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權寵天下》 小說介紹

重生嫡女權寵天下(主角陳卿若陳雋白):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重生嫡女權寵天下全文。 站在正廳外的廊前,陳卿若聽到裡麵傳來說話的聲音。“陳夫人,您是嫣兒的姑母,這事兒便勞您費心了,家母的意思,是希望在我父親歸朝之前,把嫣兒和良兒的婚事辦妥。”說話的是李良晟的姐姐,陳侍郎夫人,李齊容,陳卿

《重生嫡女權寵天下》 第3章 免費試讀

站在正廳外的廊前,陳卿若聽到裡麵傳來說話的聲音。

“陳夫人,您是嫣兒的姑母,這事兒便勞您費心了,家母的意思,是希望在我父親歸朝之前,把嫣兒和良兒的婚事辦妥。”

說話的是李良晟的姐姐,陳侍郎夫人,李齊容,陳卿若便是投胎十次,都不會忘記這聲音。

長孫氏笑著道:“陳夫人客氣了,嫣兒能嫁入侯府,也是她的福分,我一定會促成此事。”

陳卿若冷冷地笑著,前生她聽到這些話,隻以為所有人都是為她著想,也以為大家賢婦該是這樣的。

陳卿若沉了一口氣,跨步進去。

她的眸光,落在了李良晟的臉上。

記憶中那猙獰的麵容倏然出現在麵前,伴隨著自己跪地磕頭聲聲哀求,那沖天火光,老夫人冷酷的麵容,都在她腦子眼前盤旋,逼得她幾乎一口血吐出來。

李良晟也看著陳卿若,神色微微一怔,他隻見過陳卿若兩次,每一次都是紅綠搭配,頭上帶著金燦燦的髮飾,臉上像調色盤般嚇人,今日素淡打扮,竟是這般的清麗可人。

“卿若你來得正好!”身穿一襲富貴纏枝圖案綢緞衣裳的長孫氏臉上漫開淺淺的笑意,眸光溫和,對她招手示意她過去。

陳卿若的眼光從李良晟的臉上移到長孫嫣兒的臉上。

膚如凝脂的臉上,帶著羞愧之色,眼睛微紅,睫毛染了淚意,瑩然欲泣,一襲白色紗裙,袖口處繡了淡雅的青竹葉,說不出的楚楚可憐又風情無限。

她見了陳卿若,眸色飛快地閃著,旋即低頭,淚意竟又濃了幾分,雙肩微微抖動,像是在哭泣。

李良晟就坐在她的身側,見她難過,便握住了她的手,“彆怕,我在。”

長孫嫣兒眉目便漾開,露了一絲羞赧之色。

陳卿若冷眼看著這一幕,心道好一對羨煞旁人的……狗男女。

李齊容見了陳卿若,便道:“卿若,我們今日為何事而來,想必你也知道了,你母親說你素來是個大方得體的,你與嫣兒又是表姐妹,想必你會顧念姐妹之情許嫣兒入門的,是嗎?”

陳卿若慢慢地坐下來,就坐在她們三人的對麵。

李齊容今日穿了一件紅色金銀線繡花百褶裙,滿頭珠翠,說不出的貴氣逼人。

陳卿若看著她,慢慢地說:“什麼?”

長孫氏微微不悅,“卿若,你可不能這般不懂事,嫣兒已經懷了良晟的孩子,她是必須入門的。”

陳卿若哦了一身,看著長孫嫣兒,“是真的嗎?”

長孫嫣兒滿臉羞色,輕聲道:“表姐,對不起,我……我們隻是一時情難自禁。”

“情難自禁?那就是婚前失貞,論起來,可是要沉塘的啊。”陳卿若冷冷地道。

“彆胡說,“長孫氏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嫣兒和良晟早就兩情相悅,若不是你橫插一竿子,他們是要成親的。”

“既然兩情相悅,”陳卿若看著李良晟,冷冷地道:“你為何答應與我議親?可見所謂兩情相悅,也不過是貪圖那苟且之快。”

李良晟怒道:“你胡說什麼?一個未出閣的女子說話這般難聽,你還要不要臉?”

陳卿若冷漠地笑著,“我不要臉?我至少冇有與人珠胎暗結,私德敗壞,你們京中的人如何我不知道,可若是在青州,我們就稱這種人為狗男女!”

長孫氏大驚,“卿若你說什麼?這話也是你說的?你是國公府府的三小姐,一言一行,皆要謹慎。”

陳卿若冷冷地掃了長孫氏一眼,“這就難聽了?我還冇說她是婊。子呢。”

長孫嫣兒的臉頓時如火燒般紅起來,哭著道:“表姐,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出了這種事,我也不願意做人了,我這就死在你的麵前。”

說罷,她起身就要衝去撞柱,嚇得李良晟急忙拉著她,“嫣兒,不可,你彆管她說什麼,總之我是一定娶你的。”

“不,良晟哥哥,你還是讓我死了吧,我冇臉見人了,就讓我帶著我們的孩子去死吧!”長孫嫣兒哭得好不淒慘。

長孫氏氣急敗壞地衝陳卿若怒道:“看你把嫣兒逼成什麼樣子了?還不向她道歉?”

陳卿若冷冷地看著這一幕,“簡直笑話,我還要向她道歉?現在是我未婚有孕嗎?是我無恥偷漢嗎?我為什麼要道歉?我道歉她受得起嗎?”

她站起來,走到長孫嫣兒麵前,惡狠狠地道:“你不是要去死嗎?去啊!”

長孫嫣兒哭著道:“良晟哥哥你放開我,放開我……”

“陳卿若你……”李良晟怒極,舉起手就要打過去。

陳卿若抓住他的手腕,把他往後一拽,李良晟一個踉蹌,幾乎站立不穩,連忙疾退兩步才穩住了身子。

陳卿若隨即攔在他的身前,冷冷地對長孫嫣兒道:“現在冇人拉住你了,趕緊去死!”

長孫嫣兒怔怔地看著她,就像從不認識她一樣。

“還不去?”陳卿若倏然怒吼一聲,嚇得她一個哆嗦,哇地一聲哭出來。

“卿若表姐,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做錯了事你罵我打我就是,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長孫嫣兒哭著道。

她這話一落,陳卿若起手就打,衝著她那張臉左右開弓,連續打了幾巴掌才住手。

“既然你讓我打你,我如你所願!”陳卿若冷冷地道。

長孫嫣兒被這幾巴掌劈得惱羞不已,卻不知道如何應對,乾脆身子一軟,裝作暈倒在地上。

長孫氏嚇得急忙扶起她,鐵青著臉怒斥陳卿若,“身為國公府的小姐,竟如此刁蠻歹毒,當眾出手打人,你眼裡可還有我這個母親?”

陳卿若反唇相譏,“那你眼裡可還有我這個女兒?此事先不論其他,你幫著這對私德敗壞的人來欺負我,你又哪裡有做母親的樣子?”

李齊容猛地站起來,鐵青著臉道:“既然你容不下嫣兒,那這門親事就作罷。我江寧侯府,也冇有這個福分,娶你這種滿嘴臟話的粗魯女子,回頭我便命人來退婚書,良晟,我們走。”

“對,退婚!”李良晟巴不得不娶她,若不是父親下令,他纔不願意娶她呢。

陳卿若明顯看到已經“暈倒”長孫嫣兒猛地睜開眼睛,眼底閃過一絲驚喜。

“慢著!”陳卿若忽然叫住了她。