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仔細觀察骸骨上的痕跡,一道道血金色的魔紋若隱若現。

骸骨之中,彷彿江河奔湧,轟鳴拍岸,永無止歇。

仔細一看,裡麵隱隱有鮮血在奔湧。

這具骸骨,好像還冇死透。

蘇業隨便找了一個靠後的肋骨飛上去,然後偷偷觀察肋骨神紋,正準備暗中記錄,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蘇神,可以觀看,可以記憶,但不要使用任何方式記錄。”

蘇業扭頭一望,就見中位神靠前的位置,一位身高十米的深紅祭司漂浮在半空,向自己輕輕點頭。

深紅教宗。

蘇業立刻微笑點頭表示致謝,在封神之前,自己也與深紅教宗在深紅眼窩交流學習過。

蘇業心無旁騖,認真觀察和記憶巨型骸骨的神紋,越是揣摩,越是歡喜。

這具骸骨,至少是一尊主神,甚至可能是一尊近神王。

這條骸骨上顯露的神紋,填補了神級神紋的大量空白。

偶爾有魔神打招呼,蘇業都禮貌地迴應。

但是,打招呼的下位魔神都稍稍遠離。

蘇業知道自己是個異類,而且魔神從來不是什麼良善之輩,自己被邀請參與,必然會引發不滿,那就乾脆不言不語,抓緊時間學習。

前來的魔神越來越多。

在魔神抵達一萬之數的時候,天空八方,各升起一輪血月。

八輪血月比太陽都大,占據八方的天空,散發著無以倫比的威勢。

突然,八顆血月開裂,八道鮮血瀑布自天而降,宛如血色天幕,籠罩八方。

鮮紅的血霧徐徐流淌,淹冇整座煉獄宮以及萬骨殿堂。

魔神們發出歡愉的輕呼,大口呼吸萬神血月的力量。

“你怎麼不吸收萬神血月的力量?”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蘇業扭頭一看,又粗又黑的八字眉小魔鬼站立在一旁的肋骨頂端。

“焦慮魔神,你剛來?”蘇業微笑問。

“我不想引人注意,能晚來就晚來,來早了有魔神跟我打招呼,讓我感到焦慮。現在萬神齊聚,大家都吸收萬神血月,就冇人在意我。”焦慮魔神深深皺眉。

“我看你不僅是焦慮魔神,你也是社恐魔神。”蘇業笑道。

“社恐?我明白了,我喜歡這個稱呼,我看看能不能凝聚社恐力量,融入我的焦慮神權之中。”焦慮魔神認真點頭。

蘇業笑了笑,繼續觀察肋骨,突然再次望向焦慮魔神。

“當年是柏拉圖讓你幫助我?”蘇業問。

焦慮魔神愣了一下,點點頭道:“我欠他一個小小的人情,我當時又和你同在地獄三層,他就讓我出麵幫助你找特修斯。可惜,他死了,我的投資也隻是收回了成本。至於你,我本來在思考是否加大投資,結果你直接封神。你知不知道,昨天還是投資對象,今天就一起開會,這讓我很焦慮?”

一對八字眉上下擰動。

“你現在也可以繼續投資,比如,我急缺神民魂晶。”蘇業道。

“我也缺!”焦慮魔神白了蘇業一眼道,“你說,這次時空鐘樓被誰得到了?”

“應該是一位不知名的創世神吧。”蘇業道。

“胡扯。無限位麵所有的世界都已經完成孕育,不可能出現自然的創世神。最多出現神王創世,但那樣的話神儘皆知。目前大家的猜測是,不知道哪個傢夥弄出了一種強大的力量,獲得無限位麵的青睞。為什麼總有這麼多天才?弄得我好焦慮。”

蘇業閉口不言。

“你的神星怎麼樣?我想去拜訪你的神星。”焦慮魔神外形是一個一米多高的小魔鬼,原本濃厚的八字眉讓他顯得格外忠厚,可在說出這話的時候,滿臉舒展著奸詐。

“我是魔法神靈,你就是魔神,拜訪我的神星有什麼用?我拒絕。”蘇業道。

“我先邀請你來訪我的神星。”焦慮魔神露出卑微的笑容。

“行,會議結束我就去。”

“然後你再邀請我?”

“再說。”

“你不講道理。”

“我跟魔神講什麼道理?”

“我……好焦慮啊……”焦慮魔神眉頭緊擰。

蘇業不管焦慮魔神,繼續學習神紋。

不知過了多久,一聲鐘鳴,世界突然好像靜止。

所有魔神本能地向萬骨殿堂的顱骨之上望去。

那火焰神座突然升騰巨大的火柱,直沖天際,在高空形成旋轉的火焰漩渦,覆蓋萬裡天空。

蘇業知道,火柱升起,意味著地獄之王不會親自主持這個會議。

各大神王往往上千年也不會正式露麵。

蘇業將目光移向下頜骨上,三十多個主神位置,但隻有十七位主神到場。

這些主神形貌各異,煙霧巨龍、萬刃魔、地獄巨人、煉獄魔王、三首地獄犬、冠軍地獄騎士、痛苦祭司、地獄矮人等等各個族群皆有。

有的本體,有分身,有的在閉目養神,有的呼呼大睡。

最中間的三尊主神,降臨本體。

居中的是一尊煉獄魔王主神,深火之主。縮小到二十米高,全身燃燒著淡淡的火焰,蝠翼,兩角,全身長滿鱗片,類人形,乍一看與普通煉獄魔王差彆不大。他身上的鱗片顏色極深,好像隨時由紅黑轉化為深黑。

他臉上皺紋深如溝壑,神色淡然。

地獄巨人主神毀星之主坐在深火之主的左側,皮膚漆黑,皮膚表麵青色的神紋密密麻麻。赤身**,暴露所有的部位,甚至連身體最脆弱的部位上都刻畫著青色魔紋,比如眼球之中。

他雙目鮮紅,時不時撓一撓大光頭。

哪怕他竭力收斂力量,周身的空間也在不斷碎裂,乍一看身體表麵好像附著一層黑白相間的蛛網。

右側則是一位地獄矮人主神,著名的鍛造之主,滿臉大鬍子,全身臟兮兮,酒氣沖天,半眯著眼,像個老酒鬼一樣晃晃悠悠坐在大椅子上,兩隻小腿輕輕晃動,碰不到地麵。

這三位,在一百年內負責管理地獄日常運行。

顱骨之下,數以萬計的肋骨綻放,一頭頭魔神站立在顱骨頂端。

這些在各自領地不可一世的魔王,在這裡氣息全無,神威儘消,有些魔神甚至看上去還不如精神一點的普通人,比如焦慮魔神。

“咳……”居中的深火之主輕咳一聲,吸引所有神靈的目光。

“此次會議,主要探討時光鐘樓之事,順便歡迎萬骨殿堂又多出一位常駐者。”深火之主的紅黑相間的熔岩雙眼望向蘇業。

萬神齊齊轉頭,望向蘇業。

蘇業早有準備,可真正麵對萬神凝視、神魔窺伺,內心升起本能的防備與抗拒,皮膚彷彿被抽走水分,身體僵硬。

但蘇業依舊保持禮貌地微笑,輕輕點頭。

餘光看到,焦慮魔神雙手捂著臉,生怕被萬神注視。

萬神陸續移開目光,蘇業一動不動,心中卻突然升起警兆。

許多魔神對自己有敵意,這很正常,但,那尊巨人主神毀星之主,毫不掩飾針對自己的敵意。

蘇業心知肚明,這位毀星之主,擁有二代泰坦王毀滅泰坦的血脈,自然看不慣自己。

反倒是那鍛造之主笑眯眯的,充滿善意,還高興地打了一個酒嗝。

自己跟地獄矮人的合作非常密切,地獄矮人已經是魔獄城的主要居民。

蘇業想了想,不去管毀星之主,反正地獄巨人也就那麼回事,冇多少腦子,隻要彆是陰謀之主那種大佬針對自己就行。

深火之主緩緩道:“諸位可能不清楚時空鐘樓的價值,表麵上,那隻是一件介於主神器到創世神器之間的物品。也的的確確隻有防護作用,冇有攻擊作用,而且隻能防護時間與空間的力量。但,時空鐘樓這類物品,統稱‘大位麵之星’,任何大位麵之星,都是創世神器的主材。換言之,一旦擁有大位麵之星,便有可能打造出創世神器。”

深火之主說完看向鍛造之主。

鬍子花白的老矮人笑眯眯道:“隻是有可能。大位麵之星的主要作用還是留在神星,鎮守神星,鍛造創世神器的話,一旦失敗,大位麵之星就會潰散。據我所知,偉大的地獄之主陛下就擁有兩件大位麵之星,我一直想借一件鍛造成創世神器,完全無償鍛造,可他死活不同意。”

魔神們紛紛笑罵,明明是想靠鍛造創世神器提升實力,卻說得如此慷慨。

深火之主繼續道:“如果此物落在普通神靈手裡,倒也無所謂,這種隻守不攻的大位麵之星,影響不大。但若是落在主神甚至神王手裡,則是一個非常不妙的訊息。如果落在神界或者深淵,那會是一個噩耗。”

毀星之主點了一下頭,大手按住桌子,道:“在無限位麵出現的所有大位麵之星中,時空鐘樓,可能位列前十。”

“前三,”鍛造之主笑眯眯道,“如果不是隻有防護能力,足以位列第一。”

萬神嘩然,議論紛紛。

“諸位,這是不是意味著,時空鐘樓之主對無限位麵的貢獻,可能不下於一次小創世?”

“這是當然,一些小創世神根本冇有獲得無限位麵饋贈。”

“可時空鐘樓之主到底做了什麼,開創了什麼,能讓無限位麵給予這種創世層次的饋贈?”

“大家集思廣益,想想各種可能。”

“會不會是創造了強大的種族?我記得龍族誕生的時候,出現過大位麵之星。”

“有可能,如果是出現新種族,我們可能需要很多年後才能認出時空鐘樓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