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攀登奧林波斯山前,先要問,自己為什麼要攀登奧林波斯山?”

“在創造全新魔法神星之前,我卻忘了問自己,我在為什麼創造魔法神星?”

“為了自己找一個安全的地方?不。”

“為了獲得被神民信民崇拜仰慕的虛榮?不。”

“為了戰勝宙斯?想,但並不全是。”

“我創造全新的魔法神星,本質上,是為了追尋魔法的終極原理。”

“那麼,追尋魔法的終極原理,並不僅僅隻有收割信力這一條路,因為如果選擇這條路,我將永遠落後宙斯,而且,我等於放棄了魔法與哲學之道,放棄了開放與合作之道,變得和神靈一樣自私狹隘。”

“追尋魔法的終極原理,其實有一條人人都清楚的道路,那是一條最有可能超越宙斯的的道路,也是最有可能追尋到終極原理的道路。”

“所以,想明白這一點,我便可以擊碎‘神星是收割信力’的邏輯基礎,構建新的邏輯基礎:我的神星,不是為了收割信力,而是為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完成我與魔法界的目標,追尋終極原理。”

“那麼,我不是魔法的王,也不是魔法的神,我是,魔法的新光!自此以後,我的神名,便是平平無奇的魔法新光,蘇業。”

蘇業開心地笑起來。

清晰了。

蘇業抓起最大的碎星體,向前一拋,碎星體破裂,顯現出一個全新的超巨型神力位麵。

星球狀的超巨型神力位麵急速膨脹,彷彿要膨脹為藍色的神力星球。

前方,憑空浮現一片藍金色的魔力神海。

魔力神海瞬間擴張,包裹神力星球,猛地收縮,形成巨大的藍金色漩渦。

漩渦之中,藍色的神力星球不斷擴張。

彷彿兩個星球那麼大的磨盤相互絞殺。

絲絲縷縷的白色空間漣漪擴撒,不一會兒,漣漪斷裂,密密麻麻的蛛網狀空間裂痕密佈。

雙方如同不共戴天的仇敵一樣相互糾纏,相互對撞,最終,爆發刺目的純白神光。

無量量光芒爆開。

蘇業都不得不閉上眼睛。

刹那之後,神光收斂,魔力神海與神力星球收縮到極小,小到成為一個隻有拳頭大小的白色光洞。

白色光洞輕輕一顫,噴發星光,無休無止。

蘇業立刻閉上眼,全身的神級魔力狂湧。

白色光洞噴發的星光由點成線,由線連麵,由麵成體,開始快速構建一顆全新星球。

小小的星球,慢慢變大。

蘇業全身汗流如注,魔力瘋狂傾瀉,大量使用恢複魔力的神藥。

不知過了多久,近乎虛脫的蘇業睜開眼睛。

前方,一顆直徑整整十萬公裡的蔚藍色星辰懸浮在星空之中。

白雲環繞,海水蔚藍,大地黃綠相間。

蘇業雙目閃亮如星,心跳如鼓,呼吸深深,麵色漸漸紅潤。

漆黑的雙眸中,蔚藍色的神星徐徐轉動。

一座前所未有的新神星,正式構建完成。

這不是一顆收割信仰的神星。

蘇業瞬間消失在原地,浮現在專屬於自己神星的上空。

無窮無儘的神星資訊宛如微涼的泉水流入腦海,讓自己清晰掌握這顆神星的一切。

“還不錯……”

蘇業眯著眼,感受著精神上的沐浴與洗禮。

突然,整個無限位麵齊齊一震。

無數神級生靈心神一動,抬頭望天。

所有神靈感到,無限位麵的最高處,彷彿張開一扇大門。

大門之中,飛出一件奇異之物。

一開始,冇有神靈能感知到那是什麼,當奇異之物徹底進入無限位麵後,所有神靈眼前漆黑消散,白光降世。

煌煌白光照耀天地,照儘無限位麵每一粒土,每一滴水,每一種物。

白光之中,一座金光燦燦的塔形物件徐徐凝聚,最後,凝聚成一座金光燦燦的鐘樓。

鐘樓的最高階,一座黑金巨鐘靜靜懸浮,銀白色的鐘錘屹立不動。

黑金巨鐘錶麵的黑金花紋徐徐向銀白鐘錘流淌,一旦觸及銀白鐘錘,便化作銀白色的字元。

銀白鐘錘另一側的銀白字元也向黑金巨鐘上流淌,一旦觸及黑金巨鐘,便化為黑金花紋。

遠遠望去,彷彿一黑一白兩處魚群在環繞遊動。

塔頂之下,四麵牆壁的最上方,各浮現一張白底黑數黑針的巨大錶盤。

四個巨大錶盤上的指針與數字似真似幻,眾神無論怎樣觀察,都隻能看到模模糊糊的錶盤上,模模糊糊的指針在快速轉動。

四麵錶盤的指針位置完全不同,轉動速度也完全不同。

眾神呆愣刹那之後,本能地知曉此物的名字。

時空鐘樓。

無限位麵的饋贈,創立新世的賀禮。

曆史上,隻有創世神甚至隻有創世神中的佼佼者,才能獲得這個層次的贈禮。

除此之外,冇有任何創世神之外的神靈獲得過。

神靈們感應到時空鐘樓的力量。

諸界恒定,萬世不朽。

任何時空的力量,都無法影響時空鐘樓及鐘樓之主。

刹那之後,時空鐘樓消失不見。

隨後,不同的神係響起不同的聲音,或鐘聲,或鼓聲,或笛聲,或歌聲……

所有神係分彆召開眾神會議。

蘇業高懸新神星的天空,呆呆地望著大公雞形狀的大陸中心的那座山上,多出一物。

金色牆體,銀錘黑鐘,白盤黑針。

時空鐘樓。

神星輕輕一震,與時空鐘樓的氣息交融。

魔法神星開始吸收時空鐘樓的力量,而時空鐘樓也吸收魔法神星的力量,形成一個完美的循環。

隨後,蘇業接收到一股溫暖的新資訊。

蘇業放棄了收割信仰之力,本以為這樣會導致自己在相當長的時間內無法成長,至少百年內放棄晉升。

但冇想到,得到時空鐘樓之後,自己的神星,提前獲得了神星大威能,

而且是從未聽說過的神星大威能。

萬法通識。

無論是什麼生靈,無論是自己的信徒還是他人的信徒,無論是凡人還是神靈,無論是善意還是惡意,凡是有生靈在自己的神星領悟、學到或創造什麼,那麼,自己身為神星之主,將會獲得相同的收穫。

蘇業心中湧動著難以遏製的喜悅。

捨得捨得,果然是有舍纔有得。

蘇業深吸一口氣,思考無限位麵饋贈的原因。

整個無限位麵,有且隻有一條神級道路,收割信力。

這是無限位麵的唯一正統,也是唯一的主流。

但是,孤立係統中,總混亂程度必然不斷增加,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

如果任由這條收割信力的主流發展下去,整個無限位麵必然越來越混亂,最終出現越來越多像宙斯那樣的神靈,為了自己強大而毀滅無數生靈,徹底斷絕無限位麵發展的可能,最終導致整個無限位麵因為過度混亂而崩潰。

當自己放棄收割式的成長,選擇合作團結式的成長的時候,自己就等於創造出一條與整個無限位麵全然不同的神級之道。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在無限位麵這個孤立的係統中,誕生新的力量,而這股力量,明顯能讓更多人、更多生靈聚集在一起,一起學習,一起成長,一起進步,減少無限位麵的混亂程度,增加無限位麵的有序度,從而,讓無限位麵可以不斷延續,不斷髮展。

在已經完全走到絕路的主流路線之外,蘇業開辟出一條支流之道。

而且,這條支流之道,有可能徹底顛覆舊主流,成為新主流。

這條新的神級之道,在為整座無限位麵延壽。

自己用整個未來押注,而無限位麵也給予應得的饋贈。

想通前因後果,蘇業微微一笑。

“雖然我的神級新道隻是一種可能,但是,任何一種可能性,都會生出無限的變化,最終讓整個世界更加美麗,也更能長存。咦……”

蘇業眨了一下眼,發現自己的魔獄城中,收到了一封諭令。

地獄之主塔爾塔洛斯的眾神召集令中,竟然包括自己。

蘇業快速思考。

“如果考慮到私人感情和魔獄城,我必須要去,畢竟他對我幫助極大。”

“如果擴大到整個魔法界,我不應該去,因為魔法界是善良的力量,而地獄則是邪惡的代表。我如果與地獄關係太過密切,可能會影響其他善良神靈對我的觀感。”

“但是,如果我站在更高的層次考慮,站在整個無限位麵的層次考慮,無論是地獄還是深淵,無論是邪惡還是善良,本質上都是一種‘存在’,邪惡不是絕對的混亂,而是秩序的支流,不夠秩序。”

“無論是邪惡還是善良,無論是魔鬼還是人類,在無限位麵的角度看來,都隻是一種幫助無限位麵進步的可能。因為,無論是魔鬼還是人類,都在追求生存,而且在追求更好地生存。整個無限位麵真正具有自毀和他毀性質的生靈,隻有邪神。”

“所以,我不需要考慮我,或魔獄城,魔魔法界,或其他善良的神靈,我隻考慮,參與魔鬼眾神會議,是否有益於我們追尋終極原理。至於其他善良神靈的喜惡,我相信有無數種方法解決,並且同樣能讓他們一起幫助我追尋終極原理……”

想到這裡,蘇業眼中微光閃耀。

原來,自己思考問題的方式即思維模式,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蘇業看了一眼神星,身體一晃,一個虛影從身體飛出,站在左側,迅速凝實。

下位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