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王驚寵替嫁醫妃買一送一》 小說介紹

《殘王驚寵替嫁醫妃買一送一》小說是作者思菜菜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尋青燃,月淩熾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殘王驚寵替嫁醫妃買一送一》 第1章 免費試讀

大宴朝太子府,外麵夜色漆黑如墨,宮內卻亮如白晝。

“賤婢!若說不出背後主使,今日我便要你生不如死!”

尋青燃甫一睜眼,一桶冰水便兜頭澆下,凍得她忍不住打了個寒噤。

麵前正站著一個身長七尺,皮膚黝黑的粗豪漢子,他見她睜了眼,手中的馬鞭毫不留情的朝著她甩了上來。

“不裝死了?嗬!謀害咱們爺,你吃了熊心豹子膽!”

這人是誰?居然敢對她這個坐擁天下醫坊的天醫老祖動手?

長鞭劈頭蓋臉抽上來,尋青燃眼神一冷,剛起身想奪下鞭子,卻發現自己的腿完全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

她環顧四周,才發現周圍的環境很是陌生。

四周的陳設很是精緻,旁邊的銅爐上還雕刻著活靈活現的四爪金龍,頭頂那顆碩大的夜明珠光彩四溢,貴氣逼人。

尋常人用這種帶著龍紋的裝飾品可是要殺頭的,難不成,她在皇宮裡?

可她明明記得自己靜室裡研究一份殘缺的古方纔對,怎麼會這樣?

腦子裡忽然湧現出一連串記憶,尋青燃頭一疼,大段畫麵出現在她腦海之中。

她現在的身份是大宴朝丞相府不受寵愛的庶女,因著身份低微,連府中的仆人都可以隨意羞辱她。

而原主那位嫡出姐姐尋牽螢,乃是名動京城的第一美人,剛及笄就被賜婚給了當朝太子月淩熾。

原主那個父親,在尋牽螢和太子即將大婚時,又求了皇帝將原主這個庶女賜婚給月宸蕭,美其名曰姐妹同嫁兄弟,卻在上花轎時將兩人掉包,將她嫁進了太子府,把尋牽螢送給了二皇子。

謔!

這不就是那個什麼……買一送一?

尋青燃忍不住皺眉,那大漢見她不但不求饒,還在他麵前發愣,頓時氣急敗壞,又是一鞭子朝著她的臉抽了過去。

“大膽的毒婦!你還敢放肆!還不快說你將太子妃藏在了什麼地方!一個死瘸子,想躲在花轎裡意圖謀害殿下,你反了天!”

看見那鞭子朝著自己抽過來,尋青燃眼神一冷,習慣性的想要從指尖彈出毒針,製住麵前這個放肆的蠢漢。

但纔剛彈指,她忽然想起自己現下是占了彆人的身體,也不會隨身放著毒針,那她豈不是毫無還手之力嗎?

尋青燃正想努力扭開這一鞭子,卻冇想到那壯漢手中長鞭鐺得一聲落在地上,麵上漲紅的捂著肚子:“啊,我好痛……妖婦!你做了什麼!”

咦?

尋青燃不由得皺眉看向自己指尖,看見中指上那一抹銀色紋章,驀得一驚。

她的意識出現在了彆人的身體裡,這冰指空間卻是跟著也過來了!

那她現下,倒還算有了底牌。

她輕車熟路掃了一眼空間裡的東西,看見母親留給她的那些寶貝都還在,才鬆了口氣。

看那大漢還捂著小腹對著她叫罵,還竭力想撿起鞭子,尋青燃冷冷一笑:“彆白費力氣了,這是我特製的毒針,你若繼續執迷不悟想運轉內力,怕是命都保不住。”

大漢死死瞪著她:“你果真是有備而來!”

尋青燃隻覺得自己在雞同鴨講。

原主會被毆打,多半是因為這大漢見花轎中的人不是那位名動京城的相府嫡小姐,所以就直接將她當成了刺客。

“隨你怎麼想。”

她懶得和他廢話:“現在來將我扶起來,不若三刻之內,你必死無疑。”

那大漢一副寧死不屈模樣:“你休想……”

可他話音未落,院後那間宮殿中忽然傳來淒厲的吼聲。

“殿下!”

尋青燃不知發生了什麼,那大漢的神色卻忽然變得焦急,努力想要跑向那邊,卻覺得腹痛難忍,直接栽倒在地。

“毒婦!放我去救我家殿下!不然俺老胡拚死也要宰了你!”

裡麵那人,就是太子?

尋青燃微微擰眉,大宴朝太子月淩熾,曾經被稱為當朝戰神、威名赫赫深得民心,卻忽然得了怪病,變得不人不鬼瘋瘋癲癲,在朝中也屢屢被針對。

更有傳言稱,皇帝已經因此對太子不滿,想要廢黜他,立二皇子月宸蕭為太子。

而相府也是因此纔不願意將嫡女嫁給一個廢人,故意將二人偷梁換柱。

雖然捱了這惡奴的打,但尋青燃到底是大夫,做不到見死不救。

“你若想救他,便馬上將我扶起來抬進屋子。”

她冷冷看著壯漢:“不然你和你的主子,也就是前後腳冇命的事情。”

老胡咬牙切齒看著她,眼神恨不能將她生吞活剮,卻也知道現下彆無他法,勉力站起來,將尋青燃扛在肩上,踉踉蹌蹌走進宮殿。

身著五爪龍袍的男子雙眸血紅,正死死掐著自己的脖頸!明明手都已經青筋暴起,卻還不肯撒手,竟是一副想要掐死自己的模樣!

這哪裡是什麼怪病,是被人下了奇毒失魂散纔對。

看起來,這太子的仇家有些本事啊。

她當機立斷從冰指射出幾根銀針,正中月淩熾幾處大穴。

老胡急得焦頭爛額,正想衝過去攔住自家主子,就看見月淩熾忽然倒在地上,身上還插著幾根銀針。

他瞪著尋青燃:“你……”

“去準備一架竹輪,還有生石決明、廣鬱金、蜈蚣、天麻、神曲,半小時內熬煮成湯藥送過來,要是耽擱,他的命就保不住了。”

尋青燃冷淡開口:“把我和他都抬床上去?”

老胡愣愣問:“竹輪也能煮?”

尋青燃看傻子般看他一眼,老胡纔想起這女人不良於行。

他心裡有些不服氣,本想懟她,可對上尋青燃冷漠的臉,平白無故覺得這女人身上氣勢威壓,竟然和他家太子都有的一拚。

鬼使神差般,他聽命將兩人挪到床上,匆匆跑了出去。

尋青燃勉力坐起來,也不耽誤時間,一把撕開男人衣裳,打算在他胸口施針。

可下一秒,一隻手鬼魅般朝她脖頸襲來。

月淩熾忽然清醒過來,蒼白修長的手捏住她脖頸,聲音虛弱卻冷凝如冰;“你是何人……膽敢行刺孤!”

尋青燃驟然遇襲,險些冇反應過來,那冰冷的手落在頸上,她纔回神。

感受著男人指尖的寒意的虛弱的顫抖,她冷笑一聲,用拇指扣住食指,對著他額頭狠狠一彈,直接將月淩熾彈昏過去。

“老老實實睡你的覺,姐姐的事情不用你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