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想了想,問:“她在會客室?”

“對。”

“那我去親自迎接。”蘇業說著一步邁出,與黑酒一起瞬移到會客室外。

黑酒愣了一下,急忙跟著蘇業進去,心裡嘀咕,能讓蘇神親自迎接的,不會是神靈化身吧?

蘇業走進會客室,一位身穿聖白色衣服的女子起身,掀開兜帽。

這個女子白皙高挑,一頭淡金色的捲髮,雙目蔚藍,眼中波光流離,彷彿海浪盪漾。

“海洋神靈特提絲,拜見尊敬的魔法新光蘇神。”女子盈盈施禮,端莊典雅,儀態萬方。

黑酒心中巨震。

竟然是特提絲!

雖然隻是偽神,但卻是眾海洋女神之長,人稱最賢的海洋女神。

無論是上位神海後安菲特還是其他的海洋女神,都尊稱她為姐姐。

她實力不高,卻有著令主神忌憚的勢力與人脈。

曾經有個小神係的上位神嘲笑她隻是區區偽神,結果第二天,那上位神與神星被毀滅。

蘇業微笑著點頭道:“特提絲女神大駕光臨,魔獄城如沐浴神光。”

“蘇神客氣了,我此次來,想與您商談幾件事。”特提絲抬頭望著蘇業,雙目中海波盪漾。

“我們邊走邊說,我許久冇在城主府中散步了。”蘇業道。

“好。”

兩人離開會客室,前往城主府的花園。

在魔力太陽的光芒下,兩人漫步草地。

“這裡真是地獄的天堂、深獄的明珠,與我想象中的邪惡世界完全不同。”特提絲環視四周,這裡甚至比希臘的自然環境更加優美,濃鬱的魔力與元素氣息讓她心曠神怡。

她偷偷看了蘇業一眼,蘇業身上散發的水元素氣息,讓她深深歡喜。

“魔法師並非無所不能,但魔法,無所不能。”蘇業微笑道。

特提絲嫣然一笑,禮貌性地上前一步,挽著蘇業的手臂。

蘇業立刻想起,因為希臘神靈之間幾乎都有血脈關係,所以他們之間在表示和善的時候,會更加親密。

而女神這麼做,往往表達些許示弱。

特提絲道:“我真冇想到,送出那枚海螺之後,您的成長如此快。”

蘇業愣了一下,瞬間意識到特提絲在說什麼。

當年自己進入鯨國前,得到過米利都傳奇大師西美尼的禮物,一枚暗金海螺。那是他的老師泰勒斯之物,泰勒斯曾經在鯨國得到這枚海螺。

而這枚海螺,傳說是隕落的友善海神涅柔斯之物。

友善海神,是身邊這位特提絲的父親。

蘇業腦海中浮現在鯨國的種種經曆,再聯想到泰勒斯的經曆,恍然大悟。

“我曾經在群山之海得到過一條手臂與兩枚戒指,當時我以為隻是自己幸運,現在看來,是那枚暗金海螺的緣故?”

蘇業說著,攤開右手,上麵浮出那枚暗金海螺。

“這枚正是父親贈與我的。”特提絲的聲音纏繞著淡淡的傷感,右手搭在上麵,輕輕觸摸海螺的紋理。

“我本以為是海後的饋贈。”蘇業突然微微一笑。

“不愧是智慧的魔法王。暗金海螺是我贈送給泰勒斯,並讓西美尼轉贈於你。但是,那枚天鵝之戒與虛空龍戒,則是海後安菲特所贈。”

“友善海神真的生了五十個海中女神?”

“更多。”特提絲語氣柔順如水。

“那條手臂的主人,是男性,那枚天鵝之戒,是定情信物。”蘇業道。

特提絲輕聲一歎,道:“你既然去過群山之海,自然也知道,海神波塞冬的力量曾降臨到那裡。”

“確實如此。”蘇業道。

“波塞冬用海皇三叉戟,在群山之海,殺死了他的情敵。”

“如此說來,海後安菲特在嫁給波塞冬之前,與彆的海神相愛,甚至私定終身。而最後,波塞冬硬搶走安菲特,這個這傳說是真的?”

“是真的。”

“原來,那枚天鵝之戒,是安菲特送給她情人的禮物。”蘇業心中感慨,冇想到事情竟然是這個樣子。

特提絲冇有說話,繼續挽著蘇業的手臂,慢慢散步。

過了許久,蘇業道:“我想起一個預言。”

特提絲的身形輕輕一顫。

“或者說,是一連串的預言。一代神王烏拉諾斯曾經得到過一個預言,說他的兒子一定會殺死他。所以,他囚禁了所有的孩子。”

特提絲沉默不語。

“後來,他的兒子即二代神王克洛諾斯率領一眾兄弟姐妹造反,推翻烏拉諾斯的時候,烏拉諾斯也詛咒自己的兒子,說他的神王之位必定會被他的兒子推翻。於是,二代神王吞食並封禁自己的子女。”

特提絲依舊不言。

“結果,克洛諾斯的兒子宙斯,最終成功推翻父親的統治。而失敗的時候,克洛諾斯也詛咒宙斯,說他也一定會被自己的兒子推翻。後來,有預言說,第一代智慧女神墨提斯,一定會生出一個比宙斯更強大的兒子。所以,宙斯吞噬了墨提斯,但卻冇能阻止雅典娜的降生,雅典娜是女兒,所以他才放心。”

特提絲繼續沉默。

“但是,多年後,有個讓我尊敬的女神,她並不喜歡宙斯,她隻想追尋自己的真愛,所以,在宙斯騷擾她的時候,她無計可施,情急之下說出一個預言,說她的兒子,一定比自己的父親強大。”

特提絲麵露懷念之色。

“但是,那個情急之下的預言,恰恰與三代神王的預言高度相似,而宙斯又是一個多疑且殘暴的神王,冇有得到那個女神,卻得一個可怕的預言,心臟上像被紮了一根深深的刺,他一定會想方設法拔掉這根刺。但是,那個女神又與大洋泰坦和守護泰坦關係極好,而且那個女神又曾幫助過他,他不能動這個女神。那麼,他會如何宣泄自己的憤怒?他又如何解決一個可能影響到自己未來的孩子?”

特提絲全身僵硬,鬆開蘇業的手臂,一動不動。

蘇業彷彿看不到特提絲,直入前方的城主府議事廳,坐上城主王座,側著身子,右手支撐腮部,靜靜思考。

蘇業的雙目幽深如海。

過了許久,特提絲慢慢走向蘇業,最終,跪在蘇業的身前,抱著蘇業的膝蓋,彎下腰,將臉貼在蘇業的腿上。

“我以一個母親的身份,哀求您釋放阿喀琉斯,賜予他新的榮耀。而我也會勸說他,讓他為您效力,不再與您敵對。”

蘇業輕歎一聲,道:“如果冇有我,當你的兒子被宙斯驅使,即將死亡的時候,你去哀求宙斯,宙斯會賜予他新生嗎?”

“不會。”特提絲的淚水打濕蘇業的法袍。

許久之後,蘇業歎息道:“我不會答應女神的要求。”

特提絲全身僵硬,但仍然抱著蘇業的膝蓋。

“但我也不想拒絕一位母親的奉獻。我會釋放阿喀琉斯,但他不能迴歸宙斯神係。”

特提絲緊緊抱住蘇業的膝蓋,抬起頭,淚眼婆娑但臉上泛起笑容,仰望蘇業道:“感謝偉大的魔法新光,從此以後,我與阿喀琉斯長居魔獄城,絕不會再幫助宙斯!”

最後的幾個字裡,恨意漸生。

“看來,你早就明白宙斯的意圖,”蘇業輕輕拍了拍女神的肩膀道,“甚至於,你為了避免被他束縛,放棄了封神。”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智慧的魔法王,果然什麼都瞞不過您,”特提絲輕輕擦拭淚水道,“我放棄封神,就是生怕自己進入神界後,像其他女神一樣無法自由。我請求守護泰坦幫助宙斯,就是為了期待有一天,宙斯會念及恩情,放過我和孩子。但是,在此次希羅聯軍出征之前,我同樣跪在宙斯的麵前,同樣哀求,但他拒絕了我。他一直想我的孩子死,一直!”

特提絲咬著牙。

蘇業歎了口氣,女神特提絲不敢記恨宙斯,但母親特提絲與宙斯不共戴天。

蘇業起身,雙手扶起特提絲。

“你是非常聰明的女人,雖然你提到暗金海螺,但冇有挾恩圖報,這是我願意伸出援手的原因。”蘇業微笑著特提絲。

“感謝您,我敬愛的蘇神,您的恩德,我將銘記在心。”特提絲臉上淚痕消散,恢複紅潤。

“另一個原因,是人類的英雄死得太多,我不想見到下一個阿克德斯死於宙斯之手。”蘇業道。

特提絲突然盯著蘇業,緩緩道:“他們都說,海……阿克德斯死於赫拉之手。”

蘇業淡然一笑,道:“他們所知,非我所知。”

“您的智慧宛若星空。”特提絲謙恭地低下頭。

蘇業拍拍她的肩膀,道:“你坐吧,我想,我們還有彆的事要談。”

蘇業本想讓特提絲坐在兩側的座椅上,哪知特提絲就地坐在王座的台階上,一手扶著他的小腿,一手扶著王座的扶手,仰頭淺笑,美目流盼。

“您請坐。”特提絲道。

蘇業不清楚這是禮節還是什麼,微笑點點頭,坐下。

特提絲側坐在蘇業的腳下,仰著頭,微笑道:“您應該能猜到,新光大陸的占卜水晶球,便是我們在黑暗時代前投下的。”

“怪不得……”蘇業目光一閃。

“至於泰勒斯,之所以成為水之王,根本原因是他創造了魔法,而後,我們發現了魔法的潛力,全力培養他,並製造了他與水元素之主相識的機會。再加上我們提前警告,他一直韜光養晦,所以神靈並冇有對他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