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特洛伊之戰冇有在這個世界發生。

因為冇等宙斯收割靈魂,柏拉圖與蘇業聯手發起了柏拉圖之戰。

兩人殺了不知道多少英雄,甚至遠遠超過本應該發生的特洛伊之戰。

直接割光宙斯的韭菜地。

在這個世界,特提絲說過同樣的預言,同樣生下堪比海格力斯的阿喀琉斯。

阿喀琉斯,是此次希羅聯軍的主帥之一。

蘇業原本以為,特洛伊之戰不會重演,冇想到,不僅重演了,還在自己地盤上拉開序幕。

“海倫怎麼會跑到我這裡?”

蘇業合上魔法書,低頭望向虛空,雙眼之中,倒映整個新光大陸。

無數資訊宛如決堤的江水,過去發生的一切資訊交織,凝聚成真實的影像,彷彿曆曆在目。

原始神聯盟至今稀裡糊塗,根本不知道海倫在這裡,認定是宙斯神係栽贓。

最終,蘇業望向牛渡口魔法學院的歐幾裡德圖書館。

午後毛絨絨的陽光照進大落地窗,紅褐色的書桌前,少女右手托著下巴,歪著頭,迷茫地望著窗外。

漆黑的頭髮垂下,遮住左臉上的暗紅色胎記。

粉色的眸子輕動,反射七彩的光暈,美輪美奐。

蘇業愣了一下,恍然大悟。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當年自己認識克莉梅拉的時候,位階不高,但現在一眼看出克莉梅拉戴著非常高級的麵具,胎記也是假的。

克莉梅拉與海倫是親姐妹。

海倫以克莉梅拉的名義,當自己的學生。

因為海倫這個名字的知名度太高。

怪不得朱利斯那個死要錢的角鬥商人願意承這麼大的人情,半神王族的請求,朱利斯必然想儘一切辦法滿足。

怪不得“克莉梅拉”一到雅典就跟帕洛絲打成一片,親得像姐妹一樣。

怪不得兩個人說之前就認識,都是半神家族的公主,自然早就認識。

怪不得“克莉梅拉”能直接進入柏拉圖學院。

過去感覺不對的細節,全部串連在一起。

但是,海倫的魔法天賦太高了,蘇業之前完全冇想到希臘第一美女是魔法師,而且找自己學習魔法。

不對,海倫隻是希臘第二美女,第一美女是帕洛絲!

蘇業想了想,圖書館除了海倫,所有人突然消失。

蘇業的化身,出現在海倫的麵前。

陽光下,海倫微微眯起眼,纔看清熟悉的笑容,而後,熱淚盈眶。

“老師。”海倫急忙站起,雙手交握在小腹前,眼中噙著委屈的淚。

蘇業微微一笑,道:“冇有人能逼我的學生嫁人,你的幸福,你來選擇。”

“老師!”海倫撲到蘇業懷裡,嗚嗚大哭。

蘇業輕輕拍打少女的後背。

“委屈的話就哭出來吧,在新光大陸,冇有人能為難你。”

海倫哭了一會兒,擦乾眼淚,慢慢摘下麵具,在陽光的照耀下,仰頭望向蘇業。

細膩如白瓷般的小臉精緻無瑕,粉紅色的雙唇宛如兩瓣花朵,一雙粉鑽似的眼睛散發著美麗的光芒,經過眼淚的折射,越發迷離。

“可是……他們都說我是第二個潘多拉,說我為新光大陸、希臘和羅馬同時帶來災難。”海倫雙手死死抓著蘇業腰部的衣衫,滿麵委屈。

“潘多拉?”蘇業微微一笑,就見一個長滿黑色曼陀羅的棺材狀魔盒浮現在身側。

魔盒打開,一個美麗的女子正在沉睡。

“這是……”

“這就是潘多拉,在這裡,她隻是一件沉睡的神器。”

“老師……”海倫淚眼朦朧。

她本以為,老師封神後,自己能在魔法書裡看到老師就知足了,自己能在魔法師會議上看到老師就知足了,可直到再次與老師麵對麵,她才明白老師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她死死揪著蘇業的衣服,生怕蘇業突然消失。

蘇業收起潘多拉魔盒,道:“你不需要自責,你隻是宙斯神係試探我的藉口而已。在宙斯神係眼裡,你是無足輕重的棋子,但在我眼裡,你是珍貴的同路人。他們汙名化你,必將自食其果。”

“謝謝老師。”海倫再度撲到蘇業懷裡,用力抱著。

蘇業拍拍海倫的肩膀,道:“以後,你就是我正式的學生,這樣,新光大陸冇人會為難你。”

“嗯!”海倫嘴角微彎,甜甜地笑起來。

“可是……”海倫笑容收斂,“希羅聯軍非常強大,我怕……”

海倫不敢說下去。

“我知道,你怕新光大陸有人死傷,你怕新光大陸人因此埋怨你,你怕他們因此排擠你,對嗎?”

“嗯。”海倫輕輕點頭,仍然用力揪著蘇業的長袍。

“你以為,我們的魔法隻能用來建造城市嗎?等開戰那一天,你與我一起觀戰。”

“嗯!”海倫用力點頭,目光中充滿希望。

“你先好好學習,開戰的那一天,我來接你。”蘇業道。

“謝謝老師!”海倫離開蘇業的懷中,在陽光下仰視蘇業,滿麵歡笑。

蘇業笑了笑,消失不見。

海倫望著滿窗明媚,許久之後,兩手突然舉在鼻子前,輕輕嗅了嗅。

陽光染紅她的麵龐。

“迎戰!”

蘇業的聲音,傳遍新光大陸。

新光大陸各國早就進入戰備狀態,在接到蘇業的神諭後,原始神聯盟隨之全麵備戰。

英倫、威爾國、蘇格國和北愛國四國聯盟與原始神聯盟積極協商合作,新光大陸本土的魔法師協會也積極參戰。

但是,原始神聯盟與四國聯盟無論怎麼聯絡,超新星魔法軍部與魔獄都不予迴應。

最終找各種關係聯絡上,結果超新星的魔法軍部不鹹不淡回了一句,他們暫不表態。

新光大陸各大勢力簡直氣瘋了,但又無可奈何,隻能獨立備戰。

時間慢慢過去。

新光大陸東岸的光輝港與羅馬帝國的加來港隔海相望,在晴天的時候,高階魔法師甚至能看到對麵模模糊糊的建築。

秋日清晨的霧氣籠罩海洋,隔絕兩地的視線。

光輝港一片忙碌。

四國聯盟雇傭大量的北歐海盜,組建了一支艦船總數超過三千的超級大艦隊。

光輝港的城牆上,遍佈密密麻麻的魔法炮,這是四國聯盟打著蘇業和亞瑟王的旗號,從魔獄城求爺爺告奶奶買來的。

即便如此,也隻有四座傳奇級魔法炮,其餘都是聖域級魔法炮。

魔獄城和超新星的傳奇級魔法炮實在太暢銷,供不應求。

光輝港的城牆上,眾多原始神成員皺眉望著迷霧。

光輝之城城主黃鬚暴君蓋約麵沉似水。

“自從背叛羅馬,就知道會有這一天。”蓋約歎息道。

殘臂巨人道:“希羅聯軍宣戰後,已經進行多次小規模的戰鬥,互有勝負,但整體來說,均力雄厚的羅馬帝國更占優勢。畢竟,我們的人口還不足羅馬帝國的十分之一,可戰之力不足二十分之一,這還要加上這些年源源不斷買的奴隸。”

聖湖女神歎了口氣,道:“我們凡人的大軍太弱了。魔法協會目前主要培養學生,學生不可能全麵參戰。所以,這次戰鬥的主力,基本還是舊英倫人。”

“可惜,超新星一直不迴應,至少初期不準備出動。”

“我們的海戰力量還是太弱。”殘臂巨人皺眉掃視港口的三千多艘戰船。

“三千多艘大型戰船,在平時絕對算是龐大的力量,但在希羅聯軍麵前,不值一提。”

“情報更新了嗎?”

“冇有,希羅聯軍的戰船總數還是維持在兩萬左右,但是,從三天前開始,整個海麵都被迷霧籠罩,我懷疑,他們的戰船數量至少翻倍,再加上純粹的運兵船……”

“這也太恐怖了,當年波斯大軍也冇有這麼龐大。”

蓋約歎息道:“羅馬帝國的底蘊,不是希臘那種鬆散聯邦能比的。這麼說吧,如果希波之戰的勝利屬於波斯,那羅馬大軍便會殺到,輕易屠滅波斯。在羅馬帝國眼裡,波斯人除了吉爾伽美什,不堪一擊。”

“說到吉爾伽美什,新神下第一阿喀琉斯是希羅聯軍的主將之一。”殘臂巨人臉上浮現一抹憂色。

“他在半年前,剛殺死一尊偽神,甚至冇用她母親送他的下位神器華麗盛裝,冥河武裝。”蓋約愁眉苦臉。

“自從海格力斯死亡,蘇神封神,阿喀琉斯就是貨真價實的神下第一。隻不過,大家還記得蘇神和海格力斯的豐功偉績,習慣上稱阿喀琉斯為新神下第一,他這一次,一定會洗掉‘新’字。”

“你們原始神的偽神,能不能解決阿喀琉斯?”蓋約問。

一眾原始神沉默。

許久之後,聖湖女神道:“出發前,我們占卜我們與阿喀琉斯的差距,結果……不出意外,彆說冥河神體,我們甚至無法攻破他的冥河武裝。”

“他的母親特提絲是個大麻煩。她雖然隻是偽神,但卻是著名的海洋女神之首,她的眾多姐妹嫁給眾多神靈,甚至還幫助過宙斯。我們殺了阿喀琉斯,必然會遭到眾神詛咒,死於非命,不殺,就等著被阿喀琉斯殺死。”

“不管怎麼樣,有蘇神在,我們絕不會輸!”

“可是,蘇神已經無法下凡,而且他在神界隻有自己……”雲神小聲嘀咕。

原始神們的臉上,陰雲密佈。

“雲霧淡了!”突然有人大喊。

眾人望去,海麵上淡白色的雲霧漸漸消散。

當雲霧散儘,光輝港的人驚駭欲絕。

一望無際的艦隊徐徐駛來,烏壓壓的宛若漆黑的濃雲。

前方好像隻剩下蔚藍的天空與深藍的海洋,以及天海之間的黑色希羅聯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