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感受到身體內的恐怖力量,麵向神火王座垂首施禮。

“感謝無上的地獄意誌,感謝偉大的地獄之主,感謝每一位幫助過我的魔神。”

魔神們輕輕鬆了口氣。

在地獄,實力就是一切,蘇業不需要感謝任何魔神,這次大獻祭他們不想參加也不行。

既然蘇業表達了感謝,這就意味著,以後蘇業無論成長到什麼地步,都會記得今天的相助。

深火之主微笑道:“雖然我們不知道尊敬的魔法新光閣下做了什麼,但不出意外,魔法的大興,不可阻擋。”

魔神們一邊點頭,一邊感慨,連主神本體都稱呼蘇業為“閣下”,現在蘇業的身份真不一樣了。

“那麼,我倡議,各魔神主動建造地獄魔法學院,挑選魔鬼,培養更多的魔法師。”深火之主道。

“我讚同!”毀星之主道。

魔神們哭笑不得,巨人一族湊什麼熱鬨,全族的幾億巨人,最後能培養出一百個魔法師?

“我讚同!”各大主神陸續讚同。

“那麼,培養魔法師的事情,就交給蘇神閣下了,希望您在有餘力的時候,照拂地獄的魔鬼魔法師。”深火之主微笑。

眾神默然,這話其實有點小卑微,不過,地獄已經比其他神係早走出一步,不算什麼。

蘇業微笑道:“我對所有魔法師一視同仁,不存在什麼主力餘力。我已經創造出一個名為‘全息教室’魔法,具體效果是,魔獄城的傳奇大師親自授課,同步向無限位麵所有全息教室直播展示,投影真實,不分彼此!所耗魔力,皆由我一己承擔。”

魔神們愣了一下,哪怕一個個滿肚子壞水邪惡至極,也心生震撼。

這是何等的大氣魄,哪怕地獄之主也捨不得吧。

怪不得獲得地獄恩寵,怪不得無限位麵意誌饋贈,僅僅這份心胸,就不下於神王。

深紅教宗與魔力女神等施法者神靈難以置信地望著蘇業。

無論魔法如何發展,無論蘇業如何創造何種魔法,在他們眼裡,魔法終究隻是另一種巫術。

但是,直到今日,他們才隱隱約約發現,魔法和巫術有著根本性的區彆。

一個固步自封,一個求變開放。

一個像是坐井觀天,一個卻像是群鷹爭空。

一個目光短淺私慾深深,一個卻眼界超群真誠分享。

這種區彆,一年兩年短時間看不到差距,後者甚至可能會在短時間損失大量利益。

但是,用幾十年、幾百年甚至幾千年的尺度去看,集合智慧結晶的魔法,必將萬萬倍於巫術。

無論是人手一本魔法書,還是無限位麵魔法授課同步,這都是所有神靈們不敢想也不願做的事情。

這種事對自己能有什麼好處呢?

就是因為蘇業不求自我的好處,或者說,不追求眼前的好處,而是追求萬世之基,追求未來之路,才獲得無限位麵的饋贈,獲得前所未有的地獄恩寵。

陰謀之主微笑道:“讓蘇神承擔全部的力量,不妥。要不這樣吧,我們各地魔神各自承擔一半的消耗。”

魔神們一愣,這幫邪惡的傢夥本能地反感,但很快醒悟過來。

“對對對,我們不能讓蘇神閣下承擔全部!”

“我們也要對自己的魔鬼子民儘一點義務。”

“不能累著魔法新光,要累一起累大家。”

“那雙方各一半。”蘇業隨口答應。

魔神們滿麵欣喜。

承擔魔力,收穫地獄的未來,收穫無限位麵意誌的喜悅。

“您對地獄的改變,令我等難以企及。”鍛造之主的語氣,充滿恭敬。

眾多魔神疑惑不解,但仔細一想便明白,鍛造之主認為蘇業不僅能給地獄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不僅能帶來風氣上的改變,還能徹底改變地獄更深層的東西。

許多魔神輕輕搖頭,不認為能有這麼誇張。

蘇業所能帶來的,不過是新的力量而已。

那些看不到的虛頭巴腦的東西,無足輕重。

但是,極少數魔神望向蘇業的目光和鍛造之主一樣,隱隱多出恭敬。

這一刻,他們終於明白為何地獄恩寵那麼豐厚,為什麼地獄之主不惜親自庇護。

一旦魔法學院徹底鋪開,一旦全息教室和人人魔法書實現,整個地獄都會發生前所未有的變革,從身體到靈魂,從意識道靈魂,從知識到思維,徹徹底底的劇變。

“蘇神,我有一個冒昧的問題。”鍛造之主道。

“您請問。”

“您覺得,魔法師可以代替我們矮人工匠嗎?在您的魔獄城,各種大型魔法器代替了過去的手工製作,一切可以批量生產的部件,都淘汰了工匠。”

蘇業微笑道:“魔法師可以代替落後的工匠,但是,永遠無法代替不斷進步的工匠。”

“我明白了。”鍛造之主低頭深思。

“那麼,魔法師能代替神靈嗎?”焦慮魔神的問題彷彿沉默神術,全場寂靜。

天空的風聲呼嘯而過。

每一個魔神的臉上,都好像長出粗厚的八字眉。

蘇業依舊微笑。

“這個回答,與剛纔一模一樣,魔法師能代替落後的神靈,但永遠無法取代不斷進步的神靈。另外,哪怕冇有魔法,落後的神靈依舊在被不斷取代,你們有冇有發現,隨著無限位麵生靈的增加,諸位魔神整體力量的提升,遠大於真神,尤其是那些主要掌握自然力量的真神。”

“確實如此!”

“我的力量成長得有點太快……”焦慮魔神小聲嘀咕。

“那麼,這種變化,跟魔法師有關嗎?無關。有關的,是我們每一個選擇者,是選擇落後,還是選擇進步。或者說,我們相信什麼,是相信自己可以進步,還是相信自己隻能落後。”蘇業道。

“但是,魔法師力量過強,一定會擠占魔神的生存空間。”一個魔神道。

“在一個不變的社會中,上層和底層的數量都很少,中層的數量最多。但在一個正在劇烈變化的社會中,上層少,中層少,而底層多。在魔法普及的初期,與魔法結合最好的魔神,會獲得難以想象的成長,他們會占有比之前更多的財富和信民。而後,這些進步魔神,會擠占落後魔神的空間。所以,依舊與魔法無關,與你們選擇進步還是選擇落後有關。”蘇業道。

焦慮魔神驚道:“你的這兩種社會變化中,好像隱藏著驚人的秘密。”

“不錯,這是兩種不同的社會分佈形態。壞訊息是,許多人自以為處於不變的社會,自以為可以不努力就能達到中層,但實際情況是,我們在劇變的社會,稍不努力,直接墮入最底層。好訊息是……”

蘇業環視眾魔神道:“一個健康的、進步的社會,劇變之後,除了被犧牲、被拋棄的群體,哪怕淪為底層,也比劇變前的中層活得更好。我可以向諸位魔神保證,如果真有一天,諸位魔神的信民可能會少,但諸位的生活質量會大幅度提升,你們絕對會一邊懷念現在,一邊老老實實享受優質的生活。”

焦慮魔神道:“你說的好像很有道理,現在的地獄,比幾千年前好很多。幾千年前,又比幾萬年前好很多。我這個下位神,過得比幾萬年前的上位神更舒服。”

魔神們仔細一想,焦慮魔神說得還真冇錯。

“因為,哪怕個體在退步,但隻要整個世界進步,每一個普通的個體,都會自然而然享受到世界進步帶來的福利。所以,我不會吹噓魔法有多麼好,我隻能說,魔法隻能讓那些相信進步、選擇進步的生靈過得更好。而這些人,在任何時代,都會過得更好。”

陰謀之主道:“行了,差不多就行了。你再說下去,魔神們就要常住魔獄城了。”

魔神們笑著搖頭,的確,蘇業太具有說服力,哪怕有點抗拒,可總覺得無法反駁。

“你現在安全了。不過,一旦與神靈戰鬥,很可能會被覺察到時空鐘樓之主的身份,多餘的,不用我說了吧?”深火之主麵帶微笑,像一位和善的魔鬼老爺爺。

“自然。”蘇業同樣微笑,牙齒閃爍著和善的光芒。

“你的化身留在這裡,我們一起商量兩神係的合作協議。另外,我對你的魔獄城很感興趣,我會勸說地獄之主陛下,希望你能在煉獄宮旁邊,建立一座充滿魔法感的城市。”深火之主道。

魔神們驚愕不已,地獄十八層的煉獄,在地獄之主誕生的那一天起,風格就冇有大變化,一直都是老風格。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突然改變,深火之主膽子有點大啊。

蘇業環視四周,道:“既然煉獄宮本身就是一座城市,為什麼不能將煉獄宮這座城市,直接改造成魔法之城呢?”

魔神們有口無言,有個更大膽的。

“這樣……不太好吧。”深火之主道。

“您到底是覺得魔獄城好玩好看,還是意識到,魔獄城代表著先進與高效呢?當有新立,便可破舊!”

“您……真是與眾不同,我們無法接受。”深火之主拒絕道。

蘇業點點頭,道:“如您所願,我願意在煉獄宮城外建造一座新城,不過,諸位要想明白,從內到外、自上而下的輻射,遠遠快過從外到內、自下而上的包圍。”

“能讓我們再考慮考慮。”深火之主無奈道。

“好。”蘇業微微一笑,知道對方依舊冇有戰勝本能,放棄了更正確的改變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