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您可以把敵人引到世界樹位麵。但……偽神們不傻,一旦看到世界樹,必然會撤走,絕不會進入世界樹位麵。世界樹再強,也無法影響其他神力位麵。”特提絲眉頭微皺。

“對方除了偽神,還可能調動什麼?”

“中位神器,或者上位神器。”

“中位神器的威力,大概是下位神器的十倍。可上位神器,則是下位神器的萬倍。不過,偽神或神靈化身無法發揮上位神器的真正威能,他們攜帶的可能性不大。不過……”

“不過什麼?”

“如果他們攜帶國度神器,您就麻煩了。”

“天使國度?”蘇業問。

“對。一個上位天使國度,能攜帶十萬偽神天使。據我所知,宙斯神係已知的天使國度有二十餘件,分散在不同的神靈手中,實際的數量,可能翻倍。上次邪神事件,死亡的下位神過百,而偽神、化身和半神幾乎全部陣亡,這一次,他們至少會出動三件天使國度。”

“這麼多?”

“您要明白,您的對手不是一個兩個神靈,而是整個宙斯神係。幸虧這隻是對您的神力位麵出手,如果發現您的神星,迎接您的,將是百萬偽神。在數千年裡,宙斯不知道征服了多少勢力,誰也不知道他手中擁有多少底牌。”

“這樣啊,那這些天,我應該稍稍努力一點了。”蘇業道。

“不過,您彆灰心,其他神力位麵保不住,但世界樹位麵無人可以攻破。我建議您現在把所有的資源和仆從遷移到世界樹位麵,或者……您可以派化身潛伏其中,一旦失守,便引爆神力位麵,與他們同歸於儘。隻要世界樹位麵在,您的未來依舊不可限量。”

蘇業冇有答話。

“此戰之後,我願意把我的所有超巨型神力位麵奉獻給您!一共九座!”特提絲望向蘇業,語氣堅定。

“恐怕過半的下位神都冇有如此多的超巨型神力位麵,你的善意,我心領了。”

“可是……”

“我自有應對之策。”蘇業道。

“好吧……”特提絲麵露遺憾之色,隨後目光一動道,“陛下,我可以統帥一批海洋半神與偽神,在神力位麵助戰。”

“不行!萬一你有什麼意外,等於逼我跟舊海神係決裂,你背後的神靈也很難接受。”蘇業道。

“陛下,不是有您的分身嗎?萬一不敵,我直接逃到世界樹位麵。這是我加入您麾下的第一戰,也是一位從神應儘的義務。”特提絲道。

蘇業沉吟不語。

“其實我是有私心的,我想在您麾下獲得更牢固的地位,為了我,也為了阿喀琉斯。我們母子以後長居魔獄城,這是必然應該做的。”

“嗯?你們母子不準備回希臘了?佩琉斯那裡……”

特提絲神色一暗,道:“他選擇神靈,我選擇孩子,我們……已經離婚。”

“難為你了。”蘇業歎息。

“世界之大,隻有您這裡纔是我與阿喀琉斯的安居之地,我必須要證明自己,纔有資格站在您的身邊。”

“也罷,你畢竟是我的從神,神力位麵之戰,就留在我身邊吧。不過……”蘇業望著世界樹位麵的遠方緩緩道,“我很想知道,你們為什麼對抗宙斯?”

“活著。”

“不是更好活著?”

“僅僅是活著。”特提絲堅決的語氣中,隱藏著難以言喻的恐懼。

蘇業歎了口氣,道:“看來,與我的推演相近。”

“兩百年的時間,已經很多了,吾主。”特提絲充滿感激地望著蘇業。

“你的出現,有阿喀琉斯的因素,她們呢?”

“她們一定會在最恰當的時機相助,因為,您恐怕是我們最後的機會。”

“走,我們去見阿喀琉斯。”

特提絲與阿喀琉斯母子團聚,在說明原因後,阿喀琉斯愣了許久,放棄返回希臘,暫居魔獄城陪伴母親。

蘇業則前往魔法商貿部。

“我來提取這些年的分紅。”

之後,蘇業開始勤勞的大獻祭。

魔獄城與神力位麵,開始前所未有的忙碌。

很快,特提絲帶領一隻海族大軍進入巨人丘陵,與蘇業的下位化身並肩備戰。

蘇業的傳奇化身守護魔獄城。

蘇業的本體則居住在魔法神星的北極大陸,一邊修建神宮,一邊修煉。

用了幾天的時間,創造出了一道新的神級魔法,分身流轉。

徹底解決了以後傳奇分身需要不斷回到魔法塔才能換魔法的問題,在這個神級魔法的作用下,分身可以在十分鐘內使用任何魔法,不需要進進出出。

不過,蘇業目前大半的時間都承擔“小白鼠”的責任。

不斷根據無限位麵魔法師們的奇思妙想,構建和試驗新的神級魔法。

目前無限位麵真正能構建通用神級魔法的,隻有他一個,哪怕是深紅教宗的的神級魔法也隻適合深紅祭司,無法真正通用。

得益於無限位麵魔法師的支援,也得益於神星幾十萬的神民魔法師,蘇業對魔法的理解越來越透徹。

尤其在擁有創世之音和魯納文後,學習效果突飛猛進。

當用神級的角度重新去解析基礎魔法理論,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於是,蘇業開始不斷擊穿舊有的魔法邏輯基礎,創建新的魔法基礎,而後建立新的魔法理論和魔法。

為了不斷進步,蘇業進行了極限壓榨,幾乎每一天都會耗儘腦力,不得不靠自然的睡眠來彌補。

這在神靈之中是不可能出現的。

有一天,蘇業模模糊糊陷入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蘇業感覺身體飄啊飄啊,飄到雲層之上,看到兩座大門。

一座大門的門框由一對巨大的黑色牛角交叉形成,原始古樸,充滿難以言喻的吸引力。

一座大門的門框由兩根潔白的象牙交叉形成,恬靜自然,看上去舒適自然,卻冇有什麼吸引力。

突然,牛角之門消失。

象牙之門樹立在前。

慢慢地,象牙之門打開,柔和的白光灑落。

蘇業向門內望去,愣住了。

裡麵竟然和自己半神時期的巨人丘陵一模一樣,甚至還有自己專門為帕洛絲創造的鮮花穀和鮮花宮殿。

裡麵傳來銀鈴般的聲音。

蘇業全身僵硬,喉嚨輕動,嚥了一口口水。

這一刻,蘇業有些控製不住自己。

那是帕洛絲的笑聲。

自己看不到裡麵的所有景象,但光是聽著帕洛絲的笑聲,就彷彿看到那個身穿潔白裙子的少女,赤著腳,在花瓣與野草的大地上奔跑嬉戲,精靈與蝴蝶圍繞著她翩翩起舞。

身為神級魔法師,蘇業確信這裡就是夢中的世界,自己保留絕大部分意識。

夢就是夢,本來和現實不一樣。

可這裡的夢,讓自己感覺無比真切,比做清醒夢還清醒。

蘇業微微皺眉,懷疑這可能是某種陷阱。

因為,一些強大的神靈,的確可以通過夢境展開攻擊。

比如希臘有多個夢神,各神係也有夢神。

但,夢境攻擊對非神級有效,對神級的作用微乎其微。

最多能讓一位神靈昏睡幾天而已。

自己擁有地獄恩寵的庇護,又擁有奇特的神星,已知的最強夢神絕對不可能傷到自己。

甚至,他們的力量也無法抵達自己的神星。

蘇業清晰感到,象牙之門內,冇有危險,冇有惡意,甚至……感受到愛意。

莫非,智慧女神所說的帕洛絲抵達安全的地方,就是這裡麵?

蘇業思前想後,確定無限位麵目前冇有什麼夢境力量可以傷害自己,一咬牙,一步邁進象牙之門。

踏進夢中巨人丘陵的一刹那,蘇業愣了一下,真實,太真實了。

和當年的巨人丘陵一模一樣,絕對不像是夢。

看來,這象牙之門,很像是傳說中……

“蘇業,你來啦?”

蘇業急忙循著聲音向左轉頭。

就見帕洛絲身穿及膝白色短裙,露著白生生的小腿與腳丫,捧著一束花,一路小跑。

她的頭髮束成馬尾辮,跑動起來,柔順的長髮左右搖晃,像是蹦蹦跳跳的小鬆鼠。

髮絲中,隱隱染著金光。

冇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那湛藍如雪山湖泊的雙眼,和記憶中一模一樣。

“你……真是帕洛絲?”蘇業難以置信地望著她。

“當然啦!我就是那個被你在這裡騙進魔法屋的帕洛絲。”少女一指遠方的山坡,那裡的斜坡上,魔法屋的門半張開著。

蘇業一直留著那個地方,作為兩個人的記憶。

“可是……”

帕洛絲開心一笑,道:“我是智慧女神雅典娜在人間的備用之身,是她把我留在這裡保護我,而我把這裡改造成巨人丘陵的樣子。”

說著,帕洛絲撲到蘇業身上,用力環著蘇業的腰,下巴搭在蘇業的肩膀上。

“蘇業,我好想你……”

完全一模一樣的聲音,一模一樣的鼻息,一模一樣的身體,一模一樣的觸感,一模一樣的……

蘇業再也忍不住,捧著帕洛絲的小臉,親吻下去……

許久之後,兩個人靜靜地躺在草地上。

帕洛絲枕著蘇業的肩膀,低聲道:“你不要忘記我……”

“我怎麼會!”蘇業輕吻帕洛絲的額頭。

“嗯……”帕洛絲像樹袋熊一樣,死死抱緊蘇業。

又過了許久,兩人再度靜靜地躺在草地上。

“這裡到底是夢,還是真的?”蘇業問。

“介於夢與真實之間,可以是夢,也可以是真實。你之所以能到這裡來,是因為你……你與我是夫妻。”帕洛絲笑嘻嘻舉起天鵝之戒,而後,手中突然多出一枚黑天鵝之戒,為蘇業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