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考許久,蘇業突然呆住。

“根據他的性格、作風、行為以及最近的種種跡象判斷,好像隻有兩條路適合宙斯。”

“一條是,走魔法師相似的道路,追尋無限位麵的終極原理,穿透無限位麵的本質,通過漫長的修煉,問鼎至高。可他是自然神,不是知識神,雅典娜有可能,奧丁有可能,甚至埃及的透特也有可能,宙斯絕對冇可能。他對待魔法師的態度,就是最好的證明。”

“至於第二條路,奪取其他神係的創世神器,吸收裡麵的創世之力,然後滅世再創世,獲取完整的創世神之位,再問鼎至高……”

“但問題是,滅世再創世,是一個不確定的過程。滅世很簡單,毀滅某個神係和對應的領地,可創世很困難,滅掉一個神係,未必能積累出創世之力,隻有多滅幾個,才能積累到足夠的創世根基……”

蘇業想到這裡,突然全身發涼。

宙斯的至高之路,找到了。

蘇業輕輕搖頭,不相信宙斯可以瘋狂到這種程度。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但細細推演,卻發現,這種事對宙斯來說,不算瘋狂。

這是烏拉諾斯、克洛諾斯和宙斯爺父子三代人的基本操作。

蘇業突然想起災鐘鐘樓上,歐幾裡德說過的話。

另一個他曾站在燃燒的雅典城的之上、破碎的天空之下。

瘟疫不會讓天空破碎。

唯一能讓天空破碎的,是大封禁崩潰,眾神混戰。

“原來如此,這就是我危機感的來源嗎……”

一切豁然開朗。

“換一個角度考慮問題,如果我用任何已知的方式封神,用任何已知的方式晉升,永遠不是神王宙斯的對手,撕裂的天空,燃燒的雅典,終將重現。隻不過,那時候站在雅典廢墟上的不是歐幾裡德,而是我。”

“因為,宙斯知曉一切已知的道路。”

“我隻有走一條無限位麵從未出現過的新路,才能避免人類世界滅亡。”

蘇業掃視十六顆碎星體。

接下來,自己可以從其中選擇一顆,建立神星。

烏拉諾斯的舊神星主體是最佳的選擇,裡麵蘊含的力量超過活著的主神的神星。

在建立神星之前,必須要確定神名,同時要構建神星的各大體係。

神星體係,神城體係,神民體係,神力體係,神權體係,一共五大體係。

其中神權體係不需要大改,在魔法師的眼裡,所謂的神權體係,不過是一種神級力量。

神力體係轉化為魔力體係也不難,深紅教宗已經把所有相關資料送給自己。

至於神體體係、神威圖壁、神宮體係等等神靈的力量,都可以在後期慢慢形成。

神星體係是根本,神城體係和神民體係,都建立在神星體係之上。

神星的自然環境並不重要,可以隨時改變。

神星的根本性質,卻至關重要。

當年深紅教宗之所以晉升為魔法類神靈,而冇有成為神級魔法師,是他構建全新的神星體係失敗,最終不得不退而求其次,直接套用地獄魔神的正常方式構建神星。

“神星不止是神靈的絕對領地,也是神靈與神民的共同住所。神星,同時承載神靈與神民,任何忽視神民而隻顧自己的神靈,都無法獲得快速成長。”

“那些成長迅速的神靈,都會把九成以上的資源,用來培養神民。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神靈並冇有多少神器,看上去很窮。實際上,神民纔是衡量神靈財富與力量的標準,這也是神民魂晶成為無限位麵神級通用貨幣的原因。”

蘇業攤開右掌,一顆拳頭大小的多麵體透明鑽石上下漂浮,鑽石之中,淡淡的白霧彷彿活物一樣徐徐流淌。

隻要送入神級魔力或神力,這顆神民魂晶就會轉化為100個神民,直接成為18歲的青年。

“神民的生態,與神星的本源息息相關。”

“有的神靈的力量與戰鬥有關,他的神星則如同一座戰場,神民從生到死不斷戰鬥,為他提供相應的力量。”

“有的神靈的力量與農業有關,那他的神星就是大農場,所有的神民一生都在種植。”

“其他神靈與神星也類似……”

“神民不僅要為神靈提供信民之力,還要提供神權之力,同時提供保護神星的力量。”

“說的殘酷一些,神星的本質,就是牧場加訓練場,不斷收割信民之力,培養戰士。”

“那麼,我應該如何在這個本質的基礎上,構建我的神星呢?”

“深紅教宗曾付出巨大的代價,學習知識類和智慧類神靈的神星體係。智慧知識類的神星,有著驚人的一致性,那就是放棄單一的神民培養,而是致力於構建一個與人類世界相似的生態環境,所有的神民各司其職。”

“但是,這些智慧知識類的神星,都有一個共性,所有最優秀的神民,都可以成為祭司、戰士、巫師、術士等職業,但無法直接轉化為魔法師。任何神民想要成為魔法師,都需要重新學習,而且神民受神星力量影響,成為魔法師的可能性很低。”

“深紅教宗想創建全新的神星,讓神民魂晶直接生成神民魔法師。但是,他的所有努力都失敗了。他耗儘了大量的資源,甚至不得不求助地獄之主,付出極大的代價,可最終還是無法成功。最終,他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建立智慧知識類神星,而不是真正的、全新的魔法神星。”

“前些年,深紅教宗就慷慨地把他所有的封神資料送給我,而我也借遍了各大神係甚至一些小神靈的封神資料。可以說,我現在對封神的理解,不遜於主神。”

“在這個基礎上,我進行過無數次推演,始終無法創造魔法師。難道,是我過去力量不足?”

蘇業想了想,閉上眼,開始使用神級魔力推演。

憑藉強大的神級魔法能力,蘇業以消耗神級魔力為代價,在自己的腦海中,構建一顆全新的神星,並用各種方法製造魔法師。

失敗,失敗,失敗……

在思維的世界,構建了三萬個不同的神星後,仍然無法製造魔法師神民。

如此高強度的思考與消耗,蘇業頭疼欲裂,不得不停下,而後看了一眼自己的魔力天湖。

竟然消耗到一半。

“在技術層麵,排列組合與試錯是成本最低的手段,但如果大量的試錯都無法解決問題,往往意味著,這件事情,在技術層麵無法解決。”

“技術層麵無法解決,那就要穿透技術層麵,進入本質層麵的思考。”

“而我對神星本質層麵的理解,達到主神層次,如果連主神都不能在神星創造魔法師,也就意味著,要麼神星根本不可能創造魔法師,要麼……”

蘇業雙目閃過一道流星。

“要麼,就要擊穿本質層,挖掘出本質層下方的邏輯基礎,至少推翻一個邏輯基礎,重新建立新的邏輯基礎,重新建立新的神星本質,從而才能在技術層麵製造出魔法師。”

“那麼,神靈神星的邏輯基礎是什麼?”

“或許有許多,但有兩個邏輯基礎堅不可摧。”

“第一,神星由神靈的力量構建,並由神靈掌控。”

“第二,神星的存在,是收割神民的信力,神靈吸收,壯大自身。”

“首先,第一條邏輯基礎牢不可破。”

“第二條,看上去也牢不可破。因為,神靈99%的信力源自神星的神民。但問題在於,神王宙斯的神民數量之多,遠超我的想象,哪怕我榨乾祭壇,在數量上,也比不上他。也就是說,我如果不能擊破第二條邏輯基礎,我就永遠不可能戰勝他!”

“那麼,如何擊破第二條邏輯基礎,構建新的神星本質?”

“我需要達到什麼條件,才能擊破第二條邏輯基礎?力量?知識?智慧?時間?魔力?智商?天賦?其他助力?”

蘇業想了想,翻開魔法書,列出各種詞彙語句,各種概念,各種可能。

這一刻,神級的魔力毫無用處,祭壇毫無用處,魔法毫無用處,絕大多數經驗毫無用處,絕大多數知識毫無用處,眼睛能看到的現實毫無用處,感覺直覺本能也毫無用處。

因為這超出了人類正常的智慧極限。

有用的,是思考問題的方式,是對知識本質和原理的認識,是眼睛看不到但思想能感知到的真實,超越現實的真實,即真理。

最後,蘇業停下,不斷思考。

腦海中浮現所有優秀之人包括神靈的成長經曆和故事,慢慢提取他們的共同點與不同點,提煉他們成長的路徑,提煉他們的偶然,也提煉他們的必然。

許久之後,蘇業微微睜開眼,目光之中,神化流動,星光聚散。

“都說知易行難,但之所以行難,是因為僅僅停留在知道的層次,達不到深度認知的程度。”

“我曾經說過,隻有用傳奇的身份要求自己,才能成為傳奇。而不是成為傳奇後,才用傳奇的身份要求自己。”

“也說過,隻有做傳奇應該做的事,才能成為傳奇。而不是成為傳奇後,纔去做傳奇應該做的事。”

“這兩句話,其實再進行提煉,那就是:先要明白,自己為什麼成為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