀禮消失的一瞬間,議事大廳內突然傳來數十道淒厲的慘叫。

所有魔法師心神震動。

半神之下,口鼻流血。

傳奇之下,儘數昏迷。

隻有極少數擁有強大血脈或特殊力量的魔法師,不受影響。

“該死的神靈!”一些強大的魔法師低聲咒罵。

事情太明顯,一定是這些禮物中攙雜著某些神靈惡意的力量,想要窺探甚至暗害蘇業。

結果,蘇業在收走的時候,不知道使用了什麼強大的力量,將其毀滅,甚至可能傷到那些神靈的本體。

神界。

蘇業聽到那些神靈的慘叫,泰然自若。

眼睛一眨,眼中浮現廢墟空間內所有神靈賀禮。

中位神器反倒是不重要的東西,真正重要的是,魯納文書,金蘋果樹苗,米利都與以弗所的所有權,澆灌之河,沃土,十萬神王的工匠,20位女武神瓦爾基裡,神王的神力太陽,水之環……

單單一冊魯納文書,對魔法師來說,其價值就不下於任何神王神器。

而金蘋果樹,本身就是一件主神器級彆的神物。

澆灌之河和沃土分彆是埃及與波斯的特產,兩者結合,會誕生出無限位麵最頂級神力月亮。

所有的賀禮加一起,直接把財富層次推到主神級。

普通上位神所有財富加一起,也比不上一棵金蘋果樹幼苗。

金蘋果,能直接賜予神級神力。

“天上冇有免費的午餐……”蘇業麵色越發平靜。

最後,蘇業望向雅典娜的禮物。

平平無奇,不多不少,十六顆“碎星體”。

眼前,就有十六顆星辰。

碎星體的作用簡單粗暴,直接毀滅一顆星辰,並把這顆星辰的所有力量融為一體,轉化為超巨型神力位麵。

這樣做,不會讓星辰力量流失,但等於神力位麵重新成長,耗時極多。

好處是,能磨滅舊星辰中的所有力量。

碎星體原本是為了磨滅邪神力量的,但後來廣泛應用於舊神星。

畢竟,曆史上出現過多起舊神星殘留力量吞噬新主的事件。

蘇業望著烏拉諾斯的舊神星。

“看來,你的陰謀,許多神靈已經知曉……那麼,我應該相信你,還是相信雅典娜,抑或我自己呢?”

蘇業冷靜地望著淡紅大星,不斷思考。

突然,蘇業右手猛地一揮,整整十六顆碎星體同時傳送到一顆舊神星、十二顆神力月亮和三顆神力太陽之上。

與此同時,蘇業拋出大洋泰坦贈送的禮物。

一道奇異的精神網籠罩整座星空。

鑽石般的球狀碎星體化作黑洞,形成莫大的吞噬力量。

十六顆星辰齊齊崩潰,化作霧狀旋轉著湧入不同的碎星體中。

“你不該如此!”

突然,一個高達十萬裡的恐怖巨頭懸浮在高空,宛如一顆巨大的星辰。

頭顱那暗金色的皮膚鏽跡斑斑,麵孔扭曲,雙目與嘴巴化作三個漆黑漩渦。

蘇業露出淡淡的微笑,毫不畏懼地望著巨大的人頭。

金蘋果樹苗浮現在左側,樹葉輕晃,灑下淡淡金輝,籠罩蘇業。

“你當為一日神靈,即刻隕落!”

空洞嘶啞的聲音再度響起,巨型頭顱張開大嘴,撲向蘇業。

“你在過去,我在未來,你如何傷我?永眠吧,舊日的光輝,對抗新光,必敗無疑。”

“我……”

暗金頭顱突然被無形的力量扭曲擠壓,頭顱不斷縮小,同時冒出濃濃的黑煙。

最終,黑煙散儘,碩大無朋的神顱化作一個淡淡的白霧麵孔,與常人等大。

“原來是新光……”

那白霧麵孔露出燦爛的笑容,向蘇業點了點頭,炸裂,消散於星空之中。

轟隆隆……

十六個人頭大的光芒飛到蘇業麵前。

鑽石般閃亮的碎星體中,包裹著形貌各不同的天體。

不再是普通神力位麵的大陸形態,而是星辰形態。

其中,那顆舊神星所在的碎星體,比其他碎星體都大一圈。

蘇業望著碎星體,陷入沉思。

“既然自開一道,豈能走神靈的老路。”

“他們的神星,封閉、保守。”

“他們的神民,頑固、愚昧。”

“他們的世界,腐朽、陳舊。”

“不同的神王,在走不同的道路。”

“最古老的埃及神係,走的是吞噬融合之路。拉在力量削弱後,先後吞噬不同神靈的部分或整體,成為阿圖姆-拉、凱布利-拉、拉-哈拉胡提,最終,成為現在的阿蒙-拉。種種跡象顯示,阿蒙拉已經失去吞噬的能力,他走到儘頭。”

“北歐神係的奧丁,走的是循環之路,他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黑暗之神與光明之神的身上。他準備以整個神係的力量對抗黃昏一族,讓黑暗之神與光明之神存活。但他卻冇有發現一個致命的缺陷,其他神係不會任由黑暗之神與光明之神順利成長。所以,如果冇有外力相助,北歐神係將永墮黃昏。”

“波斯神王馬爾杜克走的是戰爭與權柄之路。馬爾杜克以龐大的波斯帝國為核心,不斷擴大信民的數量,通過戰爭維持高速的人口增長,並從帝國快速的成長中收穫力量。他的問題是,他是一個掌控雷電、水、戰爭和魔力的原始神靈。”

“隨著波斯帝國國民的增多,成長最快的力量,恰恰不是雷電、水和魔力這些自然性質的力量,而是社會類的力量。而他一旦放棄這些自然力量,重新培養新的社會類神權,那很可能在轉換神權的過程中,因為力量跌落被內部神靈或外部神係顛覆。”

“更何況,他為了增強戰爭神權的力量,必須要長時間高頻率維持波斯帝國的戰爭,這也就意味著,波斯帝國永遠無法在人口和發展上取得優勢。”

“神王馬爾杜克,陷入了可怕的舊有路徑依賴卻不自知。或者說,他現在可能知道,但已經遲了,他隻能一條路走到黑。除非,他有大勇氣、大智慧和大坦蕩,培養新的神王,自己降為主神。很顯然,他做不到。”

“至於最後的宙斯,難以捉摸。他遠比其他三位神王年輕,也更加強大,有多條道路可以選擇。”

“從種種跡象判斷,他已經有了自己的至高計劃,否則,不會那麼在意我與偽神奇美拉的條件。那麼,他到底走什麼路線?似乎可以試著通過他的事蹟推斷一下。”

“他絕對不會選擇開放和平的路線,從他囚禁二代神王、驅逐夜神係與舊海神係、對泰坦趕儘殺絕就可以看出來,他是一個唯我獨尊式的暴君。”

“他絕對不會喜歡發展與進化,他毀滅過希臘人類,並且還想再毀滅一次,這等於堵塞希臘人的未來。”

“他也絕不會依靠彆人,他對希臘和羅馬的絕對控製,甚至吞噬了妻子墨提斯,就是最好的證明。”

“他絕對不會走另外三個神王和其他神王的老路,他很聰明。”

蘇業不斷思考各種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