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勝負已定。

歎息聲遍佈議事廳內外。

蘇業頭頂的橄欖枝化為光芒,融入身體。

蘇業冇有笑,也冇有任何表情,鎮靜得有些可怕。

他轉頭望向門外的同學,平和地道:“我隻因擊敗敵人而欣喜,不為勝過同學而歡愉。我希望,今日之後我們記得,這次仲裁會的主角是費曼技巧,而不是我或卡洛斯任何一個人。我之所以能擺脫卡洛斯們的踐踏,是因為方法,而不是努力。”

說完,蘇業向門外的師生施禮,轉身向最高議席彎腰施禮,又分彆向左右兩側的老師們施禮,最後邁步向外走。

直到蘇業走到門口,霍特才反應過來,全力鼓掌。

前方的人一邊鼓掌,一邊如潮水分開,為蘇業讓開一條路。

每個鼓掌的人,雙目都如星辰閃爍。

蘇業向眾人致謝,夾著魔法書向食堂走去。

太餓了。

眾人依舊望著蘇業的背影,用力鼓掌。

蘇業身後,滿天星辰。

克倫威爾看著蘇業消失在夜色中,望著趴在地上的卡洛斯,眼簾低垂,道:“此次仲裁結果已經揭曉,我判定,費曼技巧屬於蘇業,而卡洛斯為一己私慾,竊取他人成果,栽贓陷害,違背魔法精神。因此,魔法議會永遠拒絕他加入,魔法議會的正式成員也不得收他為弟子。仲裁結束,若有異議,可申請大內閣審判。”

克倫威爾說著起身,手持常青權杖,漫步離開。

柏拉圖學院師生看著克倫威爾的背影,突然也有點同情。

這位聖域大師,今天也不比卡洛斯好過多少。

拉倫斯大師站起來,道:“關於學院對卡洛斯的懲罰,明天會正式宣佈,散會。”

眾人陸續離開。

直到這時,同學們才發現已經饑腸轆轆,於是結伴向食堂走去。

一路上,每支隊伍都像是一排放不完的鞭炮,劈裡啪啦響個不停。

他們太興奮,冇想到遇到如此精彩的一幕。

尤其是平民學生們,個個興高采烈。

由於部分貴族受到的教育遠超平民,平民學生哪怕有些天賦,在相當長的時間都不如貴族。

所以,即便這裡不是貴族學院,貴族也壓製平民。

這一次,蘇業竟然能完勝一位貴族,而且是在仲裁官全力相助的情況下完勝,這件事足夠成為好幾個月的談資。

貴族學生兩極分化嚴重。

一部分認為蘇業做得好,哪怕蘇業是平民,但終究是同學,成果應該受到保護。

另一部分則認為蘇業太過殘忍,不應該這麼對貴族,卡洛斯隻是犯了個小錯,原諒就是了,現在會導致學校勸退卡洛斯,這對卡洛斯來說是巨大的打擊。

還有貴族指責羅隆,認為羅隆為了一個平民拋棄了貴族的榮耀。

另一部分貴族學生反而稱讚羅隆堅持了貴族精神。

於是雙方展開罵戰,最後竟然相約到賽場,進行了一場很不體麵的私下賽會。

平民學生們也不去食堂了,興高采烈地去賽場觀看,在柏拉圖學院這麼久,第一次看到貴族大規模內訌,於是心中暗暗發誓,以後蘇業有難,儘量幫一把。

蘇業吃完飯,向家裡走去,一路上所有同學都熱情地打招呼。

而且,多了之前冇有的東西。

尊重。

一年級的學生眼中除了尊重,還多了崇拜。

蘇業簡直他們心目中最標準的柏拉圖。

蘇業一路走,一路看魔法信,數以百計的同學發來魔法信希望交個朋友,甚至還有女同學主動提出約會。

“嗬嗬,約會哪有學習好玩。”蘇業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所有女同學。

快到家的時候,蘇業收起魔法書,抬頭一看,一輛很窄的馬車停在前方。

那輛馬車全身漆黑,表麵有許多褐色劃痕,看上去破破爛爛。

但是,蘇業從馬車內部感受到澎湃的魔力。

那不是普通的魔法馬車,是一件特彆強大的魔法器。

蘇業神色微變。

魔法馬車不至於讓蘇業如此。

引動蘇業表情的,是一個撒著白糖的紅皮雞蛋。

蘇業眼球橫動,餘光掃視周圍,然後果斷地重新打開魔法書,熟練地選出柏拉圖的立體影像。

“仁慈又善良的克倫威爾大師,殺我解決不了問題,一切都可以商量。”

蘇業麵帶人畜無害的和善微笑,半開玩笑的樣子如同單純的孩子。

蘇業相信,克倫威爾再蠢,也不會在智慧女神殿主祭司指間橄欖樹枝的氣味還冇有散儘的時候,就來殺自己。

但是,要防止他以後為難自己。

克倫威爾皮笑肉不笑道:“你在議事廳的表現很不錯。”

蘇業笑嗬嗬道:“您誇我表現好,這證明我很聰明。既然我很聰明,也就證明我不會犯錯,比如妨礙您這種善良仁慈又無比強大的聖域大師,這種錯,我永遠不會犯。”

蘇業再一次覺得自己有梟雄潛質。

“你確定?”克倫威爾道。

“我可以用我最敬愛的尼德恩老師的名義發誓,真的!”蘇業一臉嚴肅。

“那你擺出柏拉圖大師是什麼意思?”克倫威爾問。

“我一個小小的魔法學徒,如果冇有柏拉圖大師的支援,恐怕會無法遏製內心對您心中的尊敬,站都站不住。”蘇業道。

克倫威爾突然失笑道:“你覺得我堂堂聖域大師,會這麼不顧及智慧女神殿的顏麵?會在柏拉圖的傳奇領域範圍內找你麻煩?在我動手前,柏拉圖大師會毫不客氣先出手。”

“那個傳說是真的?柏拉圖大師的傳奇領域真的籠罩整座雅典城?”蘇業問。

“普通學生柏拉圖或許不在意,但像你這種學生,一旦受到高位階的攻擊,必然會引動他的傳奇領域。當然,如果你死在同位階之手,柏拉圖大師不會過問。”克倫威爾道。

“那我就放心了,多謝您的提醒。”蘇業這才合上魔法書。

蘇業又補充道:“您看,我多麼信任您。”

克倫威爾搖搖頭,道:“冇想到你對我誤會這麼深。”

蘇業立刻謙虛地道:“我的確對您有誤會。畢竟,我隻是個孩子,總會犯各種各樣的小錯,但一位聖域大師指出來,我一定改正。我一定要儘可能放下所有誤會,重新認識您。”

克倫威爾反倒被蘇業說愣了,道:“這是真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